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马克思语境中的人口城市化  

2017-12-28 22:54: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克思语境中的人口城市化

梁中堂

     按语

     2017年12月9日,复旦大学人口研究所、人口与发展政策研究中心,以及中国区域科学协会区域人口发展专业委员会等单位联合举办“人口变动与城乡发展高端论坛”,笔者受邀在论坛作了发言。本文是在论坛ppt的基础上形成的。

                                                                         ——2017年12月28日


在马克思的学说中,没有人口城市化这一学术范畴。但是,作为现时代的科学学说,马克思对现在我们称之为人口城市化的社会现象有着更为深刻的研究与论述。

讲到马克思,世人存在许多的误会。特别由于苏联解体,许多人以为那是马克思学说的死亡。我要向大家说明,过去我们所接受的马克思主义,并不是马克思本以上所演绎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大约是在100年前开始接受与传播马克思主义的,那个时候的中国还很少有马克思的著作。我们所接受的马克思主义是列宁从马克思的著作中提炼出来的学说。列宁是一位伟大的学者型的革命家和政治家,他主要从当时俄国革命的现实出发,从马克思著作中吸取理论营养制定了一套相当精致与完备的有关俄国革命的学说,一般称之为马克思-列宁主义。不过,我们所接受的马克思主义甚至也不全是列宁的,准确点说,是斯大林的马克思列宁主义。1940年前后,中国共产党有一次以延安整风为主要形式的学习运动,它对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在这次学习运动中,《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是主要教材之一。该书是斯大林为教育苏联共产党而主持编写的,斯大林还亲自撰写了有关章节。虽然从该书的性质来说,它是一本有关苏联共产党的历史的著作,但是,因为苏联共产党号称使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武装和指导的革命政党,所以要用马克思的理论总结党的历史。这样,该书同时又是一部有关马克思的理论的重要著作。不过确切点说,这本书所体现的马克思主义,是列宁和斯大林眼里的马克思,是他们所理解的马克思,特别是斯大林的马克思主义。一方面,由于时代的局限性,列宁斯大林对马克思学说的理解也一定是有局限的。另一方面,列宁和斯大林所阅读到的马克思的著作,仅只是马克思在世的时候所发表和出版的,而现在已经知道,马克思的大量未曾来得及整理出版的笔记、手稿、通信等各种形式的文字,承载着马克思十分丰富而且相当深刻的思想,都是在上个世纪5060年代以后才陆续整理出版的,是列宁和斯大林所不知的。所以,列宁和斯大林的马克思主义并没有完全、准确地反映马克思的学说体系。特别是人类对于自己优秀的思想家的学说,都需要根据时代的发展而不断地与他们对话,才能从他们思想中吸取养分,而不是遇到挫折与失败以后,把当代人的错误归结到那些伟大思想家的身上,远离和拒绝伟大的思想理论。

绪论

1848年是一场席卷欧洲的革命运动,法国、德国和奥地利等国家首当其冲。十年20岁的马克思思想活跃,富有革命激情。所以,马克思最初是以革命家的面目出现的。这一阶段的著作《?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德意志意识形态》、《神圣家族》,以及《共产党宣言》等等,已经提出了以唯物历史观为核心的理论,所以说马克思的学说已经成熟,是有道理的。但是,这毕竟是靠马克思站在被压迫民族和被压迫阶级的立场上所做的逻辑推理,依靠科学思维的感悟提出来的,还不是经过科学的研究,严密的论证。有关这一点,恩格斯也说:“在四十年代,马克思还没有完成他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工作。这个工作只是到五十年代末才告完成。(恩格斯:《卡尔·马克思?雇佣劳动与资本?1891年单行本导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人民出版社,1965年,第234页马克思这一时期的研究成果,主要体现在从《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到1860年出版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及其导言、序言等著作里面。至于此后的包括《资本论》等著作,那更属于成熟时期的论著了。

1.马克思的人类社会形态三阶段说

 人的依赖关系(起初完全是自然发生的),是最初的社会形态,在这种形态下,人的生产能力只是在狭窄的范围内和孤立的地点上发展着。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是第二大形态,在这种形态下,人形成普遍的社会物质变换,全面的关系,多方面的需求以及全面的能力的体系。建立在个人全面发展和他们共同的社会生产能力成为他们的社会财富这一基础上的自由个性,是第三个阶段。第二个阶段为第三个阶段创造条件。因此,家长制的,古代的(以及封建的)状态随着商业、奢侈、货币、交换价值的发展而没落下去,现代社会则随着这些东西一道发展起来。

