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2018年07月04日  

2018-07-04 22:16: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批判“杜鲁门主义”之希腊问题。

      计划生育访谈节录

3、   目前中国的实际生育率是多少?如果继续维持这种低水平生育率,会造成什么后果?

梁中堂:首先必须说明,因为两方面的原因,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后,我国的人口数据就都是与实际脱节的,不准确的。一个原因是从70年代末开展的强制性计划生育,社会逐渐形成了一个瞒报漏报的机制,用以对抗和逃避政府的处罚。特别是因为1990年人口普查后,计划生育部门利用普查资料重新考核各个地方的计划生育工作,至此以后,无论是谁或者以什么理由实行的人口调查,基层都会以极为高度的警惕瞒报漏报,所以再也没有准确的人口调查结果了。另一个原因是统计部门的统计方法的问题。上个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我们把人口数量和人口出生的重要性强调到不适当的程度,统计部门也独出心裁地要随时为政府提供人口数据,就在1982年人口普查的基础上建立了一个人口动态监测体系。这个体系的想法很好,从1990年开始每10年一次普查,两次普查的中间一年即普查后的第5年抽取1%的人口样本,以及其他各年每年抽取1‰的人口样本,以此来了解人口变化。

如果统计部门严格遵循调查的原则与规则,也许除了因为计划生育政策瞒报漏报的问题无法解决而无法得到准确的数据以外,还不至于因为统计方法上有什么问题再使得问题更为复杂。比如,大样本的调查高于小样本,普查高于抽样调查,这是统计调查中应该遵循的基本原则。根据这个原则,大样本的调查纠正和覆盖小样本,普查纠正和覆盖抽样调查。但是,问题往往都是,当一项制度建立起来以后,目的和手段常常就被颠倒过来了。从1982年建立上述动态监测体系以后,统计部门先是用1982年的人口普查结果建立后面的几年抽样调查的抽样框,并且按照预设的人口增长速度对各年的抽样实行“微调”。从统计方法来说,这样做似乎也未必不可。

必须知道,用抽样推导全貌本来就是一种有条件的假设,而不是实际。不断“微调”后的抽样,更不是实际了。本来,如果严格遵循统计原则,离开实际的“动态监测”最远走到下一个普查年,因为之所以需要进行普查,是由于包括抽样调查在内的其他各种形式的调查都无法得到全貌,所以,普查该是一次某个时点上的与过去任何调查无关的独立的全面的调查。但是,统计部门总是用以前的动态检测的结果指导和影响普查,甚至企图用普查结果证明日常的动态监测的正确。这样,即使普查的结果也只是原来瞒报漏报基础上的又一次与实际的偏离。这也就是多年来,我所反复指出的人口数据不准确的原因。

但是,现代国家必须用数据说话。特别是我们作为一个人口大国,不能不用数据说话。虽然我评判数据有问题,但作为政府来说,它不可能使用政府以外的数据。而且就事实来说,任何人也不会拿出比政府更权威的数据。所以,政府使用普查和历年的抽样调查数据,是有道理的和不可避免的。这方面的问题出在“政出多门”,没有贯彻始终。官方对于包括我国人口总数在内的大多数数据,使用了人口普查和动态监测的数据,但是,生育率却不使用普查和动态监测的结果。譬如按照人口普查,2000年我国妇女总和生育率1.22,2010年为1.18。可是,官方从不使用这两个数据,那就是否认它们,认为它们不真实、不准确。2000年以来,我国计划生育部门和统计部门先后提出过1.81.61.55等几个生育率数据。我的观点是,由于生育率是人口过程中的极为重要的,甚至是核心的范畴,所以,否认根据普查数据计算出来的生育率,则意味着否认普查的质量,等于承认人口调查不准确。读者必须知道,有一个问题是确定不疑的,那就是如果普查的数据不准确,其他任何来源的数据就更不准确、更没有道理了。10多年来,那些离开普查的生育率以外,说自己的数据比普查还准确、可靠的人,不是无知就是骗子。因为道理很简单,既然普查以外你能找到更准确的数据,那还花费那么大的人力物力搞普查干啥?

尽管批评人口数据不准确,但我还是主张在没有得到纠正以前,我们都必须使用人口普查的数据,如同相信我国总人口达到12.6亿、13.4亿一样,我国生育率已经下降到1.221.18了。这是很严重的问题。我所指的严重问题,主要的还不是大多数人所理解的“将来的”人口老化所带来的中华民族正在急剧减少。那当然是很大的问题。不过,因为几乎所有的发达国家都出现了人口下降的情况,所以它应该是人类所面临的共同问题(尽管各民族的速度急促与缓慢有所不同)。既然如此,应该如何对待,还不是那么迫切。所以,我所说的已经很严重是指十分现实的问题。

1980年初春,我和宋健、田雪原辩论人口老化问题时说:

“老化”这一个概念实质上是反映老年人这一代当初的生育水平。同时,也将一般地说明已经年老的这代人当初是以轻率地还是慎重地态度对待自己的晚年生活的。在死亡率变动不大的情况下,节育率越高,老化程度越严重;反之,老化程度就越轻。倘如此来看,我们就不应认为中国人口老化是遥远的将来的事情,而纯然是三十岁以下这一代人晚年的事,当然也就完全是“世人”的事。

现在,几乎是一瞬间,就已经到了当年只允许生一个孩子的那一代人达到退休的年龄了。经过30多年的“一胎化”政策,而当年主要生育一个孩子,极少人生育两个孩子的这一代人将陆续进入晚年的时候,——这是今后几年即将开始出现的现实问题。面对庞大的父辈和祖辈人群,原来由兄弟姐妹几个人共同负担的家庭问题,现在将由独生子女这一代年轻人独立面对,这才是极为严重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545)|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