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斯大林的马克思主义为什么排斥人权(六)  

2016-04-12 16:41: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斯大林的马克思主义为什么排斥人权(六)

梁中堂
       我们觉得我们实际工作者对于我们道路上的一切小沟、泥坑和坎坷要看得清楚些。但是伊里奇是伟大的,他不怕自己道路上的泥坑、坎坷或深沟,他不怕危险,他说:“站起来,一直走向自己的目标。”而我们实际工作者认为,当时这样做对我们是不利的,应当绕过这些障碍,然后对准要害,果敢地行动。于是,我们不顾伊里奇的一切要求,没有听他的话。沿着巩固苏维埃的道路继续前进……
                                           ——斯大林:《在俄共(布)莫斯科委员会庆祝弗·伊·列宁五十寿辰大会上的演说》

8.斯大林和斯大林主义之一:斯大林其人

现在我们才可以谈斯大林与斯大林主义。从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以后,正统的马克思主义极力把斯大林和列宁区分开来,而历史的事实是,列宁主义是通过斯大林实现与展开的。所以,不客观与充分地分析斯大林和斯大林主义,也就无法正确理解列宁主义。

即使从192212月列宁再次病倒在床上的时候算起,到1953年去世,斯大林担任苏联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职务长达30年。1917年二月革命时,俄罗斯帝国实际上是一个以农村公社和农奴制为基础的农业国家。而且,我还要提醒读者注意,在那个时代里,俄国的农业连铁犁尚未普及,有些地方的农民还在用木犁耕作,还有不少的农民即使分到了土地但一点农具也没有。而当斯大林去世的时候,苏联已经是一个与整个西方资本主义阵营抗衡的世界第二工业大国。特别重要的是,我觉得全世界的人民都该感谢他的是其对人类最终足以赢得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所做出的贡献。是斯大林领导的苏联两亿人口拖住了不可一世的德国军队,才使得希特勒在西线的战场永远越不过英吉利海峡、在非洲战场上让素有“沙漠之狐、帝国之鹰”称号的德军元帅隆美尔所率领的“魔鬼之师”在北非战局的辉煌不致一直写下去,英军的灾难也得以有个结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棋盘上,苏联单独对付与牵制着德意法西斯的东线和日本帝国的西北战线,美国和英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以及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对付的是德军西线和日本的太平洋战场。特别是在1944年到1945年的最后的决战中,苏联红军从其欧洲国土的腹地莫斯科一直打到德国的首都柏林,解放了大半个欧洲。19458月,苏军又抽调欧洲兵力挥师远东,集结组成由多兵种汇编的三个合成集团军和一个坦克集团军,共12个军,39个师,总计157万兵力,突然进军中国东北,歼灭了日本关东军。这是日本帝国灭亡前所承受的最为致命的一击。人属灵性动物,该有感恩之情、之意,之思、之想。斯大林在那场由德、意、日等法西斯给人类带来的巨大危机之中,表现顽强、卓越,为保卫世界和平、拯救人类做出了至少一点都不比罗斯福、丘吉尔有丝毫逊色的贡献。二战结束后70多年,以西方为主流与主导的世界舆论对后两人赞誉有加,固然无可厚非,但却对斯大林每每口诛笔伐,实在是有失人之厚道。

我觉得,国际舆论怎么说,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前苏联国家和所谓正统的马克思主义一方面把斯大林的苏联社会主义没有人权的过失都归结到斯大林的个人品质,另一方面把斯大林描述成惯于耍弄阴谋诡计的政治伎俩,背叛了列宁并分别消灭了一个个政敌以后,才窃取了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

这当然不符合事实。一个心灵肮脏、行为卑劣龌龊的政治小人或许在短时期依靠某一个或几个小聪明小伎俩获得成功是可能的,但他如何能在长达30年里、在一个大国的经济建设上获得成功,何以能经受了民族危亡与人类危机期间的生与死的残酷战争的严酷考验?

