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有关钓鱼岛的几个问题   

2017-02-13 22:24: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关钓鱼岛的几个问题
梁中堂

按语
    任何思想认识都有过时的时候,而唯有历史魅力永驻。钓鱼岛问题的初稿于除夕张贴后,思绪一直停留在那段历史上。所以,利用春节期间的半个月时光,将稿件又改了一遍。其实就是重新学习历史。所以,在前次的新发现即不是美国把中国的钓鱼岛夹裹在琉球群岛,而是当时的日本政府首先将钓鱼岛夹裹在琉球群岛的数据里送给美国以后,接着又发现了同一历史背景下的类似于钓鱼岛之外的韩国独岛问题。如果再加上虽然性质不同,但也都是同期发生的俄罗斯的北方四岛问题,就自然明白了东亚地区何以长期得不到安宁。东亚地区主要由日本、中国、朝鲜半岛和俄罗斯的远东部分构成,而日本则与中国、韩国、俄罗斯3个国家都发生领土纠纷。这些领土的纠纷都源自于对二战秩序的安排。所以,从这里出发,我们不仅可以找到战后东亚国家关系时常紧张的根源,而且还可以反思出当代国际关系与世界秩序的症结,以及应有的并且历史已经初露端倪的发展方向所应遵循的准则。
    东亚地区里中国和朝鲜半岛,更不用说俄罗斯的远东地区了,都属于不发达的落后地区。战后他们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发展,而且韩国和中国在最近的几十年里都得到相当不错的发展。且不去说。应该引人注意的是日本。日本是东亚地区最发达的一个国家,二战后不仅日本应该像德国那样得到全面的成长与发展,而且应该带动东亚的发展。如果是那样,战后的东亚地区就将是一个以日本为龙头的充满活力、经济繁荣、各民族国家和谐相处、人民安居乐业的发展局面。但事实上却因美国战后永久滞留而结成的日美特殊关系,造成东亚地区国家间关系时常紧张。日本无论经济发展还是科学技术进步,都可说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强国。但我却发现日本与美国之间的关系,不仅不像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发达国家与美国之间比较平等的国家关系,甚至都不具备许多发展中国家与美国之间的较为平等关系。美国通过二战占领日本以后,实际就再未撤出来。在东亚各国中,美国与日本双方评价都是最为亲密的伙伴关系或者属于同盟国家。日本与美国的友好关系除了战后国际关系中的许多共同利益以外,还有一个相当重要的思想认识基础,那就是日本对美国心悦诚服地认输,甘愿做一个战败国所应该做的事情。
    但是,日本与东亚各国的关系却不是这样。日本一直不承认二战之前对东亚各国的侵略,但二战以后的东亚秩序又是建立在日本侵略并对其剥夺的基础之上的。这是二战亚洲与太平洋战争的结局与结果,甚至是亚太战争的主要结局和结果。日本至今未能迈过这个坎,则严重影响了日本自己的发展。但这个坎一定要靠它自己去迈,拖再长的时间都必须要他自己去迈过。
    战后70年,日本一直依赖美国的保护,则严重影响了日本作为一个民族国家所应该具有的特别元素。一方面,日本依靠美国保护,没有发展其作为一个民族国家应该发展的譬如军队和武装力量等国家基本设施。另一方面,日本没有得到周边国家的谅解,周边国家和国内不少的人民也对日本政府所保持的军国主义的“大东亚”梦想保持有强烈的警觉,反对其修改宪法发展军事。这样,日本政府则进一步需要依赖美国的保护。这其实有点自欺欺人,甚至是饮鸩止渴。
