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麦克阿瑟宪法”批判(十二)  

2018-01-26 15:24: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了一碗红豆汤,不惜出卖自己的长子继承权

——战后东亚国际关系与国际政治研究(续二十七)

梁中堂

二战期间,美国代表社会正义而引领世界各国与德意日法西斯作斗争。实事求是地说,如果没有美国的积极参战,同盟国家是很难赢得战争的。美国为人类的进步付出了极大的贡献。所以,美国曾经是世界上最先进、最进步的国家,这不用说了。日本军国主义是侵略亚洲国家与各民族的凶恶敌人。但是,也正是这个日本却又是亚洲唯一工业化的先进国家。早在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夕,列宁就评论说:“……在亚洲只有日本,也就是说,只有这个独立的民族国家才造成了能够最充分地发展商品生产,能够最自由、广泛、迅速地发展资本主义的条件。这个国家是资产阶级国家,因此它自己已在压迫其他民族和奴役殖民地了。”(列宁:《论民族自决权》,《列宁全集》中文版第二版第25卷,人民出版社,1988年,第227-228页)一战以后,日本得到托管德国在南太平洋岛屿殖民地的权利,并成为国际联盟的5个常任理事国之一,是被西方所有国家认可的亚洲最先进的国家。我们在上一节已经论证了,资本主义以来的历史就是要产生独立的民族国家,可为什么两个先进的工业国家却联手构造封建时代的附庸关系?这是我们绕不开的一个问题。

因为这是两个国家你情我愿的事情,所以需要从日本和美国两个方面来回答。我们已经看到,构造依附美国的日美关系,最早由日本天皇提出来,而在此后的形成过程中,日本政府从始到终都表现出积极主动的姿态。所以,我们先从日本方面来谈。

在叙述以前,笔者先向读者交代一个问题。1868年标志日本明治维新。1879年,日本设置冲绳县,正式把琉球王国并入它的版图。1894年甲午战败,1895年根据马关条约,清政府割让台湾与澎湖列岛为日本领土,同意朝鲜独立。1910年,日本把朝鲜半岛并入版图。至此为止,日本已经是一个囊括台湾、琉球群岛和朝鲜半岛在内的大国。那么,1931年九一八事变以后,为什么不继续吞并中国东北,使得其直接连接朝鲜半岛,而要制造伪满洲国呢?读者可能有所不知的是,1905年日俄战争打败俄国以后,日本接替俄国取得中东铁路在中国东北段的管理权,派驻有几十万的军队,被称之为关东军。事实上,日本进驻中国东北的关东军究竟需要多少,都是日本政府自己的事情,中国政府并无权过问。因为关东军是比名义上管理东北的张作霖力量强大多了,所以,如果愿意,日本把中国东北与朝鲜半岛连接在一起,都划归为日本,至少在军事意义上来说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如果是那样,接着也不用扶植汪精卫南京政权,而是将中国东边半壁河山都归并到日本的版图,日本就不仅是一个海岛国家了。日本并不是没有这个野心,而是时代限制了它这样做。

我们知道,继19世纪20年代的门罗主义以后,1899年和1900年,美国两次有关中国门户开放的照会,其基本精神都是反对新的殖民主义,尊重国家的主权与领土完整。美国的这些提议得到了以英法为首的欧洲国家的同意,也就变成了国际准则。那时的日本是一个急切打入国际社会,希望得到西方承认的后发国家,当然要表现得愿意遵守国际规则的样子。所以,这些条件也是同意的。至20世纪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列宁与第二国家著名活动家卢森堡等人就有关民族自决权的辩论,在欧洲各被压迫民族和发达国家中的工人群众中,都有广泛的传播。随后,威尔逊总统的“十四点建议”也得到了英、法、意大利等战胜国的强烈赞同。威尔逊建议的基本精神也是尊重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以及重申民族自决的原则。所以,战后新的国际局势已经不允许像吞并朝鲜半岛那样把中国领土直接吞并为日本的版图,它这才制造出伪满洲国模式。自此以后,日本政府依法炮制了南京汪精卫政府,以及东南亚原英美西方国家殖民地上的附庸国等许多个傀儡政权。正是由于这样,日本当时提出“大东亚共荣”即在日本领导下东亚与东南亚共同繁荣这一个概念,否则,它就把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和东南亚直接囊括其中的“大日本”了。

这样一来,我们的问题就有了一定的难度。日本天皇及其政府作为制造亚洲附庸国的始作俑者,当然了解其中的屈辱,何以要作茧自缚,自损主权?即使天皇及其政府自甘堕落愿当“儿皇帝”、做傀儡,但它如何能过了日本的民族主义这一关,人民能答应吗?

