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2018年07月29日  

2018-07-29 17:15: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阅读《剑桥20世纪美国经济史》。
    6. 什么是贸易逆差,什么是贸易顺差?
        顺差、逆差,该是来源于会计核算的两个概念。但是,自从15世纪末到19世纪初300年间,受到西欧经济学重镇——重商主义对贸易差额的痴迷关注以后,它们就被提升到国家经济与政治生活的中心位置上。顺差被指某一时期内一国对外贸易出口大于进口的货币量,逆差被指进口大于出口的货币量。那是西欧资本主义民族国家的起点,资本的历史还处在原始积累与货币拜物教的阶段,社会普遍把黄金白银和铸币当作财富的唯一形式,迷信与迷茫于流通领域里钱可以生钱的金钱致富的幻觉里面。所以,民族国家,黄金、白银崇拜与货币崇拜,是理解那个历史时代的几个关键词。
        现在人们所使用的现金也是纸币,而在此之前是铸币。所谓铸币,是指具有一定形状、成色、重量和面值的金属货币。在我们所说的那个时代里,西欧各民族国家是以黄金白银作为交易货币的时代。自然形态的金属货币在流通中需要计量重量、鉴定成色,很不方便。便由政府铸出相同重量的黄金白银,譬如英镑或者法郎,就分别是英国和法国的黄金重量。但是,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往往重视交易的过程,而不在意货币的成色和重量是否与所铸的文字相符。这样,铸币的一方常会出现成色与重量不符的货币。个人收藏也会选择把成色和重量好的铸币收藏起来,流通领域实际存在许多成色和重量不足的货币。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劣币驱逐良币现象。重商主义建议国家制定法令,要求对外贸易的商人必须卖出较多的本国商品,买回少于出口的外国商品,同时带回一定量的成色与重量相符的外国铸币或黄金白银。久而久之,顺差成了那个时代的民族国家和外贸商人的一种追求,甚至以为顺差是赚取所出口的国家利润。
        现在的人们借助于古典政治经济学的知识,懂得了劳动创造价值的原理,知道商品是按照其所含的价值量定价的,贱买贵卖或者贵买贱卖的事情并非在现实中不曾存在,而是说在没有外力干预的市场中由供需调节所形成的价格平均地说,还是符合其实有的价值的。即使存在个别不平等的交易,那也只是在发生交易的两个方面重新分配所交易商品的价值量,一方所赚取的正好是另一方所失去的,社会并不因此增加或者减少财富。在商品社会里,大量的商品交易还是体现了资本所要求的公平和正义。
        但是,在历史的早期,在18世纪工场手工业出现以前,在公元1500年到1800年之间的大多数时间里,至少在亚当?斯密在1776年发表他的《国富论》以前的时间里,人们所看到的是随着货币的投放与回收,就可以带来大量的黄金和白银。所以,那时的所谓有识之士,当然主要是商人和一些有文化的人,不仅认为黄金是唯一的财富,而且鼓吹只有对外贸易才能带来财富。譬如弗朗西斯?培根就说:“应使有利可图的贸易的基础置于国内产品的出口在价值上多于国外产品的进口之上,这样我们才能断定王国的资产在增加,因为贸易差额必须用货币或金块支付。”对外贸易有如农夫播种一样撒出去以后,到收获的季节就自然带来更多的货币。在西欧早期的历史中,英国和法国称霸的时间最长,所以重商主义的主要代表来自于英法两国,特别是作为岛国的英国,资源贫乏,不产黄金白银,其日益富强的黄金白银主要来自于东印度公司等亚洲的贸易,——英国商人用10万英镑从东印度买来的胡椒,在地中海的沿岸意大利或土耳其,至少可以卖到70万英镑。所以,受到马克思高度评价的重商主义代表人物托马斯?孟就说:“我们国王和王国的最有利的贸易是在东印度的买卖的比例上。”要求对外贸易中出口额大于进口额,要求贸易顺差,是资本主义前国王和国王顾问们的圣经。
        读者知道,重商主义时代还没有发生资本主义生产,而只是当政治经济学转向生产领域以后才谈得上科学。时代的局限不该是批评的依据。但是,如果考察资本主义来到人世间的500多年里,重商主义就占据了长达300多年的历史,而从重农学派开始到古典以来的西方经济学,充其量也只有200多年。所以,尽管时代已经表明重商主义的愚氓和浅陋,但是,200多年来,人们还是不断地回到重商主义,特别是民族主义泛滥的时候,重商主义往往就成了他们的工具和弹药库。所以,形势迫使人们不得不经常地重复着对重商主义理论的批判。
首先,社会财富是劳动的结果与结晶,而不是黄金或货币的交换。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作为货币的黄金白银仅只是社会财富的计量尺度、支付手段,而它本身除了有如其他商品一样因为包含一定量的劳动而具有价值以外,并不因其为货币而增加了社会的财富。所以,西欧早期包括海上冒险活动在内从国外带回的黄金白银,仅只是提高了商品经济活动的货币功能,而不是增加了社会的财富。
        其次,商品价值是在流通过程中实现的,单纯的买卖既不能增加也不能减少社会的财富。重商主义所看到的海外贸易所获得的顺差,即使像孟所说亚洲的胡椒为贸易商获得7倍的利润,那也不是货币自身具有自行增殖的功能,而是调节了商品稀缺的经济构成。东印度公司作为普通商品从亚洲购买了胡椒、丝绸和瓷器,又把它们当作奢侈品卖到了地中海东部的意大利、土耳其。决定这些商品价格出现较大变化的因素是购买和出售地方商品市场的稀缺性,是生产地和销售地的经济结构和商品市场的构成,而不是黄金白银的自然属性。由于历史还处在资本主义生产的前夜,重商主义当然不懂得资本主义生产的秘密,误以为财富来源于贸易或流通领域,以为黄金白银自然具有的神灵,都是黄金崇拜和货币拜物教。
        再其次,海外贸易的实质是把两个不同的民族国家的市场连接成为一体,商品贸易通俗点说就是互通有无,从经济学的角度分析则是调节两个国家的经济结构与市场构成,不管顺差或者逆差,两个国家的财富无论合计的总量(譬如GDP)还是各自统计的财富(譬如GDP)都没有变化,差别是得到顺差的一方拥有了相对较大的支付手段或购买力。所以,顺差是靠较多地卖出了自己的劳动产品,较少地购买了海外的产品,但并不因此增加或者减少财富,更不是剥削,或者占了对方的便宜。——外贸商品之所以能够销售,是因为它满足了进口国一方的国民的生活需要,而不是高于商品价值量的购买——商品的价值是在生产出该产品的过程中由劳动创造的,即使说出售是十分重要的一环,那也只是实现了商品自身的价值,并不因此增加或者减少其价值量。
        最后,重商主义产生于西欧几个国家,那是人类历史上最早几个民族国家形成的阶段。在那个时代里,不仅世界市场尚未形成,而且绝大多数国家的国内市场也还处在形成的过程中。商人,而且只是那些最为聪慧的商人,才是最早利用民族国家实现自己的愿望和达到自己的目的的一批人。虽然重商主义还只能局限于中世纪的自然经济,对自然、宗教和国家的盲目崇拜,但是,他们是在民族国家的旗帜下实现了向海外的扩张。所以,自后500多年里,每当民族主义泛滥的时候,重商主义都每每被重新提起。

  评论这张
 
阅读(7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