                                ——马克思:《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册,人民出版社,1979年,第104

    我国大多数人都听说过人类社会历经五个社会形态: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但是,这不是马克思的。我的考证,是斯大林1938年在联共(布)党史里面讲的。(联共(布)中央特设委员会编著、经联共(布)中央审定:《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苏联外国文书籍出版局,1938年,第156-159页)。

由于马克思的这部手稿并不是为出版所书写,它带有研究性质,而且仅只是把自己的思路记录下来,特别是在没有接受过马克思理论与语言训练情况下,更感觉话语晦涩、难懂。如果用通俗的话来表述,是说人类历史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或者三大形态。人类一开始是在自然经济条件下,生产自然物,譬如稻谷、水果、飞禽野兽、鱼类等等,都属于自然形态的东西,这是第一个社会形态。在这一形态基础上,形成了一种生产以价值为特征的产品,这是第二大形态。在这第二大形态的基础上,再生长或形成第三大形态,那将是人的全面发展等等。

马克思的文章历来都很严谨,他没有直接讲第一大形态叫什么,第二大形态、第三大形态都叫什么。不过我们可以根据他的论述,就其经济特征来说,把第一个社会形态称之为自然经济。第二大形态,在引文里马克思用黑体字标出的货币、交换价值,就是《资本论》所研究的对象,即现实社会生活中以商品生产为特征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这种生产与以往以自然物未生产目的的生产方式譬如以生产多少斤小麦、多少张牛皮等等的生产不同,它是以价值的符号货币计量的,即使生产物相同,譬如同样还是小麦、牛皮,但从生产的起点上和目的上都不一样了。资本主义为了生产价值,为了赚钱,为了李蕊而生产,至于具体生产什么则不很重要。所以,马克思所说的第二大形态也就是我们平常所表述的资本主义。在资本主义基础上成长的第三个阶段,那该是共产主义了。

几百年来,资本主义招致两个方面的批评和批判,已经很臭了。一个方面是站在传统时代即自然经济的立场上的批判,以西斯蒙第为代表的经济浪漫主义。另一个派别是空想社会主义,从理想的境界出发对现实的批评与批判。这两方面都不属客观现实的批判,却把客观现实的资本主义批惨了,特别是从批判中所提炼出了的否定现实的意识形态的宣传,更进一步把资本主义妖魔化以后,人们普遍认为它是很坏的东西。不错,它与未来更高级的社会比较,现实中的资本主义还是一个不很合理、不很公平的社会。但是,和它前面的社会比较而言,还是相当先进的、进步的。在本文里,我们所讲的资本主义,说它好也罢、坏也罢,总之是人类必然要经历的一个历史阶段,或者是马克思所说的第二大形态。

这个大形态究竟有多大、多长?马克思没有具体解释。但是,我们从马克思那里所获得的第二大形态,是介于自然经济和将来更高级的共产主义之间的一个阶段。前一个阶段,即以生产价值为目的的资本主义生产出现之前,从人类以采集树叶、水果、草籽(谷物)、鱼虾等等进化的早期阶段算起,应该有几十万年上百万年了。将来到了第三形态以后,人类的未来将像一条射线一样无限长,只要地球不爆炸,甚至地球爆炸都没事,可能人类在此以前已经迁移到太空其他地方去了,总之只要不发生毁灭人类的大灾难,人类还在繁衍和延续,那也是一个无限长久的社会形态。所以,介于两个无限长远的形态之间的第二形态,那也不该是35年,或者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它应该是一个更长的历史阶段。这就是马克思所表述的资本主义社会形态。

    2. 人类正处在由传统的自然经济向资本主义形态过渡的阶段上

我考察资产阶级经济制度是按照以下的次序:资本、土地所有制、雇佣劳动;国家、对外贸易、世界市场。

                         ——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第81

人类历史的三大形态学说,是马克思在1857年至1858年的经济学手稿里面说的。恩格斯说马克思完成政治经济学批判工作,就是从这个手稿开始,然后到了《政治经济学批判》这本书。该书是马克思在1859年完成,1860年出版的。这本书是马克思准备写作的一大套书的第一分册,这一套书的大纲大约就是这段文字所表述的资本主义历史逻辑或基本范畴。马克思的写作计划在1860年有过一个中断,当60年代初期在继续写作的时候,又改变了主意,调整了写作计划,形成了1867年出版的《资本论》第一卷,以及恩格斯编辑出版的其他两卷和有关学说史等大量手稿。当马克思已经把《政治经济学批判》书稿交给出版商以后,于18601月又为该书写了一篇序言。我们缩印的这段话,就出自于这篇序言的篇首。