首先,日本天皇及其政府所代表的是一批资产阶级化了的封建贵族阶级,在日美依附关系下发展生产力,是日本财阀的要求。人们常常重复马克思和恩格斯关于“工人没有祖国”的命题,(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第270页)其实,与无产阶级对应的资产阶级也是没有祖国的。资本虽然表现为民族的,但它作为一定量的价值物,首先是人类抽象劳动的凝结,是没有国界的,是世界的。增殖,才是资本的本性。正是在这一本性的驱使下,只要稍有可能,它都要突破国界,走向世界。所以,任何国家的资本家阶级中,真正的民族主义都是极少数。尤其是大资产者,他们常常会利用民族主义达到自己的目的,如果要测量其自身的民族忠诚性,就要大打折扣了。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才说,资本一定“要克服民族界限和民族偏见”,破坏着一切并使之不断革命化,摧毁一切阻碍发展生产力。(《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册,第393页)

过去人们都只是强调美国受战争刺激提高了生产能力,其实同样的原理也刺激了日本。二战期间,日本已经是一个超过1亿人口的经济大国,除了维持庞大的军事经济体以外,其资本能力达到包括自黑龙江至海南在内的中国东半部,以及整个东南亚。此外,读者切记那时的台湾和朝鲜半岛都属于日本的国内经济。但是,美军占领以后,它一下子被缩小到4个岛组成的本土以内,人口仅剩下8000万左右,还处在被封闭的状态。占领期间,日本强大的军工资本与生产被剥夺且不去说,民营生产也由于断绝了各种金属矿石、石油和煤炭等原料,而无法生产和周转。日本资本在半个多世纪里与琉球群岛、中国台湾、朝鲜半岛所建立的经济联系,以及战前和战争中所建立的与中国和东南亚各国的经济联系,一概都割断了。资本的大量闲置,是美军占领时期的最重要、最突出的经济现象。所以,以财阀为代表的日本资产阶级急需要结束占领,恢复对外经济关系,发展生产,而结束占领的决定权完全操控在美国政府手上,通过依附美国以“恢复主权”,恢复生产,是财阀挤压日本政府所做出的无奈选择。

其次,国际关系是有关民族国家之间的关系,而民族平等、民族自决与国家独立,都是在民族主义运动下推动和发展的,但制订和构建日美安保体制的阶段,恰好是自明治维新以来日本民族主义受到严重打击,力量最薄弱的一个时期。每一个民族国家都是由其全体国民即人民组成的。人民包括了民族的中上层集团,但中下层民众总是其主体。如果把民族主义理解为强烈的民族感情,那么,每一个民族中的任何阶层中的人们都有可能是民族主义者。不过,因为民族主义是该民族传统历史发展的结果,与各民族中总是走在资本主义时代最前列的中上层比较,中下层民众总是距离传统最近的,他们的情感中怀旧的成分相对要高一些,民族感情往往更为浓厚一些。这也是为什么各民族国家中,中下层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往往更为浓烈的原因。民族主义存在于民族发展的所有阶段,而强烈的民族主义往往只发生在以下两个时段,一是落后民族遇到异民族的压制、侵犯或打击,这是人们常说的民族存亡的关头。一是资本主义有了较大的发展,民族资本在国际市场上遇到激烈的竞争或者其他原因的障碍。前一种情况,譬如中国自甲午战败开始,一直持续到20世纪40年代末,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把外国资本赶出大陆。后一种情况,譬如日本自明治维新开始,作为后发国其资本在国际上一直受到西方发达国家的竞争和排斥,民族主义情绪不断高涨。20世纪30年代至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的资本扩张在中国遇到美国的强烈强烈排挤,以至美国联手英国等国家对日实行包括石油、钢铁禁运等手段在内的经济制裁,使得日本的民族主义频频寻恤滋事,以至激进的民族主义即军国主义者完全控制了政府和军队,发动以偷袭珍珠港为开端的太平洋战争,并夺取了英美国家在东南亚的殖民地。

但是,美国在太平洋战争严重打击了日本的军国主义气焰,特别是因为摧毁了日本海军,这就严重挫伤了日本的民族主义。因为以航空母舰为代表的海军力量,是日本军国主义最为炫耀的武器。事实上,战前以航空母舰为标准的话,日本稍比美国和英国总计的海军力量,但是,如果比较美国或者英国单个国家的力量,都占据绝对优势。日本最精巧与最尖端的工业技术和军事力量,是日本民族主义的荣耀。日本在太平洋海战中的惨败不只是过去宣传的无敌神话的破灭,更重要的是极大地打击了以日本军方为首的民族主义气焰。美军占领日本以后,又重点清除了日本的武装力量。这样,从民治维新以来逐步形成的以军方为代表的日本民族主义,就受到到了极大地抑制。这是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日本连年发动战争,日本人民也死伤相当惨重。所以,日本人民也是战争的严重受害者。日本投降后,天皇及其政府不仅从不承担战争的责任,而且从宣布停战的那一天开始,理解的政府还都要人民反省没有尽责而赢得“圣战”,要人民承担责任。则都必然促使人们痛定思痛,思索战争发生的原因、与周边兄弟民族的关系、战争给他们自己与民族带来的灾难,以及究竟谁才应该承担战争的责任、为战争负责?毫无疑问,其结果都必然地造成日本人民对天皇及其政府的失望,从而削弱此前由天皇及其政府培育出来的民族主义情绪。再加上美军占领以后,美国政府和日本天皇共同选择了亲美派组织的政府,历届的政府总是诱导社会对美国的友好,从不允许媒体发表对美国不友好的言论。以及不可否认的是,美国政府也的确采取了人道主义的占领政策,对经济陷于崩溃的日本民生施以大量的物资救援,在生产方面也给予适当的援助,都使得日本人民普遍对天皇政府在战争期间所宣传的“鬼畜美英”产生了好感。

