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为实现长期占领,翻转敌友关系   

2017-05-26 12:20: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实现长期占领,翻转敌友关系

——战后东亚国际关系与国际政治研究(续九)

梁中堂

13.战斗友谊灰飞湮灭,敌友关系大翻转

如果我们跟着历史老人的步伐追寻美国占领日本的那段历史,就会发现越来越多的事项发展结果都并不同于它的初衷。除了上述已经列举的几个方面以外,可能最具有讽刺意味的莫过于美军占领日本这一事件的本身了。

19459月,在占领的初期,美国一方面以盟国的名义,把美军的单独占领说成是“盟军”占领。另一方面,为师出有名,美国政府总是打着《波茨坦公告》的旗号,声言占领仅只是为了“实施投降条款”。(《日本投降书》,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史》第8册,第651页)这都意味着占领是暂时的、短暂的。在雅尔塔会议上,罗斯福曾说,2年内,美军在欧洲必须全部撤回。关于具体占领日本的时间,美国政府此前没有明确过。不过,从《大西洋公约》开始,美国政府和其他盟国都反复声明不以扩张为目的,其中《开罗宣言》说美、中、英“三国绝不为自身图利,亦无扩展领土之意”,《波茨坦公告》则承诺待各项条款一经实现,“同盟国占领军队当即撤退”。占领以后,美军司令麦克阿瑟曾经多次向吉田茂表示,占领不会超过3年。麦克阿瑟还说:“任何性质的占领都不应超过三年左右,并且在历史上连续五年以上的军事占领从未有过成功的事例。”他认为,如果占领时间拖长,占领军的士气和纪律就会松弛,从而腐化堕落,让被占领的国民长期衔恨。(吉田茂:《十年回忆》第三卷,第2页)

但是,说归说,美军从194594日开始大规模登陆日本本土,至1952428日所谓日本“恢复主权”为止,长达68个月。我所以用引号标识这个词语,由于这是美国、日本,以及当时几乎整个国际社会在美日主导下对旧金山和会的安排。同时,它也是由此延续至今的历史学家的论断。但是,如果仔细分析“占领结束”的前后两个阶段,其实这样的观点是具有极强的讽刺意味的,直接的感觉就是历史总在那里嘲弄人,当然也嘲弄了包括美日两国政府中那一批自认为既具有远大理想与高尚情操,又富有现代理念的既聪明又聪慧的人。195198日的上午,以美国为首的48个所谓同盟国家为一方,日本国为另一方,分别都在《旧金山对日和约》上签了字。下午,美日两国政府在同一个地方又签署了《日美安全条约》。根据前一个国际公约,以“盟军”名义占领日本的历史结束。按照后一个双边协定,美国享有在日本国内及周围驻扎陆、空、海军的权利,有在日本领土建立军事基地的权利。这两个条约都将于1952428日生效。这就是说,美军以同盟国占领历史结束的同时,不要伪装的美军在日本驻扎的时代即已开始。所以,日美安保协定不仅保障了美军无需按照旧金山和约撤离日本,甚至在日本的部署无须作任何改动。这纯粹是美日两国政府之间的文字游戏,因为它一点都不涉及美军对日本的实际占领,仅只需把原来偶尔称之为盟军的营房一律改称为美军基地,有如把猫的称呼转换为猫咪,用条约“结束了占领”,美日两国以及国际社会就都以为事物的性质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人类用这样一种轻佻的游戏玩弄历史,迟早都将付出代价。

不过,我在这里说《旧金山和约》与《日美安保条约》具有讽刺意味,主要还是针对美国与日本两个国家来说的。美国基于其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自建国开始就奉行“孤立主义”政策,专注于自我发展。19416月的《大西洋宪章》,标志着美国告别孤立主义的外交政策,积极参与世界事务。一方面是欧美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经济文化的密切联系,美国和英国都是把当时的欧洲局势当作它们的外交中心。另一方,因为美国和英国当时都还与日本保持外交关系,所以,如果仅从文字上来看,大西洋宪章只是针对纳粹德国。实际上,无论英国还是美国,这一时期都已经强烈地感受到了日本即将发动夺取东南亚殖民地的战争,而且丘吉尔清醒地判断出罗斯福基于国内政治制度的原因不会主动与日本交战,但日本军国主义必然会向美国宣战,从而把美国拖进战争。所以,大西洋宪章在很大程度上还是在日本军国主义浓厚的战争挑衅的氛围中出现的,如果细读文本,字里行间总是散发着来自西太平洋上日本海军耀武扬威的压力。(详细见《罗斯福与霍普金斯》上册“第十六章  大西洋会议”)正是在直接针对日本侵略的背景下,罗斯福在宪章第一条首先声明,美国“不寻求任何领土的或其它方面的扩张”。但是,194592日迫使日本签署投降书以后,6日就独自派军抢占日本本土。至此以后,美军实际上在日本国土上已经驻守了72年。我们且不用讨论全面占领和长期与苏联对恃的时期。自从苏联解体,“冷战”事实上已经不存在的情况下,美军仍然在这个不足30万平方公里的日本国土上,部署着50多个军事基地。可能更为要命的是,从日美两国政府以及分别主导他们的政府的政治精英们来说,这个占领仍然是遥遥无期的。把自己的军队长期驻扎在别人的国家,难道这就是罗斯福和杜鲁门当年所说的“不寻求扩张”?