在历史与政治哲学研究的领域中,最浅薄、无力、无助与无奈,当然也是最为庸俗的一种做法,那就是援引人性、道德与伦理。这一行为往往会把所有的历史人物都放在这台可以承载古往今来所有人的道德天平上,将其简单归类到好与坏两端的某一边,然后就可以解释所有的历史现象了。

正是因为我排斥这一历史观,而现在正统的马克思主义又是把苏联的所有的阴暗面问题归结到斯大林的个人问题方面,所以,我也必须从与我们的传主的个人品质方面来说起。不过,我的引证与叙述,并不是为了表明斯大林的高尚,而是说那页是一个正常的人。我们研究的是大历史,仅从那个时代中绝大多数人都具有的或者属于社会平均的人品即极为正常的人开始。

我们仅从有关斯大林回忆与研究的浩瀚撰述里重点挑选莫洛托夫和阿利卢耶娃的几个片段,前者可以算是从同志与同事的视觉所作的素描,后者作为女儿该是最近距离的观察。

莫洛托夫虽然比斯大林年轻,但在党内资历很老。莫洛托夫与斯大林交往时间很长,至少从1912年两个人都参与创办第一张《真理报》开始。莫洛托夫是包括列宁斯大林在内的布尔什维克党的上层中少有的参加过1917年二月革命的领导人。革命后,斯大林从西伯利亚流放地回到彼得格勒,莫洛托夫已经是俄罗斯中央局的领导人,主持中央机关报《真理报》的工作。斯大林流放前并不属于俄罗斯中央局,但他是中央委员,资历老,到彼得格勒后就成了莫洛托夫的战友与领导。十月革命以后,莫洛托夫担任中央书记。不过那时的书记还是在秘书和办事员这个意义上来说的,1922年十一大设立以斯大林为总书记的中央书记处,按照列宁的意图也还是帮助他处理一些日常的事务。在同一次党的会议上,莫洛托夫在继续担任中央书记的同时,还是包括布哈林在内的3位中央政治局候补书记。那时的“候补”与中国现在的中央委员或者政治局委员的候补规矩和制度都有所不同。莫洛托夫担任政治局候补委员是在政治局委员因事因病缺席的情况下,由排名在前的政治局候补委员“顶缺”参加会议,发言权和表决权都与政治局委员相同。莫洛托夫在3位候补委员中排名第一,所以经常参加政治局会议决定大政方针。在经过20年代的几次政治斗争之后,列宁时期与斯大林共同担任政治局委员的领导人都得到了清洗。所以,从30年代开始,莫洛托夫就成了斯大林时代排名仅次于斯大林的领导人。

1953年苏共二十大会议上,赫鲁晓夫提议在代表会议上公开斯大林的问题,莫洛托夫反对。有人根据莫洛托夫能够长期成为斯大林的二号人物,以及反对公开斯大林的问题,就判断莫洛托夫是斯大林的人。我觉得还不那么简单。如果纯粹以庸俗的观点来看,莫洛托夫的高位完全是来自于历史上排在他前面的政治领袖的坠落,而不是因为斯大林的提拔。我觉得莫洛托夫如果将自己看作是一匹千里马,那么伯乐就是列宁而不是斯大林。相反,在莫洛托夫的谈话口气上,一直是把斯大林和他自己都当作是列宁培养与赏识的结果,他们倆大约处在一个级别上。关于个人恩怨,公事私事,莫洛托夫都有一大箩筐。先说公事。1917年二月革命以后,莫洛托夫等彼得格勒苏维埃的领导主张政权归苏维埃,不与临时政府合作,不服从临时政府。斯大林和加米涅夫一块从流放地到达帮大哥吼,反而主张服从临时政府,还对莫洛托夫做了撤职并调离《真理报》的处分。列宁到达后,证明莫洛托夫是符合列宁的主张的。晚年时,有一次莫洛托夫还庆幸自己有一个好的结局。他说:“我想,他(斯大林——引者)要是能再活一年,我就可能不会安然无恙了。”也就是说,在斯大林的领导下,很有可能他也会被清洗。这是曾经跻身于其间并对属于他的那个体制已经有了深刻体悟的一句话,而不是简单将自己归结于某一个人。关于纯私人性的问题。莫洛托夫说:“(与斯大林)相识后,在一个房子里住过。后来把我的女朋友夺走了。”[1]那是年轻的时候。30年以后,大约二战结束以后的那次肃反中,莫洛托夫的妻子也被投进了监狱。原因据说是因为她与斯大林的妻子无话不说、过从甚密,在1932年斯大林的妻子自杀这件事情中没有起好的作用。莫洛托夫的妻子是在1954年才释放出来的,也就是说,莫洛托夫反对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的时候,他的妻子还被关押着;赫鲁晓夫做了反对斯大林的秘密报告,他的妻子放回来了。所以,必须知道列宁、斯大林,以及一定程度上还有莫洛托夫那一代的布尔什维克是一个较为特殊的群体,仅用简单的个人私利和恩怨解释个中缘由可能还触及不到问题的实质。