即使这样,日美安保产生的初期,就有人站在民族与国家的立场表示反对,指出它“有丧失民族自主性的危险”。(吉田茂:《十年回忆》第三卷,第82页)也正是为了躲避民族主义者的反对,美日两国政府选择“行政协定”即绕过国会的审议而由政府直接签署。19522月,日美签署《日美行政协定》的时候,日本发生在野党议员退出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会场,并发布联合声明,对以国务大臣名义与美方签署文件的冈崎胜男提出不信任案,以示抗议。(信夫清三郎:《日本外交史》下册,商务印书馆,1980年,第791页)但使,日美协定的签署与实施,表明当时的日本民族主义力量之弱小。

再其次,二战发生在欧洲和亚太地区,美国不仅没有受到战争的破坏,而且由于战争的强大需求刺激其生产,已经成为战后任何国家都无法望其项背的经济强国。日本恢复生产所需要的资金、技术,媾和以后回归国际社会譬如参加联合国,经济上被允许参与国际贸易譬如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关贸协定等国际组织、国际社会与世界市场,甚至日本的财团及其商品重返东南亚,进入南朝鲜,都仰赖于美国,需要美国政府的提携。

还有,在占领过程中,麦克阿瑟忠实地执行了依靠日本天皇及其政府实施统治的政策,期间天皇及其政府也都表现得十分乖巧,极力配合。特别是天皇表现得相当到位。天皇作为被神化了的日本最高统治者,从来都深居皇宫,在宫内接见一切参拜者。1945917日,麦克阿瑟将最高统帅部移居东京,稍有暗示,天皇立刻走出皇宫,前往朝拜。自此以后,天皇保持了每隔半年就去朝拜麦克阿瑟一次的记录,而麦帅则变成了天皇至上的天皇,日本6年,除了一次朝鲜视察、一次西行到夏威夷威克岛接受杜鲁门接见、一次访问台湾以外,坚持每天官邸和司令部两点一线,几乎不在别的地方露面。天皇给足了麦克阿瑟的面子,极大地买足了麦克阿瑟的虚荣。所以,麦克阿瑟不是一般地执行了美国政府关于保留天皇的政策,而是竭尽全力帮助日本天皇及其政府逃避同盟国国家要求追究的战争责任。这一结果理所当然地引起苏联、澳大利亚,以及朝鲜和东南亚各国政府和人民的极大不满,特别是中国大陆易手以后,从根本上改变了亚洲局势。所以,一个巨大的恐惧阴影压在心头而挥之不去:实现媾和以后,日本将在东亚直接面临苏联、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大陆、共产主义的北朝鲜,未曾履行战败义务却要面对战时的敌人澳大利亚、印度等亚洲国家,从未道歉却必须面对的被侵略过的东南亚各国,等等。天皇及其政府难免对美军撤离日本以后的前途,总是缺乏信心。

最后,美军占领日本期间,也是日本政府财政上最为艰难的时刻。一个国家负担军备,本来就是一件十分沉重的包袱。对于战败的日本来说,尤为如此。如果重新武装,将是一个很大的财政问题。吉田首相在多个场合表示,“日本由于战败,国力消耗殆尽”,“我国显然无力担负强大的军备”。(《十年回忆》第二卷,第117106页)特别是面对已经拥有原子弹的苏联、红色中国和北朝鲜,日本与其无论怎样武装都是无济于事,还不如选择躲在美国的核保护伞的下面。所以,利用“麦克阿瑟宪法”中的“非战”条款,拒绝军备,其实是日本政客的一个伎俩和小聪明、小智慧。回顾战后半个多世纪的日本发展历史,其国家没有参与以美苏为代表的大国之间的军备竞赛,很长一个时期几乎没有武装,却为经济的复苏与发展节约了大量的经费,这是日本经济奇迹的一个重要原因。“为了一碗红豆汤,出卖自己的长子继承权”。我们阅读吉田茂的回忆录,他一点都不掩饰为了减少财政负担而反对从宪法第九条中阐发民族国家理所应当的从自卫立场出发应有的合理武装的权利。

 

  评论这张
 
阅读(17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