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美国与日本文字各表的投降及无条件投降  

2017-04-18 16:02: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与日本文字各表的投降及无条件投降

——《有关钓鱼岛的几个问题》续六

梁中堂

10.日本为什么要把中国的钓鱼岛送给美国

——美国与日本文字各表的投降及无条件投降

必须在这里再次提醒读者,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确做出了不可磨灭、不可替代的贡献。在欧洲战场上,英国和欧洲联军得到美国以租借法案的方式将300亿美元的物资援助,苏联得到100亿左右的援助。可以说,欧洲战场上,同盟国家的武器装备基本上是美国提供的。另外,欧洲战略反攻的阶段,英国和欧洲联军总计大约100多万军队,美国走上欧洲前线的青年就达到300万。至于亚洲和太平洋战场,除了中国国民政府的坚持抗战,以及中国共产党的军队在华北和华东战场上经常与日军遭遇小规模的游击战争以外,其他地区的反日和抗日斗争基本上没有给日本的殖民统治带来伤害。唯有美国在海上和太平洋岛屿上的对日战争,才谈得上是日本的灾难。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一次现代化战争,只有美国的生产力水平和生产能力,才可以战胜德国和日本。

但是,即使我们不那么苛求先哲,美国当时政府的领导集团也不是没有失误和失策,甚至是一些不该犯的、令人惋叹的历史失误与失策。在太平洋战争即将取得胜利的情况下,如果美国政府在对日投降的时间方面稍稍再坚持几天,态度上稍稍再强硬一点点,历史可能都将会改写。

194576日,美、中、英同盟国发出促令日本投降的波茨坦公告以后,日本政府根本就不予理睬。他们要把太平洋战争打下去。86日,美国在日本广岛施放了第一颗原子弹。88日,苏联对日宣战。89日,苏联红军包抄突袭布防在中国东北的关东军。同一天,美国在日本长崎又投放了第二颗原子弹。810日,日本通过瑞士政府向美、英、中、苏4国政府转达照会,提出“不包含任何有损于(天皇)陛下作为至高统治者之特权”的条件下,“准备接受”波茨坦公告。

其时,美国总统及其他的内阁完全了解保留天皇意味着什么。当杜鲁门总统拿到东京无线电台有关照会的消息稿的时候,他就召集总统总参谋长、国务卿、陆军部长和海军部长,逐个问他们以下几个问题的看法:

我们是不是把这个消息看作是东京接受波茨坦公告的表示呢?我国有许多人认为天皇是日本政治制度的不可分割的部分,我们曾保证要摧毁这种制度。我们能不能一边保留天皇同时却指望消除日本的好战精神呢?我们能不能把附有这样大的“保留条件的答复当作我们不惜进行战斗以求实现的无条件投降呢?(《杜鲁门回忆录》上册,第394页)

第二次世界大战延续的时间太长了,人们太向往结束战争了。太平洋战争过于残酷了,美国政府急于寻找和平的道路。所以,杜鲁门和他的阁员尽管十分清楚有以上的疑问,却都愿意对这些问题提供肯定的答案。在与其他盟国磋商后,11日,美国以国务卿的名义回答日本政府说:

关于日本政府来电接受波茨坦公告之条款所具有的下列陈述,即“上述公告并不包含任何有损于陛下作为至高统治者之特权的要求”,吾人所采取的立场如下:

自投降之时刻起,日本天皇及日本政府统治国家之权力,即须听从于盟国最高司令官,该司令官将采取其认为适当之步骤以实施投降条款。日本天皇必须授权并保证日本政府及日本帝国大本营能签字于必须之投降条款,俾波茨坦公告之规定能获实施,且须对日本一切陆海空军当局以及彼等控制下之一切部队(不论其在何处)颁布命令使其停止积极活动,交出武器,此外并须发布盟国最高司令官在实施投降条款时所需之其他命令。

