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为什么中国经济总量排名第二,人均排名却很落后?  

2018-08-12 19:07: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为什么中国经济总量排名第二,人均排名却很落后?
        读者都知道,我国按照国内生产总值(GDP)已经连续多年在世界排名第二,但是如果按照人均产值计算则排名十分落后。根据世界经济网的信息,2017年,我国GDP达到131735.85亿美元,仅次于美国195558.74亿美元,世界排名第比排名第三的日本43421.6亿美元多88314.2亿。但人均的GDP仅只有9481.881美元,排名70 ,比世界排名第一的卢森堡人均111062.972美元少101581.091美元,比排名第五的美国人均60014.895美元少50533.014美元。仅只是卢森堡的8.5%,美国的15.8%。
        中国人批判了多年的人口众多,所以很容易把原因都归结人口方面,“都是人口多惹的祸”。但是,我们在前两节分析中国迅速发展的时候,已经说明,中国发展快也是因为人多!这其中的区别就在于是传统的自然经济状态里的人口,还是商品经济制度下资本所推动人口。也许有人接着会把问题又推到缺乏资本方面,这是上个世纪70年代末政府推行强制性计划生育的最重要的借口。不过,即使40年前是这样,今天却不是这样。读者已经看到,中国资本已经过剩,早就开始输出到国外,甚至投资于包括美国在内的发达国家了。中国在资本过剩的情况下,人均的产值却低到令人脸红的程度。
        有如我国经济总量巨大发展是中国人民的劳动创造,归功于改革开放一样,人均GDP成绩过于落后也在于资本与人民的结合不够,应从改革开放方面寻找不足。
        其实,这个问题并不复杂,许多年来人们也都有共识,就是虽然大家一直在说改革开放,但是在发展的实践上却是有不少的领域的确开放了(还有许多领域开放的不够甚至还没有开放),在改革方面却几乎没有做什么。
        我们一再引用马克思所总结的资本主义(在次提醒读者,马克思的眼里资本主义就是商品经济、商品生产,它就是在自然经济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种生产方式,一种社会形态)的历史逻辑,“资本、土地所有制、雇佣劳动;国家、对外贸易、世界市场”,是由于历史确实是如此发展的。资本、土地和劳动3个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是资本主义经济的起点和发展的必备条件。在传统的自然经济里,人直接与小块土地结合,人受土地制度的束缚,是资本主义起点就须尽早解决的问题。有所不同的是,在西欧那些被认为内部经济制度适合自然生成资本主义的国家里,这一过程早从中世纪的中后期早就开始了。譬如马克思以英国为研究对象,认为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到来以前,农奴制早已废除,作为英国中世纪顶点的主权城市也早已经衰落。所以,在这些资本主义内生性的国家里,是在历史基本解决了资本、土地所有制和雇佣劳动3个资本要素市场的基础上形成了民族国家,而其他落后地区却是在欧美资本主义侵入或扩散一个阶段后取得民族独立,或者在取得民族国家的地位以后,已经开始资本主义生产以后才开始建立资本、土地和劳动力要素市场。
        中国和苏联这两个内陆型农业生产大国,在其早期都是采用了计划经济制度,即政府直接控制资本、土地和劳动力的模式。在苏联,政府把一切资本都收归国有,而在农村则实行集体农庄制度。中国在学习苏联的时候,其方式相对温和与人文一些,除了直接没收外国(帝国主义)、官僚资本和地主富农的土地以外,对城市民族资本采取了公私合营和收买的政策,在农村则先经过互助合作、初级社再到高级社,以及人民公社几个阶段。历史证明,这种以政府直接控制资本、土地和劳动力资源实行经济发展的生产方式,在一个短时期内发展效果是显著的。但历史也已经证明了,它是不可持续的。
        从认识方面来说,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我们已经找到了正确的发展道路,那就是市场化。40年来,我们也是不断地朝着这个方向发展的。1999年11月15日,中国与美国签署的《中美关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双边协议》,标志着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漫长谈判即将结束,中国义无反顾地要走市场经济道路了。2001年正式加入世贸组织以后,表明这一过程已经不可逆转了。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是直接对立的。计划经济是由政府配置资源的,而市场经济是由市场自发配置资源的经济制度。走市场经济就意味着必须改变由政府审批和决定的传统的计划经济。但是,实事求是地说,直到现在,我们只是对民营资本和外国资本开放了一些领域,允许政府以外的资本适当进入和发展,而在改变政府控制经济的制度上则做的不多。