    美国保护具有极大的虚假性,是靠不住的。我觉着日本政府最应接受的教训就是70年代初期的对华关系。那时,当日本政府还跟在美国屁股后面对付中国大陆的时候,美国却连个招呼都不打地突然与大陆建交了。在日本明治维新以来的外交史上,可能再没有哪件事比这更令人尴尬、难堪与被动的了。直到现在的美国政治学和主流的国际关系学者,仍然用冷战思维解释尼克松的行为。也许,尼克松和基辛格当时的思想上也确实都有用中国抗衡苏联的意图。但是,从大历史的观点出发,那是资本主义经济规律在背后所起的决定作用。资本具有增殖和扩张的本能。一个10多亿人口的中国,不可能永久地被资本排斥在它的视野之外。美国政府经常十分正确地声明,美国的国家利益高于一切。所有民族国家都是资本现实的或潜在的市场。10多亿人口的中国本身就是美国的巨大利益。所以,美国不可能做到为了保护日本而放弃中国,即使有些利益集团游说政府个别人想这么做,人民也不会答应。美国一定要发展与中国的友好关系,这是美国的一条重要底线。当日本与中国或者周边其他国家发生重大冲突时,美国绝对不会突破这条底线也站在日本一边。“不站边”、“不持立场”,是美国政府处理类似国际事件的惯有模式,可以说属于美国特质的外交风格,充分体现了美国人所注重的现实和实际,以及聪明、智慧与狡黠。
    还有另一条底线,那就是《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国家与日本的二战后的秩序安排,都是在这两份文件的基本精神下进行的。它们是在美国政府的主持下制订的。如果颠覆包括二战期间和以前历史上的日本与东亚周边国家之间的侵略与被侵略关系,如果颠覆根据二战盟国决议剥夺日本所侵略的领土的决议,势必也涉及到美国从日本那里夺来的大批太平洋岛屿,那就意味着将美国逐出太平洋地区。1971年,日本早在得到琉球群岛以前就已经得到奄美群岛和南方诸岛及其大片太平洋海域,得到琉球群岛和大东岛等岛屿后,胃口更大了。日本政府现在与中国争执钓鱼岛、与韩国争执独岛,向俄罗斯索要北方四岛,以及对南海表示出极大的兴致,都不过是日本军国主义的那个“大东亚共荣”的梦想还在。东亚各个国家没有从《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与日本政府清算,如果对照这两份文件,日本只可“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这是同盟国家经过流血牺牲才得到的,美国也绝对不会突破这一条底线。
    战后,历届的日本政府都把美国政府对它的关系当做生命线。如果说最初这样,那是由美国占领期间的国内局势决定的。但是,战后70多年来一直这样,则表明日本还未从被占领的状态中走出来,是日本国家政治与社会发展不成熟、不正常的表现。日本是仅次于美国的经济与技术大国,其国家的政治形势却仰赖于别国的政治需要。日本是美国最主要的债权国,却需要依靠美国的保护才敢于在国际舞台上直一直腰,都表明日本作为一个民族国家,还未能充分地成长与发育。特别是特朗普超乎美国主流政治精英和传统的美国政治学意识形态的预料而逆袭当选总统以后,日本首相及其内阁几个月来的惶恐表现,甚至连一个弱小国家所应有的淡定都没有。这不仅与一个经济强国的地位极不相称,而且令人可悲、可叹。所以,我以为,日本才是美国战后所构建的军事防御战略和世界霸权政治的最大牺牲品。而造成这一悲剧结局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日本总是期望依靠美国的保护逃避与周边国家的历史定位。逃避自己应该和必须担负的责任,是未成年人的心理。一个人如果向往直立行走,并且相信有能力直立行走,那就必须甩掉拐棍。日本只有在政治军事上不再依附美国,才算走向独立,才可以健康成长。美国只有反省冷战思维下的全球战略,正如我在分析特朗普何以能逆袭成功的那篇文章里所分析的,及早结束凌驾于世界各个地区和所有民族国家之上的强大的军事体系和世界霸权主义,从世界各地抽身撤军,这才有健康的国际关系和世界秩序。
    有朋友批评我的这份稿件过于冗长,且没有划分章节,难以逐读。遂接受建议,修订后按照段落大意添加标题,分次推出。
                                 ——2017年2月13日

