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麦 克 阿 瑟 宪 法”批 判   

2017-12-03 14:42: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麦 克 阿 瑟 宪 法”批 判 (八)

——战后东亚国际关系与国际政治研究(续二十三)

梁中堂

现在我们再来分析麦克阿瑟的“非战”条款。

麦克阿瑟宪法第一章为“天皇”,第二章“放弃战争”。虽为一章,但就一条:

第九条  日本国民诚实希望以正义与秩序为基础之国际和平。作为国家主权发动之战争与武力威吓永远放弃或使用武力不作为解决国际纷争之手段。

为达到前项目的计,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之交战权。

这一条是麦克阿瑟宪法中最受世人争议的了。关于备受争议的缘由,我们且放置以后再谈。

由于日本宪法中这一“非战”条款在世界各国宪法中几乎独一无二,所以大凡研究日本宪法者都要论及于此。在后来的研究和舆论中,往往把这一条当作麦克阿瑟或者币原首相的独出心裁,是不正确的。哲人有言曰,只有当膝盖疼痛的时候,人们才会想起膝盖。战后70多年,虽然世界各国也长期遭受冷战的困扰,但除了一些局部战事以外,人类基本上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环境中。所以,越来越远离战争的人们,已经逐渐忘记那些有关战争的记忆。其实,“非战”、非暴力与反战主义作为一种主张拒绝支持或参与战争的思潮,源自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当然,在此以前的人类历史上,也有反战与提倡和平、主张非暴力的观点或学说,譬如西方往往可以追溯至中世纪的基督教,中国还可以找到更为遥远的墨子。但是,作为现代“非战”与反战主义,是从世界战争的现实出发而总结出来的一种基于非暴力主义的社会哲学,它已经从个人思维扩展到社会哲学的层面,远非基督教和墨子学说可以概括。一战期间,英法等国接受德国停战的提议以后,因为害怕战败的德国将出现报复,就花费很大精力防止德国再次兴起。巴黎和会的主要内容,就是剥夺与肢解德国。自后的国际联盟,以及以英国和美国为首发起世界各大国的裁军活动、美国中立法案的制定,都可说是在这一“非战”思潮的推动下发生的。

二战期间,以美、英、苏三大国为首,特别是英美两国,接受第一次世界大战过分剥夺德国而招致怨恨的教训,提出不割地、不赔款,以及倡议建立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也都算是一战以来非战与反战等非暴力主义思潮的继续。战争期间的几次巨头会面,至少在战争已经决定出胜负之后的雅尔塔与波茨坦会议上,主题就是防止德国与日本的必然复兴与报复。剥夺其武装与实现非军事化,使其丧失战争能力,已经成为同盟国家的共识。《波茨坦公告》中“欺骗及错误领导日本人民使其妄欲征服世界之威权及势力,必须永久剔除。盖吾人坚持非将穷兵黩武主义驱出世界,则和平安全及正义之新秩序势不可能”,“依据日本人民自由表示之意志成立一倾向和平及负责之政府”,就都表达了对战后日本“非战”的要求。所以,战后美国政府最初所制订并下达给麦克阿瑟的几个指令性文件中,就自然都相当明确地将其转化为命令而要求其坚决执行。

96日,美国总统批准的国务院《日本投降后初期美国对日政策》中,美国政府告诉麦克阿瑟,美军占领日本的“终极目标”就是“确保日本今后不再成为美国的威胁,不再成为世界和平与安全的威胁”。而确保这一目标的手段,就是实现非军事化。所以,

必须完全解除日本的武装,并使其完全非军事化。凡军国主义者的权力和军国主义的影响,都必须从日本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中彻底清除。凡显示军国主义精神和侵略思想的各机构,都必须坚决压制。

为“解除武装和非军国主义化”,美国政府要求麦克阿瑟:

“解除武装和非军国主义化,是军事占领的首要任务,应立即贯彻,并坚决执行。”

“日本不得拥有陆海空军、秘密警察机构和任何民航事业。日本的陆海空军必须解除武装,……”

“日本军事力量的现有经济基础,必须加以摧毁,并且不容许恢复。”(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劝说》第8册,第643654655657659页)

