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美国政府把独自占领日本设为既定政策——美国霸权主义的兴起  

2017-07-13 08:05: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霸权主义的兴起:把独自占领日本设为既定政策

——战后东亚国际关系与国际政治研究(续十二)

梁中堂

16. 病垢战后美国主导的日本事务(续,美国霸权主义的兴起:把独自占领日本设为既定政策)

现在说美国霸权,简直可说俯拾皆是。即使面对强烈的批评与抗议,美国政府有的时候对所发僧的事情可能还有所辩解,但对其霸权主义的帽子却从不反对,不做解释,一概坦然接受的样子。霸权即超越与凌驾其他国家主权之上的特别权力。民族国家是资本越过边界向全世界发展的产物,它是资本范畴在现时代的直接展开或者世界表现。所以,从资本自由平等本性出發,人们必然要求国家不分大小,一律平等。反对特权,这该是资本文明的自然表现。但是,资本主义发展程度最高的美国人却不以建立在欺凌基础上的霸权为耻,反以为荣,一方面是由于美国也是由传统发展而来,人类最早就是从弱肉强食的动物转变过来的,尽管说发达国家的资本发展程度较高,那也是与发展中国家相比较而言,毕竟都还未完全褪去野蛮人的那层皮。另一方面,美国霸权的称谓时间过于长久,重复多了,也就习惯了。

美国最早被叫做霸权以及是谁最早称其为霸权,我没有具体考察。但是,二战以前和战争期间,应该还没有。首先是美国自18世纪末建国以后,实行门罗主义,其关注的重点是南北美洲,对于世界的事物还未表现的太大的兴致与兴趣。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美国才试探着挤向世界的前列。您看,当巴黎和会上英法等欧洲大国推举威尔逊总统就国际联盟问题发表演说的时候,他第一句话就用了“荣幸之至”,一点都没有黑老大和世界霸主当仁不让的架势。相反,如果与现在的美国总统每每在世界舞台出现时的做派比较,其谦恭姿态让人感动地禁不住要落泪。但是,即使这样,威尔逊回到国内以后,其在国际舞台上所获得的一系列成果却统统遭到国会的否决,表明那时的美国主流还不想全力走向世界。二战期间,罗斯福开始实行世界主义的政策。但是,它还未得到霸权。因为德国和日本分别发动欧洲和亚洲的战争,起目的就是由它们共同主宰世界。这时候的德国和日本虽然也都意识到美国是它们称霸的威胁,却没有把它当作霸主。它们自己要称霸世界。当然,同盟国家已经把美国当作领袖了。在德黑兰、雅尔塔和波茨坦会议上,斯大林都提议美国总统担任会议的主席。3大国在3次会议上都有争执、争吵与妥协,但他们还能相互制约,共同高擎的还是战争正义与大西洋宪章。所以,尽管那时的同盟国的绝大多数事情都由美国来主导,但还够不上霸权与霸权主义。

美国霸权地位是在战后逐渐获得的。妄想称王称霸的德国和日本军国主义被消灭了,美国逐渐摆脱同盟国家的制约,久而久之,终于能够在一切国际事务上都凌驾于一切国家之上,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横行霸道,公然推行美国利益至上、美国利益优先的原则。这就是霸权主义。

战后出于冷战的需要,主要是美国政府代表艾森豪威尔总统所说的“军工联合体”利益集团的需要,把每年的军事预算做得越来越大,也就必须把苏联威胁夸张得很严重。其实,苏联的经济能力从来就与美国不在一个等级上,军事实力也无法与其匹敌。苏联的经济、政治和军事势力,基本上没有越过它的边界的周围。美国才是世界大国,美洲新大陆不只是它的势力范围,人们常用“后院”作比喻。美国在二战中派出的军队最高峰时期有800万,战争结束后的军事基地多到2000多个。现在人们还说世界不安宁,但从历史以来做考量,属于最安宁的时代了。即使如此,美国在海外可以统计到的基地还有300多个。所以,美国才是世界的霸主。冷战期间美苏为其利益发生争吵是有的,但说美苏争霸是错误的。苏联当然清楚地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美国的对手,一点也都没有想要和美国争夺霸权。