莫洛托夫晚年过着公寓般的退休生活,已经退出了苏联政治体制,更远离了斯大林的威胁,他没有必要说假话。即使曾经是“斯大林的人”,但已到了风烛残年的岁月,也没有必要还要粉饰他。更何况我们所引证的话语都是晚年他与人随意的交谈,大都是未经思索脱口而出的话。那该是一位在国家最高权力与政治核心中历经过民族危机与政治漩涡而幸存的智慧老人,有如大浪淘沙与沙里澄金,用最为简洁的语言所概括的一些极为宝贵的历史经验。

关于斯大林的一般秉性。莫洛托夫说:“朴实,非常非常好的一个人,很合群。是个好同志。对他,我了解。”

“有很多能干的人,但最突出的只有斯大林一人。就其性格来讲是非常坚强的,他所具有的明确性、合乎逻辑性是大多数人所缺少的。”

“我一生中两次称斯大林为天才。一次是在我参与集体签名的一份贺词中。斯大林发怒了,吩咐我划去:‘你的名字怎么上去的?’‘按惯例,我该签名。’‘难道你也跟在别人后面跳?’第二次是在他的葬礼上。

“我并不认为他是天才,而认为他是伟人。”[2]

还有一个故事,斯大林和奥尔忠尼泽的故事。后者与斯大林都是格鲁吉亚人,一起的革命战友,但也是列宁十分信得过的人。第十次代表会议上,奥尔忠尼启则要被选为中央委员,有人反对。列宁替他说话:“我了解,他是个忠于党的人。我本人了解他,他曾和我一起在国外……[3]这样的话,列宁晚年躺在床上,为口述有关民族问题的文章,批评斯大林和奥尔忠尼启则,还说“我本人是他的朋友,在侨居国外时同他一道工作过”。[4]十月革命后,奥尔忠尼启则在格鲁吉亚和南高加索地区工作,调回莫斯科后,临时就住在斯大林的家里。过了一段,斯大林问奥尔忠尼启则夫妇:“你们是不是喜欢这所房子了?”回答说,是。斯大林说:“那么,你们就住这。我搬走。”

我们之所以引述斯大林的女儿,不只是因为她是斯大林的女儿,还因为她是与斯大林有一定距离的、对斯大林和斯大林的体制有所反省的、认为自己在斯大林的光环下有好也收获了坏、父女之间还有“坏女儿”与“坏父亲”的一面,从而对斯大林及其制度有所反省,以致最后以自己的方式反叛了的斯大林女儿。我们把斯大林女儿描述的斯大林死后,为他直接服务的工作人员向其告别的场景,当作展现斯大林是一个什么样人的重要一环。

我父亲的服务人员和警卫人员都到屋里来告别。他们怀着真诚的哀痛。厨师、司机、警卫、园丁以及一向伺候在餐桌左右的女人们都轻轻地走了进来。他们默默走到榻旁,哭着,像孩子那样用手、袖子、头巾擦眼泪。许多人呜咽出声……

