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麦克阿瑟为什么要替日本人起草新宪法?   

2017-09-14 13:52: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麦克阿瑟为什么要替日本人起草新宪法?

——战后东亚国际关系与国际政治研究(续十四)

梁中堂

18.病垢战后美国主导的对日事务(续三,为保护天皇,麦克阿瑟替日本人起草新宪法)

本小节虽然叙述日本宪法的产生背景,但却是不研究它的法理与内容的。也许,有关宪法的性质和内容方面的问题,要到下一节分析美国战后对日事务中的国际法与国家法的时候,还会讲到。其实,本节与上一节应该属于一个部分,仅仅是由于篇幅过长,才单列为一节。

制订一部新的宪法以取代明治宪法,是美国占领期间的一件大事。而且,也确实是麦克阿瑟引以为自豪的事情,他自己就曾经夸它是“占领当局唯一最重要的成就”。(《麦克阿瑟回忆录》,第200页)不用说后来,即使当时的人们都知道,这部宪法是由盟军最高统帅部强塞给日本政府的。但是,从统帅部的宪法草案递交给日本政府那一刻起,一直到日本政府接受它从而把它说成是自己起草的草案而以日本政府的名义第一次公布,以及国会讨论与修订期间(这时的国会已经是按照占领当局的一直普选而改组过的新国会,所以已经不像前几个月日本内阁消极抵制安法草案了),宪法草案的文本由占领军司令部起草就一直是个极为敏感的问题,不许媒体论及。即使此后许多年,在麦克阿瑟引以为自豪的时候,却还特意说:“我并没有想强加一套美国版的日本宪法并命令他们采用。修改要由日本人自己进行,而且必须是不受任何压制而进行的。”在说了这句话以后,似乎还不踏实,所以紧跟着又添加了一句:“我指示我的工作人员协助并指导日本人起草一个可接受的草案。”(《麦克阿瑟回忆录》,第191192页)

这才是欲盖弥彰。本来,美国政府和美国人不仅从来都不避讳他们要向全世界推广他们的价值观,而且都还以此为荣。最高统帅部民政局所组织的制宪会议完成宪法草案以后,起草者在呈递给麦克阿瑟的一份备忘录里不加掩饰地说,他们这部宪法草案是把明治宪法掏空,仅留下“结构和标题”,然后将旧壳里填进英美和欧洲的民主理念。(《拥抱战败》,第324页)事实上,占领当局的宪法草案与日本内阁的松本宪法草案比较,突出的3项内容,一个是天皇地位的变化,把天皇从天上拉到民间成为“国家元首”,一个民主民权或人权,还有一个事剥夺日本作为一个民族国家应有的交战权,次3项欧式占领当局强加给日本政府的。所以,事实上与麦克阿瑟所说的恰好相反,是麦克阿瑟送给日本一部“美国版”的日本宪法。这是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麦克阿瑟是以盟军最高统帅的名义带领美军占领日本本土的,美国政府和麦克阿瑟不仅从不避讳后者的权力凌驾于日本天皇及其政府之上,不讳言“如果天皇或日本其他当政者未能完满地适应最高统帅在贯彻投降条款方面的要求时,最高统帅得直接采取行动”。(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史》第8册,第656页)也就是说,美国并不伪善地否认会把自己的意志强制或强加于日本。美国政府的这一原则不仅在美国致日本政府的照会上,在《日本投降书》上,都予以明示,而且,每当日本政府对统帅部的指令执行不力或者有所消极时,美方都会以傲慢的姿态明确或者暗示提醒日方:现在是美军的占领时代!麦克阿瑟居于天皇之上,即使民间老百姓也十分熟知。1945927日,麦克阿瑟在东京安营扎寨仅只有一周,天皇赶忙屈驾拜会麦帅。第二天,各大媒体刊登了一帧二人的合照,完全颠覆了自有天皇以来天皇与其他人的关系。照片上的麦克阿瑟身躯高大,不仅没有奴颜婢膝的神态,且敢与天皇相并而立。麦克阿瑟竟然没有穿礼服,衬衣扎在裤子里面,也未结领带,两手自然弯曲插在裤子后面的口袋上,一脸严肃地透漏着只有征服者才有的那种威严和居高临下的神态。天皇倒是循规蹈距地身着燕尾服,扎着一台神色领带,两手自然下垂,低矮的身材站在麦帅旁边,还胆怯地与其保持有可以站半个人的距离,表现出只有被征服者才有的胆战心惊与坍塌不安,可能还透露出一丝甘愿臣服的表情。新闻照片曝光以后,日本民间纷纷传说麦克阿瑟居于天皇之上。日语天皇自称“朕”,与男性生殖器“鸡巴”同音。我推测这来自于原始人类的生殖崇拜。天皇“万世一系”,是日照神的单传。自古以来,只有天皇才配称“朕”,有加重与增强嫡系单传的含义。因为那在古代是一件相当神圣而具有伟大意义的事情,所以才配用那个词汇。麦帅与天皇的照片流传以后,民间马上读懂了照片所传达的意义,就有人把麦克阿瑟称之为“肚脐眼”,因为他在天皇(“鸡巴”)之上么。所以,美军的强制本来在日本的占领时代就不是一件需要避讳的事情。而且读者随着我们的介绍,还会发现在日本制宪过程中,盟军统帅部不时对日本政府施加压力的事例。

