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麦克阿瑟宪法”批判  

2017-10-19 21:13: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麦 克 阿 瑟 宪 法”批 判 (一)

——战后东亚国际关系与国际政治研究(续十六)

梁中堂

20.诟病战后美国主导的对日事务(续五,美国对日事务中的国际法与国家法问题)

上一节是从美日关系的总体层面出发,分析美国政府自从有了独占日本的念头以后,就越来越远离正确的轨道,从战争后期至战后占领期间的一系列对日事务,都有违于国际法。本节主要是站在民族国家的角度上,分析美国占领日本后对日本的国家发展与塑造所施加的影响。因为主要分析作为民族国家的日本的基本制度和性质,所以我用国家法来表述,以区别通常与国际法相对而言的国内法这一个概念。我之所以不使用法学家们通常所用的后一个词语,是由于相对于国际法而存在的国内法是一个包括国家各个方面的法律大全,过于宽泛了,而我们仅只是从麦克阿瑟强制所加给日本的宪法,以及由此而来的美日安保条约出发,分析它们究竟对日本的国家制度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民族国家是资本主义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主权与自治是其基本的特征。二战以前,日本是亚洲唯一没有遭受过西方列强侵略与侵占过的国家,甚至是从未遭受过外来民族欺侮的民族。以明治维新为起点,日本走上了全面学习西方的道路。仅只用了不到半个世纪的时间,日本就跻身于英、法、美、德、俄等国家之中,成为世界六强之一。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日本使用武力威慑或者直接交战先后打败了大清帝国和俄罗斯,陆续兼并了琉球王国、清帝所统治的台湾,以及朝鲜王国。日本称霸东亚地区,欺凌贫弱与落后民族,却都得到了西方列强的认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日本又成功接管了德国在南太平洋的诸多殖民地,以委任统治的形式成为南太平洋岛屿的主人。国际联盟成立以后,日本又与美、英、法、意大利并列为5个常任理事国,在国际事务中具有了很大的发言权。

但是,与大多数暴发户的心态一样,再快速的发展都不能满足日益膨胀的欲望。日本政府以朝鲜为跳板,经过中国东北,再向南,全中国;再向南,印度支那、菲律宾;再向南,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以及东南亚全部,逐渐形成了一个通过独占中国进而控制整个东亚的大战略。日本的这个战略计划不只是侵犯了中国与东亚其他各个民族。那个时候,中国与东亚各民族都还处在落后而贫弱的状态,富强了的日本从不顾及他们的感受。但是,日本独占中国和东亚的战略与先于它到达的西方列强的利益产生了矛盾与冲突。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开始,日本逐步加快了实施大东亚战略的步伐,遂和英美等西方国家的矛盾日益升级与恶化。1941128日,日本政府利用西方国家陷于欧洲战场无暇自顾的机会,采用突然袭击美国珍珠港和同时出兵东南亚的方式,向美英宣战,并夺得了西方列强持续几个世纪以来才陆续在东南亚建立的殖民地,一举完成了独占大东亚的计划。不过,日本帝国的“大东亚繁荣”的态势仅只保持了不到2年的时间,就力不从心了。战败以后,日本一下子从所谓“世界一流强国”沦为被盟军占领的国家(按照麦克阿瑟的说法是“世界四流国家”)。所谓“盟军占领”,我们已经知道,那是美军占领。

在历史上,侵占与侵略别的国家,就被称之为殖民主义或帝国主义。但是,传统的殖民主义是以侵占领土、掠夺经济资源并实行政治统治为特征的。美国在占领日本以前就宣告“不割地、不赔款”,就为“执行投降条款”而来,俨然以声张大义、为世界主持公道者自居。另外,还有一个更令人迷惑的现象是,通过美军占领,日本不仅迅速恢复了经济,并且很快出现了持续的经济增长,到1952428日“独立”时,日本经济已经超过战前水平,再次成为世界经济大国。由于被异族占领下的殖民地有如昔日的印度半岛和中东、南部非洲,经济破败、民不聊生,所以,历史学家从来都不用殖民主义的理论来诠释美国占领下的日本社会。但是,如果对照殖民主义,却还是不难发现,无论美国占领时期还是被占领以后的日本社会,都显现出一些极具典型的殖民主义特征。

