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从解除日本武装到督促日本重整军备   

2017-05-16 23:04: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解除日本武装到督促日本重整军备

——战后东亚国际关系与国际政治研究(续八)

梁中堂

 

按语

        有不少朋友问我为什么研究钓鱼岛问题?其实,我的第三稿题目是《论钓鱼岛——战后东亚国际关系与国际政治研究》。所以,把副标题罗列出来,答案就出来了。

                                               ——2017年5月16日于上海蒸菜馆


12.从解除日本武装到督促日本重整军备

关于消除战争经济之基础。至于占领当局对日本战争经济基础即对日本财阀和家族式垄断大企业的纠正情况,我仅借尼克松评论麦克阿瑟占领期间“绝佳搭档”吉田茂的文字里有一段话来评价:

 

美国人还专心致志地要解散托拉斯式的企业——不仅要解散三菱会社之类的财阀,而且还要解散一千多家比较小的公司。占领当局的许多工作人员错误地以为,不管在日本还是在美国,大企业是三十年代的万恶之源。吉田茂却正确地认为,如果没有健全的商业和工业部门,日本就站不住,所以他抵制了反垄断之风。许多解散大企业的计划终于被取消了。1953年吉田政府还修改了过于苛刻的反垄断法。(尼克松:《领导者》,世界知识出版社,1983年,第142页)

 

关于解除日本武装和非军事化问题。日本军国主义就是战争的土壤。所以,1945829日,美国国务院所拟定的《日本投降后初期美国对日政策》所确立的“终极目标”就是:“确保日本今后不再成为美国的威胁,不再成为世界和平与安全的威胁。”在其设定达到这一目标的几项主要途径与措施中,第一项是将其领土限制在本土四岛,第二项就是解除武装与非军事化。

 

必须完全解除日本的武装,并使其完全非军事化。凡军国主义者的权力和军国主义的影响,都必须从日本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中彻底清除。凡显示军国主义精神和侵略思想的各机构,都必须坚决压制。(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史》第8册,第654565页)

 

所以,解除日本武装并使其未来发展非军事化,乃是盟国的一个重要愿望,也是盟军占领的又一个重要目标。19466月,美国国务卿曾经起草一份《关于解除日本武装并使之非军国主义化的协定草案》,与英国、苏联和中国一起,以保证日本实现这一目标。该协定还规定将要成立一个由四国组成的管制委员会,即使占领结束后仍将继续监督检查日本解除武装情况,如发现有军国主义复活或萌芽,盟国仍有权采取相应措施予以制止或摧毁。(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史》第8册,第715页)

不过,真实的历史常常与人们所感觉与想象的都不那么吻合。因为滋生日本军国主义的经济社会基础没有得到过清除,尤其是自明治维新以来所形成的占据日本主导的社会意识形态中的扩张主义在其思想政治领域里根深蒂固,极右派的民族主义代表人物执掌政权后又特别表现出极为强烈的崇尚军国主义精神,有关日本的军国主义复活的问题,直到现在仍然是东亚各国人民的忧患。这是一个基本的存在。但是,我在这里要向读者介绍的,是日本民族里也蕴含着极为强大的和平主义成份。

二战以前,日本政府宣传日本民族是天照神的后裔,所以是世界上众多古老民族里,唯一没有受到过外族伤害的国家。在日本的国土上,从来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战争,更没有出现过其他民族的入侵。但是,二战中总计270万人死亡,如果按照1941年日本总人口7400万计算,死亡人数占到了3%4%,一点都不少于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另外,还有450万复员士兵被认定为伤残。日本战败后,越有650玩日本国民滞留在亚洲的敌对国家,其中350玩味陆海军士兵,其他为平民。据估计,日本整个国家大约1/4的财富被毁灭,包括4/5的船只,1/3的机器设备,1/4的运输工具和机车车辆遭到毁坏。(《拥抱战败》,第1417页)如果仅从外表来看,除了冲绳战役以外,战争几乎没有在日本本土上进行,但是,将近10个月的轰炸,让也让从未踏上战场的其他日本平民品尝到了什么是战争。在美军轰炸中,日本平民伤亡80多万,250万户住所毁于空袭。因为日本大都是木板房,还有60万户住所为了防火而被拆除,有850万人从城市迁徙到乡村避难。(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史》第8册,第412-413页)战争的确祸及日本民族。如果时刻联想到这些数据发生在7000多万人口的国度里,就知道日本军国主义发动侵略战争并没有给日本民族带来好处。