瓦连金娜·伊斯托明娜(大家称她为瓦连金娜)给我父亲管了十八年,这时也进来告别。她笨重地跪下,将头放在我父亲的胸上,像村妇那样嚎啕大哭起来。她哭了许久,谁也不想去阻止她。

所有这些伺候过我父亲的人都爱我父亲。他在琐事上不是难伺候的。父亲身边服务的人都爱戴他。相反,他对他们有礼貌,没有架子,很爽快。他从不骂他们,只骂那些头头脑脑的人,骂他的警卫部队里当将军的、当警卫长的。服务员没受过欺侮虐待,对他没有怨言。事实是他们常恳求他帮助,他也从未拒绝过谁。在他最后几年,瓦连金娜和其他服务人员对他知道得更多,也见的更多。我不住在这里,也不再感到与他的亲近。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真诚的,没有一个人是在故作忠诚或者悲痛的表演。他们彼此多年相识,他们也都知道我,都知道我是一个坏女儿,我父亲是一个坏父亲,也尽管如此她还是爱我的,也正如我爱他那样。

这屋子的人没有谁把他看成上帝或超人,看成天才或魔鬼。他们爱他、尊敬他是由于他那最平凡的人品德。这种品德是好是坏,只有他的仆人才是最好的判断者。[5] 

我国老百姓有句话说,奴才眼里无英雄。这些服务人员就是中国过去所说的“奴才”,或者仆人。斯大林与他的仆人之间的关系,可以反映出他的一个方面。

如果再近距离一些,那就是斯大林和亲人的关系。上面引述的话中有仆人们眼中斯大林和他的女儿的关系,即“坏父亲”和“坏女儿”。在同一篇文章里,阿利卢耶娃还说:

在他病那几天(那时他的灵魂已经飞走,只剩下了驱壳)以及随后在圆柱大厅向遗体告别的日子里,我爱父亲的心胜于任何时候。他对我,对我们所有这些他的孩子和亲属是十分疏远的。……在他八个孙男孙女中,竟有五个他没有时间——连一次都没有——找他们来见一面。……然而,不管怎样他却是我的父亲,是一个尽了最大努力来爱我的父亲,是他使我得到许多好的和坏的东西。[6]

阿利卢耶娃在同一本书里还说:“在我父亲晚年,我要和他安排一次见面是困难的”。[7]我读这段话的时候,不由得联想到毛泽东晚年,他的儿女事实上也很难看到他。70年代初期,儿子毛岸青和两个女儿李敏李纳,都生育了后代,算是孙辈了吧。中国老百姓有句话,隔代亲。我有了孙子以后,有了实际的体验。特别是孙子到了2岁左右的时候,是很好玩,是有儿女那个年龄时所没有的特殊感情。但是,毛泽东的3个孙辈,也很少见过的。从毛泽东现象看斯大林,似乎不该是斯大林的个人问题。

斯大林的大儿子雅科夫是他与第一个妻子所生育的孩子。斯大林第一个妻子是1907年去世的,据说当时的儿子还不多一岁。按此推算,雅科夫应该是1907年或者1906年出生。他是在姨妈的抚养下长大的,20年代局面稳定后,在舅舅的坚持下,来到了斯大林的身边。这时候,他已经是一个青年了。斯大林不愿意他留在莫斯科,父子的关系一直不很好,连他找什么样的女孩结婚都不闻不问。一天晚上,雅科夫开枪自杀。父亲则嘲讽说:“哈!连枪也瞄不准!”苏德战争爆发后,雅科夫所在的部队属于最早开赴前线迎战德军的苏联红军。不久,刊登着雅科夫照片的传单从莫斯科的空中飘了下来。斯大林最初怀疑雅科夫被俘叛变,连他后方妻子也接受了许多年的肃反式审查。几年后的一个冬天,战争还在进行,斯大林有一次对女儿说:“德国人建议以雅沙交换一名德国战俘。他们要我和他们作交易!我不干。战争就是战争。”当然,大家知道,雅科夫最终也没有回来。

