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斯大林的马克思主义为什么排斥人权(三)  

2016-02-26 11:17: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斯大林的马克思主义为什么排斥人权(三)

梁中堂

                               给我一个革命组织,我就能把俄国翻转过来!

                                               ——列宁:《怎么办?》

5.  1917年十月革命,列宁要建立跨越人权的“高度民主国家”

 列宁恐怕是20世纪以来最招人误解和误读的历史人物。包括曾经超过10亿人口的所谓社会主义阵营的人把列宁当作是指引他们建立所谓社会主义制度的革命导师,以及除此之外的大约人类另外三分之二的对立营垒则被列宁当作是暴君、最没有人权的专制制度的设计者和奠基人。不过,这都是误解。一方面,列宁并没有想到他要建立的社会制度是斯大林执政后的这个样子的国家。另一方面,列宁虽然也和他同时代的俄国人一样没有经历过如西欧各国那样典型的资本主义,但是,作为一个系统经过从希腊罗马到黑格尔等西方传统文化熏陶的欧洲知识分子,他其实有着对于俄国知识分子来说,对资产阶级民主思想和人文理念、人文关怀,好得不能再好的理解。因为列宁即使在同资本主义作斗争的时候还有这样的认识,他说:“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相比,是在‘自由’、‘平等’、‘民主’、‘文明’的道路上向前迈进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一步。”列宁所以引其人们的误会,并不在于他从马克思的理念出发所形成的“列宁主义”及其革命实践,而在于他去世以后由其开创的国家制度的进一步的扩展与发展完全背离了他的初衷。

我觉得对于列宁具有深刻理解的倒是现在处于俄罗斯最高位置上的普京总统。不过,遗憾的是,他是在相反的方面理解的。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普京在他的一批坚定的支持者面前抱怨列宁,说他按民族划分国家的行政区,是为国家埋放了一颗“定时炸弹”。他说:“我们的国家底下被埋下一枚定时炸弹,列宁支持这个概念,认为国家、苏联的成立是建基于各成员完全平等,并拥有退出苏联的权利,这是我们国家底下的定时炸弹。”[1]可见,只有有着沙皇专制统治思想并且一直做着彼得大帝梦的普京敏锐地觉察到了大俄罗斯民族统治的危机感。应该说,普京体悟到了列宁所设计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基本原则:人民主权、民族自决和民众自治。——这正是资产阶级民主思想理念的最高境界。如果真的实行民主共和的政治制度,这3项缺一不可。特别是把民族自决权落实到各个民族自己的手里,是列宁坚持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即苏联的基础,也是它根本不同于新老沙皇的大俄罗斯主义以及大国沙文主义,或者干脆用列宁的词语“大俄罗斯沙文主义”的一项基本原则。可惜这一原则实际是到了斯大林去世后,1977年的苏联宪法才真正体现了列宁的这一精神。要知道,1922年至1924年成立苏维埃联盟的时候,因为列宁患病,主持这项工作的斯大林正如列宁所批评的“俄罗斯化的异族人在表现真正俄罗斯人的情绪方面总是做得过火”,从各民族共和国的联合到1924年宪法,实际贯彻和渗透着大俄罗斯沙文主义。1977年宪法才真正按照列宁所说实现了各民族共和国之间的“联合”。普京批评和指责列宁,仅只是从90年代初期苏联解体的事实和大俄罗斯帝国的危机感,而不是从组成前苏联的各民族国家的人民的实际感受出发。所以,应该说,列宁所获得的民主理念之深厚,是虽经过100年的发展,即使俄罗斯最突出的政治家和国务活动家不仅未能达到,甚至还不能理解其精髓。