日本政府在投降之后,应立即将战俘及被拘平民运至指定地点……

按照波茨坦公告,日本政府之最后形式将依日本人民自由表示之意愿确定之。

同盟国之武装部队将留于日本,直至波茨坦公告所规定之目的达到为止。

美国的这个匆忙回应日本的照会至少,隐含了2个问题,而后来的历史正是从这里走向歧途的。一是婉转地同意了日本政府提出的“不包含任何有损于(天皇)陛下作为至高统治者之特权”条件。尽管文中特别设有一款,说“按照波茨坦公告,日本政府之最后形式将依日本人民自由表示之意愿确定之”,但那分明是《大西洋宣言》所倡导的法则,即使打碎与摧毁日本天皇制度以后,也是面临如此的前景与结果。现在作这样的陈述,特别是文中所提的投降以后,天皇需要听从盟军司令长官、天皇需要授权……,等等,其实就已经明确回答与回应了日本的条件:现在不仅不会打碎天皇制度,而且还要依靠天皇陛下的统治权利。

另一个大问题是,文中“天皇必须授权并保证日本政府及日本帝国大本营能签字于必须之投降条款”,实际上是替天皇考虑并保护天皇不受城下之辱,让日本天皇回避有损于人的尊严的场面,只接受一种体面地投降条件。因为这个主意是由英国首相和外务大臣提出来的,也许这一考虑出自于英国绅士对自己神圣国王敬仰传统的理解,一位如果盟国做这样的设计,一定会遭到日本政府的拒绝,从而等于是盟国没有答应要保留天皇统治的条件。或许是受到了5月份德国投降事例的影响。但不管怎样,历史也就从这里开始走向歧途了。

如果基于前一种考虑,也许英国人自以为有道理:既然同意日本政府的要求保留天皇作为至高统治者的绝对权威,又让其到盟国举行的受降仪式上签署投降文书,那不是令其受辱?既然特意以保留天皇统治为条件才肯投降,现在再让其到公众场合受辱,如何不是一个并不明智的选择?英国人提出的这个问题,有点像那些没有言论与出版自由的国度里,人们自行设置审查一样,在还未经应有的审查以前自己就将其应有的权利与诉求割舍掉了。这种为人设身处地替人着想的动机无论多么高尚,但就结果而言却不得不说是一个迂腐之极的主意。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主权国家通过正式宣战进行的一次世界规模的战争,它们本来就是在国家最高层面、动员全民族参加的抗战。当战争进行到最后阶段,不只是已经决定出了胜利者与失败者,而且是要实行清算的时候,所有这些本来都是国家最高层面、足以体现国家主权才可以实现的。包括受降仪式,战败方国家元首忍辱签署投降协议,那都是战争程序中应该有的一个十分重要的环节,也是战败国元首应该承受的一种待遇,甚至都可以把接受羞辱当作战败者的一个必须享有的特权。没有发动战争和应战双方国家元首级别的签署结束战争的协议,国家间的战争就没有结束。

从后来美国所采取的一系列结束对日战争的方式来分析,英美的领导人是不恰当地受到了欧洲战场的影响。19455月上旬,对的战争结束。从形式上看,同盟国家与德国的战争是以德军分别向西线与东线战场的代表签署投降书为标志完成的。57日,西线的德军向西线的司令长官派出的代表签署投降书无条件投降。9日,东线的德军向东线苏联红军派出的代表签署投降书无条件投降。无论东线还是西线,代表胜利一方的军人的级别都不算高,而战败一方的德国军队的代表也仅以战区的最高长官为限,都不是国家元首或者中央政府一级的国家首脑。

不过,如果具体分析就可以发现,欧洲战场上的这一安排是根据欧洲战场的具体情况决定的,是正确的。19454月,盟军基本上已经实现了德黑兰会议和雅尔塔会议上大国首脑有关摧毁德国的战略决策,占领了德国。429日,苏联红军占领了国会大厦,标志着德国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已经被消灭。30日,作为德国元首的希特勒以及他的国家权力中枢的其他首领相继自杀身亡,表明法西斯国家事实上也不存在了。希特勒自杀前虽将权力移交给杜尼兹海军上将,但他本来就不是希特勒政权核心人物,再加上柏林也成一片废墟,德国作为一个国家根本无法运作了。事实上,盟国这个时候也不可能与杜尼兹发生联系。否则,等于是同盟国家认可了希特勒的安排。德国战场上的现状,就是一些虽未消灭但已经没有战斗力的德国军队被东西两个战场上的盟军包围着。首先是西线的德军指挥官,提出向西线的美英司令官投降,而由西线最高司令长官艾森豪威决定西线战区接受西线的德国士兵无条件投降,然后又发生了东线苏联红军要求东线战区的德国士兵也向他们无条件投降。因为已经没有作为战败一方的主权国家的代表可以出现,随着战场上战败的德国军队向盟国缔结投降书,标志着战争已经结束,同盟国家的占领历史也就开始了。

