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我为什么把博客写成了研究日记?  

2018-05-11 20:48: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为什么把博客写成了研究日记?

梁中堂
        前几天朋友打电话问我因何博客上不见整篇文章,而成了每天的研究动态?首先给朋友说,我并不是为博客写作的。网易博客本是朋友没有征求意见为我申请的。10多年来,我也很少特意为博客写文章。博客上的文章大都是自己的研究所得,顺便挂在上面。但是,时间长了,我发现已经有一个大约几十个到上百个较为稳定的读者群,虽然不敢说这些读者都十分有耐心地读过我的所有文章,至少他们是经常上我的博客的。做学问的人如果不自恋,应该不指望自己会拥有数量过多的读者。经济学界鼎鼎有名的张五常老先生曾经说他的成名作《佃农理论》,在芝加哥大学出版社出版后的四分之一世纪里,仅只卖出了200本。那可是新制度经济学领域里被奉为经典的著作。我的一篇文章有几十个、几百个读者,已感到满足了。当然,从博客上看,有个别文章也有几千,甚至几万的点击量。但那不算数,那是网管把文章“置顶”,放在了网站推荐的位置,包括了太多的围观群众,很多人只是在那里嗑瓜子、看热闹,而且是网管的功劳,而不是文章真的已经被读者认可从而愿意阅读的。想一想自己的读书态度,如果不是感兴趣的文字,即使花钱雇我去阅读,我也是不肯的。所以,有几十个,或者上百位的读者,已经很感激了。
        但是,3月21日、29日连续两次发生博客账号被查封的事件,改变了连续10多年的博客运作方式。老实说,因为并不是为博客写作,关闭就关闭罢了。可实际问题却并非那么简单。第一,10多年来,我把大部分研究结果都放在了博客上,它已经成为我的文章的一种存在方式。有学生做过统计,10多年来在博客上的文字已有200万。即使除去重复和无用的文章,它也不是一个可以轻易说扔就扔的包袱。第二,正如有朋友告诉我的那样,他已经习惯经常上我的博客溜溜,10多年来给哪怕就那几十位读者养成了一个习惯,自己所走就走了,对不住人的。
        博客开在人家网站里,网管就成了得罪不起、惹不起的角色。改革前人们说政府和企业角色串位,政府做了企业本该做的事,企业做了政府的事。进入互联网时代以后,逐渐发现享受科学进步的同时,又不得不被这个虚拟的魔王绑架,接受“理工男”的统治。本人做历史研究,写出来的文章几乎与现实无关,但它就要说“由于您的博客内含有违规内容,已违反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有关条例,目前帐号已被封禁”。就这样一句话,自己的博客连自己也找不见了。本来,现代社会开明的一点是,未经法院审判,任何人不得被视为犯罪。所以,即使杀了人,在法庭判处前还是“犯罪嫌疑人”。网络上给你这么一个判断,就封闭了整个博客。你连个说理的人也找不见。自己赶忙检查,审读几遍也是一头雾水,不知究竟哪里有“违规内容”、哪里违犯了“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有关条例”。得,为了找回自己的博客,只好删除整篇文章。几次下来,不仅不敢粘贴长文,即使写上短短的几句话,也是战战兢兢。
        研究的文章不能在博客上放了,所以就尽可能把自己的动态告诉读者,其目的就是让读者知道笔者还活在世上,没有放弃,还在做研究,还在写文章,只是得等这一个段落的研究完成了,将它们制作成PDF格式,或者搞成自印本,再告诉愿意读我文章的读者,想办法再用电子邮件或者快递发送给他们。

这就是我的博客写成了研究日记的原因。
                                           ——2018年5月11日与上海寓所

  评论这张
 
阅读(101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