美国什么时候开始走上霸权的道路?始于战后的日本事务上。准确点说,是从督促日本投降的时候开,然后在一系列对日事务上逐渐排斥其他同盟国家的合法权利,以至独占了日本事务的成果。接着,从亚洲在扩展到欧洲、非洲,美国在全世界遍布军事基地,“保卫”世界的安全;提供经济与技术援助,帮助各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所以在几乎所有的事务上,都要有决定性的发言权。没有几年的时间,美国就已经成了世界第一,俨然以黑老大自居,什么都要由它说了算,从而变成了世界霸主。

那么,我们就从起点分析开始。

亚洲与太平洋战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重要组成部分,维持战争,以及取得最终胜利,都是同盟国家共同努力的结果。在过去的叙述中,我曾批驳过一些历史学家低估与忽略中国的观点,指出它在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事实上,因为那是一次世界大战,其他许多国家的作用都是不可以忽视的。珍珠港事件后,驻扎在东南亚的美国与英国、荷兰等西方国家的军队在日本面前,全都不堪一击。如果不是澳大利亚,美国在太平洋上连个落脚点都没有,更遑论反攻与翻转了。所以,战胜日本本来是同盟国家共同的胜利成果。但是,胜利后美国在对日事务上不断地排斥与排挤其他同盟国家,逐渐形成了一头独大的局面。

我们所说的美国战后的对日事务,从时间上来说,可以跨越1945726日以美、中、英的名义签署《波茨坦公告》,至1952430日所谓《旧金山和约》生效、日本恢复主权,几近7年之久。就其历史事件来说,包括督促日本投降、“密苏里号”上举行的投降仪式、武装占领日本本土,以及占领期间具体到土地改革、粮食救济、稳定市场、提高煤炭产量、劳工纠纷、财政收入等等细微的社会政策和颁布新宪法,旧金山和会,美日安保协定,等等。其中有一些可以归结为执行《波茨坦公告》所列的各项投降条款,但有不少都是因为麦克阿瑟成了凌驾于日本天皇和日本政府之上的最高统治者,其实美国政府掌管了日本政权,就不得不承担的一些日本主权本该承担的责任与政务、事务。但是,我们的分析是要把这一时期的历史事件放置在亚洲与太平洋战争结局的背景下,上一节是从以美国为主导的对日事务的程序与形式方面,现在我们要分析对日事务的本质问题,即战后日本问题所应体现的国际关系。

这是历史的逻辑。日本从明治维新开始走向以向周边国家和民族扩张为特征的现代化发展道路,特别是发动太平洋战争以后,形成了一个以日本帝国主义为一方,以亚洲与太平洋地区所有国家和民族,以及与此相关的世界各个国家为另外一方的,两大阵营的世界战争。由于战争是以反对日本和德国的同盟国家所取得的胜利、日本的战败和投降为结局,所以,分析战后的对日事务,首先要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同盟国家所结成的共同战线出发,把胜利当作同盟国家的胜利,那么,对日事务的处理就一定要体现胜利了的同盟国家的意志。其次,从19世纪末期开始,与日本相邻的琉球人民、朝鲜民族,以及中华民族和东南亚各民族深受其害。虽然除了中国以外,其他民族在二战以前还未能形成独立的国家,无法也不可能团结在民族政权的周围与日本帝国主义进行斗争。但是,不可否认,这些受侵略欺凌的民族的反抗与斗争始终也都没有停止过。所以,即使它们没有像中国那样包括在同盟国家以内,实际也应该包括在战争期间的反击日本的战线之中的。所以,从胜利战线和战争正义的方面来说,战后对日事务的处理也应该反映与体现各被侵略民族的诉求和意愿。再其次,日本军国主义是建立在对本国人民实行野蛮与落后的反动统治基础上的,对日事务也理应体现日本人民,特别是在战争期间受到日本政府打击迫害的各党派与集团的诉求和愿望。就这一方面来说,同盟国家的《波茨坦公告》就已经昭示对日战争的胜利,也是日本人民获得自由与解放。以上这些,都该是战后处理对日事务的原则。