如此这般,麦克阿瑟越是想掩饰他强行送给日本宪法的事实,越是证明他另有隐情。

《波茨坦公告》固然没有直接要改变日本宪法的条款。但是,我们知道,宪法的实质在于确定一个国家的政府设置形式与管理权限,该公告第十二项中有“依据日本人民自由表示之意志成立一倾向和平及负责之政府”,这就涉及到修宪的问题。二战前后,包括美国在内的同盟国家一致认为,明治维新时代建立的天皇制度是一种封建专制国家,所以,1945829日,早在准备“密苏里号”战舰的投降仪式,美军尚未正式登陆日本的时候,美国政府就在发给麦克阿瑟的《日本投降后初期美国对日政策》中说,占领的终极目标是要“促使最终建立一个和平与负责的政府,该政府将尊重他国的权利,并支持联合国宪章的理想和原则中所显示的美国目标”。“日本人民或政府发起的在政府形式方面的改革,凡旨在变更其封建主义和独裁主义倾向的,都将被允许并赞助”。(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史》第8册,第654656页)这就涉及到需要修改日本的明治宪法。

所以,麦克阿瑟在占领初期,19459月中旬,美军进驻日本约10天后,占领工作显然在全国还在进行的时候,麦克阿瑟就按照美国政府的指示,要求副总理大臣近卫公爵担当起新宪法的制定工作。期间,美国派驻东京的代表、盟军最高统帅政治顾问小乔治·艾切森,也曾与近卫公爵谈及修宪问题。此时的近卫也信心满满地向社会表白,自己受盟军委托,肩负着为日本国民修宪的使命。10月,币原内阁成立。麦克阿瑟则再告币原,修改宪法是日本应该进行的最重要的改革之一。为此,内阁又成立以松本烝治博士为委员长的“宪法问题调查委员会”。(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史》,第8册,第430页)

不过,当盟军最高统帅部要求币原内阁修宪的时候,他们却在很长时间里都未有实质性的举动,倒是日本民间得知盟军具有修宪动议以后,即刻就兴起了一股修改宪法的热潮。一些政党专门组织了修宪的写作班子,还有一些团体采取报告会的方式研究与商讨如何修改宪法,报章杂志也不断刊登这方面的文章。1945年秋天到19463月,至少有12种宪法草案被提出,其中有4种分别来自于共产党、自由党、进步党和社会党。近卫公爵的修宪活动虽然没有因其内阁的解散而终止,但到1216日,随着统帅部国际检察局将他列为甲级战犯嫌疑人而自杀身亡,由其牵头的修宪活动也自然寿终就寝了。