我之所以说列宁是他们那一代,甚至可以说是截至目前俄罗斯民族中领会资产阶级民主思想最为深刻的人,是从阅读他的著作中所感受到的。受其家庭条件所赐,列宁青少年时期就已经接受了良好的教育。走上革命道路以后,列宁又循着马克思理论的指引,系统学习与研究了西方哲学和经济学。为了深刻认识俄国社会性质,列宁撰写了《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为了端正党的思想方法,反对有意或无意背离、歪曲或者曲解马克思世界观的思潮,列宁撰写了《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为了了解所处时代的特征与特点,撰写了《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等等。要知道,我所列举的这几本书都是大部头的著作,且都留有大量的读书笔记。至于指导自己和为指导他的政党所做的一些有关政策和战略策略方面的论著,那就更多了。我以为,由于历史的发展,现在评价列宁对什么问题的认识是正确的,什么问题是错误的;在哪些事情做得正确了、哪些做错了,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必须承认的是,列宁对于马克思的信仰是忠诚的,他的所作所为都是经过认真的研究与思考以后从他所认识的马克思主义出发的。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列宁的人生的态度是端正的,无可指责的。列宁以后,几乎所有研究列宁的人都没有特别研究列宁在病榻上以拒绝治疗相威胁所换来的口述文章的第一句话,“我很想建议在这次代表大会上对我们的政治制度作一系列的变动”。列宁在这一组文章中,几次对自己所奋斗建起来的“政治制度”所作的思考,认为它不过是“从沙皇制度那里接收过来的,不过稍微涂了一点苏维埃色彩罢了”的认识,说明他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认识到,暴风骤雨过后,俄国其实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革,俄国还是行走在沙皇时代就已经启动的由传统向现代转变的轨道上。

不过,即使这样,我还是给了列宁以极高的评价。

在传统的自然经济状态里,全社会都以农业为生。虽然已经有了初步的社会分工,比如原始时代的以性别等自然差别为基础的社会分工,原始农业以后逐步发生手工业从农业中的分离,以及随着私有财产、阶级和国家文明产生后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专门化,国家管理和生产管理、教育、文化、绘画,以及戏剧、音乐、舞蹈艺术,等等,都越来越被少部分人垄断了。但是,所有这些社会分工与中世纪以后商品经济进一步发展的时代比较起来,那还是小巫见大巫了。商品经济的发展带动社会分工越来越细,职业种类也越来越多。伴随着社会的存在,宗教改革以后,开始有了职业这个词汇。不过,在现代社会里,无论人们所从事的职业有多么广泛,对于绝大多数的人来说也还都是迫于生计而不得不从事的一份工作,真正为着理想而将其当作自己人生的需要,并且把自己的职业做得很好的仅只是极少数。就职业革命家来说,我不讳言对毛泽东的崇拜。毛泽东领导中国共产党经过几十年艰苦卓绝的斗争,最终夺取政权,建立了以中国大陆为主体的新中国。每一位认真阅读过中国历史的人,可以不赞赏毛泽东的理想理念,但必须承认,没有毛泽东就没有现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毛泽东能在这个世界上占据人口最多的国家成就如此大业,绝对够得上是中国历史上最优秀的革命家、政治家。不过,尽管毛泽东也成就了大事业,但它在很大程度上也只可说是对前苏联的一种模仿和复制,算不上首创或原创。十月革命后的俄罗斯联邦不仅是首创,而且完全是按照列宁的设计生成的。如果我们借用艺术家的职业成果做个比喻,把做好职业的产品能够称之为艺术品的话,那么,1917年十月革命中诞生的俄罗斯社会主义联邦苏维埃共和国,就是列宁的一件精致的艺术品。

1917年的俄国革命,似乎是上帝特意给列宁提供的一个机遇。第一次世界大战致使俄国已经相当虚弱。3月(俄历2月),一场首都市民要面包、要黄油的罢工和上街示威游行浪潮,转化成政治革命。1905年拒绝君主立宪的沙皇,到了1917年再也无法继续统治下去了。工人和士兵苏维埃控制了彼得堡的交通、邮政、火车站和面包的供应与发放,维持社会的治安,事实上就控制了首都的政治局面。一直不敢挑战沙皇的杜马临时委员会也决定组建一个临时政府。沙皇统治结束了。但是,2月革命出现了两个同时并存的政权。其中由沙皇授权的临时政府仅只对外,以及对于外省有一定的权威,可是在首都彼得堡,实际的权力掌控在由工人和士兵代表组成的苏维埃手里。

因沙皇的通缉而不得不流亡在瑞士的列宁意识到了革命的机遇,借道德国,潜回彼得堡,在党内做了后来被称之为《四月提纲》的著名报告。列宁真的有相当高深的政治悟性,紧紧抓住了当时革命浪潮“和平、土地和面包”这个三位一体的政治纲领,提出了结束战争,没收一切地主土地由当地农民代表苏维埃支配,废除警察、军队和官吏,不与临时政府合作、“一切政权归苏维埃!”等政治策略与政治纲领。要知道,苏维埃是彼得堡工人和士兵的代表组织,列宁的布尔什维克当时在苏维埃中只占少数,而人民社会党、社会革命党等党派的力量都要强得多,特别是社会民主工党的孟什维克派在苏维埃中占据压倒多数的席位。另外,读者也切莫要以为那时候的列宁的布尔什维克党如同延安以后的毛泽东所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实际上,列宁时期的布尔什维克也还是相当的松散,党内实行集体领导。举两个例子说明。

