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如何实现由强制到自由生育状态的复归?   

2017-06-04 09:12: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何实现由强制到自由生育状态的复归?

梁中堂

按语

522日,北京大学经济研究所召开“人口形势与经济发展研讨会”。我在会上作了题为《生育行为不属于国家计划范畴》的发言。这篇文章是根据发言时的PPT整理的。

                                                                       ——201763

 

一、一个仅只发生在中国的问题

我国由政府设置生育指标,对国民的生育行为实行控制与管理的计划生育制度,是上个世纪70年代末最终形成的。那是结束文化大革命以后不久,国民经济极端困难,标志着我国计划经济制度已经走到尽头。那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历史上的一个转折时期,党和政府正在寻求改革,是一个伟大时代的结束与一个光辉时代的开端。2006年,我在《“一胎化”产生的时代背景研究》中曾经引用狄更斯:“那是最好的年月,那是最坏的年月;那是智慧的时代,那是愚蠢的时代;那是信仰的新纪元,那是怀疑的新纪元;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绝望的冬天;我们将拥有一切,我们将一无所有;我们直接上天堂,我们直接下地狱……”它竟然如此之特别、特殊,以至当我们在物资生产方面告别计划的时候,却在国民的生育领域里阴差阳错地实行了远比经济计划更为严格与严厉的“生育计划”。

按照马克思所阐述的现时代,人类正处在由自然经济向以商品生产为特征的市场经济形态过渡。我国的现实也印证了马克思的论断。晚清洋务运动以来,中华民族的志士仁人,睁眼看世界,发现以自然经济和个体农业为特征的传统中国与西方先进民族之间所存在的巨大差距,所以积极促成并带领中国走工业现代化的道路。中国为什么落后,怎样才能从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家迅速发展成为现代工业强国?这都是人们经常思考的问题。其中中国人口多,阻碍经济发展,以及必须实行严格的计划生育制度,就是在这样的认识基础上产生的。

但是,这个观点是不正确的。一个基本的事实是,在全世界2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就人口密度来说,有比我们国家小的,也有不少密度远远高于我国的;就资源禀赋来说,只有少数国家比我们国家优厚,而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都比不上我们地大物博,资源丰富;就经济发展水平来说,比我国先进的国家很多,特别是发达国家都优先于我国的发展,不过,可能更多的发展中国家还是比不上我们国家。但是,除了中国以外,世界各国具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政府都不把老百姓的生育行为当作影响社会发展的因素而实行政府强制的计划生育。为什么?

二、人口是一种既与的社会因素

对于一个现代国家来说,生育行为完全是各个家庭的私事。国家必须对国民的自由生育权予以保护,而不能、也不允许任何人对其干涉,更别说来自于政府的干预了。这是现代社会的公理,又是其基本制度。而且,它犹如上帝的存在对于国王一样重要且无需讨论。笔者是在90年代才发现,国外把自由生育当作基本人权。许多年来,自己都以为这是现代国家特意制订的一项基本制度。大约两年前才有了更明晰的认识,生育权是基本人权并不是现代社会的发明,而是基于人类的本性。人类本来就是具有这一特性的一种动物。正式由于人类普遍对生育行为的尊重与敬畏,这才有了人类发展的选择,以及由此发生与其他的动物的分离而最终脱离动物界而标志着人类社会的诞生,以及人类的文明。所以,如果我们追寻人类历史的轨迹,就不难发现“自由生育是人类文明的一项基本原则”(详细论述请阅读我的文章《“普遍二孩”解决不了计划生育与人民群众的矛盾》,http://liangzhongtang.blog.163.com/blog/static/109426508201511804625288/)。从这个视角观察生育权属于基本人权,并不是现代社会的独自具有的。相反,毋宁说它是人类文明的基本原则发展到现阶段所采取的具体形式或具体实现。惟其如此,国外的单亲家庭,以及未婚生育、无婚生育,都得到了社会的尊重。目前一些北欧国家里,每年非婚姻状态生育的儿童占到当年新出生人口的40%以上。读者当然知道,欧洲是一个经历过很长时期教会统治的地区,各民族都有过极为虔诚的宗教信仰,甚至在辞役钱,还有过奴隶制时代,那都是在世俗生活方面极为重视男子传宗接代,并且国家法律和世俗的伦理都适应要保障生育男家长自己孩子的社会。但是,很多年以来,这些极为保守的欧洲国家从近现代以来遇到非婚生育,无论政府还是市民社会都对其保持了极大的敬重与高度的宽容,应该是人类自始以来就存在的自由生育本性发展到现阶段的自然展现。——人类一直就是这样按照人性选择不断地调整自己的方向,从而推动社会的进步与发展的。