币原内阁及其松本委员会消极修宪,是因为在他们看来,日本的宪法不需要改变。币原总理大臣对近卫和宫内大臣木户都说过,修正宪法既无必要也非所愿。他们认为,以美国和英国为首的同盟国家与国际社会常常批评日本专制、没有人权,现在只要对明治宪法做一些更加民主的解释就够了。109日,币原奉天皇之命组阁。11日,币原首相在拜会最高统帅后的新闻发布会上竟公然说出“不必要”修改宪法的话来。至于松本委员长,则特别提醒人们注意,他的委员会名称叫“宪法问题调查委员会”,其目的就是为了回避“修正”或“改正”这样的字眼。他说:“委员会的意图不一定是要修正宪法,它的调查目的是决定是否需要修正,如果是的话,则明确修正的要点。”(《拥抱战败》,第326 332328页)

虽然是美军占领,但日本天皇统治的基本制度一点都未曾得到伤害,奉命解散的内阁与新组阁的政府大臣以及贵族院、众议院的议员,虽然政治观点上存在某种程度的差异,有时候甚至斗争到你死我活的程度,但毫无例外都属于明治维新以来政府养育的精英,天皇制度是其得以立身的政治基础,效忠天皇则是他们从小所接受的不可更改的核心道德。从另外的角度来说,日本的整个主流社会也想象不出国家会没有天皇,以及假使没有天皇的社会将是什么样子?所以,维护明治宪法,天皇总揽统治大权,乃是币原内阁和松本委员会,以及包括两院议员们在内的上层社会的基本原则。期间,也有人劝松本在修宪问题上应该去征求占领军的意见,以达成某种程度上的谅解,而松本则傲慢地回答说:“宪法改革应该是自发的和独立的。因而我看没有必要探明美国人的意图或达成事先的谅解。”(《拥抱战败》,第330页)由于并不认为明治宪法有革新和修改的必要,所以,当社会上已经陆续有共产党等民间的宪法草案公布的时候,松本的宪法委员会还未有任何行动而被讥讽为乌龟速度。

即使如此,麦克阿瑟在1946年年初并没有太多地在意这个问题。美国建议成立的远东咨询委员会曾经组织委员们在194512月到19462月视察占领日本的工作。(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史》第8册,第443页)1227日,3国外长在莫斯科会议上签订了《关于建立远东委员会及盟国对日委员会的协定》。按照这一协定的议定,原远东咨询委员会即将被远东委员会所取代,而新建立的远东委员会的主要职责就是负责对日政策。所以,监督日本修宪,也是即将组建的远东委员会的重要任务。130日,当在东京视察的远东咨询委员会成员也即未来的远东委员会的成员与麦克阿瑟会晤时,问及最高统帅部在日本修宪中的作用,麦克阿瑟还轻巧地回答说,宪法改革,严格说是日本人应该加以考虑的一个问题,盟军最高统帅部没有对此进行任何工作。(《拥抱战败》,第337页;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史》第8册,第445-446页)

但是,麦克阿瑟在说了这些话之后的第二天,情况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131日,《每日新闻》记者西山柳造在松本委员会召开的秘密会议上见到了政府拟就的宪法修正草案,就将其偷偷带回抄录了一份,并于21日自行在报刊上公开发布。该宪法草案除了把天皇为“神圣不可侵犯”改为“至尊不可侵犯”以外,几乎就是1989年通过的《日本帝国宪法》的翻版。情况表明,也就是从这时开始,最高统帅部准备直接制定日本宪法,因为这天惠特尼给麦克阿瑟的“备忘录”中论证说,最高司令在日本修宪问题上也同样具有不受任何限制的执行权。2日,麦克阿瑟指示统帅部民政局准备修宪事项大纲,以“指导”日本政府。3日,麦帅说,顽固不化的日本政府更适合一步详细的宪法草案作指导。所以,4日,惠特尼传达“麦克阿瑟将军委托民政局担负为日本国民起草新宪法的历史重任”,民政局制宪会议就此开始运作。10日,最高统帅部民政局宪法制定会议就已经把一份全新的宪法草案呈交给麦克阿瑟审定。213日,经麦克阿瑟批准,惠特尼把最高统帅部的宪法草案递交给了对此一无所知的日本政府。(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史》第8册,第430页)