遗憾的是,美国战后独自占领日本并垄断对日事务以后,就走上了背离上述原则的道路。美国独占日本,这是一切问题的前提或基础。二战后以来的历史学家,都用这样的逻辑来解释美国的独占问题。他们说,由于美国在太平洋战争中起支配作用,所以,美国在对日本的占领中继续起支配作用,是逻辑上的必然。(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史》第8册,第441页)历史学家的这一个“逻辑”导向,使得战后国际社会舆论与学术界几乎一致认为,美国对日事务的主导和垄断乃天经地义,合理与必然。

其实,历史并不一定是这样。谁都知道,在欧洲战场上,是苏联一个国家从19416月德军突然入侵开始至19446月美国英国发起诺曼底登陆,期间连续3年,所谓欧洲战场其实就是苏联一家在与德军大兵团作战。从这方面来说,苏联在欧战中还不是“起支配作用”,而是唯一的战场。但是,占领德国是按照同盟国家的军事计划,由苏联、美国、英国和法国分别占领的。其中法国的占领更具有戏剧性。二战期间的法国维希政府,有点像日本占领期间的伪满洲国和汪精卫的南京政权。流亡在英国的以戴高乐为首的抵抗力量当然不可能像苏、美、英3大国那样,依靠自己的军事实力从德国夺取一个占领地。但是,因为法国也是欧洲的一个大国,它的占领区是雅尔塔会议上由英国和美国的坚持,才从其他3个国家那里调整出来的。除此以外,更为凸显苏联的合作精神与美国的作风恶劣的是,德国的首都柏林、奥地利的首府维也纳,那都是处在苏联红军的占领区,本来都是由苏联红军攻克占领的。但是,它们根据盟国的协议成为苏联、美国、英国和法国4个国家的“联合管制区”。那当然是苏联红军打开城门,迎接美、英、法3个国家的军事首领组建起德国与奥地利的接管委员会!可见,在长期战争中曾经是唯一抵抗德军的苏联并没有发展到独占与垄断对德事务,那么,在太平洋战争中仅起“支配作用”的美国独占与垄断就不能说是“逻辑的必然”。

问题是战后没有人用批判的眼光系统梳理这一过程。因为哪怕稍微用批判精神对战后美国主导的对日事务予以分析整理,就不难发现美国独占与垄断的日本事务,明明白白地是美国的“既定政策”。美国政府正是在这一既定政策的指导下,在战后的对日事务中对同盟国家和东亚民族实行有意识的排斥和排挤。所以,美国战后的对日事务并非像美国政府和历史学家所说是历史逻辑的发展,以及天然的合理。相反,因为美国政府中的民族主义作崇而扭曲了亚洲与太平洋战争胜利后应有的东亚与世界关系。请读者跟着我慢慢梳理。

19458月,日本即将投降的日子里,杜鲁门说:

国务院、陆军部和海军部协调委员会好久以前曾对战后日本的管制制订了我们的方针,并已获得我的批准。我们希望把日本至于代表盟国的美军指挥官的控制之下,可以由他通过一个会议来协调盟国的意愿;我们建议称这个会议为远东咨询委员会。(《杜鲁门回忆录》上册,第398页)

这就是说,根据美国的这一既定政策,美国将单独占领日本,而盟国的作用只是在美国占领军指挥官的领导下参加一个咨询性质的远东委员会。至于美国何时制订的这一政策,杜鲁门在这里说是“好久以前”,我以为最早也就是在此前一个多月。因为412日罗斯福去世,杜鲁门接任总统职务,军事领袖还告诉他,至少在六个月内,德国还不会被彻底打败,日本在一年半以内也不会被打败。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德国或者日本,都不是美国一个国家可以攻取得下的。美国军事当局的头脑还没有发胀,没有那么大的胃口。在此后一个多月里,战争的实际进展完全出乎美国军事当局的预料。就在美国军事当局觐见新总统并说过那些话不几天,416日,苏联红军实施攻克柏林的战役。58日,柏林沦陷。7日和9日,德军分别向西线和东线的盟军无条件投降。这样,一方面随着欧洲战事的结束,美国可以将投入欧洲战场上的300万军队中绝大部分抽调到亚洲战场。另一方面,623日,美军攻占琉球群岛以后,日本本土已成孤岛,美军已经完成了从战略上围歼日军的态势。所以,美国独占日本的“既定政策”,应该是在冲绳战役以后、波茨坦会议以前这一个时间点上制订的。