从日本方面来说,自明治维新开始,它的强盛始终都是与领土扩张联结在一起的。甚至都可以说,日本的强大是特别地表现在领土的扩张方面的。但是,日本始终却没有对太平洋彼岸的美国表现出任何野心。194112,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是挑起战争的祸首。以此为起点,两国总共打了3年多的战争。不过,除了抢占美国的殖民地菲律宾以外,日本没有侵占美国一寸国土,也未能在美国驻守一个士兵。日本突袭美国珍珠港,只是为了掩护在东南亚的扩张,为了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不错,日本曾经占有并统治中国台湾50年,朝鲜半岛35年,中国东北14年,中国东部地区8年,东南亚各民族地区3年多,却从来无心侵略美国。但是,从1945年战败开始,美国军队在日本本土已经呆了70多年。且不去说“盟军占领”的日子里,日本政府把数百万美国人当作太上皇一般服侍,那当然是一段屈辱的时光。但是,即使按照美日两国政府的解释,结束占领“恢复了”主权,但历届的日本政府仍都唯美国马首是瞻,却仍是不争的事实。一个尤为喜爱土地,以至不断把自己的军队进驻到别的国家、把相邻国家和民族的领土不断并进自己的版图,对别的民族实行奴役与统治的大国、强国,却长期看着别的国家的脸色行事,服从别的国家政府的意志,心甘情愿地从自己的领土里划分出许多个地块专供外国人使用,让别国的军队驻扎在那里,享受着事实上的治外法权,形成国中国,只可说也是上帝对人的嘲弄。

问题清理到现在,才可以归结到主题。我们是通过钓鱼岛的问题,研究和发现战后东亚地区的国际关系与国际政治,最为重要的是战争中所形成的敌友关系遭到了翻转变化。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以德国、日本、意大利等轴心国家与美国、英国、苏联和中国为主的同盟国家之间的战争。同盟国家是口语化的说法,实际结盟的词语是联合国家,这是联合国这一国际组织的最早形式。194211日,以美、英、中、苏为首拟订《联合国家宣言》,罗斯福发明出“联合国家”这一现在的国际社会已经相当熟悉的词语。在这个宣言上签字的国家是26个,是当时的全世界的绝大多数国家,也是人类的绝大多数。战争是生死攸关的考验。美、英、苏和中国为了抗击德国法西斯,联合其他国家抗击日本军国主义,首先是它们之间相互支持,同心同德,凝结出和平时期无论如何都无法产生的深厚的友谊。

但是,战后对日事务本来是战争的结局与结果,是同盟国家共同的成果,却因为胜利后美国独自占领日本并垄断了战胜国对待战败的日本事务的一切处理权。美国在其狭隘的国家利益的推动下,使得战争中凝结的同盟国家的关系,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首先是在虚假的意识形态的分期的掩盖下,美苏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以至发展到后来几乎完全对立,成为敌对关系。其次是在美苏两个大国的唆使下,中国走向了分裂。1949年,已经在大陆建立政权的中国共产党“一边倒地”站在苏联一边,而盘踞台湾一隅的蒋介石政权则站在美国一边。至于美国与英国的关系,一方面是因为战后英国的恢复仍然需要美国的帮助和扶植,另一方面是由于英国身后一个英联邦几十个国家,所以,英美之间的友好关系表面上仍得以维持,但它已经与战时不可同日而语。

最为诡异的是经过单独占领,昔日的敌人却成了朋友。杜鲁门总统在旧金山和会的开幕词里说:“在我们之间,既无胜者,也无败者。”国务卿艾奇逊则在闭幕词里里呼唤:“our friend Japan”(我们的友邦日本)。美国代表盟国占领日本,是为了执行同盟国家一致通过的《波茨坦公告》条款,毋庸置言,它意味着美国必须代表同盟国家利益、站在同盟国家立场,以及替同盟国家说话,当比较圆满实现了拟订的基本条款以后,才有如波茨坦公告中所说同盟国家愿意接受日本参加国际社会。所以,代表同盟国的利益,实现同盟国家所列出的各项条款,让同盟国家满意,这是美国占领日本的基础或者底线。

但是,美军占领以后的所作所为,已经完全站在了日本的立场上,其维护日本国家的利益和特别地满足了日本的愿望,以至当时的日本总理大臣吉田茂都说,“美国成为日本的代言人”。吉田感恩戴德地说,最高统帅麦克阿瑟和和谈特使杜勒斯,“这两个人也可以说是我们的恩人”。“麦克阿瑟元帅在促进和约的缔结方面起了主要的作用;杜勒斯先生则使条约的内容对日本有利,并实现了他本人所主张的和解与信任的媾和。”(吉田茂:《十年回忆》第三卷,第61页)美国在对日关系的原则立场的翻转与反叛,吉田茂的回顾文章有一些透露。他说:

美国政府1951712日发表了对日和约方案。日本政府在发表的五天前,通过赛鲍尔大使得到了这个方案。这个方案是杜勒斯在过去一年中数次访日,仔细研究日本实际情况,征求我国朝野人士意见,并历访世界各国进行艰苦的说服工作以后完成的,也可以说是他煞费苦心的结晶。从过去的事例来看,所谓合约,向来是战败国的代表尽管在和会上进行艰苦的交涉,但自己的主张却几乎无人理睬,最后便由战胜国方面强加在战败国的头上。然而这一次杜勒斯却承担了这项艰巨的磋商任务,并且取得了其他盟国的许多重大让步。如果让日本人自己去交涉的话,恐怕这些让步是绝对不能得到的。(吉田茂:《十年回忆》第三卷,第15-16页)

可以看到,美国所导演的和谈完全搞反了。本来,既然美国代表盟国主导和谈,首先应该与同盟国家协商,拟订出同盟国家满意的和谈条件与方案,而事实是,美国仅在几次它所认为的适当时机给苏联发出照会,却从不和苏联协商。由于排除了中国参加和谈的机会,当然谈不上与中国的平等协商。如果不是考虑到英国背后的英联邦国家,美国其实也很不耐烦英国政府的意见。相反,美国却完全站在日本的立场上,从吉田茂的上面这段话里可以知道:第一,杜勒斯一年里数次访日,仔细研究日本,力求拿出让日本满意的方案。第二,美国不仅与日本政府协商,而且倾听政府以外的民间和各个阶层的意见。第三,积极主动代表日本向同盟国家施加压力,要求同盟国家放弃对日本的赔偿和惩罚。如果说这些文字还过于抽象的话,那么,吉田还有更为具体的叙述。吉田在回顾旧金山和会前几天的情况时说:

我在到达旧金山第二天的傍晚,赴皇宫饭店拜访了美国代表团,向预定担任会议主席的艾奇逊国务卿和杜勒斯顾问做了正式礼节性的问候以后,约会谈一小时。

当时据艾奇逊国务卿说,此次会议不管苏联的态度如何,美国方面打算一定借此机会坚决迎接日本加入和平的国际社会。因此关于和约方案,在过去一年中已同有关各国进行了充分的讨论,所以,即使有人提出修正案之类的东西,我们也打算完全不予接受,并且准备把这一点明确列入会议规程中,同时把各国代表的发言时间限制在一小时以内。

艾奇逊还说:“在参加会议的国家中,除苏联及其卫星国另作别论外,巴基斯坦、锡兰、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四国对于规定赔偿问题的第十四条可能有些不满,其中甚至有的国家是否在和约上签字还是疑问。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日本自己对这个第十四条提出异议,签订这次和约的可能性将变得很小。因此,日本也许有种种不满之处,但是我希望在开会之前能积极地表明‘愿意诚意协商赔偿问题’的态度。当然这次会议中没有必要具体规定协商赔偿的发。”

如上所述,艾奇逊、杜勒斯两人对我们的关怀真是无微不至、十分周到,而且他们所谈的意见也都是我们能够完全接受的。实际上开会以后,一切都是按照他们两个人所说的那样进行的,共产党国家提出抗议和修正案时,艾奇逊主席便坚决而机智地予以驳斥。美国在旧金山会议上作为“日本的代言人”所采取的措施和行动,极其巧妙、干练,使我在感谢的同时又不禁赞叹。 (吉田茂:《十年回忆》第三卷,第20-21页)

美国完全是站在日本的立场上,第一,完全不顾及苏联等国家的态度和意见,一定要改变日本战败国家的地位,让其在国际上获得平等地位。第二,也不顾及巴基斯坦、锡兰(即斯里兰卡)、菲律宾等东南亚受害国的利益和意见,一定要签署合约。第三,替日本出谋划策,包括设置有利的会议程序让日本顺利躲过受害国的追究。占领是同盟国家“为执行投降条款”所采取的步骤,和谈是交战双方之间即同盟国家与敌对的日本国之间的谈判。既然讲谈判,当然是权利和利益的诉求与博弈。保证战胜国家的权益是和谈的原则立场,也是作为同盟国家中占据主导地位的美国政府的义务和职责。现在却反过来了,美国完全站在战败国日本的立场上,窜通日本如何对付同盟国家中的另外一个大国苏联,如何帮助日本对付受到战争损害的弱小国家而不承担赔偿的责任,美国完全变成日本的代表与内奸了。

自美国单独占领日本开始,颠倒与翻转了战时形成的敌友关系,改变战胜国家与战败国的发展格局,这其实成了决定战后东亚国际关系和国际政治发展的总根源。

  评论这张
 
阅读(33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