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一场稀里糊涂的占领  

2017-05-07 22:01: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场稀里糊涂的占领

——《有关钓鱼岛的几个问题》续七

梁中堂

11.一场稀里糊涂的占领

在人类的社会生活中,清晰与模糊总是一对时常出现的矛盾物。但是,战争这种必须经过血腥决斗才可以产生出结果的事物,在历史上以模糊形象出现的几率却不是很高的。二战中世界各国人民与日本军国主义之间所进行的亚洲与太平洋战争,由于它是用千百万士兵的生命做道具,特别是发生在太平洋上的美军与日军之间所进行的争夺海岛与海上的大战,都是通过陆、海、空的立体同步战斗所展开,歼击机、轰炸机、强击机、巡航导弹……,航母、护卫舰、战列舰、驱逐舰、登陆舰、登陆艇……,鱼雷、火炮、燃烧弹、原子弹……,人类无穷的智慧与高度发展的现代科学技术成果首先都使用到战争方面,投入到战场上,其目的仅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摧毁敌方的阵地,压制住敌人的火力以夺取敌人的生命。太平洋战争规模之宏大,场面之惨烈,历史从未有过。按照我们所接受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历史,亚洲与太平洋战争的结局早已证明了敌对两方面战争的性质,正义与非正义,侵略与反侵略,挑战与自卫,一切都是那么泾渭分明,一点都不可能掺假,也不会有丝毫的含糊。然而事实却不是这样。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一场规模最宏大的现代化战争。为了赢得这场战争,美国政府里集中了一大批应对战争的军事与其他学科方面的专家。因为这是一场世界性的战争,涉及广泛的国际关系,所以总统的内阁成员和国务院里那些主管世界各地外交的官员,一个个都是熟谙国际法规则与国际政治学理论的专家或行家里手。美国外交活动,特别是外交文书,按说都是经得起国际法推敲的。但是,如果按照我们文章的需要把目光聚焦在亚洲与太平洋战争的结局的处理方面,讨论赢得战争胜利的同盟国家接受战败的日本投降活动相关的历史事件,整理和统计胜利者对战败者的清算账单,特别是讨论由美国所主导的194589月的日本投降与1951年的对日和谈过程,以及分析这两次活动所形成的《日本投降书》与《旧金山和约》的具体内容,同盟国家跟着美国总统不仅没有得到他们在战场上付出那么多同胞的生命所应该获得的,就连道义与法理层面应该取得的收获都没有得到。

我们还是用事实说话。从194311月的开罗会议开始,同盟国家通过宣言与公告,不断传达对日战争的诉求,集中表现在1945726日发表的《波茨坦公告》里面,其实质性的内容包括剥离领土、战争赔偿、惩治战犯、解除日本军事武装与实行非军事化,等等。政治与道义性的条款,则包括了承诺日本人民自愿选择民主制度,以及对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的强烈谴责,等等。为了实现以上各条款,并提出了对日本本土的军事占领。194592日,盟国与日本签署《日本投降书》。96日,盟军登陆日本本土,标志着占领开始。虽然从名义上说是盟军占领,但除了靠近广岛原子弹爆炸区域曾驻扎有少量的英澳联军以外,100多万的驻日武装,全是美军。截止1952428日《旧金山和约》生效,宣布日本恢复行使主权(但不是撤军,驻日美军并没有完全撤离),前后总计68个月。我们且对“占领实施投降条款”的内容,逐项清点。

关于领土。《波茨坦公告》第8款声明说:“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制在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直到195198日所签署的《旧金山和约》,似乎领土问题就是这么实现的。其实不然。从1953年开始到1972年,日本政府已经从美国手里要走了奄美群岛、南方诸岛和琉球群岛。自那以后,日本政府就转向中国、韩国和俄罗斯(苏联)3个周边国家,又没完没了地向它们分别索要钓鱼岛、独岛及北方四岛的主权。

重要的是,日本对这些岛屿的诉求依据,是说“历史上”它们就是日本的领土。我们必须承认的是,这些领土在历史上确曾有一个时期属于日本。包括朝鲜半岛,中国台湾、澎湖列岛、南沙、西沙,还有新加坡(日本占领后改名为“南诏”,被设为日本的直辖市)和东南亚许多个现在的民族国家(马来亚被占领后即被占领军宣布为日本的领土),西南太平洋几千个岛屿,其中包括一些已经独立为民族国家,以及还有经公民投票选择取得美国公民权与美国保护的岛屿,都曾经是日本的领土或者殖民地,日本在历史上对它们拥有主权或者行政管辖权。这是历史事实。