        在农村改革上,政府还抱着土地属于集体经济的观念不放。其实,斯大林的集体农庄属于集体所有制,是政府为了发展国家资本主义而剥夺个体农民的一种暴力措施。所谓的集体农庄,从生产力发展的阶段上来划分,它连资本主义大农场的生产能力都达不到,所以仍只能和农奴制、村社所有制一样,属于一种自然经济。它只是为有利于国家资本主义的发展,用集体农庄的形式变相剥夺个体农民,——土地是集体农庄的,不是农民个人的,而失去土地的农民则可以随时听从政府资本需要的召唤,使得土地和农民劳动力一下子都成为政府资本的储备资源,从而有利于苏维埃国家资本主义的发展。
        我国农村集体经济更为落后。政府和法律承认农村集体所有制的土地属于农民集体所有,但却不允许这个农民集体自己做主买卖或者做出其他用途的使用。更有甚者,80年代以前,农村劳动力和土地资源,都是由国家直接调拨的(虽然毛主席反对直接调拨,但它与国家的关系上却没有,也不可能有变化),农民的土地种植计划也是由政府决定的。80年代以后,农民有了自留地,有了宅基地,但中央一级政府发文不允许买卖。集体经济的财产集体经济不做主,农民的财产农民不做主,这不是说无论农村集体还是农民个人,都没有所有权?可是,问题又不那么简单。农村集体所有制的土地,真还不是与农民没有关系。事实上,以包产到户的名义分配到农民头下的土地,又成了农民不可以离开农村与土地的有形无形的羁绊和包袱,也是政府反对农民进城的一个借口。这是一种所有权关系不明不白的经济制度,它表明我国还处在从传统向现代转变过程中的一个较低阶段上。只有当农民直截了当地拥有了自己的土地,有如20世纪50年代初期,占有中国人口最大多数的农民群体都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和其他的私产,再形成自由的土地和劳动市场就容易了。
        在城市改革方面,政府一直延缓所属的企业改革。市场经济是由市场自发配置资源的经济制度,政府却把优质资源控制在自己的手里,直到现在仍然把追求经济目标当作政府运行和运作的目标。人们对这一方面的研究已经很多。政府企业对市场变化反应迟钝,资本掌握在政府手里往往效益很差,政府有了企业相当于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企业不和政府切割,政府容易滋生腐败,也不可能建立起市场经济制度,这些道理谁都懂得。问题在于,一方面是意识形态的障碍,另一方面更为重要,那就是特殊利益集团的作用,我们甚至还得不到任何改革的意图和迹象。属于政府的企业、政府的财产,应该政府主动将其切割、推进市场,没有这一步就谈不上市场制度。这是谁都懂得的道理,可就不去做,徒唤奈何!
        另外,还须知道,虽然说中国已经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走向世界,但是,中国与世界其实都才有了一些初步的、表层的接触,发达国家的资本基本上还未进入中国,而无论国外资本还是中国资本在中国的投资,所引进的生产线,基本上又都是发达国家转移和淘汰的生产力,往往都是一些高耗能、劳动密集型的,比较一般的、甚至低端产业,本来就不具有很高的效率。一般的经济学家用当年产值作比较,比如说2017年,中国GDP是13万亿美元,美国19万亿,说这是两国的差距。这是极为表层的,是混淆了许多深层的和具有本质性区别关系的简单比较。既然把全世界所有民族国家和经济共同体放在一起用国内生产总值作比较,那就是抽象出人类的共同的劳动或产值,已经没有民族的产别,而只有人所推动的生产力,多少人创造了多少的产值所体现的生产效率,它既有生产技术上的因素,也有经济组织和社会体制方面的原因。中国人口是美国的4倍,如果具有美国的生产力,2017年的生产总量就不该是13万亿美元,而是78万亿。13万亿和78万亿,这才是中国和美国的差距。
       总而言之,改革不可以再拖了。没有自由的资本、土地和劳动力市场,也就没有真正的市场经济制度,即使开放了,中国在前进的路上也一直会跌跌撞撞,摩擦不断。
  评论这张
 
阅读(13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