所以,日本民族还真有和平主义的基础。战后以来,政府不时有重整军备的苗头,实际上也常常以各种迂回和变通的方式在搞军备。但是,明目张胆地实行军备,总是被人民用宪法做武器反对掉了。人们都知道日本宪法是麦克阿瑟的赏赐。当美国政府起意要武装日本时,就有批评说,“非战”条款是麦克阿瑟强加给日本的。麦克阿瑟则有不同的说法。占领初期,老资格的外交官币原喜重郎担任首相。币原有次生病时,麦克阿瑟向其赠送了那个时代属于相当珍贵的新药盘尼西林。1946124,币原特意向其致谢。麦克阿瑟说:

 

当时我注意到他似乎有点局促不安和欲言又止。我问他什么事情使他烦恼,作为首相无论是叫屈还是有建议都可以极其坦率地说出来。他说因为我是军人所以使他感到犹豫不决。我回答说,军人并不是有时被想象的那样迟钝和刻板,其实大多数军人都是很通情达理的。

于是他提出在新宪法定稿时,其中应包括所谓非战条款。他还要宪法禁止日本有任何军事建制——不论任何形式的军事建制。这样就会达到两个目的:旧军方将被剥夺他们有朝一日可能夺取政权的一切手段,而且世界上其他国家都会知道日本将永远不会发动战争了。他又说日本是一个穷国,无论如何都不能把财力花在备战上了。国家所剩下的任何资源都应当用于扶持经济。

我以为我多年来的经验使我实际上不会感到什么意外或异常兴奋了,然而这一次却使我大吃一惊。我不赞成这一点还能赞成什么呢?多年来,我一直认为战争作为一种解决国家争端的过时手段必须加以摒弃。也许还没有一个在世的人像我这样经历过那么多的战争以及战争破坏的情景。我是六次战争的参与者或目睹者,身经二十次战役的老战士,数百个战场的幸存者,我几乎同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军人肩并肩或面对面进行过战斗,而我的厌战心情随着原子弹的制成达到了顶点。

当我以这种心情说话的时候,轮到币原吃惊了。他是如此惊愕,以致他离开办公室时似乎不知所措了。他泪流满面,回身对我说道:“全世界都会嘲笑我们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家,但一百年后我们会被人们称为预言家。”

《日本国宪法》第二章第九条规定:

“日本国民真诚渴望基于正义与秩序的国际和平,永远否认战争为一项国家主权,或使用武力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为达到前款目的,永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潜力。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利。”(《麦克阿瑟回忆录》,上海译文出版社,1984年,第200-201页)

 

熟悉情况的人都知道,麦克阿瑟好大喜功,常有一些不实之词,甚至还会有一些夸张的和明显编造的情节(裕仁天皇第一次拜会他时有关天皇主动承担战争责任的话语,我就不予采信)。由于麦克阿瑟写这几段话的时候,币原喜重郎早已经去世,所以,这段故事曾经引起我的怀疑。但随着研究的深入,我判断这是真实的。首先一个因素是日本宪法中的“非战”条款符合美国政府当时的对日政策。其次是战后日本人民从战争的灾难中产生出的反战情绪,普遍对重走军国主义道路持反感与反对的态度。再一个原因是币原首相个人的出身与经历。币原属于亲英美的职业外交家,战前一直受到日本政府中的军方排斥与压制。所以,他和后来的首相吉田茂都有“非战”思想,并不奇怪。从另外的一些相关资料分析,有关币原首相的这一条信息与宪法起草阶段的整体情况大致吻合。据《拥抱战败》一书的作者说,24日,最高统帅部民政局惠特尼将军召集部下传达麦克阿瑟有关制宪3原则,第二条即为“非战”。(《拥抱战败》,第335-336页)此事发生在宪法草案之前,但在币原首相与麦帅谈话之后。所以,麦克阿瑟叙述的与币原首相关于“非战”条款产生的花絮,还是可信的,至少是互不排斥的。(币原的这一贡献曾得到高柳贤三的考证。币原后来不无自豪地向人说,放弃战争的理想曾经是他向麦克阿瑟将军提议的。不过,道尔教授却怀疑币原因年纪过于高迈而导致记忆出现了问题。应该说,它恰好可以印证麦帅这里的记录是可信的。见《拥抱战败》第378页)