但是,这是二战和二战以前的历史。而且,是一段历史。此前或者以后,都不是这样。而且重要的是,它也是引动亚洲与太平洋战争的原因,是同盟国家与日本需要通过战争予以解决的问题,——日本要用战争的手段扩大、巩固与固化这一历史,同盟国家则不得不通过流血牺牲予以反对与否定它。所以,这又是一段不确定的、正在起变化的历史。

根据以往包括战争法在内的传统的国际法来说,如果日本没有发动1931年“九一八”开始的侵华战争,没有太平洋战争,那么,日本通过甲午战争得到的中国台湾等领土,以及经过日俄战争以后逐步侵占的库页岛南部各岛屿,以及朝鲜半岛,就已经得到相关的诸如《马关条约》、《朴茨茅斯条约》等国际公约的确认,或者事实上的确认,这些新扩张的领土就可以逐渐固化为没有争议的日本国土。

问题是日本并没有住手。它不断发动战争,继续实行扩张领土的基本国策。1910年,日本把朝鲜半岛并入版图。1931年又制造“九一八”事件,实际控制中国东北。1937年至1942年,日本相继侵略中国华北、华东和华南之后,接着又发动太平洋战争,侵占南洋与东南亚,与中国等亚洲国家和英美西方国家处于战争状态,表明日本并不满足于以往与相关国家签订的条约所约定的格局或秩序,以往从中国及其他民族那里得到的领土仅只是一个更大计划的一部分。日本的战争行为意味着它不愿意接受与中国等国家已经签订的条约而在相关约定的条件下和平相处,它用战争撕毁了过去的相关条约与协定。毫无疑问,如果日本打赢了亚洲与太平洋战争,它就不仅能够巩固与固化以前所得到的领土,而且按照194211月天皇敕令所成立的大东亚省设置的满洲局、中国局和南方局(管理东亚和南洋事务)的局势发展,还将得到一个“大东亚”,即整个东亚地区都可以成为日本的领土或者属地。

如果从受到祸害的亚洲民族方面来分析,二战期间,中国等亚洲国家被日本拖进战火。中国一旦主动或者被动向日本宣战,作为一个主权国家与日本处于交战状态,那也意味着过去与日本间签订的协定已经作废,如果战争取得胜利,它就有权利追索过去曾经被日本拿走的东西。另外,苏联抢在日本投降以前向其宣战,也都意味着与日本以往所签署的条约已经废止,它要通过战争拿回过去丢掉的东西。而且重要的是,战争的结局是以中国、苏联(俄罗斯)所参加的同盟国家的一方取得了胜利,日本战败了。同盟国家在《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中用非常简洁明晰的语言予以昭示,剥夺日本以前所掠夺的一切领土,而将其主权严格限制在本土四岛以内,日本则在1945814日致同盟国家的照会和92日签署的《日本投降书》都声明“接受波茨坦公告条款”。那么,从法理上也就承认了接受同盟国家将其领土主权限制在本土四岛与其他领土从本土剥离的事实。

总之,即使按照战后许多届日本政府所主张的,它们已经得到的冲绳群岛、小笠原群岛,以及有争议的钓鱼岛、独岛、北方四岛,都曾经是日本的领土,但又都因为日本自明治维新至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始终未曾间断的扩张政策和侵略战争,使得那些即使曾经得到的领土又失去了。所以,它们都只是变动过程中的历史,是一个历史阶段里的事实。这段历史事实来自于日本对周边国家或民族的战争,同样被它所发动的战争又改变了;日本是在发动与周边国家之间的双边性的或者区域性的战争获得它们的,但是在一次几乎与全世界人民为敌对抗的战争中失去的。它们虽然曾经被双边条约承认归属于日本,但却是在一个更广泛的国际公约中被剥夺了。因为日本自己的不曾停止的战争而使得其总是处于变动之中,从而仅只具有暂时性。永无休止的战争决定了处于纠纷中的争议领土,从来就不曾被固定与固化过。现在的东亚格局本该是亚洲与太平洋战争决定的,任何国家离开它的规定都会带来争议与纠纷。而《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都用相当规范的语言,明确无误地规定了“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日本熟谙战争法与国际法,当然懂得将自己的主权限制在本土四岛是亚洲与太平洋战争的结果;如果它愿意遵守这一国际公约,它就不会将那些本土四岛以外的岛屿说成“历史上就是日本的”。