首先,从政治结构来说,这是一目了然的异民族的统治。盟军最高统帅的权力凌驾于天皇和日本政府之上,具有“为实现投降条款与贯彻有关占领和控制日本的政策所必需的一切权力”,也就是说,“盟军最高统帅部”和“最高统帅”才是日本的至高无上的统治者。不用说,是美国和美军在统治日本,盎格鲁撒克逊人统治日本人。即使占领结束,日本所谓恢复了“独立”,但美军基地不仅环绕日本国土,而且在其本土上也星罗棋布。另外一个见怪不怪的现象是,日本按照“麦克阿瑟宪法”没有了陆海空军,而美国的舰只和飞机不仅可以在日本的周围自由活动,而且进出日本的港口或领空也只是打个招呼而已。美国对日本的控制不是像占领时期那么直接了,但历届的日本政府唯美国马首是瞻,日本政治依附于美国,却是不争的事实。

其次,我们看几组经济数据:

战前,1938年,日本向美国出口1.2亿美元商品,占其出口总额7.6亿美元的16.2%;同年美国向日本出口2.4亿美元,仅占美国出口总额的8.0%

1953年,即日本达到甚至超过战前生产水平的情况下,当年日本向美国出口2.3亿美元,占其出口总额18.4%;美国向日本出口6.7亿美元,占美国出口总额4.3%

1959年日本向美国出口10.5亿美元,占其出口总额的30.2%;美国向日本出口9.3亿美元,占其出口总额的0.5%(资料来源: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世界经济研究室《1958-1959年世界经济统计资料汇编》,科学出版社,1961年,第986100014281432页)

由于自然地理所决定的地缘政治的原因,一方面,日本是美国通过太平洋向亚洲扩张与发展的一个必不可少的中转站。另一方面,近水楼台先得月,作为亚洲旧大陆的古老民族要学习西方资本主义,日本具有经过太平洋直达美国西海岸的地理优势。所以,自从日本开放口岸,决定向西方学习以来,与美国的经济与社会交流就比欧洲国家密切。1932621日,美国新任驻日大使格鲁说,日本出口总额的40%销往美国,进口额的30%来自美国。(约瑟夫·格鲁:《使日十年》,商务印书馆,1983年,第29页)我没有核对这2个数据,想必在美日协会上的演讲一定有所依据。二战期间,两个阵营的军事割据,致使日本被迫限制和压缩(封闭)在东亚范围。美军占领后,强制日本断绝了所有国家的外交关系,除了美国以救助或援助方式提供的商品服务,基本上已经与其他国家没有了往来。所以,战时和战后一段时期,都属于非正常状态。为此,我选择了战前的1938年和战后50年代早期与后期几年的数据进行比较,说明尽管战前日本经济对美国的依存度已经很高,但考虑到美国当时已经是一个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发达国家,而日本是一个正在走向现代的、资源贫乏的发展中大国,那时候的国际贸易还不是很发展,特别是日本所需要进口的生产设备和资源仰赖于美国,是自然、正常的。另外,需要提醒的是,那时的日本是一个独立国家,可以自主决定其内政外交。而美国占领以后的情况则完全不同了,在战后世界经济越来越发展与开放的情况下,日本经济对美国的依存度却越来越比战前大了。我们知道,正常的世界贸易都要讲平衡,两个国家要相对对等。但是,数据表明,在日本依存度提高的情况下,而美国对日本的依存度降低了,这不能不说是美国长期占领与统治的结果。顺便说一下,美国占领所导致的日本经济严重依赖美国,日本的大量廉价商品在美国畅销,导致日美贸易差额越来越大,日本手上积累了大量美元和美国国债,反过来又成为70年代美国逼迫日元贬值的重要理由。

再其次,如果从文化方面考察,美军占领日本时是以敌对关系开始的,到结束占领的时候,日本首相吉田茂把麦克阿瑟和杜勒斯即美国政府军政两个方面的代表共同称之为“日本的恩人”,甚至引用西欧诗人的话说“来时敌人去时友”。美国总统杜鲁门说与日本关系是“既无胜者,也无败者”。日本成为美国在亚洲最亲密的盟友,美国成为日本的守护神,日美两个国家的文化愈益融汇融洽。但是,一个无需考证和证明的问题是,日美趋同交融的原因究竟是日本融合于美国文化,还是美国融于日本,拟或平分秋色,美日各自一半对一半,相互交汇?