    按照马克思辩证法,历史的与逻辑的统一原则,他所叙述的逻辑也就是资本主义形成与发展的历史逻辑。我对他的理解,马克思所概括的资本主义历史,在分号之前,是资产阶级国家即资本主义制度建立以前,是存在于资本主义的母体即自然经济形态里,是资本主义逐渐发生、发育与成长的,有如“春雨润无声”一般。而恩格斯则说:“当居于统治地位的封建贵族的疯狂争斗的喧叫充塞着中世纪的时候,被压迫阶级的静悄悄的劳动却在破坏着整个西欧的封建制度,创造着使封建主的地位日益削弱的条件。”(恩格斯:《论封建制度的瓦解和民族国家的产生》,《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卷,1965年,第448页)资本主义国家产生以后,总以民族面目出现的资本却越来越多地突破和越出地方与民族的狭隘界限,开展对外贸易。不同民族资本之间的贸易,必然要求同一的交易规则,而千百万次的交易把各个民族国家的商品价值逐步用相对一致的货币单位化简、换算,从而把各个民族国家的市场连接起来,一个统一的世界市场就逐步形成了。如果用现在的话来讲,那不就是经济全球化、世界一体化吗?我国常说的与世界接轨,以及当前世界各民族国家的贸易摩擦和由此引起的冲突及谈判,都表明目前的人类尚处在世界市场形成的过程中。

3.英国的资本主义是从16世纪开始的

……资本主义时代是从十六世纪才开始的。在这个时代到来的地方(马克思以英国为研究对象——引者),农奴制早已废除,中世纪顶点——主权城市也早已衰落。

                              ——马克思:《资本论》,人民出版社,1975年,第784

马克思把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剖析,当作科学研究。所以,像物理学实验需要选择合适的研究材料一样,马克思的研究是以英国为对象的。在中世纪时期,英国王权曾经历了一个由集中到分散,然后再集中的过程。在王权分散与式微的阶段,城镇自治相对成长与发展,譬如苏格兰的自由市,威尔士与爱尔兰的城镇,具有一定自治性质,其实有点类似于拿破仑战争以前的德国分裂成为数百个大公国,或者有如中国春秋时期的诸侯国家,各个城市享有相对独立的主权,而王权衰落。那是中世纪的顶点,接着封建制度衰败了。按照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论述,资本主义的发展需要民族国家的统一,而王权在混乱中代表着秩序,代表着正在形成的民族而与分裂成叛乱的各附庸国的状态对抗。一切革命因素都倾向于王权,这一推动社会的积极力量发端于十世纪。(《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卷,第453页)所以马克思说那个“中世纪顶点的主权城市也早已衰落”。这是英国的历史。其起点是英国中世纪农奴制度解体以后所产生的大量自耕农,也即我们通常说的个体农民所支撑的经济制度。资本主义是在个体农民基础上开始出现、形成与发展起来的。事实上,西欧法国、西班牙、荷兰和英国在此之前都先后经历了王权的强化,农奴制的解体,对中世纪以来的教皇统治的反叛,以及商品货币在经济生活中占重比越来越高的阶段。

4. 原始积累:资本主义形成的过程

在原始积累的历史中,对正在形成的资本家阶级起过推动作用的一切变革,都是历史上划时代的事情;但是首要的因素是:大量的人突然被强制地同自己的生存资料分离,被当作不受法律保护的无产者抛向劳动市场。对农业生产者及农民的土地的剥夺,形成全部过程的基础。这种剥夺的历史在不同的国家带有不同的色彩,按不同的顺序、在不同的历史时代通过不同的阶段。