论及至此,为深刻领会盟军占领日本的实质,有必要在这里再加一段话。领土是一个民族国家得以存在的自然前提,它和得以在其间生活的一定人口是构成民族国家的2个基本要件。承认并尊重各个民族国家的领土主权,是构造与稳定现代国际秩序的基础。所以,同盟国家对日关系的最早的国际公约《开罗宣言》就集中声张了一个领土问题。事实上,包括《波茨坦公告》在内的其他有关对日战争与处理日本投降过程中所产生的其他相关协定与条约,也都是围绕着这一个问题展开的,从这一有关领土的公约中派生出来的。关于日本领土主权的《开罗宣言》,是同盟国家处理战后日本问题和亚洲太平洋地区国际关系的纲领和根本大法。占领日本,当然首要的就是出于保障落实有关领土问题的条款。

但是,美国通过68个月的占领却将其变成了背离《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开始,似乎当年的占领就是为了离开同盟国家对日本领土主权的规定。195199日,即旧金山和会开幕后的第二天,美国代表与英国代表在大会上则分别做了日本对琉球群岛和小笠原群岛存有“残存主权”和“不在日本主权之外”的发言。(吉田茂:《十年回忆》第三卷,世界知识出版社,1965年,第38页)这实际上是鼓励与迎合日本政府索要盟国根据《波茨坦公告中》已经剥离日本领土的土地,从而伸张不受国际法支持与保护的主权。受英美代表发言的鼓舞,日本总理大臣吉田茂修改了他的发言稿,在和会大会发言中再次伸张领土问题。他在后来的回忆中说:

我的演说,最重要之点是领土问题。即在我表示欢迎美英代表承认日本对琉球群岛保有潜在主权的发言的同时,陈述了希望该群岛在不久的将来归还日本的意愿;并且反驳了所谓日本通过侵略夺取了千岛、库页岛南部的苏联代表的发言,阐明了南千岛是帝俄也未曾争过的日本固有的领土,同时就苏军不法占领北海道的一部分齿舞、色丹一事,唤起了各国代表的注意。当然,这都是出于为将来预做张本的打算。(吉田茂:《十年回忆》第三卷,第17页)

盟国由于坚持执行以有关剥离日本领土为核心的投降条款,而实行占领日本。按照美国的安排,旧金山和会标志着占领结束。日本总理大臣吉田茂被安排大会最后一位发言,仍以领土问题做回应,充分说明领土问题的核心与重要性。吉田茂曾经夸海口,说日本在投降问题上“像个男人”,不耍两面派。(猪木正道:《吉田茂的执政生涯》,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1986年,352页)其实正相反。他是外交官出身的政治家,当然懂得战争法在国际关系中的地位与作用。日本依靠战争曾经得到了许多东西,现在同样在战争中已经被剥夺了。但是,吉田茂在和会上发言的实质就在于耍赖要离开亚洲与太平洋战争的结局,离开当初已经承认的《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土四岛之决定。所以,如果吉田茂真的要“像个男人”,就会遵从亚洲与太平洋战争结局的相关国际公约,而不会在那天的会议上只字不提日本发动的战争导致人类的灾难而向各国人民道歉,坦诚应该承担的责任,竟然去纠缠奄美大岛、琉球群岛、小笠原群岛,以及胡搅蛮缠地反驳苏联代表的发言而讲解南库页岛和色丹岛、齿舞群岛的历史。(吉田茂的发言《吉田全权代表接受和约的演说》,见吉田茂:《十年回忆》第三卷,第54页)

从历史的长线条考察,如果说占领日本是以执行《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名义进行的,那么读者已经看到,旧金山和会的召开即是日美离开这几份国际公约的开始。1952428日对日和约生效,日本恢复主权。19538月,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就跑到日本东京,将一份要把奄美群岛送给日本的政府声明交到日本总理大臣吉田茂的手上(杜勒斯开玩笑说送给吉田总理一份“圣诞礼物”)。1224日,圣诞节的前一天,美日两国政府果真签署协定,将日本东南部的大片海域上的岛屿正式交付给日本。(吉田茂:《十年回忆》第三卷,第39-40页)这明显是背离波茨坦公告的行为。以此为开端,上世纪60年代、70年代,日本以相同的方式陆续得到了更多的领土(1968年4月5日,日美签署协定把包括小笠原群岛、西之岛、硫磺岛在内的南方诸岛“归还”日本;1971年6月17日,日美签署协定把包括大东岛在内的琉球群岛“归还”日本)。钓鱼岛、独岛、北方四岛的纠纷,都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可能让东亚人民忧郁的是,也许这只是开端,很难说以后的日本会不会对二战后被剥夺的其他领土提出诉求。