 

    1.从自然地理与地质构造条件所理解的钓鱼岛主权归属

钓鱼岛群岛由8个无人岛礁组成,其中较大的岛屿有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北小岛、南小岛和大北小岛,另外属几块岛礁。钓鱼岛群岛的总面积6.34平方公里,处于北纬25°41'25°58',东经123°27'128°41'之间,西南距离台湾基隆170公里,西北距福建海岸330公里,东距冲绳(琉球)群岛410公里。

从地理与地质构造上来讲,钓鱼岛群岛处在中国东海大陆架东部边缘,附属于台湾的大陆性岛屿,属于台湾北部近海的观音山、大屯山等海岸山延伸入海的突出部分,与台湾其他诸如花瓶屿、棉花屿、彭佳屿等岛屿都属于其附属岛屿。钓鱼岛与琉球群岛虽说也相隔不太远,但它们却属于两个不同的地壳板块。钓鱼岛与台湾同属中国大陆架的东部,琉球群岛则与北部俄罗斯的千岛群岛、日本群岛、菲律宾群岛同属一个板块,两者之间横隔一道深约1000-2700米的海槽。

认识钓鱼岛的自然地理的位置和地质构造,对于理解为什么它是中国领土很重要。包括笔者自己在内,过去对于这点并不重视。其实,自然地理条件,对于人类生活往往都是具有决定性作用的。钓鱼岛地处北纬25°左右,与气候暖湿的中国大陆以及台湾相近,在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过程中,当然会较早地被中国大陆及台湾原住民发现和利用。相反,即使较近的琉球属于更远离大陆的海岛,纬度较高而其后则相对要低,人类生活更为艰难。特别是其间有一条海沟相隔,在古代其实就是一条难以跨越的天堑。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北太平洋的暖流每年都随着季风向北移动,靠近中国大陆沿海特别是经过台湾东西海域大陆架的海流,其涌流波涛相对温和,而中国大陆与从南部菲律宾延长到千代群岛附近大陆架之间的海沟,则常常是波涛汹涌。所以,自古以来,中国福建沿海和台湾的渔民渔季往往都会循着鱼群到达钓鱼岛的海域。现在,每年抵达那里的渔船,已经有3000多艘。有些渔民甚至在赤尾屿上建有简单的土寮,居住23个月不等。而在古代,北方相对低湿气候的岛屿寻求这个海沟彼岸的无法长期居住的岛屿的机遇则要少许多。

钓鱼岛历史上很早就已经属中国政府管辖,特别是明清两代不少皇帝给琉球派遣的册封使过往钓鱼岛与琉球间的记载,都把它当作离开中国和进入琉球的国门看待。1562年,明朝浙江提督胡宗宪编纂的《筹海图编》已经将钓鱼岛等编入福建省沿海所属岛屿,并列入中国的防区。在清代很长时期里,钓鱼岛连同台湾都隶属福建巡抚管辖。1885年,晚清政府逐渐感受到来自海上的威胁,以及意识到海防的重要性,遂将台湾升格为省,同时移福建巡抚为台湾巡抚,而福建则沿袭明制改属闽浙总督兼管。期间,钓鱼岛与台湾的隶属关系并无改变。

关于钓鱼岛史属中国,近代史历史学家张海鹏的一篇文章考证得很详细,我将清代以后中外有关资料抄写过来:

清康熙六十一年(1722),黄叔璥任清政府第一任巡台御史,乾隆元年(1736)他“以御史巡视台湾”身份作《台海使槎录》(又名《赤嵌笔谈》),其卷二《武备》列举了台湾所属各港口,不仅将钓鱼岛视为中国海防前沿要塞,而且表明钓鱼岛在行政上早已属于台湾府管辖。

《台海使槎录》是公文文书,其影响甚广,此后史家多有引用,如乾隆年间的《台湾府志》,基本引用了上述内容:“台湾港口”包括“钓鱼台岛”。类似记载在其他官员的公文文书中也屡见不鲜,如乾隆十二年(1747),时任巡视台湾兼学政监察御史范咸著《重修台湾府志》明确指出,钓鱼岛等岛屿已划入台湾海防的防卫区域内,属于台湾府辖区。同治十年(1871)刊行《重纂福建通志》,其中《台湾府·噶玛兰厅》载:“北界三貂,东沿大海……又山后大洋北有钓鱼台,港深可泊大船千艘。”类似记载见于余文仪著《续修台湾府志》、李元春著《台湾志略》以及陈淑均纂、李祺生续辑《噶玛兰厅志》等史籍中。

此外,法国人蒋友仁1760年绘制了《坤舆全图》,其中《台湾附属岛屿东北诸岛与琉球诸岛》中有彭嘉、花瓶屿、钓鱼屿、赤尾屿等,把上述各岛屿均置于台湾附属岛屿中。日本人林子平1785年出版的《三国通览图说》所附《琉球三省及三十六岛之图》,图中绘有花瓶屿、澎佳山、钓鱼台、黄尾山、赤尾山,这些岛屿均涂上中国色,表明为中国所有。1809年法国人皮耶·拉比和亚历山大·拉比绘制了彩图《东中国海沿岸图》,图中将钓鱼屿、赤尾屿绘成与台湾岛相同的红色,将八重山、宫古群岛与冲绳本岛绘成绿色,清楚地标示出钓鱼台列屿为台湾附属岛屿。(张海鹏李国强:《论<马关条约>与钓鱼岛问题》,人民日报,201358日,第9版)