现在与日本的战争形势却不是如此。盟军根本还未进入日本本土。虽然日本已经无力支撑战争了,但作为主权国家还完整存在。事实上,盟国的波茨坦公告等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件,都还是把日本当作一个主权国家在发生关系。日本与美国互往的照会都是经过瑞士和瑞典这两个中立国家的政府转达,苏联在88日向日本宣战之前还是有互派大使的国家间关系,是互相认可的主权国家关系的体现。军队是国家的重要成分。谁掌握军队,谁就掌握国家的最高权力。日本天皇集国家政权、军权与神权于一身。二战以前,日本天皇就是国家武装部队的总司令。在810日的照会中,日本政府要求保留天皇的“至高统治者之特权”,也说明天皇才体现日本的主权。美国国务卿的复文却有意安排要天皇授权签署投降文件,而且从此以后还演变出包括美国总统在内设计天皇委托代表向盟军最高司令长官投降,以及太平洋战场上各个战区的日军向各战区盟军长官无条件投降,将战争这一国家间关系用纯属战争工具的军队所简化,把本需要国家元首这一国家最高层面出面解决的议程压缩到战区司令官的层面去进行,反映了当时的美英国家领导人仅善于处理一些具体事务和过于看重眼前的利益,而缺少历史的谋略与眼光。

815日早上,一直在焦急中等待的美国总统才接到日本政府于14日签署的照会:

关于日本政府810日就接受波茨坦公告条款一事发出的照会和美国国务卿贝尔纳斯于811日所发出的美、英、苏、中四国政府的答复,日本政府荣幸地通知四国政府:

  天皇陛下已就日本政府接受波茨坦公告条款事发出诏书。

  天皇陛下准备授权并保证他的政府和帝国大本营签署为执行波茨坦公告的规定所必须的条款。天皇陛下还……

日本的照会到达华盛顿以后,美国国务卿贝尔纳斯立即安排了一个与伦敦、莫斯科和重庆的四方电传打字会议,先将日本的照会传递给同盟国,并说美国认为这已经等于日本完全接受了波茨坦宣言。其他3个国家却有不同的认识,并且开始提出异议。然而,贝尔纳斯压住了争论,宣布90分钟以后,美国总统即将广播这个消息,表示美国接受日本的来电,认为它等于无条件投降。他请其他国家也照这样做,然后就关闭了电路。(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史》第5卷,第804页)

1945815日晚上7点钟,白宫记者聚集在总统办公室里,杜鲁门总统向全世界宣布说:

我在今天下午接到了日本政府对国务卿811日所发出的照会的答复。我认为这个答复完全接受了规定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波茨坦公告。答复中没有任何保留。(《杜鲁门回忆录》上册,第404页)

美国胜利了!同盟国家胜利了!日本战败了,投降了!战争结束了!遭受日本侵略的世界各国人民都沉浸在胜利的欢欣与喜悦之中。

但是,杜鲁门的话还是有问题的。日本政府14日的照会不是直接对波茨坦公告的答复。事实上,日本政府在810日由瑞士转交的第一份照会才是对波茨坦公告的答复与回应。不过,那个照会不是无条件,而是有条件的接受波茨坦公告。美国国务卿贝尔纳斯11日的照会满足了日本政府的条件,日本政府814日的照会则是直接回应贝尔纳斯11日照会的。所以,把日本政府14日对美国11日照会的答复,说成是“完全接受了规定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波茨坦公告”,而且是对波茨坦公告“没有任何保留”的答复,则是不正确的。