                                  ——马克思:《资本论》,人民出版社,1975年,第784

马克思把资本主义在其母体中形成与发展的这一段历史,称之为原始积累。这个积累的过程,最主要的是在这个冒号之下的一个结果,大量的人突然被强制性地同自己的生存资料分离成为一无所有的无产者而被抛向劳动市场。在英国,之所以发生这个过程,是由于一定的商品货币制度和小农经济的本质性规定,再加上先是领主后是政府立法所制造的圈地运动——英国从最早期为了养牧羊即莫尔所说“羊吃人”到集约化农业种植经营,圈地运动从12世纪延续到19世纪——直接间接地剥夺农民。农民失去土地以后,只剩下出卖劳动力这唯一的一条路。由于商品生产是以人口的集中和集聚为基础的,所以,一方面是破产的农民自然流向人口密集的城市,另一方面它又必然地以加速度的方式增加与扩大人口集聚的程度。这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人口城市化。

其实,这一过程在16世纪以前的英国就开始了,只不过英国和西欧的资本主义自然发生于传统的自然经济条件下,一方面是一个历经了500多年的长过程,涓涓细流。另一方面,在马克思以前的时代,因为新大陆的发现和殖民地的开发,吸纳了大量的农村剩余人口,城市化还不如后来那么显著。20世纪以后,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资本主义迅速扩展到欧、亚、非旧大陆,新独立的民族国家是从较高阶段上的资本主义生产嵌入其落后的经济肌体上,大量的农村剩余人口和破产的农民一下子被制造出来而涌向城市,所以城市化过程来得异常迅猛、汹涌澎湃。这是人口城市化这一术语产生于20世纪的原因。但作为历史过程,早在16世纪英国发生资本主义时代就已经发生了。

人口城市化过程的表象是农民不断流向城市,农村人口转变为城镇居民,其实质则是传统的自然经济解体,全社会逐步转变为资本主义。

5. 原始积累的基础是对农民的剥夺

在原始积累的历史中,对正在形成的资本家阶级起过推动作用的一切变革,都是历史上划时代的事情;尤其是那些剥夺大量人手中的传统的生产资料和生存资料并把他们突然抛向劳动市场的变革。但是,全部过程的基础是对农民的剥夺。

                  ——马克思:法文版《资本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3年,第770

这段话和后面的一段话,是马克思在法文版里对前面引述的那两段话的重新改写。马克思的《资本论》德文版是1867年出版的。1872年至1875年,在马克思的热情支持和积极参与下出版了法文版。法文版是依据德文版翻译的,但马克思几乎逐句逐段地校阅了整个文本,不仅章节有所调整,有些段落甚至重写了。所以,马克思认为法文版《资本论》是具有一定独立意义的版本。引用不同版本中的相同问题的不同表述,可以更为准确地理解马克思原意。

原始积累作为传统经济制度的解体与灭亡,新社会形态的形成与成长,是以相对平和的方式而悄然发生的。但是,因为它对于资产阶级和雇佣劳动阶级的成长与发展都具有极大的推动作用,所以说它对于社会变革起着积极地推动作用。即使如此,我们必须懂得:全部过程的基础是对农民的剥夺。

6. 只有英国才完成了原始积累的过程

全部过程的基础是对农民的剥夺。

这种剥夺过程只是在英国才彻底完成了。……但是,西欧的其他一切国家都正在经历着同样的运动,虽然因环境不同而具有不同的地域色彩,或者局限在较窄的范围内,或者特征不是那么明显,或者过程的顺序不同。

               ——马克思:法文版《资本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3年,第770

原始积累作为旧制度解体和新制度诞生的历史过程,马克思认为在西欧各国中,也只有英国,是在他写作《资本论》的时期,算是完成了。之所以这样说,因为西欧的法国、西班牙等国家,直到现在还存在大量的个体农民。也就是说,作为资本主义发源地的西欧,至少在马克思的时代,其他国家还正在历经原始积累的过程。所不同的仅只是由于各个国家具体情况或者背景的不同,这一相同的过程呈现着不同的色彩或特征。

马克思在人类社会三阶段学说中所揭示的是人类的一个大时代,所以,所有的国家都必然地要历经这一个阶段。1867年,马克思在《资本论》德文版的序言中说:

我要在本书研究的,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到现在为止,这种生产方式的典型地点是英国。因此,我在理论阐述上主要用英国作为例证。但是,如果德国读者看到英国工农业工人所处的境况而伪善地耸耸肩,或者以德国的情况远不是那样坏而乐观地自我安慰,那我就要大声地对他说:这正是说的阁下的事情!