由于我们在本节所关注的不是宪法的内容,而是麦克阿瑟在前两天还对远东咨询委员会的委员说,制宪是日本人自己的事情,为什么接着就改变态度,竟然替日本人捉刀代笔起草宪法草案?绝大多数人的解释是看到日本政府的宪法草案大失所望,认为日本政府的认识与其要求差距太大,所以要这么做。我觉着这个观点过于勉强。事实上,最高统帅部有许多指令在日本政府那里都没有顺利执行。每每发生这种事情,统帅部通常的做法都是将日本官员传来训话或开导。政府的许多日常事务都具有时限性,拖延不得。但是,修宪毕竟不属于时限性很强的工作,可以早些或者晚些,伸缩性还是很强的,完全没有必要在日本政府尚未给其提供正式版本的情况下(松本是在28日给统帅部递交宪法草案的),就没有任何征兆地自行其是和另起炉灶。

笔者认为,所以发生这样的变化,完全是麦克阿瑟感受到了即将建立的远东委员会与盟国对日委员会的压力。麦克阿瑟的职务是盟军最高统帅,美军是以同盟军的身份占领与进驻日本的。但是,美国政府拒绝和其他同盟国家分享对日战争胜利的成果。杜鲁门虽然宣布成立一个远东咨询委员会,但显然是将各个同盟国家放置在对占领日本事务上起“咨询”的作用,这当然引起绝大多数国家的不满。苏联根本就不参加所谓的咨询委员会。英国及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则主张成立一个盟国机构,对盟军最高统帅的政策拥有比接受咨询更大的权力。1945911日的伦敦外长会议上,美国想讨论对德和约问题,莫洛托夫则提出要讨论占领日本的安排。双方不仅争吵,而且莫洛托夫随意寻找一个借口就使得会议无法进行。美国国务卿请求杜鲁门出面向斯大林求助,因为根子就在斯大林那里,总统自然碰了一鼻子的灰。(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史》第5册,第807877页;《杜鲁门回忆录》上卷,第504-508页)

问题在于美苏属于两种不同性质的国家。苏联还是一个专制社会,内政外交都不透明,一切大事全都由斯大林个人决定,美国不让插手日本事务,斯大林放下这块就是了,反正很少有国民知道是怎么回事。当然,我这样讲并非是说斯大林会牺牲苏联的国家利益。恰好相反。正如列宁评价斯大林作为“俄罗斯化的异族人”其实骨子里比一般的俄罗斯人具有更为严重的大俄罗斯沙文主义情节。(《列宁全集》中文第二版,第43卷,第351页)所以,纵观列宁去世以后由斯大林执掌国家政权的时代,由于不受任何监督和限制地利用专制制度,使得斯大林作为一个民族国家的领导人最大化地为苏联(俄罗斯)争得了利益。苏联的专制制度充分保障了斯大林在其国家内政外交政策以及国务活动中都充分体现其自由意志。但美国就不同了。那是一个开放性社会,内政与外交紧密相连,且公开、透明,体现一个民族国家的意志。它不只有一个日本事务,还有欧洲,以及世界其他地方,特别是波兰等东欧国家的移民都给美国总统施加压力,使得美国政府不得不关注欧洲。法国以东的欧洲,其中德国和奥地利,苏联就占领了一半,东欧几乎全是苏联红军的占领区。这样,美国在欧洲的事务上却不得不与苏联打交道。1025日,杜鲁门给斯大林写信,提出关于对德和约及东欧问题,斯大林则生气地说,把日本问题漏掉了。他抱怨说,在麦克阿瑟司令部内,俄国代表被当作是“一件摆设”。他不无牢骚地说,一般说来,俄国正被当作二流国家而不像一个盟国。斯大林说的“二流国家”,是指当时的中国。这样的话语,以前就曾对杜鲁门讲过。意思是提醒杜鲁门注意,苏联和美国、英国共同都是决定世界事务的大国,而不是像中国那样虽然有的时候也充作大国,但实际上却由美国总统随意摆布。另外,英国政府,尤其是澳大利亚政府,也对控制麦克阿瑟的现有措施不满,要求在日本事务方面有发言权。这样,就有了12月份的莫斯科三国外长会议,以及建立远东委员会及盟国对日委员会两个对日事务机构的协定。其中前一个机构的职责明确规定将负责“制定日本完成履行其投降条件之义务时应恪守的政策、原则即标准”和“应任何一成员国家之请求,审查向盟军最高统帅发布之任何命令,或盟军统帅部所采取的与本委员会职权范围内之政策决定有关之措施”,等等。(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史》第5册,第886887888-889页;第8册,第697-698页)所以,按照3国外长签署的协定建立的远东委员会,根本不是有如麦克阿瑟以及许多主流历史学家所说的“盟国委员会按它的职权范围来说只是一个咨询的和顾问的机关”。(《麦克阿瑟回忆录》,第190页)从法律关系来说,远东委员会是一个权力机关,是一个决定麦克阿瑟的最高统帅部执行政策的决定机关。而且根据既定的计划,1946226日,远东委员会即将召开第一次会议,标志其正式诞生。显然,麦克阿瑟从《每日新闻》上看到松本宪法草案以後,产生了巨大压力,所以要抢在远东委员会建立之前,先拿出一个成文的宪法草案,以形成既成的事实。

