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2018年08月04日  

2018-08-04 12:17: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谢华育翻译罗斯巴德著《美国大萧条》。
    10.中国对美国贸易的3000亿顺差是怎么产生的?
        从以上分析中我们已经知道,贸易顺差并不等于商品利润,贸易逆差也不是交易中的损失。资本主义早期,对外贸易是在极个别几个民族国家之间进行,而且是黄金充当世界货币的各种职能,国际贸易要用黄金结算,所以,重商主义强调顺差还有其一定合理性的。但是,在今天世界市场已经一体化的背景下,每一个国家的对外贸易的对象和交易商品的类别多元化,特别是世界贸易改变了黄金充当世界货币而用美元结算的条件下,再次炒作重商主义的“贸易差额”就是荒谬的了。特朗普何等精明,竟不懂得各国对美贸易顺差事实上是给美国缴纳贡赋的道理?所以,他这一做法或者另有隐情和企图,我们且先不论。不过,既然提出了问题,我们还是要分析下去。
        首先必须说明,这个问题是特朗普在竞选其间提出来的。对于一般的普通民众来说,8000亿美元、3000亿美元,如果发生在国家的事务上,特别是发生在美国和中国两个大国,其国内生产总值(GDP)已分别达到20万亿美元、15万亿美元,其实也之占百分之2、3、4的比例,且被许多年的历史证明,那是经济运行中的一个常态。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像美国这个有3亿多人口,其劳动生产率又是世界上最高的国家,像中国这个有14亿人口的发展中国家,根本就不是个问题。相反,如果不是这样,那才是问题。
        但是,竞选期间特朗普的演说对象是社会最底层的民众,在一般民众的眼里,8000亿、3000亿,那可都是天文数字。更何况,几百年以来的重商主义宣传又把顺差直接等同于从贸易对象那里赚取的利润,属于剥削和掠夺,这可是一个最能激发民族主义情绪,从而获得选票的大题材。读者必须知道,美国总统与国民是一种雇佣关系,具有某种合同或契约的性质。特朗普现在已经表示有意参加竞选连任,这就不得不兑现竞选期间许下的诺言。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是在吞食自己所酿的苦果。
        还必须说明的是,由于统计的口径不一致,美国政府所说的8000亿、3000亿,是有分歧的。笔者用《中国统计年鉴》核对,2010年中美贸易顺差1812亿美元,2011年为2023亿,2012年为2189亿,2013年为2161亿,2014年为2370亿,2015年为2614亿,2016年为2508亿。尽管总的趋势是上升的,但是,至少在特朗普竞选打这张牌的时候,并未有过3000亿。它说明特朗普并不是实事求是地要发现并解决问题,而是出于美国政治需要争取选票。——至于根据今年年初中国海关的数据,2017年中美贸易顺差1.87万亿元人民币,同比提高13%。如果按照提高的幅度简单计算,应该是3260亿美元。这是另外一回事。即使达到甚至超过3000亿美元是一个必然性的问题,那也不改变事情的性质。因为反抗必然性,那是更荒唐的了。
        另外,必须把中美贸易顺差放到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中,才可以得到说明。
        中国在20世纪70年代以前,基本上是一个封闭的国家。80年代以后,才逐渐转变成为世界性的国家。由于它是一个转型的社会,不可能像一个制度成熟的国家那样具有稳定性。我们可以把开放的40年,划分出4个阶段。第一阶段,1978-1989年,转向世界的初期。1978年,中国进出口总额只有206.4亿美元,1989年达到1116.8亿美元。第二个阶段,1989-1992年,受美国制裁,开放遭遇一定波折的时期。期间中国对外贸易仍有增长,1992年进出口为1655.3亿美元。第三阶段,1992-2000年,继续开放时期。