因为自由生育是人类一直以来的原则或者基础、前提,所以,人们反而不常作深入的思考。以人为本,是近现代以来的一个哲学和社会学的基本命题。从这里出发,也就可以理解生育自由为何会被人类当作是天经地义般地行为。马克思也曾经论述过,人类是通过生儿育女的循环运动得以存在,期间人始终是运动过程的主体。(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人民出版社,1979年,第130页)革命时期的毛泽东对于人的本质以及人的自身运动规律有着相当深刻的理解。所以,当美国国务卿艾奇逊把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的失败和中国革命胜利的原因,归结到人口太多,成为社会负担的时候,他才能写出足以换发出每一位中国人的自豪感与志气、惊天地与动鬼神般的文字来。毛泽东说:

 

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可宝贵的。在共产党领导下,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也可以创造出来。我们是艾奇逊反革命理论的驳斥者,我们相信革命能改变一切,一个人口众多、物产丰盛、生活优裕、文化昌盛的新中国,不要很久就可以到来,一切悲观论调是完全没有根据的。(毛泽东:《唯心历史观的破产》(1949916日),《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60年,第1516页)

 

正是基于人的本质和人口过程的这种性质,马克思才把人的一定规模即一定量的人口当作一切生产力的条件和前提。(马克思:《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下册,人民出版社,1980年,第285页)马克思还说:“人,作为人类历史的经常前提,也是人类历史的经常前提和结果,而人只有作为自己本身的产物和结果才成为前提。”(马克思:《剩余价值理论》,《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5卷第三册,人民出版社,1975年,第545页)这就是说,人,从而一定量的人口,乃是一种既与的社会因素,是一个社会的基础和前提。但是,它是每一个社会都必须被动地接受的,而不能被“有意识地”、“积极地”予以创造的。

    三、现代国家是一种委托治理结构

马克思不主张人们笼统地、抽象地谈论现代社会和现代国家,而是把现代社会看作是存在于一切文明国度中的资本主义社会,它或多或少地摆脱了中世纪的杂质,或多或少地由于每个国度的特殊历史发展而改变了形态,或多或少发展了。而不同的文明国度中各个不同的国家即我们通常所说的现代国家,则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它们都是建筑在资本主义多少已经发展了的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的基础之上。所以,它们具有某些极重要的共同的特征。(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第20页)马克思所说的一些共同特征,其中一个就是这些现代国家都是建立在成文的或者不成文的宪法基础上的,它们都是承认人民主权,即国家的权力来自于人民,人民委托政府治理国家。

所以,基于人民主权说,政府不能提出限制人民权利的法律或施政计划,就我们所讨论的自古以来的人类自由生育来说,现代国家的执政者必须被动地接受已经存在的一定量的或者既与的人口,即马克思所说的历史的经常前提、产物和结果。这也是为什么当今世界20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没有政府强制的计划生育的原因。因为对于一个现代国家来说,政府提出控制国民生育行为的政策,要求国民实行政府所制订的某种生育计划,犹如传统时代的财主或者官宦人家所雇佣的账房先生要求东家按照他的计划生孩子一样荒唐和荒谬。

四、我国特殊背景下的计划生育制度

我国现行的计划生育制度是在一个特殊的情况下产生的。20世纪50年代,中国还是一个传统的农业社会,不用说人数众多的农民,就连刚进城当了工人的城市青年,也都普遍缺少生理卫生知识,不懂得生儿育女的科学知识。所以,政府在各大城市对一些人口稠密的人群宣传节制生育的道理,开辟卫生诊所为有节育愿望的人提供服务,是有其积极意义的。

但是,从党和政府提倡节制生育的初期开始,就有一些人认为,中国人口太多了,需要用节育的办法对其予以限制和控制。而且,由于传统时代没有法制观念,持有这一观点的人还不是少数。不过,那时还有一个底线,即不允许对群众实行强制。60年代中期,周恩来总理就严厉批评邯郸纺织厂粗暴地对待职工晚婚和生育行为。1974年到1975年,华国锋在担任国务院计划生育领导小组组长期间,还在全国性的会议上批评东北某些地方不给新出生的孩子上户口的做法,要求计划生育干部多做群众的思想工作。所以,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以前,政府的计划生育工作从总体上来说,还不具有强制性的特征。

