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论战争:从马克思的资本逻辑出发所做的解读  

2018-06-04 14:55: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  战  争
——从马克思的资本逻辑出发所做的解读
梁中堂

         15世纪以来的世界近代史,是资本主义民族国家诞生与发展的历史。其中19世纪初拿破仑战争以后至20世纪初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约一个世纪,是西欧以外的欧洲中部和东欧的民族国家形成与诞生的阶段。不过,即使我们这样说,也不是说民族国家以经形成,就已经完美无缺,成熟了,定型了。事实上,民族国家作为历史发展的产物,产生以后还有一个或长或短的成长与发展的阶段,在此期间各民族国家之间还处在磨合期,难免发生这样那样的纠纷与冲突。从这个视角看待20世界的两次世界大战,后一次战争不过是以德国为首的国家对于巴黎和会的决定不满而试图颠覆巴黎和会,要毁灭前一次战争中所产生的一些民族国家,从而可以视之为前一次战争的继续。
        因为已经比较多地分析了二次世界大战,我们想在这里对战争的定义及性质做更深刻一点的分析。如果把战争定义为最为宽泛的人类群体性的厮杀与搏斗的话,那么,由于人类属于群居的动物,群体性的争斗就不是新事物,而是伴随人类早期历史就已经发生的现象。如果推而广之,它甚至是在人类转变成为现代人以前,作为灵长类动物时期的野兽阶段,也都发生过的自然现象。不过,一直到国家文明产生以前,一方面是因为人类在地球上的分布还极为稀少,自然资源丰富,不同人群之间的纠纷与争斗的几率都相对很低。另一方面,人类的早期阶段是以血缘为纽带组成的聚集社会,呈现自然分布的特征,可以动员参战的人数就只能是很有限的。所以,人类早期阶段的战争数量相对要少,规模也不大。大约5000年至3000年以前,随着国家文明在欧、亚、非古代大陆相继产生,财富积累的速度也加快了。尤其国家不再是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地方性组织,而是以地区划分和财产差别为基础的社会形态。人类第一次突破了地方性的局限。国家的动员能力相对提高了,国家与国家之间,以及国家与相对于国家文明那个层次的种族或古老民族之间的征战也就越来越多了。从这个方面来说,战争其实是国家文明的产物,是文明国家之间,或者文明国家与虽然还未发展到国家文明的阶段但同样已经有了悠久历史的古老民族之间的长期争斗。
        尽管说战争是国家文明的产物,但是,资本主义时代的战争与传统时期还是有所不同的。资本主义以前的战争是发生于自然经济基础上的,财富的表现形式也是直接的自然物。战争的目的往往是为了争夺自然资源譬如土地、森林、草地或者湖泊,或只是为了掠夺别人手中的财富。请读者注意,为了不使问题过于复杂,我们暂且把国家内部的不同阶级和集团之间的具有派生性质的战争撇在一边,专门讨论国家文明层面的战争。而包括国家文明在内的传统时代是建立在自然经济基础上的,各个民族都以相对封闭的状态分布于适合其生存的地理空间里,如果有较大的种群或古老民族或者因为自然条件恶化,或者由于人口的迅速膨胀而发生资源危机,遇到与周边民族占有自然资源的冲突,基本上都是通过战争予以解决的。由于国家文明是以剥削与被剥削、统治压迫与被统治被压迫的经济制度为前提的,所以,除了直接掠夺物质财富以外,有时候发动战争的目的就是为了掠夺人口与获得劳动力。特别是在国家文明的较高阶段上,较强大的民族往往还是通过征服与同化异民族而获得发展的。
        但是,资本主义开始改变着一切。与封闭的自然经济有所不同,资本主义是建立在商品交换的基础上的。商品是资本主义财富的表现形式。商品是劳动的结晶,只有劳动才创造财富,创造价值。因为劳动所凝结的价值成了财富的唯一形式,所以,资本主义事实上就是一种可以容纳越来越多劳动的、无限开放的经济形态。学习历史的读者都知道,西欧各国在17至8世纪,曾经发生过一个思想启蒙的运动,人们在这里突然发现了人,发现了人的价值。紧跟着它而来的是人性的解放,提倡自由和平等,要求人权,等等。按照启蒙思想及其理论观点,所有的人、所有的民族,都是自由而平等的。为什么这个时期产生出这样的理论?就是因为资本主义在这些国家已经有了几百年的发展了,资本的发展已经开始改变了过去见物不见人、重物不重人的传统,要求人们改变漠视人、无视人的历史。这其实是资本的愿望和要求。因为作为社会财富的商品价值是由人的劳动创造的,它只有量的差别,而无质的区分。这样,资本的自我增值作为一种本能与冲动,没有边界,永不满足。因为崇尚劳动,崇尚劳动价值,所以改变排斥人、排斥异民族的传统,而开始接纳和拥抱所有的人、所有的民族。从这个意义来说,资本的本性是要和平、要秩序的。战争是自然经济的产物,建立在商品交换基础上的资本主义是不要战争的。
        如果是这样,那么,资本主义以来数不清的战争,甚至还发生了历史以来规模最为宏大的两次世界战争,又都该如何解释呢?