191743日,列宁回到彼得堡。第二天在全俄工兵代表苏维埃会议中的布尔什维克代表举行的会议上演说,接着又在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联席会议上重复发表了演说。这是在出席全俄苏维埃会议中的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的集会中的演说。列宁一共讲了十条,这就是著名的《四月提纲》。这个提纲发表在47日的《真理报》上。但是,第二天,真理报又发表了布尔什维克党中央的政治局委员加米涅夫的《我们的分歧》,表示不同意列宁的意见,说那个提纲只是列宁个人的意见,无论是《真理报》还是党中央都不赞成。倒是一星期以后召开的彼得堡全市布尔什维克代表会议首先通过了这个提纲。此后不久,布尔什维克全国代表会议也批准了这个提纲。这相当于列宁的意见首先得到彼得堡党的会议,然后才是全国代表会议通过。

布尔什维克曾经决定俄历610举行示威游行,但遭到了苏维埃代表大会的反对。列宁认为,既然我们承认苏维埃政权,那就该服从它的决议。当时是孟什维克占据苏维埃的多数,决定618日举行自己组织的示威游行。然而,参加示威的50万(剑桥大学的历史学家所引述的数据,列宁的夫人克鲁普斯卡娅作为当事人所记述为40万)彼得堡工人和士兵几乎全部打出了布尔什维克提出的口号,高举着“打倒战争!”、“打倒十个资本家部长!”、“一切权力归苏维埃!”。618日游行示威是一个转折点。列宁的主张不仅得到党内的赞同,而且是取得工人、士兵和农民的拥护。自后的几个月,由于布尔什维克坚定的革命活动,在苏维埃中的比例迅速增长。十月革命爆发当天召开的苏维埃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布尔什维克已经成了多数,在649名代表中占据390名。

要知道,早在二月革命前,列宁还是反对发动起义的。二月革命形成的两个政权并存的局面,为夺取政权提供了可能。列宁敏锐地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遇。列宁是用这样的逻辑来说服尚未意识到重要历史机遇的党内同志的,他说:“一般政党,特别是先进阶级的政党,如果在可能取得政权的时候拒绝掌握政权,那它就没有权利存在下去,就不配成为政党,就是一块道地的废料。”从2月到10月,列宁抓住了这一稍纵即逝的机遇,成功了。我说过十月革命后的俄罗斯联邦社会主义苏维埃共和国是列宁的一件艺术品,就是因为列宁仅仅是在二月革命后发现苏维埃近似于马克思所肯定的巴黎公社这样的“无产阶级专政”萌芽性质的政治组织,抓住两个政权并存的几乎是瞬间暂存的政治现象,用了半年的时间就轻易得到了一个世界上土地面积最大国家的政权。要知道,二月革命期间,列宁的布尔什维克在全国的党员数目还不到3万人。这在一个那个时代里拥有1.7亿人口的大国里,也许连发动宫廷政变的士兵数量都是不够的,而列宁竟然通过群众性的政治革命赢得全国人民的拥护成了执政党!

另外,列宁的成功并不仅仅是随波逐流,因势利导地顺应潮流。相反,他几乎是用自己的理念宣传群众,完全驾驭革命洪流让其按照自己设计的蓝图去发展。读者如果有兴趣,可以将二月革命至十月革命俄国政治浪潮的历史和列宁的《国家与革命》相互对照,无论是首先阅读这本书然后再去了解十月革命史,或者倒过来,反正效果都一样。那就是,俄国的革命几乎完全是按照列宁的设计发展的。一个没有警察、官吏和常备军,完全由工人、农民自己管理自己的无产阶级专政国家所展示的巨大魅力与号召力,吸引了千百万具有政治热潮的工农兵群众。所以,连《新编剑桥世界近代史》的历史学家都说:“鉴于苏维埃政权后来的演变,记住1917年列宁所提出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图景和后来的现实有多么大的差别,就显得更为重要了。”

19177月,由于列宁的卓有成效的活动与领导,临时政府感受到了强大的威胁,发出通缉与逮捕令。列宁不得不再次转入地下。《国家与革命》就是在8月至9月隐蔽期间写出来的。应该说,这本书并不是为了宣传与发动而撰写的鼓动性小册子,应该说它是一部作者自己为了弄明白国家的基本原理和未来的政权结构而撰写的具有理论探讨和学术研究性质的著作。