总之,我们仅从政治、经济、文化方面分析日本与美国的战后关系,除了直接占有领土和掠夺经济资源等传统上的殖民地特征有所区别以外,日本在政治、经济、文化方面以另外一种新的形式依附于美国,该是不争的事实。而这些新的依附关系却明显不符合民族国家的自治与主权的原则。但是,美国与日本的这一关系在战后国际关系中却很具有典型性,既普遍存在于二战期间英、美、苏三巨头军事占领的国家。在这三巨头的所获得的新关系中,美、苏联与英国,还有一定的差别。美苏两国所获得的一些新的依附关系,是通过二战期间的占领获得的,而英国是在原来老殖民地基础上通过释放统治权形成的。笼统地说,它们都是美英苏3个大国执行《大西洋宪章》不占有领土原则的结果。这一结果促成了战后民族国家解放与独立的浪潮,所以是进步的。

不过,说到进步,是对民族独立与解放的历史潮流来说的,如果具体到美、英、苏三国的具体情况,则还需要做具体的分析与鉴别。英联邦国家改变了战前大英帝国的统治结构,把印度和印度半岛上这一类经过武力征服古老民族而获得的殖民地释放出去使其成为新的民族国家,把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这一类通过移民获得的殖民地国家以英联邦的形式继续与大英帝国连接在一起,从而完全改变了战前的直接的行政统治与管理模式。战前的大英帝国殖民地与宗主国关系不存在了,原来的殖民地朝着完全独立的民族国家的方向前进了一大步。在英国的带动下,法国、荷兰、西班牙等西欧老牌殖民主义在亚洲和非洲都主动被动地释放了殖民统治权。从这个角度分析,美国积极促成菲律宾的独立,也同英国等老殖民主义一样是顺应民族解放大潮的。尽管这些老殖民主义地区的经济、政治和文化诸多社会因素仍然继续与它原来的宗主国保持联系,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仍然存在依附关系,可毕竟是朝着完全主权的民族国家的方向发展的。所以,我们说他是进步的。但是,美国和日本、苏联与东欧国家,却都是由二战期间的军事占领而形成的依赖和依存关系,它似乎与战后被释放宗主国行政统治权的英联邦国家关系有一定的相似性,却因为这些国家在战前并不从属于美国或苏联,不是他们的殖民地而本质又不同。美国和苏联是打着战争正义的旗号分别占领了日本和东欧,是在《大西洋宪章》精神的鼓舞下世界被压迫民族获得独立解放的潮流中建立起依存关系的,这不符合罗斯福-丘吉尔精神。所以,我将二战后美国苏联通过军事占领而产生的新的历史现象,表述为新殖民主义,与此相应的美苏为新帝国主义。

如果从政治、经济和文化全面分析新殖民主义和新帝国主义,那将是一篇大文章,本文根据主题的要求仅从国家法的方面对占领后的日本做一些讨论。所谓国家法,首先是,或者主要是宪法。我们也仅从占领时期的日本诸多法律中挑选麦克阿瑟宪法做一些分析,也算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吧。

战后的国际社会普遍认为,甚至笔者过去也认为,战后日本经济迅速复兴与发展,表明“麦克阿瑟宪法”是成功的、正确的。但是,如果仔细推敲,这一观点本身就是否定“麦克阿瑟宪法”的。因为明治维新以后,日本仅用了半个世纪的时间,就把一个落后的日本推到世界强国的位置,这能说“明治宪法”是正确的吗?如果是,那么,麦克阿瑟修订(明治)宪法就是不必要的。还有,既然麦克阿瑟宪法与明治宪法都能够推动日本经济快速发展,那么,它们是否有差别?如果没有差别,那就回到前面去了,说明麦克阿瑟修宪是不必要的。如果有差别,那就是说,一个国家通过选择这样或那样的宪法都可以达到推动经济发展的目的。或者,一个国家究竟选择什么样的宪法,其实和经济的发展并不一定存在着必然的联系?种种理由,当时的日本政府就是以这些为借口抵制和反对麦克阿瑟修宪的。