         这只能从资本主义的历史过程去理解。
        15世纪以来,资本主义在全世界的发展是从西欧的几个民族国家开始的。虽然说是西欧的几个民族国家,但就整个欧洲和全世界来说,其实是几个人口数量不多,面积也不很大的小国家。读者如果愿意,用偏安一隅和弹丸之地来形容它们,都不算过分。在人类历史发生重大转变的这一起点时刻,无论欧洲和还是世界其他地方的各个民族,都还处在传统的自然经济的不同发展的阶段上。其中中国与印度虽说都是古文明国家,但两者在经济制度与文化传统上都是不一样的。欧洲似乎历经了十分相同与相近的历史过程,至少从现象看,各民族都经过了漫长的中世纪的教会统治,但中部和东部也有极大差别的。至于其他的地区,美洲和大洋洲等新大陆上的、南太平洋岛屿上的土著民,以及非洲的各个部落及部族,虽说是生活在简单地适应自然条件的原始阶段上,但因自然条件的千差万别也都过着各自决然不同的原始生活方式。
        资本主义就是在这样的基础上向全世界扩展与发展的。马克思曾经总结资本主义发生与发展的逻辑:“资本、土地所有制、雇佣劳动;国家、对外贸易、世界市场”。(《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中文第一版第二卷,第81页。黑体是马克思原来标识的)前3个逻辑范畴可以理解为构成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本条件,当资本在自然经济形态中自然发生与发展,经过数百数千年孕育和成长,终于打破了把农民束缚在土地上的封建制的个体经济的羁绊以后,就获得了充分发展所要求的土地与劳动力两个基本的资本要素市场。资本、土地与劳动力3个自由市场的形成,是判别资本主义的基本条件。当资本主义在一个民族共同体内完成自然经济向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转变或变革以后,资本主义的民族国家就形成了,出现了。所以,前面3个范畴既可以看作是几个西欧国家内部所历经的资本主义萌芽与发展的历史,也可以看作西欧以外的其他古老民族接受资本主义以后资本冲击传统经济而必将发生的变革,——变革以后的民族共同体由于或多或少地实行了资本主义从而也就转变成为“或多或少摆脱了中世纪杂质”、“或多或少地由于每个国度的特殊的历史发展而改变了形态”、“或多或少发展了”资本主义的民族国家。
        马克思所总结的后3个范畴,既可以看作每一个形成的民族国家必然会发生的对外贸易,从而所参与的世界市场,也可以看作是资本主义在全世界发展与扩张的逻辑。作为后一项内容,它是自15世纪以来资本主义在全世界的扩张与发展的历史。从500多年前西欧出现第一批民族国家的对外贸易开始,资本与其他各民族、各民族国家的交流与发展,其实就是世界市场的建构、发展与成熟的过程。特别是二战以后的关贸协定和世界贸易组织,虽然还有个别的民族共同体未能参与,而参与其中的民族国家或经济共同体之间的贸易摩擦不断,但是,因为它基本上囊括了世界所有的民族国家的所有对外贸易,从而完全有理由说它已经基本上构成了一个统一的世界市场。如果分析这个世界市场体系,国家、对外贸易、世界市场,就是它运作的基本逻辑和范畴。——民族国家是世界市场组织的基本单位,由各个民族国家发生的对外贸易把全世界连成了一体,构成了统一的世界市场。
        既然是逻辑,那么,马克思就自然过滤了一个一个具体的历史情节。当然不只是逻辑,就连人们记录、传播的历史,甚至理解的历史,都可以有选择地跨越历史,割断历史。但是,历史的发展却是不可能跨越的、断裂的,或者被割断的。读者可以试想一下,当资本主义在个别西欧国家开始出现的时候,一方面,作为一项经济制度,它一定还是不成熟、不完善的。另一方面,世界其他地方的各古老民族,还处在资本主义前的不同文明的阶段上,与西欧资本主义民族国家的交流与融合自然存在各种障碍。特别是当世界还没有统一的交易规则的时候,当西欧国家的资本走出国门的时候,民族矛盾和贸易摩擦就都是难免的。当然,因为资本主义生产力明显地优越于以前各自然经济形态,所以各个民族对资本主义经济都具有一种自然的亲和力,这是资本能够在全世界迅速扩张与发展的根本原因。