期间,一方面由于“邓小平南巡”,中国有保留地冲破意识形态的束缚,转向市场化。另一方面是在美国政府经济全球化和互联网经济的推动下,进出口每年以数百万美元的速度增长。2000年达到4743.0亿美元。第四阶段,2000年以后,加入世贸组织标志中国向市场化不可逆转性地发展。这是中国经济稳步发展的阶段,实际增长和对外贸易都不断取得大发展。2010年,中国产值第一次超过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之后的世界第二经济大国。据海关统计,2017年,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27.79万亿元人民币,按照同比增长幅度计算约合42089亿美元。
        我们在这里所讨论的是中国的对外贸易,80年代前,中国的对外贸易垄断在政府手里,只有极个别的国有对外贸易公司具有进出口业务。经过以上几个阶段的发展,除了中国外贸公司有所壮大和发展以外,主要还是外资企业的进入,扩大了中国的对外贸易,其中80年代中国发展所进入的外部资本主要来自于港澳和其他海外华人。突破“八九”风波的制裁以后的外资,主要来自于日本、新加坡、韩国和个别欧盟国家,以及美国资本。笔者之所以做这样的表述,是因为90年代美国资本在中国的投资虽然有所增加,但还是无法与2000年中国“入世”以后作比较。中国入世以后,在外国资本中,美国占据有天时、地利、人和方面的优势,所以美国资本相比较更多一些。先说“天时”:从中国转向世界的那一刻起,就希望进入关贸协定。但是,从关贸协定的谈判到世界贸易组织,一直都是美国占据主导的地位。90年代美国政府奉行世界经济全球化与互联网一体化的发展战略,有意接纳中国。所以,中国入世前后,已经形成美国资本涌进中国市场的态势。再说“地利”:经过战后半个多世纪的经济技术方面的巨大发展,在发达国家中,除了日本以外,美国是最具有与中国发展的地理条件的。——中美分别处在太平洋两岸,远洋巨轮已经极大地缩小了运输成本,以及空间飞行和通讯技术的进步,都等于拉近了两个国家的距离。再说“人和”:虽然中美之间时不时地还在意识形态上斗一斗嘴。但是,自从毛泽东对着尼克松和基辛格说双方的“打倒共产主义”和“打倒美帝国主义”,都不过是“放空炮”以后,实际上并不管中美之间外部多么紧张,媒体如何将两国关系渲染得多么糟糕,但两国政府首脑之间一直有着良好的沟通,至少有一部直通的电话,随时保持着友好联系。
        所以,美国资本捷足先登,成为中国走向世界的一个稳固的踏板。如果分析中美贸易顺差占据中国整个贸易顺差中的比例,就不难发现,中美贸易不过是中国贸易成长与发展历史中的一个阶段,只是在这个较低阶段中,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的贸易业务还比较少的情况下,它才显得特别突出。请看数据:2010年,中国整个贸易顺差1815亿美元,其中对美贸易顺差1812亿,占总量的99.8%。2011年,中国顺差总量1549亿,其中对美贸易顺差2013亿,占130.6%,即如果没有对美贸易的顺差,该年中国贸易为逆差。2012年,中美贸易顺差为总量的95.1%,2013年为83.4%,2014年为61.9%,2015年为44.0%,2016年为49.2%,2017年依据中国海关发布的人民币顺差计算为65.2%。我没有用坐标曲线显示,即使这样,还是可以发现,虽不是很稳定,但中美贸易顺差在中国整个贸易中的比例处于下降的趋势还是显见的。——上面说了,中国还处在转型期,而且确切地说,只是从“入世”的那一天算起,中国才确立了向市场化方向的转变,而中国对美国的贸易状况,都只是这一大变局中的暂时状态,本不可过度解构的。即使有人指指点点,而正在发展进步的中国实际上是在那里继续走自己路而不会理睬它的。