但是,日本的宪法通过后时间不长,当美国考虑结束占领的时候,发现如果美国撤军,靠近赤色的苏联东亚地区和中国大陆附近,就将出现一个空白地带。所以,美国政府有了重新武装日本和重整军备的打算。(关于杜勒斯在朝鲜战争前就有“日本重整军备”的思想,辰巳荣一的文章《重整军备和吉田先生的顽强态度》中有描述,另外吉田茂也有这一观点。两者可分别见吉田茂《十年回忆》第三卷第8页,第二卷第116页)特别是朝鲜战争爆发后,麦克阿瑟反悔了。他说:

 

如果事态的发展要求人类武装起来捍卫人的自由,而日本处在直接受攻击的威胁范围之内,那么日本人也应当配备为他们的资源所容许的最大防御力量。(《麦克阿瑟回忆录》,第202页)

 

这是一段非常怪异的历史。最初的占领考虑到解除日本武装使其非军事化会遇到很顽强的抵抗,那时甚至认为即使清除战争基础以后还将面临军国主义的复活以及卷土重来的可能性,所以,美国国务院还设计了日本独立以后,盟国仍然有权对其实行监督和检查。而实际的情况却是,当美国要求其重整军备的时候,竟然遇到了来自日本官方和民间的抵制。麦克阿瑟“恩赐”给日本人民的宪法起了作用。人们游行、集会,引用宪法中的“非战”条款,反对重整军备。我在前面曾经提到,因为美国和谈特使杜勒斯带着劝说日本重整军备的使命,所以,吉田茂派人秘密转告反对党,让杜勒斯到达后,组织反对重整武装的民众到首相府邸游行,做样子给杜勒斯看。这段历史有很强的可靠性。尼克松也在后来说,会见时,杜勒斯刚一提起这个话题,吉田茂就说:“别胡扯。”(尼克松:《领导者》,第143页)

1953年,艾森豪威担任总统以后,委任杜勒斯为国务卿。杜勒斯“仍然继续关注这个问题”。当年,尼克松副总统即将访问日本,杜勒斯建议尼克松在东京公开谈论这个问题,以试探美国与日本的反应。在日本举办的欢迎午宴上,尼克松果然大谈重整军备的必要性。他说,目前的世界局势与美国当年强制日本制定宪法第九条时,已有了巨大变化。尼克松后来回忆说:“吉田茂的反应很客气,但态度不明朗;他直到1954年退休时都一直坚持自己的立场。”(尼克松:《领导者》,第144页)

19521月,盟军最高统帅部曾根据远东形势制定出一项军事计划,为防止“第三国”入侵,要求日本配合美军,组建并装备一支拥有10个主力师团,兵力达到32万多人的武装力量。占领军司令部希望总理大臣亲自聆听他们的战略计划,吉田茂却对它的军事联络官说:“如果是军事问题,你去听听好啦!”针对美国要求日本组建正规武装部队的建议,他吉田首相批示说:

 

日本的现状,不能只根据军事上的要求来决定兵力的数量。目前,充实国家的经济力量以安定民生,乃是先决问题。日本由于战败,国力消耗殆尽,如同一匹瘦马。如果让这匹晃晃悠悠的瘦马负荷过度的重载,它就会累垮。(吉田茂:《十年回忆》第二卷,第116-117页)

 

        80年代,尼克松在他的著作里还以极为赞赏的笔调,介绍吉田茂拒绝重整军备。他评论说,尽管吉田茂下台以后,日本用于防务的开支还是逐渐增加,也占不到国民生产总值的1%,而同期美国为6%,苏联18%。(尼克松:《领导者》,第144页)人们常常寻求日本战后迅速崛起的原因,拒绝重整军备不能不是一个重要因素。不过我们这里的话题不是这一点,而是作为“实施投降条款”而占领日本的美国政府,因何在日本按其要求解除武装,已经实现非军事化以后,它却转变立场督促日本政府重整军备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2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