关于战争赔偿。战胜者要求战败方赔偿损失是一个传统,特别是受到战争损害的一方要求赔偿,向来都是天经地义一般合理。莫洛托夫在演讲中就曾经坦言,“保证赔偿的交付”是红军进驻德国的目标之一。(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史》第5册,第914页)《波茨坦公告》也声明赔偿将是占领日本的目标之一。但是,该公告已经彰显了时代的进步,不同于历史以来一味地出于胜利者对待战败者的报复心理,而是出于道义与人文关怀的目的,提出为不至使战后日本人民过于承受战败苦难,同盟国家不以战争损害为原则,而是以日本“重新武装作战之工业”为限,即评估日本生产战争物资的企业与设施,用拆除该类工业设备及设施的实物折价赔偿同盟国家。194511月,美国政府派遣了一个以埃德温·波利为首的22人组成的赔偿工作团,实地调查并确定应该作为的赔偿企业及设备、设施等,并评估拆除后的价值。19461116日,美国曾经发表了一个需要拆除24.66亿日元的“波利最终报告”。该报告确定日本的军需工业、橡胶工业、冶炼铅和镁的工业,以及发电、钢铁、矿冶、銅、机械制造、化学等产业设备和军事设施,以用作对受害国家的赔偿。

但是,美国从占领德国的经验出发,已经把美国政府对占领地区的救助与援助,与对其他国家的赔偿联系在一起,认为相应国家从日本拿走的战争赔偿加重了日本的经济困难,无形中加重了美国财政的负担。所以, 19474月,美国政府又发布了一项按照波利最终报告价值30%实施赔偿的指令,其中确定中国按15%、菲律宾5%、英属缅甸和其他远东殖民地共同5%的比例与份额,实行赔偿计划。但是,由于实际执行上的困难,截止19495月,日本被拆除运走用作赔偿的机器设备总计53946台,特种测量仪器3198台,约合1.65亿日元,仅相当于波利最终报告总额的6.7%

19509月,美国发布“对日和约七原则”,主张“各缔约国将放弃一九四五年九月二日以前因战争行为而引起之赔偿要求”。(《顾维钧回忆录》第九分册,中华书局,2013年,第618页)这就是说,美国主张各受害国家放弃赔偿的要求。一方面是鉴于与美国的关系,另一方面由于日本首相吉田茂有究竟与台湾还是大陆签订和约的实际犹豫,所以,被排除在旧金山和谈与签约的中国台湾政权,首先声明“代表中国”放弃对日本的索赔权。因为蒋介石的国民政府自从二战以来在美国就有极强的公关能力,美国两院都有其不少的朋友。所以,负责对日和谈的国务卿外事顾问杜勒斯告诫吉田茂,如果日本有与大陆签约的意向,参议院就不可能批准通过旧金山和约;如果不抢在旧金山和约生效前与台湾签署和约,旧金山和约也可能得不到参议院的批准。所以,台湾与日本的“和约”也是在1952428日生效前几个小时签署的。台湾以后,柬埔寨、苏联、老挝,以及1972年中国大陆与日本建交时,也都声明放弃了对日本的索赔。战后赔偿是美军占领的一个重要理由,当以它为主导的媾和过程中却努力让所有的国家放弃赔偿。(在亚洲受到日本伤害的国家中,只有缅甸、菲律宾、印尼和南北统一前的越南南方政府,一致坚持要求日本赔偿。这4个国家和地区与日本谈判所得到的索赔计划合计为300亿美元,而实际得到的赔偿1.12亿美元

关于处置战争罪犯。从理论上来说,惩治战犯主要是指波茨坦公告中第6、第10款所列将各国人民拖进战争中的日本天皇及其政府首脑,以及战场上不遵守战争法而残杀无故、虐待俘虏的一般罪犯。由于社会发展水平的低下,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的战时统计往往都很模糊。中国战场上牺牲300多万士兵,死亡2000多万平民,以及东南亚的数据,很难经得起仔细推敲。为此,中国说“南京惨案”中有40万人遇难,日本就一直予以否认。但是,一方面是英美国家的社会发展水平比较高,政府管理的能力比较强,居民登记有了较为规范的制度。另一方面,战争没有发生在美国和英国的本土,他们在二战中的伤亡主要限于参战部队在战场上的伤亡。军队是现代社会最为严密的组织,战争中的伤亡不仅有建制、有编制,而且牺牲和减员还需要相应的补充。由于现代国家必须为国民负责,响应政府号召上了战场,如果发生死亡,军方不仅要将牺牲人员及时通知到其籍贯所在的地方政府,随后再将其尸体运回国内,而且国家还要对其家庭或者亲属有一系列的抚恤交代。类似的情况,在当时的中国及亚洲绝大多数国家都还做不到。所以,即使中国和亚洲人民受到日本极其严重的祸害,英美等西方国家却没有很切身的体会。