独占日本的既定政策一经总统批准后,他就变成了美国政府与军事当局的自觉行动。716日下午,杜鲁门召集参加波茨坦会议的美国参谋长们举行了一个简短的会晤。陆军参谋长马歇尔在会上向大家描述了太平洋战争结局的前景,一个单一的最高司令官,完全肩负这个战区的责任。英国参与太平洋战争的规模应该很小,他们和俄国人都不能参与在战败的日本领土上驻军。美国仅只是礼貌性地征询英国方面的意见,但决定应该由华盛顿单独做出。(《马歇尔传》,第624页)杜鲁门则进一步强调了美国这一单独占领的思想观点。(《杜鲁门回忆录》上册,第399页)

波茨坦会议上,美国军方就已经落实这一既定政策。按照惯例,美国和英国国家首脑会议期间,两国的联合参谋长委员会也都有实质性的活动。但是,在波茨坦会议期间的17日、18日的例会上,英国军事领袖却终于明白了美国人不想让他们插手最后的太平洋战争。英军参谋长、陆军元帅阿兰·布鲁克在日记中记下了前一天下午的会议结果,他说:“我们希望在太平洋战略的指导方面,获得更大的份额;而他们显然不愿意给我们这种份额。”估计英国军方曾经向美国提过要求,所以,马歇尔在第二天的会议上“机智但又坚定地”驳斥了“英国人提出的关于太平洋战略的控制问题”。布鲁克继续在日记里记述说:“他们准备讨论战略,但最后决定必须由他们做出。如果入侵东京平原的计划不适合我们,我们可以不派我们的部队,但他们仍将继续执行这项计划。”(《马歇尔传》第625626页)这是对最友好的英国盟友。

后面我们还将要说明,波茨坦会议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美国要督促苏联出兵才召开的。194589日,苏联如约向日本宣战,红军同时已经出兵包抄驻扎在中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接下来,按照3次首脑会议的一定,苏联红军当然要占领朝鲜半岛和千岛群岛,直逼日本本土。10日,日本政府照会美国,要求在保留天皇绝对权力的前提下向盟国投降。包括陆军部长史汀生在内的美国政府中绝大多数,都转变原来要日本“无条件投降”的立场而同意日本政府所提的条件,理由是如果日本拖延投降的时间越长,苏联红军就越接近日本。“我们先于俄国人控制日本本土,使其不能在占领和帮助统治这个国家方面提出任何重大的要求,这一点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马歇尔传》,第633页)

早在波茨坦会议期间,美国总统只是督促其尽早从远东出兵,却借故苏联还与日本保持同盟关系而不讨论战争的细节。这对于美国来说,其实就已经是在执行他的既定政策。但对于苏联来说,意味着对日作战并没有约束。但是,当苏联出兵、并且有可能也希望进入日本本土的时候,美国却坚决予以制止了。816日,斯大林给杜鲁门的电报中,提出要占领北海道的北半部。他说:

北连拉彼鲁兹海峡(该海峡位于桦太岛和北海道之间)的北海道北半部应包括在日本武装部队向苏联军队投降的地区之内。在北海道的北半部和南半部之间,从该岛东海岸的钏路镇到该岛西海岸的留萌镇划一道分界线,把该岛的北半部的上述城市包括在内。

最后一点对俄国的舆论特别重要。人们知道,在1919-1921年,日本占领了苏联的整个远东地区。如果俄国军队在日本本土的任何部分没有占领区,俄国舆论就会大哗。

我迫切希望上述适中的意见不会遭到任何反对。(《杜鲁门回忆录》上册,第409页)

斯大林强烈希望占领日本本土的欲望,已经毫不掩饰,可说是赤裸裸的了。不过,他这次碰了钉子。18日,杜鲁门回电说:

关于您所提出的有关北海道的日本部队向苏军投降的建议,我打算要日本本土各岛——北海道、本州、四国、九州的日本部队向麦克阿瑟将军投降,并且已经为此做出安排。

麦克阿瑟将军使用盟国象征性部队,当然包括苏军在内,来临时占领日本本土,他认为需要占领多少,就占领多少,以便实现我们盟国提出的投降条件。(《杜鲁门回忆录》上册,第410页)

这说得够明白的了,美国要独占日本本土。22日,斯大林回答说:

818日的来电已经收到。

我理解你的来电是暗示拒绝满足苏联提出的关于把北海道北半部包括在日本武装部队将向苏军投降的地区之内的要求。我必须说,我和我的同僚未曾料到您会这样的答复。(《杜鲁门回忆录》上册,第410页)

尽管斯大林不愉快,但还是服从了。(这反映了包括史汀生在内的美国政府中另外一部分人对斯大林的认识,即俄国人还是很具有合作精神的)顺便再说一句,如果当年美国政府答应苏联占领北海道北部,当美国和苏联撤出日本本土的时候,也许就不存在现在的“北方四岛”的争执了。不过,这都是另外一个问题。

可见,“占领日本几乎仅仅是美国的单独行动”,并非历史学家所说“是逻辑上必然的”,而是美国政府排斥了英国和苏联等盟国的要求后而刻意做的安排。

按照杜鲁门所说的美国政府的既定政策,从日本有意投降的时候就做了安排。811日,美国政府以国务卿的名义婉转地答复了日本政府前一天要求保留天皇权力的照会。13日,杜鲁门给麦克阿瑟的命令说:

按照美国、中华民国、联合王国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政府之间的协议,应任命盟国最高统帅,以执行日本投降,兹特任命你为盟国最高统帅。

……

从投降时起,日本天皇和日本政府统治国家的权力将隶属于你,你应采取你认为有助于执行投降条款的必要措施。

㈥你对一切有关盟国为执行日本投降条款而派出的陆、海、空部队享有最高统帅权威。(《杜鲁门回忆录》上册,第411页)

这就是716日波茨坦会议期间,马歇尔所描述的“太平洋战区所设立的单一的最高司令官”。依据同一个既定政策,821日,美国政府向中国、苏联和联合王国提交了一份建议书,建议成立一个“远东咨询委员会”。美国还建议,该咨询委员会准备设立在华盛顿。(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史》第8册,第441页)因为美国政府的建议是成立一个“咨询性质的委员会”,所以,它理所当然地受到了苏联和英国的抵制。苏联拒绝参见远东咨询委员会。在9月召开的美、英、苏3国伦敦外长会议上,苏联外长莫洛托夫提出对日管制问题,建议成立一个“对日管制委员会”,要求由同盟国家共同承担管制日本的事务。929日,英国也婉转地同意苏联成立“管制委员会”的建议,并要求将其设立在东京。

经过苏联与英国的坚持,194512月莫斯科的外长会议终于形成一个《关于建立远东委员会及盟国对日委员会的协定》,3国同意“设立一远东委员会,以代替远东咨询委员会”,其任务“制订日本于完全履行投降条件所规定的义务时应恪遵之政策原则及标准”,以及“应任何一与会国家之请求,考核任何向盟军最高统帅所颁布之命令,或盟军统帅之措施,而有关该会职权范围内之政策决定者”的权力,会址设在华盛顿;同时成立一个盟国管制日本委员会,属咨询机构,会址设在东京。(《苏美英三国外长莫斯科会议关于设立远东委员会即盟国管制日本委员会的决议》,人民日报出版社《对日和约问题史料》,人民出版社,1951年,第17页;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史》第8册,第697页)这样,远东委员会就已经改变了原来的远东咨询委员,成员国除了原来的美国、英国、中国、法国、菲律宾、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荷兰等9个国家以外,又增加了苏联和印度,成为11个国家,会址仍设置在远离日本的华盛顿。盟国对日委员会则设立在日本的首都东京,但它却明确定位属于咨询性质。另外,显然是美国的意见,为了将干扰麦帅的因素降低到最低的程度,盟国对日委员会仅只包括4个成员国,即美国、中国、苏联和澳大利亚。后者作为英联邦的代表国家,即有了澳大利亚,英国就不必参加了。建立对日委员会的权力机构和盟国对日委员会咨询机构是英国提出来的,而英国作为4大国却失去盟国对日委员会的席位,我们不知道这是不是美国对英国的报复。