但是,读者可以设想以下,非常多的矛盾和摩擦都是如何解决的?当然不能说都是经过战争,大量以和平协商的方式得到解决反而不被历史所记录,这也是事实。但确实也有相当多的一部分导致了战争。想一想已经20世纪、21世纪了,资本主义已经有了500多年的历史了,政治学家们还在用弱肉强食和丛林法则解释国际关系与国际政治,为大国的军国主义和穷兵黩武张目,那么,在资本主义早期历史里,在其向全世界扩展与发展的阶段里,运用传统时代里人们惯常使用的武力和战争就在所难免了。这也是自15世纪以来,老牌的资本主义即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极其野蛮地对待落后民族,使得资本主义在全世界发展的历史成为一部西方民族残酷地侵略与压迫落后民族的血腥历史的原因。
        但是,构造世界市场体系必不可少的民族国家与贸易规则,也正是在资本主义以来的包括战争在内的民族矛盾和民族摩擦中产生的、形成的。民族国家与早期的国家文明有所不同,它是实行资本主义生产的民族共同体,是资本主义的产物。早期建立在自然经济基础的文明国家,譬如中国和印度那一类历史悠久的古文明国家,是建立在自然经济基础之上的封建国家,与资本主义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西欧资本主义民族国家形成以后,因为资本的对外贸易的要求,当然包括西欧国家之间的商品贸易,这是资本主义规则得以规范和扩大的第一步。但是本文不把它当作讨论的对象,而是将关注点放在那些仍然处在自然经济阶段上的各个民族,由于西欧各资本主义国家与其他仍处在自然经济形态的民族发生关系,使得资本主义在这些文明国度里或多或少地发展了。在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中,西欧以外的民族国家大致是以这样两种方式产生的,一种是以古代国家文明形态存在的民族,有如中国、日本、俄罗斯,尽管它原来并不具有资本主义性质,但因为西方国家已经把它们当作与自己具有一样性质的民族国家对待,与发生关系,运用资本主义原则与规则交涉相关的事宜,从而使其具有了民族国家的地位与形式。第二类是那些尚不能构成统一的经济共同体的民族,或者虽然是经济共同体,却被西方国家使用武力直接占领而成为殖民地,当资本主义发展到一定程度后独立成为民族国家。总之,随着资本主义在全世界的发展,一系列民族国家产生了。这是资本主义发展至今的一项重大成果。
        资本主义的另外一项重大成果就是初步形成了一个具有统一的交易规则的世界市场。毋庸置言,早期西欧的民族国家的资本主义制度还不完善,特别是西欧以外的其他地区的各民族都还属于传统的自然经济。当资本主义与传统的自然经济发生碰撞的时候,无疑容易发生矛盾和纠纷。回顾历史,西欧国家之间的战争,海外殖民与新大陆原住民的战争,与欧洲、非洲和亚洲的古老民族,以及古文明国家之间的战争,除了经济利益与文化的冲突以外,还因为缺少相同的包括商品交换规则在内的各种社会制度与规则。资本主义制度也就是在这些民族矛盾和纠纷,以及战争中得以成熟和完善的。因为矛盾与摩擦,甚至战争以后,其结局往往还是谈判与沟通,即使那些战争最终以胜利者占领的方式强制推行的胜利者的规则,其结果也都可以归结到更多的共同体、更广泛的人群实行了相同的商品经济制度与规则。所以,资本主义早期阶段里,由于民族矛盾和经济制度的差异,战争还是一个常见的社会现象。当经过相当多的包括战争在内的各种纠纷和摩擦以后,越来越多的民族国家经过许多次的谈判和协商,终于形成了大家都可以接受的规则以后,各民族国家之间的冲突就越来越少了,战争也成为人类历史上极为少见的现象。所以,将来迟早有一天,人们要把战争当作古董来谈论了。
                                                ——摘自《历史在这里转了个弯》

  评论这张
 
阅读(17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