因为整个过程都是由杜鲁门总统所操控,所以,他也清楚现在已经不是波茨坦公告所要求日本的无条件投降了。所以,他才用这样的语气说:“我认为这个答复完全接受了规定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波茨坦公告。答复中没有任何保留。 只是二战给人们带来的苦难过于长久了,人民太向往和平了,以至于对骤然发生事情都来不及仔细推敲,包括当时参加总统发布会的新闻记者们也都没有感受到杜鲁门明显地缺乏底气,缺少自信。您看,总统是说,“我认为”,至于别人认为如何,那是另外一回事。

我们且不管其他人,现在先来看另外一位当事人即日本方面,日本的天皇和他的政府对于是怎样认识的呢?笔者不做评论,先向读者奉献天皇裕仁和日本政府相关文件的原文,请读者自行判断。日本政府在810日即最早回应与答复波茨坦公告的那份照会中说:

为了遵从始终渴望促进世界和平事业、真正希望立即终止战争的天皇陛下庄严的命令,以便使人类从继续战争的灾难中拯救出来,日本政府在几周以前曾请求当时保持中立的苏联政府进行调停以回复敌对国家间的和平。不幸这种为了和平利益的努力失败了。日本政府依照陛下恢复普遍和平的庄严愿望,希望尽快地结束由战争引起的不堪言状的痛苦……(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史》第8卷,第644页)

814日,日本天皇对他的臣民所播送的《日本帝国停战诏书》中说:

盖谋求帝国臣民之康宁,同享万邦公荣之乐,斯乃皇祖皇宗之遗范,亦为朕所拳拳服膺者。前者,帝国所以向美、英两国宣战,实亦为希求帝国之自存与东亚之安定而出此,至如排斥他国之主权,侵犯其领土,固非朕之本志。然自交战以来,已阅四载。虽陆海将兵勇敢善战,百官有司励精图治,一亿众庶之奉公,各尽所能,而战局并未好转,世界大势亦不利于我。加之,敌方最近使用残酷之炸弹,频杀无辜,惨害所及,真未可逆料。如仍继续交战,则不仅导致我民族之灭亡,并将破坏人类之文明。如此,则朕将何以保全亿兆之赤子,陈谢于皇祖皇宗之神灵乎。此朕所以饬帝国政府接受联合公告者也。(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史》第8卷,第649-650页)

为了不至于是文章过于冗长,我没有将这两份文件全部抄写出来,但要指出,它们都没有说承认已经战败和向盟国投降。没有,两份文件中连“投降”这个词语都没有,更没有“无条件投降”了。

那么,194592日,美国总统杜鲁门特意安排的“密苏里号”战舰的投降仪式,日本代表与盟国最高司令麦克阿瑟签署《日本投降书》,该算作是明白无误的“日本无条件投降”了吧?不然。

首先,“密苏里号”战舰所举行的受降仪式的主角就已经改变了历史大事件的性质。按照美国总统杜鲁门的安排,盟国最高统帅部司令长官麦克阿瑟代表盟国接受日本投降,是不恰当的,因为这会给人把太平洋战争纯粹当作同盟国家与日本的战争仅仅停留在局部的和军事的层面。而实际上,第二次世界大战是由交战国的国家元首出面宣示的一次世界性的战争,是同盟国家与日本帝国之间的全方位的战争,经济的、政治的、外交的和文化的各个方面,都涉及到了,是国家之间的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尽管战争是这一时期国家关系的最主要和最高的形式,军事与武装力量的较量直接决定着国家的生死存亡,但是,如果军事力量不与象征国家主权的最高领袖相连接,它就毕竟是一个军事性质的事件,无法获得国家整体的、全面的和最高的性质。这是一方面。

当然,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考虑,从受降仪式的性质来分析,它本来就不是一次具有平等地位的法人之间的签约活动,而是通过战场上的较量以后形成的一次胜利者与失败者之间的协议。它本身就是不对等、不平等的。特别是同盟国家要求日本方所接受的《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是无条件投降。那么,同盟国家可以任意委托或者委派足以胜任的人代表自己去接受日本的投降书。更何况,麦克阿瑟是同盟国家所委任的占领日本后的盟国最高统帅部的司令长官,签署投降文书以后,他将成为占领期间日本天皇和日本政府权力之上的最高统帅。所以,在胜利的同盟国家的元首都不出场的情况下,麦克阿瑟作为接受日本国投降书的盟国代表,还是可以接受的。