另外,人们都知道斯大林的夫人阿利卢耶娃自杀身亡。自杀的原因有各种说法。自杀前一晚上,大家都在伏罗希洛夫家的晚宴上,莫洛托夫夫妇和斯大林夫妇都是参加者,期间还是莫洛托夫夫人陪同阿利卢耶娃离开聚餐的地方到克里姆林宫去散步。莫洛托夫说:“我从没有见过斯大林哭过。而那次,在阿利卢耶娃的棺材旁,我看见眼泪从他脸上淌下。莫洛托夫还听到斯大林说:“我是个坏丈夫,我没有时间陪她上电影院。”“我没保护好。”[8]

阿利卢耶娃是1932年自杀的,那时女儿还小,向她隐瞒了自杀的真相。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斯大林要求女儿再学一门英语,为她订了美国的杂志。女儿阿利卢耶娃从美国杂志上读到了母亲在某一个晚上自杀身亡的消息,冲到外祖母的房间里,“我全都知道了,你为什么还瞒着我”?“外祖母大为吃惊,接着就向我仔细诉说当年事情发生的经过。‘谁能料到呢?’她反反复复这么说着。‘谁能料到她竟会干出这么一件事来?’[9]

阿利卢耶娃自杀两年后,苏联著名建筑师为斯大林建起一所新的别墅。女儿的阿利卢耶娃回忆说。

至今我还记得全家都来看新房子的情景,当时,一片笑语声喧。我母亲的姐姐安娜和她的丈夫斯坦尼斯拉夫·雷登斯也来了,还有我母亲的哥哥巴维尔舅舅和他的妻子伊芙吉妮娜。亚历山大·斯瓦尼泽舅舅和玛利亚舅妈也来了,我的哥哥雅可夫和瓦西里也来了。当时的情况仍和往昔差不多,整个房子就像我母亲在世时那样充满了欢乐气氛,济济一堂。大家都把孩子带来了,孩子们嚷嚷着作游戏,我父亲对这一切也深为高兴。我母亲的父母也来了。有人说我母亲去世后她的家属和我父亲断绝了来往,那是不真实的,事情正相反,他们都尽量使他欢乐。他们体贴他,而他对他们大家也是和悦周到的。[10]

女儿阿利卢耶娃在写这本具有自传性题材的输的时候,医学科学已经对抑郁症有所认识和了解。这是一种病。阿利卢耶娃在她的书里提到,外祖母家有这样的遗传。[11]据说,重度抑郁症大约有15%的自杀率,目前全世界每年仅因重度抑郁症而自杀的达到100万左右。这样的事无论发生哪个家庭,都是悲剧。虽然我们不能因为这是一种病而完全剥离家庭的责任,但首先必须将自杀定性到属于一种至今还无法完全医疗的病症。所不同的是,她的丈夫是斯大林。斯大林遇到一个患有严重抑郁症的妻子,而包括像斯大林这样的政治人物在内的人们普遍对抑郁症还未能有足够的认识。

斯大林岳父谢尔盖·阿利卢耶夫也属于老一代的布尔什维克,参加过高加索第一批马克思主义小组的活动,坐过牢,也是斯大林在格鲁吉亚从事革命时期的战友。19177月(那时的斯大林和阿利卢耶娃还未建立起恋爱关系),当列宁再次转入地下时,曾在这个老布尔什维克家里藏匿过几天,[12]所以,列宁同他的家庭也都保持有良好的关系。革命以后,列宁还聘请阿利卢耶夫的小女儿即斯大林的夫人担任自己的秘书。特别需要提及的是,列宁对阿利卢耶娃还很照顾与关照。革命以后布尔什维克清党,阿利卢耶娃面临被清除出党的危机,列宁得知以后主动给有关方面写信说明情况。(《让历史来审判续集》第91页)阿利卢耶夫生育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包括大女儿的丈夫在内都是忠实的布尔什维克分子。从斯大林女儿阿利卢耶娃回忆中可以读到,斯大林岳父一家也伴随苏联的连绵不断的肃反运动,除了岳父岳母没有直接被审查和被清洗,女儿女婿,两个儿子和儿媳,都同他们所属的那个国家一样,获得了整体性的悲剧性质的结局。但是,阅读阿利卢耶娃的回忆,至少当肃反运动还未波及到这个家庭时,阿利卢耶娃自杀事件似乎与现代许多正常家庭的悲剧没有两样。

