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记郭秀泉同志(3)  

2017-07-31 09:18: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郭秀泉同志(3)

 梁中堂

这时候的郭秀泉仍不算是跟了我。因为213是个吉普车,行政处和车队也不好意思让我平时用。但这个车毕竟比其他几辆旧轿车的车况好,所以,我倒是常向车队杨师傅点名用2131994年夏天,我托关系找财政厅给社科院增加了一辆新车。当然,我也要不到好车。那次给的就是刚时兴的金属漆桑塔纳,应该是有了”豪华版之后所说的“普桑”。因为是我出面新增加给单位的,再说也不算那么好,一般情况下也就相对固定地由我用了。行政处处长苏贵文可能见我经常用郭秀泉的车,所以带着他去天津接车。

新车回来没几天,临汾地区行署邀请我参加他们的国土规划会议。那时我母亲还健在,就带着郭秀泉提前一天出发,回了一趟老家。会议报到的那天中午,午饭后从永济出发去临汾。记得当时的同蒲二级公路刚刚修好,却还未正式通车,加上那时的汽车还不多,临汾以南路段上的车就更少了。所以,秀泉的车开得比较快。大约2点多钟,车已行驶在侯马前的路段上,一辆小四轮从公路右边空旷的田间小路也向公路急奔过来。秀泉显然是看见了要横穿公路的小四轮,所以在距离与公路相交的那条小路前几百米就踩了刹车,车也稳当地依靠惯力前滑行了一段路。与此同时,小四轮也应该看见了公路上车速很快的轿车,所以在秀泉踩刹车的时候,他也似乎踩了刹车。可能双方都看见对方在刹车慢行,以为对方已经让车,所以又都同时加大油门向前冲。我坐在郭秀泉的后面,直勾勾地看着秀泉撞在了已经横行到公路中央的小四轮,满满一车的沙子被撞击后颠簸溢洒了一地。我们的车又是保险杠、百叶窗被撞坏,前盖翘得老高。这个地段属临汾地区。所以,我给临汾行署副秘书长乔成家打电话,要他过来帮助处理。乔成家又约了分管交警的副秘书长一起来。当乔成家到达时,他们通知的该路段交警先于他们已经来了。交警同志让小四轮开到公路边上,让秀泉检查车损害的程度。还好,车被撞成那样子,虽然难看点,却能照常行驶。这次虽然不好说全是郭秀泉的责任,但对方是个农民,你能怎样?这时,秀泉对交警说,算我的责任吧。秀泉揽了全责,虽然回了单位不好交代,但毕竟保险公司可以埋单。分管的副秘书长就让交警出具了一份事故鉴定书,我坐着乔成家的车到临汾宾馆报到,郭秀泉则开着“新车”回太原了。

等我3天会议结束,秀泉已经修好车接我了。有一天,秀泉沉着脸又向我赔不是。不过,与上次不同,这次有了新说法,什么人帮他算过命,不适宜再开车了。所以,接连两个新车,都是出厂后不到6000公里,还没上牌照,就出了事故。年轻人可能不了解,那时的车少,更没有现在专门运送各种新车的大型运输车,买新车讲究0公里。那时全国按地区划分若干个新车集中点,买到车的单位到相对近一点的点上去领车。新车出厂开到集中点就几千里了,单位再开回来,又是几千里。所以,出事的这两个车都是刚接回来,6000公里不到,也没有上牌照。这个巧合让算命的当作警示了。我则对他说,我不信命,所以从不算命。我们且先不说是不是命,问题是你的职业是驾驶员,学的这个技术,吃这碗饭。如果你不开车了,就社会科学院这么个单位,你自己说你去干什么?去锅炉房?他不回答。我接着说,接受教训,继续开车吧。

就这样,有了桑塔纳以后,郭秀泉才算相对稳定地为我服务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