但是,美国和英国政府对自己的伤亡,却有切肤之疼。特别是二战期间英美被俘士兵死亡的比率,感受很深。即使不说战场上的死亡,战俘营的数据也令人心惊。欧洲战场上德国和意大利俘虏英美人员235473人,其中的9348人在关押期间死亡,死亡率为4%。太平洋战场上被日本俘虏的英美人员为132134人,死亡35756人,达到27%。(《拥抱战败》第460页注释4)两组数据对比,当然不可以说德国和意大利法西斯具有人道主义精神与人文情怀,却充分说明了日本军国主义的残忍与反人类之恶习。所以,美国政府在194596日批准的《日本投降后初期美国对日政策》中,特别提出:“犯有最高统帅或联合国家的有关机构指控为战犯者,包括被指控对联合国家的战俘或其他国家国民残酷虐待者,都应予以逮捕、审判,如判定有罪,则加以惩罚。”(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史》第8册,第658页)

除了惩治战犯以外,19461月,美国政府还以盟军最高统帅部指令的形式颁布《解除公职令》,详列具体条件,对在日本政府系统任职的公职人员予以甄别和整顿,将他们列举的“有问题的人员”予以解职处理。前后经过两个阶段,第一阶段要求将其从政府序列除名。第二阶段,要求将他们从地方政府与市镇村一级、经济和情报部门“整肃”出去。被整肃的对象包括战前及战争期间在日本政府、军事武装、直接为战争服务的主要财团、军国主义核心党团和反动会道门任职的领导及骨干,其中包括原来枢密院的官员,国会议员,内阁阁员,都、道、府、县的知事,一、二、三级官员,高等裁判所裁判官和检察官,官办公司的重要官员,以及高等学府的校长,大部分重要工业公司和金融机构的领导人、各宣传机构中的负责人。按照占领当局的要求,即使这些被整肃的人够不上战争罪犯,事实上可能也没有按照嫌疑犯予以拘禁,但也需一律解除公职,永不叙用。

有关惩治日本战犯的问题,前面相关问题曾有过多次交代,这里仅只是稍有提示。因为美国政府与占领当局采取保护日本天皇的政策与策略,最该为战争负责的战争罪犯得到了保护与赦免,其他极少被惩治的罪犯就已失去了应有的意义。特别因为冷战与朝鲜战争的爆发,绝大多数羁押的战犯在占领期就得到了赦免。笔者特别看重也是贯穿本节各个问题中的一条原则,即有关战争正义的问题都没有在投降书以及占领时期的占领当局的宣传纲要里面有所体现,事实上,占领当局的东京审判,以及“整肃”活动,都受到了政府内阁的保护。譬如当时执政的吉田茂就认为“整肃的过分”,伤及“国民感情”,“令人有沉闷之感”。根据吉田茂后来的回忆文章,占领当局的公职整肃涉及20万人,而他在占领期间的两次组阁任职期间,经他成立的“公职资格申诉审查会”2次分别“解除”即平反纠正18.6万人。几乎是前面根据最高统战部的指令给予“整肃”,后面紧接着又按照吉田茂的“审查会”予以“解除”(平反)。1952年日本恢复主权后,日本政府将“有关公职整肃的法令全部作废,于是一切与整肃有关的问题便告结束”。(吉田茂:《十年回忆》第二卷,世界知识出版社,1964年,第51页)其实就是全部推翻占领期间对战犯以及整肃相关人员的政策,停战前的日本主体意识再次得以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日本,就连东京审判中被定性为甲级战犯和战犯嫌疑人,又都重返政坛,像重光葵继续担任外务大臣,按照甲级战犯嫌疑人拘禁的岸信介和被占领当局严厉“整肃”的鸠山一郎、石桥湛山都分别在终止占领期之后紧接着就组阁担任总理大臣,不啻是对日本占领的效果与美国主持的远东军事法庭审判,以及曾经的以美国为主导的同盟国家的浴血奋战行为的一种嘲弄。


  评论这张
 
阅读(81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