对于我母亲的死,外公外婆受的刺激是可怕的。但她们也很懂得我父亲忍受的痛苦有多大。……他们三人谁也不公开谈他们共同的痛苦。这痛苦是看不见的,却又是存在的。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后来当这个家散了架,其成员愈来愈少碰头时,我父亲越发避开外公外婆的缘故吧。[13]

关于家庭生活,我们再转换个视觉,阿尔乔姆的回忆。他是斯大林的养子,战友牺牲后由他抚养。有一次,小家伙恶作剧,往菜汤里撒了一撮烟丝,斯大林尝了一口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问:“这是谁干的?”阿尔乔姆承认是自己的杰作。斯大林就对他说:“那你自己尝过没有?你尝尝。要是喜欢的话,就去找卡罗丽娜·格奥吉尔耶夫娜(女管家),让他每次都往白菜汤里加点烟丝。要是你不喜欢,以后永远别这么干了!”

还有一次,斯大林的儿子瓦西里一边走一边以夸耀的口吻说:“爸爸,伙伴们放学回来的时候看见几个老太太在画着十字祷告,就朝她们脚下扔了玩具炸弹。”斯大林皱着眉头问:“他们为什么这么做?”瓦西里慌忙回答说:“那为什么她们要祷告?”斯大林回答说:“那你尊敬奶奶吗?爱她吗?她也做祷告。因为她懂那些你不懂的事情!”[14]

读者都知道苏联共产党上曾有许多特殊化的生活待遇,但斯大林的生活还有另外的一方面。女儿回忆说:“(父亲)只穿一件寻常的夏布军衣过夏,而过冬就是一身寻常的毛料军衣和一件已穿了十五年的大衣。他还有一见怪模怪样的皮短大衣,松鼠毛的里子,鹿皮面子。革命后不久一直穿着它,直到死的一天,再加上他的那顶皮帽子。”[15]这个情况也能得到莫洛托夫的印证。斯大林经常穿一件旧的里外两层毛皮的皮袄。这件皮袄他从国内战争时就有了,但很多人认为他是从流放地带回来的。在过厅里挂着一件军大衣,有人想给他换一件新的。他大闹了一场:“你们有权每天给我换一件新大衣,可这件还要为我服务十年!”制服上磨破的袖子,缝上,洗干净就行了。[16]在斯大林家的走廊里,还有一个腌制黄瓜的大缸,他喜欢吃腌黄瓜。

好了,有关斯大林作为一个人所要介绍的情况就到此为止。之所以要叙述曾经执政苏联这样一个大国长达30年的国家领导人的生活方面的情况,是因为自从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以后,一个占据主流的认识就是斯大林的篡权说。在多如牛毛的斯大林传记著作中,一本相当有影响的著作就是从“斯大林篡夺党和国家的领导权”开始的。作者把斯大林描写成为“残暴和粗鲁,自负和虚荣,狡猾和讳莫如深、个人主义,判断与行动的放肆和生硬,有权势欲”,并且认为是这些品质上的缺点“帮助了斯大林的晋升”。[17]我所持的观点正好相反。一个品质恶劣的人,一贯不老实、依靠耍弄小聪明和小伎俩的人,即使可以在极个别的时候取得成功,但长期得势是不可能的。相反,一个取得伟大成功的、特别是在一个国家这样的重大平台上获得了辉煌的成就的人,能够长久地领导一个伟大的党和国家的人,一定有其一般人所不具备的许多的优秀品质和超乎常人的魅力。