我觉着,钓鱼岛属于中国是一个很符合逻辑的问题。因为从自然条件来说,它处在气候暖湿的地带,距离文明时代已经积累了较为稠密人口的中国大陆和台湾附近,十分自然地循着台湾和它的附岛譬如花瓶屿、彭佳屿等等,自然就与其相交了。另外,它又与另一个有着人类文明的地域即东北方向的琉球海岛相距较远,再加上琉球相对于中国古代的文明程度较低,开发较迟,以及期间还横搁着波浪滔天的海沟。所以,钓鱼岛不被中国早先发现和占有,那才是怪事。

2.日本向往钓鱼岛是吞并琉球以后的事情

从历史上来说,钓鱼岛的主权所属并不复杂。19世纪80年代,日本吞并琉球岛以后,又发现并盯上了琉球西南方的钓鱼群岛。问题来了。所以,梳理钓鱼岛问题,要从中日近代史开始。

晚清时代,越南、朝鲜和琉球等周围小国仍属清朝的藩国。所谓藩国,是中古时代的近似于大国与小国之间的大小、高低和贵卑有序的国家关系。它既不同于大清版图内的中央和地方直属关系,也不是西方殖民地与宗主国,而是自然经济时代大国周围的一些小的共同体表示服从和承认大国的地位,并寻求大国的保护。其关系维系的具体形式,则主要表现在藩国接受大国的册封,即每一代琉球国王需要经过明清皇帝赐封以后继承爵位,才具有合法性。而国王必须定期向中央进献贡物,以显示卑恭与从属。我这里用共同体来解释,是因为如果用严格一些的指标来考察的话,这些地方还远没有发展到国家文明的阶段,它们还不是国家与国家的关系,特别不是现代国家关系。1879年,日本用武力侵占了琉球,后又撤藩设县,改琉球为冲绳县。期间,琉球国王曾被日本用武力劫持到东京,王室急驰使者赴京请求清政府出兵,而后者此时已无力提供军事保护,仅派出使者赴日本和平交涉,却没有改变其被吞并的命运。

日本占领琉球以后,大约19世纪80年代,这才发现西南方向的钓鱼岛。关于这一时期的历史背景,人民日报19961018 日《论钓鱼岛主权归属》中有关章节,交代得相当清楚,特予以转载:

据日本史书记载,1884年日本福冈人古贺辰四郎发现“久场岛”(黄尾屿)有大量信天翁栖息,可销往欧洲,便于1885年要求冲绳县令允许其开拓,并在岛上树立标记,上写“黄尾岛古贺开垦”,日本政府以此为据,称钓鱼岛是“无主地”,是由日本人先占的,而非甲午战争时从中国夺取的。然而,历史事实又是如何呢?

根据日本官方档案《日本外交文书》第十八卷的记载,1885922日冲绳县令西村根据日本内务省命令所作调查称:“有关调查散在本县与清国福州之间的无人岛事宜,依先前在京本县大书记官森本所接秘令从事调查,概略如附件。久米赤岛、久场岛及钓鱼岛为古来本县所称之地方名,……隶属冲绳县一事,不敢有何异议,但该岛与前时呈报之大东岛(位于本县和小笠原岛之间)地势不同,恐无疑,系与《中山传信录》记载之钓鱼台、黄尾屿、赤尾屿等属同一岛屿。若属同一地方,则显然不仅为清国册封原中山王使船所悉,且各附以名称,作为琉球航海之目标。故是否与此番大东岛一样,调查时即立标仍有所疑虑。”此秘密调查说明,日本明治政府已了解到这些岛屿并非无主地,至少是可能同中国发生领土争议的地区。但内务卿山县有朋等仍不甘心,要求再做调查,以利建立日本的“国标”。其理由是,这些岛屿虽与《中山传信录》所述相同,但清国只是借助这些岛屿作为识别航海方向之用,“并未发现其他清国所属证迹”;关于岛名,日、中有所不同,故无关宏旨;且这些无人岛靠近八重山群岛。当时日本表面上提出的琉球两分方案虽曾表示将八重山划归中国,实则早存得寸进尺之心。然而,调查结果反使山县不敢轻举妄动了。