        另外必须知道,至少由于这一个原因,中美贸易顺差被人为地拉大了。那就是美国的限制政策。战后美国政府迅速制造了美苏敌对性的冷战意识形态,美国人为地规定一些所谓“涉及国家安全”和“核心技术”产品,限制国外购买。虽然苏联解体已经快30年了,但美国的利益集团仍旧抱着这一虚假意识形态不放,把中国当作“威胁”,划定许多条件不许外国、更不许中国购买。有人估算,如果美国不限制中国购买,中美贸易顺差就会减少30-40%。问题还不至于美国推高中美贸易顺差这么简单,美国这一“惜售”行为,更直接的后果还是阻碍了美国经济自身的发展。——在经济全球化的情况下,美国这一世界经济最大国家的经济发展滞缓,其实是全球经济的大患。
        中国出口美国商品以后,想买回一些产品而美国政府不许卖,致使中国顺差增加。这个道理简单,就不说了。同一问题阻碍美国经济良性循环,却需要多说几句。
        资本主义是一种无限开放的经济制度,它的活力就在于开放。但是,美国在战后不久就被战争期间迅速形成并异常强大的军工集团所裹持。二战以前,国土与海域如此广阔的美国仅只有20多万武装力量。战争已经结束了,但美国却要保持强大的武装,并通过立法固化战时内阁,把国家机器转变成以国防和军事武装为核心的国家制度,和平时代的美国却让军事武装成为它借以旋转的中心。美国的日常武装保持在300万左右,冷战期间的国防预算仍要保持在国民总收入(GNP)的6.9%,其中朝鲜战争期间每年平均10.4%,越战期间7.7%。冷战以后,通过不断削减,现在仍接近国内生产总值(GDP)的4%,联邦预算中大约2/3被所谓国防事项花费了。国防部门占据了国家数量最多、质量最优的资源,产出一些高精尖的科研成果,以及虽然并非出自于国防部门但只要是被认为属于相同领域中世界最前沿的科学成果,则都被当作事关国家安全而不允许及时转化为生产力从而不能发挥应有的经济效益。——不断增值乃是资本的本性,而美国现在的制度却把最有效益的发明搁置在市场以外。这是最明显的违背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的社会制度了,而以研究国家制度为己任的政治经济学却在战后提出一个奇怪的稳定理论,说美国的经济制度已经成型,所以增长速度下降了。这显然是不正确的。即使从简单的逻辑来推理,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还未完成自然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化,包括美国在内的以欧美几个少数国家为代表的资本主义经济还只是开了个头,占人类总数80%以上的发展中国家在融入市场经济的过程中会对它有什么影响,还都是个未知数。所以,说资本主义制度在美国已经成型,还真有点言过其实呢!
        二战期间,美国对人类的贡献可说是功名卓著。但是,也正是在战争期间做出巨大贡献的武装力量和军事工业集团,战后利用不断膨胀而走火入魔的民族主义情绪,夹裹着人民把美国引入歧途。
        即使按照有史以来的历史经验,也应该是“战争以后是和平”。更何况,二战期间,美国、英国和苏联三大国合作,设计并创建了以联合国为基础的一系列国际政治、经济和文化机构,为战后和平发展奠定了相当好的基础。所以,人类本该在二战以后一劳永逸地结束战争这一自然经济的产物,享受和平发展的新时代。但是二战结束以后,国际舆论的主调却被美国政府带到准备迎接另一次战争的方向。回过头来总结,战后70多年的历史已经证明,这种人类似乎永远处在战争和准备战争的状态下的思维是不符合事实的,是错误的。因为虽然战后局部的战争时有发生(如果没有美国在杜鲁门主义指导下的主动参与,其实连这类局部性的战争也不多),但美国所警告的威胁人类的那一类的战争已经没有了,甚至都可以说,根本就不可能再发生了。如果美国不是战后走进弯路,每年把4%、7%,甚至1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和国家最优秀的经济社会资源用在国防上面,美国不是常年派出那么多的军舰在公海和别的国家海域上面无端地游弋,而是把它们用在经济建设和科学技术的发展上,让这些科学技术成果能够及时转化为商品,产生经济效益,毫无疑问,美国的经济就不是像蜗牛一样每年以2%的速度增长。
  评论这张
 
阅读(7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