1978年前后,中央对我国经济形势所作的基本结论是“国民经济已经达到崩溃的边缘”。当时的人们还不懂得对经济社会体制进行反省,认为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是优越的,那么中国发展缓慢的原因自然就是人口太多,自然期望用减少人口出生的办法来促进经济的发展。在从传统社会转向现代的阶段,如果曾经的个体农民占居社会的绝大多数,容易产生极左的思潮。各个地方的“土政策”相互攀比,一个比一个激进与偏激。当全国不分城乡地要求实行“一胎化”的人口政策的时候,现行的计划生育制度就很迅速地产生了。

五、由强制到自由生育的常态复归之路

我们只是从一般道理上论述了计划生育制度的非理性。其实,我国40年来的计划生育实践也证明了生育不适合国家计划。我们先列举一组简单的数据。1979年,“一胎化”政策出台。至此以后,奖励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的家庭,以及对计划外二胎和多胎实行处罚,成为计划生育部门的一个主要管理目标。按说,在这一时期的独生子女究竟有多少,计划生育部门该有个准确数据吧?遗憾的是,没有。为了取得这个数据,2005年国家统计局进行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时,特意设计了一项“有几个兄弟姐妹”调查,将“兄弟”、“姐妹”都填写为“0”的,当作独生子女数。我们且不评论这个设计的不合理,由于它并不是独生子女,而且照样会出现因惧怕处罚而隐瞒。我们只是说,“独生子女”是我国计划生育制度的一项重要政策,我们却不能把握它,说明它本来就不该是这样管理的,它不适合成为政府管理的对象。

另外,读者都知道,计划生育部门一直都有自己的工作统计。但是,计划生育部门的数据严重失真,以至他们自己都不用自己的数据。1990年人口普查后,计划生育部门自我评价存在30%的水分。问题的严重性还在于,不仅计划生育部门的数据不准确,事实上从1990年普查以后,来自于统计部门的人口数据也不准确。我们无需太多的论证,只要指出这个事实就可以了。根据2000年人口普查的数据,国家统计局计算出来的我国总和生育率是1.222010年的为1.18。但是,政府部门自己都不认可它们。一个是我国政府给联合国和世界银行提供的这一个指标都比人口普查出来的要高出许多(为了提高权威性以及合法性,联合国和世界银行等国际机构的数据往往都来自于相关的主权国家的政府部门),另外计划生育部门和国家统计局直接提出的数据也都比这两个数据高出很多。2010年以前,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认为我国的生育率在1.8以上,国家统计局则说是1.62010年以后,两个部门的说法是1.51.6。(除了政府以外,我国学界也有不少的“聪明人”也有许多个生育率)我国政府的这两个部门的做法是有悖于统计学原理的。在统计学上,一个国家的政府所领导的普查,是该国家有关方面最具有权威的数据来源,普查数据纠正和调整其他所有渠道所得来的数据。现在倒过来了。国家统计局不使用自己领导全国普查所得来的数据,说明什么问题?第一,政府不使用人口普查的数据意味着政府不相信它,它不准确。第二,如果人口普查的数据不准确,任何人的数据就更不可信、不可靠。因为很简单的一个道理,有人关住门可以求得一个比普查还可靠的数据,政府就没有必要兴师动众搞普查了。世界各国都没有必要搞普查了。所以,仅从这个简单的道理入手,我一向很反对那些“聪明的学者”,他们不使用我国人口普查的数据,而是要人们相信他所计算的数据“更接近”中国真实的生育率。我毫不掩饰自己对这一类人的厌恶,以为他们如果不是无知,那一定就是骗子。第三,归结到我们的讨论主题,将近40年的现行的计划生育制度就是管理国民的生育行为的,一路走下来,如果我提出“独生子女”和总和生育率是有关这一制度的两个具有核心意义的指标,可能没有人反对吧?但是,遗憾的是,就这么2个在自由生育状态里随意调查都可以获得的数据,而在我们这个很强势的政府部门里竟然几十年都搞不清楚,充分证明了生育本来就不应该成为政府计划、控制与管理的范畴。

         生育行为是绝大多数国民十分重要的实际的社会生活。2015年中央调整生育政策,改“一胎化”为普遍二孩,顺应了相当一部分群众的民意和愿望。如果以此为契机,很快回归社会的自由生育状态,对于理顺政府和国民的基本关系,以及建设与发展我国法制制度,调动人民热爱祖国热爱生活,都十分重要。节制生育是适应工业现代化所出现的符合人性的一种新生活,我国的计划生育制度是政府强制实行的一种生育制度。后者就是在前者基础上产生的,而两者的区分就是政府的强制。我觉得吴有水律师提出一个很有价值的观点,即新法实施以后,相关的旧法就自动失去效力了。如果以“普遍二孩”为契机,各级政府不再考核生育指标了,不再因生育而处罚和处理国民了,社会也就慢慢恢复到自由生育的状态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4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