但是,参加“密苏里号”受降仪式的日本国一方的参加者则是有问题的。如果从同盟国家要求日本接受无条件投降的要求来说,则是很荒唐的;如果从本来对战争与战败有不同认识的日本方来说,就是很有讲究、很有心计的安排。

按说,同盟国家打败日本帝国,是发动太平洋战争的日本国挑战以美、英为首的同盟国家的失败。1941128日,日本天皇发布《日本帝国对美英宣战诏书》:“朕今向美国及英国宣战。”所以,日本战败也应该由天皇亲自签署投降文书。但是,英美“自我审查”,特别尽心地为日本天皇着想,将“日本天皇和日本最高统帅部须签署为执行波茨坦公告条款所必需的投降条件”改为“天皇将授权”签署,从而,具有日本国家最高权力和象征日本国家主权的日本天皇就不参加本来应该由他签署文书的投降仪式了。

美国在最该坚持的问题上自动放弃了,等于是把通过战斗夺得的阵地又悄悄地交给了敌人。按说,天皇裕仁不直接签署投降书了,还有内阁总理大臣、副总理大臣,这也算作是日本中央政府的首脑。但是,总理大臣、副总理大臣也没有参加,而派了个外务大臣重光葵作为代表。在大本营方面,日本的最高军事会议是由天皇亲自召集陆军大臣、海军大臣和陆、海军参谋长,以及大本营其它成员组成的。日本天皇现在不参加受降仪式了,还有陆军大臣、海军大臣,天皇却委派陆军参谋长梅津美治代表日本大本营,作为重光葵的副代表。梅津美治是上将衔。其实,日本军内当时还有元帅、大将,都比上将衔高。选择梅津美治陆军上将,就是因为麦克阿瑟为陆军上将衔,与其对等。另外,联系到美国政府回应日本8月10日照会的8月11日照会,是以国务卿的名义发出的,所以,日本签署《日本投降书》也仅选择外务大臣出面,都该是有相当的讲究的。日本一点都没有把自己当做是战败的一方,处处都有心计,而急于以和平的方式独占日本的美国政府遭受暗算,却浑然不知。

如果说投降仪式和参加仪式的代表都属于仪式、程序之类的外在性的问题,那么,我们来分析所谓的《日本投降书》。日本投降,这该是最具有本质性的问题了。如果不是先入为见地跟着杜鲁门总统的认识,而是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太平洋战争的结局,以及如果用战争法原则性的理论作指导来分析的话,这个投降文书也根本没有体现杜鲁门所说的日本“没有任何保留”地“完全接受了规定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波茨坦公告”。首先,这个文书中就根本没有《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谴责日本所发动的战争为不义。其实,这点很重要。《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再说日本的战争行为不义、侵略和反动,那都是同盟国家自己的定义。即使战败了,不等于其行为不义。这该是简单的道理。只有这个文书中体现了同盟国家的批评,特别是日本一方也用十分明确的、肯定的语言表述了,那才算是交战国家通过战场的较量以后得到结果了。这个文书里没有这方面的内容。那么,说得轻了,这个文书没有就交战双方的性质做出判断。说得中肯一点,尽管战争有了结局,但它却是一次没有是非曲直的战争。

另外,《日本投降书》(我不知道这个文件名称是从它产生的性质得来的,还是该文书原件上就是这样冠名的)有两处“无条件投降”,但仅限于日本军队放下武器,无条件向盟国投降,但不是日本投降,更不是日本天皇和他的中央政府层面的投降与无条件投降。它们的意义是不一样的。太平洋战争刚开始,美国、英国以及荷兰在东南亚殖民地上也被日本打惨了,也有成建制的部队整体向日本缴械投降。当一支武装部队放下武器、缴械投降的时候,还有什么条件?所以,战场上的投降,本来就是无条件投降。读者请看读原文如下:

“余等兹宣布:日本帝国大本营与所有之日本国军队以及日本国支配下任何地带之一切军队,对同盟国无条件投降。”

“余等兹命令:日本帝国大本营对于处于任何地区之一切日本军队由日本支配下一切军队之指挥官,立即发布使彼等自身及其支配下之一切军队无条件投降之命令。”

这是日本大本营对它的军队发布的向同盟国家无条件投降的命令,而不是日本国家或者日本天皇对同盟国的投降。此外,文件中还有两处“投降”词汇,却都是指同盟国最高司令的占领职务行为,一处是说“同盟国最高司令官为实施投降条款……”,另一处是“……为实施投降条款采取其所认为适当步骤之同盟国最高司令官”,可见,它们都与日本天皇、日本政府并无直接关系,所以都不是日本天皇和日本政府向盟国盟军的投降。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影响人类历史发展的一次世界战争。它按照区域和参战对象的区别划分为有联系的欧洲和亚洲与太平洋2个战场,它们一样都意义重大,影响深远。但是,这两个战场的结局却完全不同。在欧洲战场上,同盟国家完全摧毁了挑动侵略战争的德国国家主权,消灭了发动并指挥战争的中央政府与国家元首,所以,欧洲战场不仅可以说已经粉碎了战争的机器,而且经过战争已经泾渭分明地分出了交战双方之间正义与非正义、正义与邪恶的两个不同的阵线。

然而,亚洲与太平洋战场却是另外一个结果。1945810日,当日本政府回应同盟国家表示愿意结束战争的时候,尽管以美国为首的同盟国家在太平洋战场上已经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但是,盟军毕竟还未踏上日本国的本土,日本作为一个主权国家还完整地存在,自明治维新以来所建立的军国主义和向外扩张侵略的机器,以及4年以前悍然发动太平洋战争的国家元首天皇还健在。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当以美国为主导的同盟国家想要结束战争的时候,因为美国政府心存一个极力回避与日本在本土上决战的软肋,所以很容易与日本间达成以保留天皇和日本政府为前提条件的和平占领的协议。这本来就不同于波茨坦公告所要求的无条件投降。所以,美国政府尽管可以说日本接受波茨坦公告无条件投降了,日本方面却三缄其口。

当然不只是三缄其口,根据我们摘引的810日和14日的照会,以及14日天皇在给自己臣民的《日本帝国停战诏书》(由于这是日本老百姓第一次聆听天皇的声音,日本称其为“玉音放送”),日本突袭珍珠港,向美国英国宣战,都是出于日本的生存和东亚各国的安定,而无心“排斥他国主权,侵犯其领土”。所以,天皇的战争乃是正义之举,它并不以战败所影响。相反,天皇正是为了让日本民族不至毁灭于敌人的原子弹,为了拯救人类,这才做出了回应同盟国家的波茨坦公告而实行停战的决定。所以,日本的停战并不意味着日本的道路的错误,事业的不义。1945821日在新加坡出版的《昭南新闻》报道,日本军方在新加坡的记者招待会上说:“根据天皇的命令,大东亚圣战即将结束,但是我们对于日本的存在和大东亚的稳定这个理想决不会破灭”。(本文引自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史》第8卷,第127页)这可说代表了日本政府的认识。

因为太平洋战争的结局就没有就战争的正义与非正义、侵略与反侵略做出交战双方明确无误的判断和结论,以美国为代表的同盟国家和日本其实还停留在战争结束以前的各自认识上。在更多的场合里,日本不便于说话,宁肯不对此发表意见,譬如战后日本重要政客吉田茂1967年为《大英百科全书》撰写《激荡的百年史——我们的果断措施和奇迹般的转变》,对于日本发展至关重要的第二次世界大战阶段,就根本不置一词,——既不写这段历史,也不做评论,直接跳过这个不可说、不能说的阶段。日本政府中绝大多数政客都采取这一策略,其骨子里仍在坚持自己的认识,既是日本战败了,但日本并没有错,也无需承担责任。事实上,“天皇从未提出自己承担战争责任”。(约翰·道尔:《拥抱战败》,269页)

  评论这张
 
阅读(13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