18851021日,日外务卿井上馨致内务卿山县有朋信中称:“经详查熟虑,该等岛屿也接近清国国境。与先前完成勘查之大东岛相比,发现其面积较小,尤其是清国对各岛已有命名,近日清国报章,刊载我政府拟占据台湾附近清国所属岛屿之传闻,对我国抱有猜疑,且屡次引起清政府之注意。此刻若公然建立国标,必遭清国疑忌,故当前宜限于实地调查及详细报告其港湾形状、有无可待日后开发之重要物产等,而建国标及着手开发等,可待他日见机而作。”井上还叮嘱山县,不宜将日方秘密调查公诸报端,而要暗中进行,以免引起中国及国际上的异议或反对。同年1124日,冲绳县令西村将奉命调查结果秉报内务卿,要求给予指示:“建立国标一事,如前呈文,未必与清国完全无关,万一发生纠纷,如何是好。”翌日,内、外务两卿联名下令:“切记目前不可建(国标)。”显然,当时日本帝国正在加紧扩军备战,伺机侵吞朝鲜,并最终与清政府决一雌雄,而不愿过早地“打草惊蛇”。直到1893年,即中日甲午战争的前一年,日本冲绳县知事要求将钓鱼岛等划归冲绳县时,日本内、外两卿还将此拖了一年。甚至到甲午战争那年,因日本尚无获胜的把握,故政府仍以“该岛究竟是否为帝国所属尚不明确”为由而加以拒绝。

然而,189411月底,日军占领旅顺口,将清军北洋水师封锁在威海卫内,日本明治政府确信对清一战胜券在握,便拟迫使中国割让台湾作为媾和条件,并在未通知中方的情况下先行秘密窃取了钓鱼列岛。同年1227日,日本内务大臣野村靖发密文给外务大臣陆奥宗光称:关于在“久场岛”(黄尾屿)“鱼钓岛”建标桩一事,虽已下令暂缓,“但今昔形势已殊”,对这些岛屿“需加管理”,故应重议此事。这次外务省未表异议,并称“请按预定计划适当处置”。结果,1895114日,日本政府不等战争结束,便通过“内阁决议”,将钓鱼列岛划归冲绳所辖,建立标桩。同年417日,中日签署《马关条约》,中国被迫割让台湾及其周围岛屿。直至日本战败投降,日本统治台湾长达50年,钓鱼岛等台湾周围附属岛屿也被日本长期霸占。

以上所引用日本官方的文献说明这样几点:一是日本吞并琉球群岛以前的琉球王国,并不包含钓鱼岛。二是日本在19世纪80年代吞并琉球王国以后,才发现钓鱼岛的。三是日本在甲午战争之前虽有占有钓鱼岛的意图,但害怕引起清政府的抗议和反对,说明日本政府也认为它属于中国。四是日本政府正式决定占有钓鱼岛,是在18951月即产生《马关条约》以前的3个月。以上几点说明,至少在《马关条约》之前,钓鱼岛属于中国。

3.以往研究中的一个重要疏漏:有关钓鱼岛的日本内阁会议并未执行

受日本政府的误导,在以往的研究与认识中,认为自1895114日日本内阁会议决定“将钓鱼列岛划归冲绳所辖,建立标桩”(《人民日报》19961018日,第6版),紧接着根据清政府与日本签订的《马关条约》,台湾也割让给日本,所以,钓鱼岛在日本占领期间就属于琉球管辖了。这一观点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

如果仔细寻求日方的历史资料,以及推敲当时的具体历史背景,首先,日本内阁于1895114日有关钓鱼岛问题的决议,并未执行。一个理由是,该次日本内阁会议并没有发布公告,清廷和国际上都不知此事。第二个理由是,日方既拿不出内阁会议后曾经下达给冲绳县将钓鱼岛划归其管理的通知,也拿不出内阁会议就钓鱼岛已经划归冲绳县而发给全国其他省、州、县的通告。第三个理由是,据说该次会议决定在钓鱼岛建立日本国标或桩标,一直到二战结束,都未执行。钓鱼岛上第一次有桩标,还是20世纪60年代后期,联合国公布钓鱼岛大陆架含有丰富石油和天然气矿藏以后,但那时属于美国托管的民政府,而不是日本政府。

如果分析日本内阁会议未曾执行的原因,主要是甲午战败,就在日本召开内阁会的1895114日,清政府决定派出使者向日本议和。虽然日本以所派使者级别太低为由将其逐出境外,但它在继续加紧战争施加压力的同时,已经有了要求清政府割让辽宁半岛、台湾和澎湖列岛等议和方案。417日,日本与清朝签订《马关条约》,台湾割让日本。既然台湾都属于日本了,作为其附属岛屿的钓鱼岛当然就属于日本了。所以,被日方和许多历史学家很看重的1895114日内阁会议,其实只是一次并未实施的内阁会议。