为这一论点提供的论据则是194621日统帅部民政局主任惠特尼给麦克阿瑟的一份“备忘录”,其实也是为统帅部起草宪法所做的可行性报告。惠特尼在该报告中说:“在远东委员会对这个问题没有做出决策的情况下(远东委员会的决策当然有控制作用),您对于宪法改革拥有的权力,正像您对于占领和控制日本的其他实质性问题拥有权力一样。”惠特尼的结论说,在没有远东委员会决定的情况下,盟军最高统帅部的执行权不受任何限制。(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史》第8册,第430-431页)惠特尼原来是麦克阿瑟的律师,所以,他的报告是从法律关系入手的。在远东委员会与麦克阿瑟的关系里,前者是制约和约束后者的,当远东委员会没有对这一问题决定的情况下,麦克阿瑟的执行权是不受限制的。我们知道,远东委员会在这时还未成立。所以,麦克阿瑟要抢在远东委员会成立之前,提出一个符合自己意图的宪法草案。

为什么麦克阿瑟一定要提出一个符合自己意愿的宪法草案呢?毫无疑问,如果仅仅是从一般的原则来说,要求日本制订一部现代宪法,即使远东委员会成立以后,也能符合这一要求。所以,事实颠覆了一直以来的另外一种观点,说麦克阿瑟要强行塞给日本一部现代宪法。麦克阿瑟宪法的要害并不在于是否现代的问题。美国政府要日本宪法现代化,麦克阿瑟将日本政府的草案打回重来,或者有如惠特尼威胁所说那样,动员民间向其施加压力,以及等远东委员会建立后一起强制日本政府,都可以做到。那是什么呢?请读者莫要忘记我们所叙述的这一个故事所发生的特定时间,1946年1月底、2月初,隶属于麦克阿瑟统帅部的国际检察局提出日本战犯名单的工作还未完成,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战犯的审判工作还没有启动,同盟国家在这个时候还一致要求严厉惩治天皇。所以,倘若等远东委员会建立仍拿不出宪法草案,远东委员会履行自己的职权,则天皇性命不保。而天皇之于美国占领军的重要性,有如贾宝玉出生时口含的通灵宝玉,是它的护身符、命根子。所以,麦克阿瑟决定民政局成立制宪会议,用极短的时间抢在远东委员会建立之先起草出一部宪法草案,用宪法保护日本天皇。我们且看以下诸多直接、间接的证据。

首先,我们从麦克阿瑟对宪法草案要点的理解来分析。194624日,惠特尼在召集的最高统帅部民政局的“制宪会议”上,传达了麦克阿瑟要求新宪法要体现的3个原则。

天皇处于国家元首的地位。

皇位世袭制。

天皇的职务和权能将基于宪法行使,并为宪法所示的国民基本意志负责。

废止作为国家主权的战争权力。日本放弃以战争为手段解决本国纷争乃至保持本国安全。日本的防卫和保护,依靠的是打动当今世界的崇高理想。

不批准成立日本海陆空军。日本军队不被授予交战权。

日本的封建制度将终结。

贵族的权力除皇族外,以现存者一代为限。

华族以后不再享有国民、市民之外单独的政治权利。

预算模式仿照英国制度。(《拥抱战败》第335-336页)