113日,美国政府发给麦克阿瑟《有关占领和管制日本的投降后初期的基本指令》中,解除日本武装,实现非军国主义化,仍然是“对日本实行军事占领的基本目标”。

联合国关于日本问题的最终目标,在创造条件,尽可能保证日本不再成为对世界和平和安全的威胁,并且最后能接纳它为国际大家庭的一个负责任的、和平的成员。为实现这一目标看来必要的某些措施,已经在波茨坦公告中提出了。这些措施中包括下列几项:贯彻开罗宣言,将日本的主权限于四个主要岛屿和盟国决定的一些小岛屿;废除一切形式的军国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解除日本武装并使其非军事化,对日本的作战能力继续加以控制……

为此,美国政府向麦克阿瑟发布命令说:

“你应保证日本的所有武装力量部队,……一律迅速解除武装”。

“你应为永远解散一切军事组织和准军事组织做好准备……”

“你应遵照早已发给你的指令的规定,没收或销毁一切武器、弹药、海军舰只和军事器械,包括原来制订用于民航的飞机,并停止生产这些物资。”

“你应采取适当步骤,摧毁日本的战争潜力,如本指令第二部分和第三部分所示。”

在第二部分有关日本经济和经济制度中,关于“目标和总的基本原则”:

“取消现有生产武器、弹药和任何种类其他军械的专门设施。”

“摧毁日本建造和维持生产任何危及国际和平的武器的经济能力。”

“你应立即禁止并阻止今后生产、获得、发展、维护和使用任何武器、弹药和其他军械;各种类型的飞机,包括用于民航的飞机;以及专门用来装配上述各类武器的零件、部件和原材料。”

“你应立即建立一个检查和管制系统以保证……所禁止的生产并未以隐蔽或伪装的形式在进行着。”

“你应尽速开列清单,列举一切生产(上述)涉及的产品的重要设施,……你应将这些清单送交参谋长联席会议……”

“你应指定向参谋长联席会议建议防止日本人在你结束占领后重新武装的控制措施。” (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劝说》第8册,第669-670675-676680682683页)

在有关经济制度事项中,美国政府还制定了包括对日本经济界支持战争的人员的整肃等措施。在第四部分财政金融领域,也进一步制订了相关政策以保证日本的非军事化。

不止如此。1946621日,即在麦克阿瑟的宪法草案以日本政府的名义提交国会审议的时候,美、英、中、苏四国政府还就日本的非军事化问题签署了《关于解除日本武装并使之非军国主义化的协定草案》。这是同盟国家非常重要的一份文件,它表明日本的非军事化是同盟国家的一项重大政策,而且是要在占领结束以后还要继续坚决推行与贯彻的。该“协定草案”包括一个序言和六项条款,其序言说:

联合王国、中国、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和美国四国政府,业已宣布其意向,要求全面解除日本武装并使之非军国主义化。此种意向曾在1945726日的波茨坦公告中表示过。此种意向已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实现。今后无论什么也无法阻止和推迟这一过程的完成。只要为确保世界和平与安全所需要,全面解除日本武装并使之全面非军国主义化的任务仍将保证执行。只有这一点得到保证,才能使亚洲和世界各国一心一意地恢复和平风尚。

该协定草案的第一条是从军队、军事与准军事机构、武器与武装装备的生产和配置、军事与军事生产和研发的场地和设置等6个方面,概括了必须加以禁止的非军国主义化的范围。第二条提出四国将建立一个“检查系统”,该系统在结束占领以后即刻启动派赴日本进行经常性地检查与管制,以确定日本政府对第一条所列解除武装和非军国主义化的条款是否被遵守,从而防止日本军国主义的复活。第三条则明确向日本政府提出,接受上述两条是盟国结束占领日本的“一个必不可少的条件”,即只有日本接受“非战”条款并且同意同盟国家的“检查系统”有权对日本实行经常性的检查,占领军才可以视情况撤离。否则,盟军将继续占领日本,由占领军直接维护“非战”原则。第四条是有关占领结束后的盟国“检查系统”将如何在日本开展工作。第五条是有关该协定草案的批准事项。(汤因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史》第8册,第715-717页)