美、苏、英3国围绕远东委员会的职能与权力的分歧与争议,反映了美国在战后有关日本事务的处理方面有意排斥其他同盟国家,以及苏联和英国所坚持的权利诉求。期间形成的似乎与美国原来设立的远东咨询委员会有所不同的远东委员会和盟国对日委员会,虽然确曾存在过,但是,由于以下的几方面原因,并没有起到美国以外的其他同盟国家所希望起到的决定对日事务政策的作用。首先,这两个机构的主席都由美国担任,机构该讨论什么问题不该讨论什么,主要还是由美方来决定。其次,远东委员会设在远离日本的华盛顿,实属鞭长莫及。盟国对日委员会虽然设在东京,但主席规定必须由麦克阿瑟或者他所指派的代表来担任,会议所讨论的问题常常就被盟军最高统帅部的官员顶了回去。澳大利亚代表马洪·鲍尔就曾气愤地批评盟军最高统帅部对待盟国对日委员会的态度极不端正。再其次,这两个机构分别设立的时候,麦克阿瑟对日占领已经实施了半年,美国的大政方针已经得到贯彻执行。美国政府和麦克阿瑟都明确要求两个委员会的意见和建议不得干扰已经执行的占领政策。这就意味着盟国的这两个机构都必须继续支持麦克阿瑟,而很难提出与美国完全不同的意向与诉求了。最后,不仅美国强调,而且写进这两个机构的宗旨性的协定里的原则是,承认盟军最高统帅部是“盟国在日本之惟一行政当局”,最高统帅是“盟国在日本的惟一最高行政官”。所以,说一千道一万,美国已经构建的孺子占领日本的事实,已经成为其垄断对日事务的基础。一切对日政策和房展,都必须通过美军占领军贯彻与执行,否则,都无法落实。

文章至此,我觉得有必要向读者进一步说明,美国任命麦克阿瑟担任“盟军最高统帅”,可能使得美国与盟国的关系更为疏远、美国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精神在对日事务方面表现的更为淋漓尽致,从而美国的霸权主义与强权政治在国际舞台上得到彻底贯彻。

麦克阿瑟1880年出生于美国军人世家,属于美国老资格的职业军人,20多岁即担任总统军事副官,30多岁担任西点军校的校长,50岁左右连任胡佛和罗斯福两届总统的陆军参谋长。我在以前的文章里曾经说麦克阿瑟任职美国占领军的最高司令长官的时候,就连美国政府以及直接管辖他的三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与他交往,也都有点“发怵”。其实,这样说还是有一定程度的保留。事实上,就是在总统面前,他往往也保持那种桀骜不驯的样子。19447月,当美国准备在太平洋战争中对日本实行反击的时候,面临两个战略选择,一个是海军提出的从太平洋中部进攻台湾,获得直接攻击和轰炸日本本土的基地。另一个是麦克阿瑟提出的“越岛作战”,选择收复菲律宾,直接多去有战略意义的岛屿和土地。麦克阿瑟所以做这样的决定,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3年前作为菲律宾守军的总司令时,丢掉了菲律宾,而按照罗斯福的命令只身撤到澳大利亚。对于陆军与海军的争执,罗斯福总统不是像通常那样把有争议的部门首长召集到白宫,而是自己来到太平洋中部的夏威夷,把在澳大利亚的麦克阿瑟和海军部部长尼米兹召集在一起。会议结束时,总统向麦克阿瑟保证说:“我们不会绕过菲律宾。”(《马歇尔传》第538页)