即使这样,我却不要求读者在我的这一认识层面上接受斯大林。我只是想通过几个镜头反映出他只是他那个时代的一个一般的和正常的,从而可以是他所属的那个民族的代表。列宁是在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家发动革命的,广大农民响应他的号召并紧随他革命是列宁以及布尔什维克获得成功的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一个因素。列宁所建立的苏联社会主义国家是在落后的农业基础上实现工业化的,可以说第二次世界大战抗击法西斯德国侵略的战争也都是通过由农民组建的红军实现的。在列宁的最初的5人政治局中,斯大林是唯一一位出身于农民家庭的革命家。苏联获得经济建设的成就和经受现代战争的考验,都是在斯大林领导下取得的。但是,我仅要求人们把斯大林当作一位俄罗斯的农民的代表,一位走在他那个时代前列的俄罗斯农民。所以,阅读我上面叙述的故事情节,也按照现在选秀节目中常常使用的规则,“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把最好的和最坏的评价丢弃在一边,我仅只要求读者把斯大林当成一个正常的人,或者提高一些当做是集中了俄罗斯农民优秀品质和应有的负面秉性的一个人,或者更确切些说是第一代接受了现代资本主义新思想的农民子弟。

斯大林是接受了现代资本主义新思想的第一代农民子弟。此话怎讲?一方面是说他已经是生活在现代资本主义时代,似乎有了现代的意识。另一方面,他却不是出生与成长在资本主义的社会关系里,甚至从来都不懂的资本主义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子开枪自杀,“哈!连枪也打不准!”这话传统的农民不会说,西欧资本主义国家的市民也不会说,而只有接受新思想的第一代农民的儿子才能说。如同无产阶级革命家不允许老婆孩子坐自己的车一样,因为他懂得那是党和国家为自己工作配备的车。但是,他连同他的那个党却都不懂得在资本主义国家里,即使内阁总理和部长们也不是像他们那样由政府花钱给他们配置专车和住房,厨师、保姆、勤务员、警卫、秘书和其他各类服务人员一大堆,整个制度都是为他们这个有权的阶层设置的。我们对斯大林的所有方面,都需要从这两个方面的规定来把握。俄罗斯农民所具有的耿直与善良、勤劳与淳朴、坚韧与毅力、聪明与智慧,等等的品德它都具有,其自私、狭隘、冷酷甚至于残忍的禀赋当然也都具有。所不同的是,具有俄罗斯农民品质与禀赋的斯大林已经不是继续在传统的农业社会里生活,他要应对一个在传统农业社会里发展资本主义所面对的新问题。在斯大林所交的答卷里,既有依靠前一类优秀品质与品格而应对成功的成就与功勋,也有因其后一类品性决定所产生的问题被病垢。



[1] ·丘耶夫:《同莫洛托夫的140次谈话》,新华出版社,1992年,第292页。

[2] ·丘耶夫:《同莫洛托夫的140次谈话》,新华出版社,1992年,第337308316193页。

[3][3] 《同莫洛托夫的140次谈话》,第230页。

[4] 列宁:《关于民族或“自治化”问题》,《列宁全集》第二版,第43卷,1每场比赛,1987年,第354页。

[5] 斯维特拉娜·阿利卢耶娃:《致友人的二十封信》,江苏人民出版社,1980年,第6-8页。。

[7] 《致友人的二十封信》,第53页。

[8] 《同莫洛托夫的140次谈话》,第303304页。

[9] 《致友人的二十封信》,第137-138页。

[10] 《致友人的二十封信》,第12页。

[11] 阿利卢耶娃:“可诅咒的遗传,那祸害我母亲一家的精神分裂症追上了她,连安娜姨妈也未能顶住命运对她的打击。”《致友人的二十封信》,第47页。

[12] ·盖·阿利卢也夫:《在1917年七月事变的日子里》,《回忆列宁》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82年,第499页。

[13] 《致友人的二十封信》,第36页。

[14] 斯维亚托斯拉夫·雷巴斯等:《斯大林传》上册,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年,第450-451页。

[15] 《致友人的二十封信》,第35页。

[16]  《同莫洛托夫的140次谈话》,第354页。

[17] ·布拉诺夫:《被篡改的列宁遗嘱》,新华出版社,1999年,第15页。

  评论这张
 
阅读(237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