其次,1895年《马关条约》到1945年日本投降,期间50年,钓鱼岛仍旧归属日本的台湾当局管辖。一个理由是,钓鱼岛作为台湾的附属岛屿,在自然地理条件方面本来就具有管理方便的优势,而琉球管理不仅距离远,而且横跨海沟,极为不便。再加上它对琉球并没有特别重要的作用,而一定要将其从台湾划分到琉球。第二个理由是,日本政府拿不出占领台湾以后,日本内阁曾经调整或变更有关钓鱼岛管辖权限的文书,即没有关于钓鱼岛划归冲绳管辖的政府通知或通告。所以,在日本占领台湾的50年里,钓鱼岛仍属“台湾州”管辖。

这就是说,即使日本占领台湾期间,钓鱼岛与琉球群岛从无关联。请读者注意,这是理解二战后美军托管琉球所发生钓鱼岛问题的枢纽。

4.以往研究中的第二个疏漏:战后钓鱼岛已经回到祖国

根据195312月美国托管琉球的行政当局所发布的号令,是至今所发现的最早将钓鱼岛囊括在琉球范围的文件。而美方在该文件中所提出的依据,则是19519月部分同盟国家与日本所签署的旧金山对日和约。在几乎所有对钓鱼岛的研究中,都跳过了19458月日本投降到19519月《旧金山和约》的产生,钓鱼岛的主权归属问题。也就是说,期间6年,是谁在统治钓鱼岛?因为钓鱼岛是一组无人居住的岛礁,那么,如果在准确点说,在二战后日本投降到195312月美托管当局发布号令,期间8年,钓鱼岛的主权在哪里?这是以往研究和准确认识钓鱼岛问题上的一个严重疏漏,但它却又很重要。

1943121日,美、中、英3国首脑在一起商讨战后善事和战后秩序,在发表的《开罗会议宣言》中,对日本侵略别的国家土地问题有明确而具体的原则。该宣言指出:“……三国之宗旨在剥夺日本自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后,在太平洋上所夺得或占领之一切岛屿;在使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例如东北四省、台湾、澎湖群岛等,归还中华民国。日本亦将被逐出于其以武力或贪欲所攫取之所有土地”。这段文字有3层含义,一个是包括西太平洋的卡罗林(即千年岛)、马里亚纳、马绍尔群岛等太平洋岛屿,主要是保证美国的利益。其二是满足和保障中国的权益,要求日本归还侵占中国的所有国土,除了上述哥哥被日本侵略占领的地区以外,还有比如南沙群岛、西沙群岛等都相继在一些有关二战的文件里提出来了,它们都在无条件归还之列。第三层是对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行为的总的和具有原则性的规定,包括虽然没有明确列出,但根据反侵略的正义战争的原则,作为战败国日本都必须将战前非法侵占和掠夺一切都无条件地缴还它们的主人,譬如这里没有列举朝鲜半岛、越南半岛和日本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无力侵占的其他东南亚地区,以及由于苏联当时还与日本处于友好关系同盟所以这里还不可以列出的苏联的利益,等等。

19457月,二战已经取得决定性胜利,美、中、英3国首脑签署的《波茨坦公告》再次重申这一立场,并严正限制了日本的主权:“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请注意,《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都是由中国与美国、英国一起签署的,中国属于主要战胜国,按照这两份文件,日本连琉球岛都没有,当然谈不上钓鱼岛的主权。

1945814日,日本无条件投降。19451025日,同盟国中国战区台湾省受降仪式在台北举行。国民政府任命陈仪为台湾行政长官兼警备司令,作为台湾与澎湖地区受降主官。该日上午10时受降仪式结束以后,陈仪即发表广播讲话:“奉命受降,从今天起,台湾及澎湖列岛已正式重入中国版图。……特报告给中国全体同胞及世界周知!”(杜春和:《中国战区接受日军受降始末》,《文史精华》1995年第8期)如前已述,由于日本占领期间并无行文变更钓鱼岛行政辖区所属的文书,钓鱼岛在期间50年一如既往属于台湾省宜兰县管辖。所以,钓鱼岛也和整个台湾一起,结束了50年的日本人统治,已经回到了中国。(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26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