任职盟军最高统帅以后的麦克阿瑟,成为日本的总督,天皇之上的另外一位天皇,个人主义进一步膨胀。麦克阿瑟常常挑起有关占领军对日本的政策究竟应该出自东京的“盟军最高统帅部”还是华盛顿的争论。麦克阿瑟不仅坚持自己的认识,而且总是我行我素。194594日,美国军事当局显然是为给日本以威慑,号称要用百万大军进驻日本本土。17日,麦克阿瑟对外说20万就足够了。类似的自作主张的谈话和声明,常常令华盛顿难堪。我在阅读这一时期的历史的时候,感觉到包括总统在内的美国政府和军事当局,对于麦克阿瑟自行其是而与华盛顿有所冲突的事情,因为属于国家内部的关系协调性质,往往都是采取忍让与谅解的态度。但是,麦克阿瑟一些影响盟国关系的言论,特别是常常对苏联有所攻击,却会给总统带来麻烦。所以,美国总统希望麦克阿瑟能够回一趟华盛顿。在此以前,美国政府曾经安排欧洲战区司令艾森豪威尔回国访问,全国各地的民众都以极为热烈的情绪迎接从战场归来的英雄。杜鲁门总统认为,麦克阿瑟“有权利受到像给艾森豪威尔将军那样的荣誉”,“接受全国洋溢感激气氛的欢迎”。陆军参谋长马歇尔是挫败海军意见而力荐麦克阿瑟担任占领日本的美军最高指挥官的人。917日,马歇尔根据总统的旨意给其发电报说:

在日本的局势允许时,我建议你回国一行。毫无疑问这里将准备一系列的欢迎仪式。这包括访问全美国几个代表城市和在你的原籍逗留。李海上将已通知你,威斯康星州州长要求你回故乡访问。在华盛顿,国会一定会邀请你向参众两院的联席会议发表演说,总统将为你举行招待会或宴会。在这一切之后,你还可以休息一个时期。在阿西弗德总医院备有招待周到的精美别墅一栋……

19,麦克阿瑟回复说;

您的来电,我很感激。我离国已八年多,自然愿意回国一行。然而此间的局势正处于微妙的和困难的境地,除非情况能比目前更加稳定,否则我离开这里是很不明智的。我相信恐怕还要有一个相当长的时期,我才能安然归国。

1019日,总统再次指示马歇尔督促麦克阿瑟回国。马歇尔也直言这是总统的指令,他说:

总统请我通知你,他希望你知道,他盼望你在感到你能安然离开的时候回国一行。我们与国会的联系表明,当他们对你贵国访问的计划有了确实消息,即将向你发出邀请回国的正式请柬……

两天后,麦克阿瑟再次发来拒绝回国的电报。(《杜鲁门回忆录》上册,第509-511页)

请读者注意,马歇尔两次电报都是以“在日本局势允许时”、“你在感到你安然离开的时候”这样的句式来说话,而麦克阿瑟又都以局势的紧张或者微妙为由推脱。读者莫要以为两方面对日本局势有不同的认识。不是的。华盛顿当局对日本的局势了若指掌。马歇尔的措辞充分反映了美国政府对麦克阿瑟而不得不有的客气与婉转。正如杜鲁门所说,占领日本出人意料的顺利。美军占领没有遇到一点的麻烦,十分的平静。不要说武装抵抗,连和平的抵触场面都没有发生过。麦克阿瑟只是不听命令、不给总统的面子而已。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杜鲁门不愿意扩大事态。为防止中国大陆借势收复台湾,或者蒋介石乘机反攻大陆,将第七舰队紧急调往台湾海峡,相当于在中国大陆与台湾之间垒砌一道防火墙。但是,麦克阿瑟却主动出访台湾,批评美国政府对蒋介石的不公,支持蒋介石愿意向朝鲜提供武装部队的建议,自行发表了许多对远东局势的看法,肆无忌惮地攻击苏联和中国大陆的共产党政权,甚至与美国在联合国的代表的声明以及美国总统有关台湾问题的观点相冲突。麦克阿瑟给美国政府带来的麻烦越来越多,逼迫总统都想将朝鲜战争的事务从他的手上分割出来。无奈,为了统一麦克阿瑟的认识,杜鲁门总统不得不经过长途飞行,穿越子午线,抵达太平洋中部夏威夷的威克岛。为了讨好麦克阿瑟,总统在会见自己所任命的“最高统帅”时候,还特别注意给这位将军的胸前再加上一枚橡叶勋章。(杜鲁门曾经在他的回忆录里专门辟出一章《在威克岛与麦克阿瑟的会见》,见《杜鲁门回忆录》下册)