    在这3个要点中,第三项属于美国政府给麦克阿瑟的“日本投降后初期美国对日政策”中所说“变更其封建主义和独裁主义倾向”,第二项也是《波茨坦公告》与“日本投降后初期美国对日政策”中都有过的内容。(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史》第8册,第643655页)所以,第二、三项都不属于麦克阿瑟,惟有第一项是麦克阿瑟自己的。无需过多的语言,在包括一部分皇宫近臣在内的日本民众和国际上一片呼喊天皇应该承担战争责任的背景下,要求把天皇置于国家元首的位置,并且作为新宪法最为重要、放置在首位的内容,其目的不是昭然若揭了吗?

其次,麦克阿瑟自己坦言制定宪法的直接目的就是为了保护天皇。1957年至1964年,日本曾经成立一个日本宪法调查委员会。他在接受该机构领导人高柳贤三的质询时,就直言不讳地回答说:“维护天皇制是我不变的目标。对日本政治、文化的留存而言,它是内在的和必要的。妄图消灭天皇个人从而废除天皇制的邪恶举动,是对日本成功复兴最危险的威胁。”(《拥抱战败》,第350页尾注41)也表明保护天皇,才是麦克阿瑟修宪的第一要旨。

还有,日本政府当时所传达的麦克阿瑟的谈话,也是为了保护天皇。213日,统帅部把宪法草案交给日本政府后,币原内阁则以沉默的方式消极应对。22日,是统帅部要求日本政府必须接受宪法草案的最后期限。在这天的内阁会议之前,币原首相与麦克阿瑟会晤了3个小时。会晤结束后,币原在内阁会议上说,最高司令官并非不讲道理。麦克阿瑟说自己是全心全意地为日本着想,强调自己“不惜一切代价确保天皇安泰”的内心愿望。币原首相还说,麦克阿瑟对苏联、澳大利亚这些国家的想法做了可怕的暗示,“其令人不快的程度超出了你们的想象”。(《拥抱战败》,第356页)虽然麦克阿瑟没有用明确的语言向币原首相说出真实的原因,但已经婉转地讲明了政治背景,如果等远东委员会插手,苏联、澳大利亚等国家将要严惩天皇。所以,当下午币原向天皇传达麦克阿瑟的谈话要旨的时候,天皇接受宪法草案的态度竟比他的臣子们都爽快多了。

其实,类似的话语在前几天也曾经出自于统帅部民政局主任惠特尼的口中。213日,惠特尼向日本政府递交草案文本的场景,就颇有戏剧性。松本委员会的宪法草案虽然在21日已经由《每日新闻》泄露,但统帅部与松本委员会之间并无互动。8日,松本委员会才把他们的草案文本正式呈递给统帅部民政局。13日,惠特尼准将带着3位随从造访外务大臣吉田茂的官邸,并要求内阁的宪法委员会的松本与外务大臣一起参加约见。惠特尼坐下即说:“你们前几天递交给我们的宪法草案,在最高司令官看来,完全不能被作为一份自由和民主的文件被接受。”接着就向他们分发了统帅部的宪法草案。两位内阁成员满以为惠特尼要传达统帅部对松本宪法草案的意见,却冷不防接到一份美国的草案文本,一下子都蒙了。松本倒抽了一口冷气,吉田的脸色阴云密布。为了让日本官员先浏览一遍文件,惠特尼暂且退到庭院去散步。当惠特尼再次回到会客室以后,又向他们说,接受统帅部的这份被最高司令官充分肯定的宪法修正案,是确保天皇“安泰”的最佳选择。(《拥抱战败》,第354页)惠特尼还用委婉的语言向日方透漏了,虽然麦克阿瑟一直把天皇制度当作首要问题予以保护,但是突然之间,那些对天皇抱有敌意的国家,其权限可能凌驾于麦克阿瑟之上。他说:

最高司令官顶住了让天皇接受战犯调查的日益增长的外部压力,坚决地捍卫天皇。他如此保卫天皇是因为,他认为这是正义的事业,并将在此过程中继续竭尽全力。但是,先生们,最高司令官并不是万能的。无论如何,他感到接受这些新的宪法条款,将可能确保天皇安然无恙。他感到这将使你们从盟国手中获得自由的日子尽快到来,还能使日本国民尽早获得同盟国要求的国民的基本自由。(《拥抱战败》,第338页)

219日,松本第一次向内阁会议陈述13日与惠特尼的会晤。松本说,惠特尼认为,并非是美国人要将此草案强加于日本政府,而是麦克阿瑟将军确信这是保护天皇“圣体”不受反对者攻击的唯一办法。1954年,即距离修宪8年,美军占领结束以后2年,松本回忆惠特尼所说的话则更为直接与露骨,他说,日本政府不接受统帅部的草案,将无法保全天皇的“圣体”。(《拥抱战败》,第355页,378页尾注8)松本这一类不具有世界视野的人,把惠特尼的话理解为占领当局对日本政府的威胁,似乎是不接受统帅部的宪法草案,最高统帅将会对天皇下手。不过我觉得天皇本人要比忠诚于他的臣子们更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在国际上,同盟国家中苏联、中国、澳大利亚等一些国家的人民及其政府,一定要用天皇的生命偿还千百万死难者的血债,这时候的天皇完全知道自己还真的是处在性命不保的阶段上。

    当然,麦克阿瑟宪法的具体作用与意义,对于有些具有政治头脑的政治家们来说,或迟或早也还是能够理解与扑捉得到的。吉田茂在币原内阁期间担任外交大臣,最早拿到惠特尼递交的宪法文本。但那时的吉田并未深刻认识麦克阿瑟宪法的意义。19464月大选后,吉田茂513日接受天皇命令组阁。任首相后的吉田曾向其同僚说,在战败被占领的状况下,宪法修正不是一个法律观念问题,而是关系到国家存亡、皇室安泰以及占领尽早结束的实际的政治问题。战败后的美国占领,并未根本伤及日本政治制度与经济基础,天皇在日本社会里仍然具有崇高的地位与牢固的根基,包括吉田在内,日本主流社会都是天皇制度的忠实捍卫者。194753日,宪法生效之日,在皇居前的广场上举行庆典大会。当天皇莅临会场时,吉田首相情绪激动,不可自抑,竟带头三呼“天皇陛下万岁!”所以,麦克阿瑟保住了天皇,也就稳定了占领的局势。
        麦克阿瑟宪法草案出台后,事态发展小有周折。1946年2月26日,远东委员会在美国华盛顿战前的日本大使馆举行第一次会议。由于日本内阁特别是松本委员会成员对统帅部的宪法文本的消极抵制,英文翻译为日文的工作进展相当缓慢。但是,一切有关工作都在麦克阿瑟的掌控中隐秘行进。3月6日,“日本政府拟订的”新宪法草案以“天皇乃为日本国家之象征”的面目高调公开发布。与此同时,币原首相、日本天皇,以及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都配发了充分肯定该草案的文章。消息传到华盛顿,这天正好远东委员会召开会议,不仅前一个多月在东京当面聆听麦克阿瑟坦诚占领军不介入表态的委员十分光火,就连其他委员也因麦克阿瑟的封锁而感觉不爽。即使如此,新建立的远东委员会虽然也罢日本修宪当作他们应抓的大事,并且在3月20日、5月13日和7月2日还产生过3个有关日本“宪法草案”的决议,提出日本在修正宪法时应该及必须遵循的“准则“和”原则”,特别是最后一个决议案在设立的5个“基本原则”问题中,有3个都是直接论及日本宪法对天皇制度的设定。但不仅从未向盟军最高统帅部提出要惩办天皇的议案,而且在最后一个有关修宪的“远东委员会政策决议”中,也不得不无奈地接受了日本宪法“保留天皇制”的基本事实。(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史》第8册,第446-447、714-715、719-721页)
  评论这张
 
阅读(5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