类似的现象不止日本。如果我们再推而广之,1933年希特勒上台后,德国的经济发展也相当快,那也该证明希特勒颁布的《德国的改造法》和由此而来的《关于司法权移归于国之第一次法律》、《关于司法权移归于国之第二次法律》等纳粹时期的法律都是正确的?因为按照“改造法”,希特勒已经有了“得定新宪法”的权力。希特勒颁布的这一系列法律事实上都已经取得了新宪法的地位和起到了新宪法的作用,它能否说明30年代德国的经济增长都仰赖于“希特勒宪法”?可见,经济增长与发展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历史问题,历史现实并非是经济好就证明宪法和其他一切都好,一好百好。把经济增长和繁荣当作国家宪法与政治合法,是典型的经济霸权主义在政治领域里的体现。

我们曾经向读者介绍,日本新宪法是麦克阿瑟强加给日本政府的。但是,即使过了将近20年,也许麦克阿瑟就是把日本持续经济增长的功劳记在他的新宪法的账户上,所以说新宪法是他占领过程中最值得夸耀的成就,但他在叙述这段历史的时候,却还是小心翼翼地回避和掩盖其强制的事实。而且可以说,麦克阿瑟的这一种态度,几十年里,以一贯之。194713日,经过一年多的磨合,占领者与被占领者已经基本融合为一体,特别是吉田茂和麦克阿瑟的关系已经相当融洽,甚至发展到无话不说的程度了。麦克阿瑟就新宪法的修改问题写给吉田茂首相的一封信中说:“盟国不愿在‘新宪法是根据国民的自由意志而制定的’这一点上给人们留下怀疑”。(吉田茂《十年回忆》第二册,第26页)麦帅对吉田首相说这话的意思,就是要吉田在执行的层面上抹去占领军强致日本政府的痕迹。但是,问题的实质不在于人们的印象如何,而在于它究竟是不是强制了,是不是日本国民自由意志的表达。我们还是引述吉田茂的一些话来证明。

关于这一点,还有一些情况要向读者说明。吉田茂作为一个民族主义意识很强的日本政治家,对美国占领及修宪,都有一个态度前后转变的过程。麦克阿瑟宪法草案刚提出的时候,吉田茂是反感的、抵制的。在它担任首相以后,与麦克阿瑟接触多了,发现麦克阿瑟在许多问题上对日本政府并没有恶感和坏意,特别是包括新宪法在内的许多政策导向都是保护天皇的,所以,尽管对于最高统帅部的强制在感情上往往难以接受,而在理性上却是接纳的。当新宪法被国会审议通过后,吉田茂意识到它毕竟是日本宪法,再说它是美国驻军强制自己接受的,似乎也不光彩。所以,再后来,吉田茂竟然也公开反对人们说“强制于人的宪法”了。不过,即使如此,因为历史事实的确如此,他在叙述这一个过程时,还是难免会流露出对强制塞给他们的货色的厌恶。譬如,他说,当第一次看到盟军宪法草案时,感到“简直是荒谬已极”。在叙述以后修订的过程时,吉田茂说,“虽经和盟军总部进行交涉,但对方态度非常强硬,似无妥协的余地”;“而盟军总部的督促则日甚一日”;“盟军总部曾经唤我前去……”;“根据盟军总部的修改案”;“(国会修宪)小委员会得悉盟军总部的这个意见后,便撤回了最初的修改,……修改成现在这样简单的规定……”,等等。(吉田茂《十年回忆》第二册,第561820页)说明麦克阿瑟强制推行新宪法,是不争的事实。

    但是,盟军占领本身就是极具暴力的行为,占领军强制日本政府本来就是正常的,经常的。相反,如果占领后没有强制,那才是不正常的。麦克阿瑟在这个问题上极力掩盖,只能说明其背后还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及祸心。 

  评论这张
 
阅读(6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