启迪与启示

1.根据马克思的人类历史三阶段学说,人类正处在第二社会形态即以生产交换价值为特征的资本主义阶段。如果超脱意识形态的纷争而从唯物历史观的视觉来观察,它就是人类历史中必经的一个发展阶段。

2.资本主义是从16世纪的英国开始的。因为人类整个历史只有三个阶段,那么作为第二大形态的资本主义阶段至少应该有数千年或者数万年,仅有500多年历史的资本主义才是它的形成与建立的过程中。

3.资本主义是从英国与西欧国家的自然经济中孕育出现的,其形成与成长必然地产生两个结果,一是资本的积累与集中,也即资产阶级形成;一是农民失去世代得以生存的土地而沦为雇佣劳动者。这是同一过程中的两个结果,马克思称其为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也正是在这两个结果的意义上,马克思说只有英国算是完成了。

4.原始积累的过程是以对农民的剥夺为基础的。失去土地的农民,只能到人口集聚的地方去打工,依靠出卖劳动力谋生。市场经济是以人口的集聚与集中为前提的,所以,建立在对农民持续剥夺基础上的原始积累过程,也就是农民离开土地进城的人口城镇化过程。所以,人口城市化的本质是传统的自然经济向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转变。这一过程的基础是对农民的剥夺。

5.如果说完成原始积累才算建立起资本主义,那么,这一过程将有以下几个结果:第一,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和个体农民基本消失,商品经济覆盖全社会;第二,劳动力与土地市场化;第三,封建制度与人的依附关系被资本主义法制与建立在商品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自由、独立、个性所替代。

6.英国与西欧国家的资本主义是从其母体经济自然发生与成长的,基本上没有政府的参与,自耕农是在租地农场主的自由竞争中破产而逐步淘汰消失的,市场经济制度也是在同一过程中建立起来的。这也就是西方国家所说的自由资本主义。但是,西欧以外的欧、亚、非洲旧大陆的各个民族国家,都是从外部嵌入资本主义制度,所走的是另外一种道路。尤其是各个国家的历史不同,遭遇到资本主义的历史机遇不同,其发展的方式方法也就各具特征与色彩。

7.1917年十月革命所建立的苏维埃政权,开创了一种由国家政权介入社会形态转变,以及政府主导下发展资本主义的新模式、新道路。1928年苏联实行第一个五年计划,走工业化和农业集体化道路的时候,俄罗斯距离沙皇改革农奴制才只有半个多世纪,距离191710月列宁颁布《土地法令》,农民得到土地使用权还不足10年。所谓的斯大林模式的实质就是政府通过一纸法令剥夺了农民的土地所有权,所谓的集体农庄的实质是把农民及其土地全部转化为国家资本主义的备用物。

8.中国地大物博,历史悠久,中华民族在漫长的自然经济时代创造了灿烂的农业文明。但是,从晚清时代开始,中华文明就被统治者当作抵制与抵抗资本主义文明的沉重包袱。所以,与世界上绝大多数民族国家比较,中国引进与实行资本主义的历史也比较晚。如果从19世纪7080年代的洋务运动算起,至今约100多年。如果从50年代初期的工业化算起,60多年。如果从70年代末的改革开放,逐渐消除意识形态障碍而大规模引进资本主义生产线算起,也才只有40年。原始积累作为客观存在已经发生了,但解决其必然产生的劳动力和土地市场的意识形态的障碍却未消除,至于制度上的改革与建设还任重道远。

    9.中国的改革开放改变了斯大林的模式。中国政府以大力发展教育的方式,使得大量接受了高等教育和中等技术专业教育的农民子弟直接转变成城镇人口,而作为转变主体的农民工形式则是一种不彻底的城市化。农民工是中国城镇化过程中的一种特有的现象。这部分农民在他们年富力强的时候进城劳动,却由于过去的所谓计划体制的障碍而不能永久性地沉淀下来,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在其年龄相对大了,在劳动市场上处于弱势的时候,则不得不再回到农村去。所以,中国目前以数亿农民工参与的人口城市化,是一种伪城市化,不彻底的城市化。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是奇迹,但不是特色。因为大量自然经济的农民转变为生产效率更高的市场经济,必然带来经济上的巨大增长,这在德国、日本,以及苏联的历史上都曾发生过。以农民工形式参与城市化,这是中国特有的现象,所以是“中国特色”。破除中国特色,以更为人道与人文化的方式解决好数亿农民一劳永逸地从自然经济转向市场经济,让进了城的农民不再回到农村,这才是中国下一步发展中应该解决的历史性课题。


  评论这张
 
阅读(4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