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2018年07月08日  

2018-07-08 20:54: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写“把美国带进弯道的人”之马歇尔。

       计划生育访谈节录

8、   据最新消息,中国可能会在 2019 年宣布全面放开生育限制,在出生人口持续萎缩的情况下,您觉得这种全面放开会不会迟了些?

梁中堂:正如上面所说,直接的生育政策会对人口过程施加一定的影响,但不是人口变动的主要因素。对于一个现代国家来说,生育是国民的个人自由,属于基本人权。政府控制生育,是对国民生活的直接干预和干扰,既伤害了人民的日常生活,也人为地给社会带来摩擦和内耗,不仅上海人民,也伤害了政府。所以,尽快放弃强制性的计划生育制度,乃是根本所在。

10多年以前,王丰教授从美国回来曾和我讨论过,究竟该如何结束计划生育制度?按照他的设想,要由专家学者给国家设计出一个由“一胎——二胎——结束计划生育”的路径。我认为这是杞人忧天。计划生育本来就是一种由中央到地方,由上至下的工作。我国计划生育政策从胡耀邦赵紫阳时代开始,就是在最高领导人手上掌握的。过去封闭起来搞建设,把不发展的原因归结到老百姓生孩子问题上。现在开放了,联合国大约200个成员单位,除了我们有一个计划生育的历史遗产以外,还有谁会说生孩子是基本国策!王丰追问我如何结束计划生育制度?我回答说,现在我们不断走向世界,当我们领导人发现政府管理妇女生孩子是一件很没有面子的事情,是连非洲酋长都不做的事情以后,它自然就结束了。

2015年实行普遍二孩的政策以后,我就曾经说,基层的计划生育工作事实上已经结束了。那时说这话,当然是逻辑的推导。因为普遍开放二孩,今后生育二孩是合法的了,以前超生的二孩也没法追究了。超生的二孩不再处罚了,再生育多胎也不好追究了。计划生育制度是建立在强制基础上的,而当基层干部不能,也不再强制执行计划生育政策的时候,这项工作事实上也就结束了。这当然只是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计划生育是自上而下,由中央向下灌输的一项工作。今年两会期间,中央机关机构改革中,“计划生育”已经从中央机关消失,中央已经不再把它当作一项重要工作,中央政府已经没有了这项管理职能了。虽然中央机关改革以后,省、市、县的改革还未曾进行。但是,我们说过,计划生育制度是政府对国民生育行为的控制和管理,该制度是通过给国民强制发放生育指标实现的。继基层事实上已经停止发放生育指标的计划生育制度以后,现在中央层面也不再向下面分配计划和指标以后,这项工作无论就其形式还是内容来说,都已经结束了。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某项工作,乃是我国政府工作的一种特有方式。过去许多工作,譬如农业合作化和人民公社运动,公私合营与社会主义工商业改造,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以及计划经济制度,都是在悄然无声中结束或者正在结束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3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