想一想美国政府和总统尚且如此,麦克阿瑟对于先后成立的所谓远东咨询委员会、远东委员会和盟国对日委员会,以及直接来自其他盟国的意见或者建议,会有怎样的反应?说出来,至少中国的读者都以为是难得的奇葩。

美国独占日本并垄断对日事务的做法,当然受到苏联和英国的强烈不满。为了安慰苏联与英国,以及远东咨询委员会其他代表的情绪,19451130日,美国国务院官员脱么司·布莱克说:“新的管制委日本计划在莫斯科会上批准之前,麦克阿瑟将军已经见过并且未提出反对意见。关于讨论处理日本和远东事务问题的会议情况,随时都向麦克阿瑟将军报告。”作为美国政府官员的布莱克显然是向诘难的同盟国家说明,美国是重视他们的意见的,以至同盟国家的意见和建议都已经转达到执行层面的麦克阿瑟那里了。不想,麦克阿瑟看到这位布莱克先生的发言后,立即发表声明说:

那位被认为是一位国务院官员所说的关于在新的日本管制计划在莫斯科批准之前我未提出反对意见的话,是不正确的。1031日,在莫斯科召开会议之前,我对这样一项拟议的计划所表示的不可更改的反对意见,已包含在我发给参谋长转国务卿的那份无线电报中,讲明那些条款“我认为不能接受”。在那以后,并没有征求过我的意见。任何由于布莱克先生的话而可能引起的认为莫斯科会议期间曾同我挫伤过的印象,也是不正确的。我对那里所作出的决定没有丝毫责任。(《麦克阿瑟回忆录》第188页)

麦克阿瑟对外说是“盟军最高统帅”,但对美国政府来说是占领日本的美军最高司令,这一职务是接受参谋长联席会议和国务院双重领导的。麦克阿瑟的公开声明其实就是不买国务院的帐,闹得美国国务院不得不立即“承认错误”。

麦克阿瑟作为一位具体带兵的职业军人,与美国政府层面的外交人员或者军事当局都有所不同。后者了解国家之间需要相互支持,所以懂得妥协。麦克阿瑟不懂得也不需要与别的国家之间的协商与妥协。他是最狭隘的和极端的民族主义者。特别是美国独占日本进一步增强了麦克阿瑟的民族主义情绪,他甚至把独占日本当作美国天经地义的权利。所以,他也鹦鹉学舌,说 “俄国人和英国人增家了压力,要分享美国在占领时所行使的单方面的权力”。“把德国分为各个占领区是严重的错误。我拒不允许”。所以,麦克阿瑟还比不上美国总统和国务院、军事领袖,知道同盟国家要求对日事务属于各个国家的权利,他完全是一个极为狭隘的民族主义这,从而在盟军最高统帅部这一执行对日事务的行政机构面前,远东委员会和盟国管制日本委员会甚至连咨询性质的清谈机关都够不上,他说:

从来没有一条帮助日本重订方针和重新建设的建设性意见是来自远东委员会或它的附属机构同盟国(对日)委员会的。盟国委员会按它的职权范围来说只是一个咨询的和顾问的机关。然而它两者都不是,它仅有的贡献是找麻烦和诽谤。(《麦克阿瑟回忆录》第190页)

唯如此,以致连美国的历史学家也不无感叹地说:“总的来说,盟国对日委员会并没有什么价值,它设置于东京,对于占领来说并没有增添什么效果。”(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史》第8册,第449页)这样,同盟国家(更不用说战争期间还未能发展到民族国家程度的各被压迫民族了)通过战斗应该获得的战胜日本的成果,就完全被美国窃取了。

 

 

  评论这张
 
阅读(8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