我之所以不厌其烦地引述与介绍上述文献,就在于向读者说明,“非战”原则本属于盟国下达给麦克阿瑟“军事占领的首要任务,应立即贯彻,并坚决执行”的指令,而与麦克阿瑟或者币原首相个人的思想观点并无多大的关联,因为他们都只是处在执行的层面,无可选择。——对于麦克阿瑟来说,他是盟军最高统帅,必须无条件执行美国政府和盟国的指令;对于币原喜重郎来说,他是战败国日本的总理大臣,既然无条件地接受了《波茨坦公告》,那么,也就必须无条件执行同盟国家关于剥夺日本武装的决定。——即使麦克阿瑟宪法草案不反应这个问题,当两周后产生的远东委员会也一定会要求日本用宪法保障不在武装与放弃战争交战权。

分析社会各阶层对待宪法“非战”条款的态度,相对于众议院中的一些议员来说,制订麦克阿瑟宪法时期的两位首相币原喜重郎和吉田茂,或者换个话说,当时的日本政府还是能够比较“痛快”地接受。为什么?首先,币原和吉田都属于亲英美的外交官出身,本来就与军方不和。从战前开始,曾经担任外相的币原受军方排挤,长期处闲。战前的吉田茂的职位较为低微一些,先后担任过外务次长和驻英大使,不过也受军方的排挤。吉田在战争期间,不仅长期处闲,而且在停战前还被宪兵队软禁过几个月。所以,他倆难免对军方有一种反叛情绪,此时遣散武装部队,实行非军事化,总是可以接受的。其次,当时的日本经济已经崩溃,如果重新武装,需要一大笔开支,这对于担任总理大臣的人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负担。再其次,日本已经处在美军的占领下,属于异族统治,无须再担心国家安全与防务了。再其次,正如吉田茂在国会上回答议员质询时所说,日本是战败国,在世界其他国家看来,日本是战争的根源和侵略者,现在需要用另外一种形象给别的国家看,让他们放心。最后一点,也许是最为重要的是,日本需要让美国放心,及早地结束占领。当务之急,就是应付美国占领者,少做抗拒的事情。所以,对于政府来说,先通过美军强加的宪法,等待结束占领以后再由自己修改也可以。这是当时的日本政府可以结束的理由。

接着分析人民大众。即使说“非战”条款是盟国强加给日本的,但它还是符合日本人民的利益,受到人民普遍拥护与欢迎的。究其原因,是因为热爱和平、反对战争,是世界各国人民的共同愿望。所以,“非战”如果作为一条国家原则,应该说任何国家的人民在其本意上都会拥护的。特别是对于日本人民来说,长期被军国主义政府绑架,受其祸害。这是一个极为简单的道理。大凡战争,送到前线的是劳苦大众,支撑战争的财力物力,无论直接间接但最终也都会转嫁到人民大众的身上,而靠战争发财的则是政府所代表的大财团。所以,从甲午战争以来的持续半个世纪的战争,日本人民深受其苦,深受其害。如果检点太平洋战争,且不说经济与财产的损失,仅统计指节的生命与生活影响,期间约有接近200万的军人死亡(如果计算平民的伤亡,全日本有270万人死于战争),相当于当时日本总人口的3%4%。另外,还有数百万人受伤、患病或者营养不良(武装部队遣散以后,有接近450万复原士兵被认定伤残,其中约有30万人领到了伤残抚恤金)。在美军轰炸时期,仅东京700万市民中,有500万人被迫离开这座毁坏的城市。(《拥抱战败》,第1314页)所以,作为直接经受战争的一代日本人民,是从心底里反对战争,拥护“非战”条款的。日本著名思想家加藤周一说:“尽管(‘非战’条款)是被强加来的,但如果它的内容本身是好的,也是可以的。”东京大学教授、日本宪法学者奥平康弘则讲得就更为透彻。他说:“或许存在宪法第九条是被强加而来的这件事,然而将如此崇高的理念赋予我们,它适合我们的胃口,我们承认它,选择它。”(《现在,请选择宪法之魂》,第36页)

下面,我们再来分析“非战”条款的后果。

  评论这张
 
阅读(121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