根据列宁整理的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有关国家问题的论述,国家是私有财产和阶级出现以后的产物,是剥削阶级镇压劳动人民的工具。所以,国家是只有阶级存在情况下才特有的社会现象。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创造出巨大的生产力,这一生产力已经超越了私人占有的范围,成为社会化的大生产,所以,私人占有已经成为不必要的了。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就是消灭资本主义占有制。当全社会共同占有生产资料以后,产生阶级的经济基础就不存在了。没有阶级和阶级差别了,作为阶级斗争产物的国家自然也就不存在了。所以,资产阶级国家是最后的一种国家形式。国际歌中有一句“这是最后的斗争”,就是在这个意义上来说的。我们知道,当不再有阶级和国家这一类社会现象的时候,那就是马克思所说的共产主义。

列宁将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相关论述整理出来,向人们清晰地展现出从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发展过程中依次经过的几个阶段:.从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的过渡;Ⅱ.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即通常所说的社会主义;Ⅲ.共产主义社会的高级阶段。列宁引述并进一步阐述和解释了与各个阶段的政治状态或者国家形态。

.从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的过渡。马克思认为,在无产阶级将资本家的财产收归为全社会所有的时候,一定会遭到资本家的反抗。为了对付反抗,无产阶级就须要采取武力。马克思将这个阶段的政治形式称之为无产阶级专政。因为它仍然是阶级镇压的工具,如果愿意,继续称它是国家也未尝不可。不过,它已经不是剥削阶级的工具,而是被剥削阶级对付剥削阶级的工具。所以,它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国家了。

. 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经过无产阶级专政,社会就进入到共产主义第一阶段,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社会主义社会。因为已经实现了生产资料公共所有,剥削和被剥削的基础消失了。这样,似乎平等就实现了。但是,马克思继续论证说,由于这个阶段不是在它自身基础上已经发展了的,恰好相反,是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的,因此它在各个方面,在经济、道德和精神方面都还带着它脱胎出来的那个旧社会的痕迹。马克思主要针对德国工人党纲领讲述了社会主义社会中的分配问题。由于每个人在个体能力和家庭负担等等方面的不平等,决定了这一阶段的产品分配还必须实行按劳分配。因为这一原则仍然是形式上的而不是事实上平等,所以从实质来说它仍然是资产阶级法权。这就是说,社会主义社会还需要保留资产阶级法权规范,还需要国家来保卫公共财产,保卫劳动的平等和产品分配的平等。但是,因为资本家已经没有了,阶级已经没有了,因而也就没有作为阶级斗争工具的国家了。所以,这是没有镇压职能的、正在走向消亡的国家,

.共产主义社会的高级阶段。这是“在它自身基础上已经发展了的”即共产主义第一阶段或者通常所说的社会主义基础上成长起来的共产主义,所以是“高级阶段”。马克思常常说,在共产主义社会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所有人的自由发展的前提。在《哥达纲领批判》中,马克思很难得地集中讲了一段有关共产主义的话,他说:

 

在共产主义社会高级阶段上,在迫使人们奴隶般地服从分工的情形已经消失,从而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对立也随之消失之后;在劳动已经不仅仅是谋生的手段,而且本身成了生活的第一需要之后;在随着个人的全面发展生产力也增长起来,而集体财富的一切源泉都充分涌流之后,——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完全超出资产阶级法权的狭隘眼界,社会才能在自己的旗帜上写上:各尽所能,按需分配!

 

因为生产资料的社会化,产生阶级的经济基础早就被消灭了,甚至产生按劳分配这样的资产阶级法权的经济条件也都已经消失了,所以,在共产主义高级阶段上,国家消失了,消亡了。

以上是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一书中所探讨的人类发展的前景。

按照以上原理,列宁认为自己正处在“Ⅰ.从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的过渡”的前夜,自己所参加并作为领袖的布尔什维克党所面临的历史使命就是夺取政权,把资本家所占有的一切生产资料收归为全社会所有,用无产阶级专政粉碎资本家的必然的反抗。根据列宁这一个时期向工人、士兵和党内会议上的许多次阐述,无产阶级专政具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特征或特点:第一,它是一种由武装起来的人民取代警察和常备军的政治制度。第二,是一种由选举产生并且随时可以取代的人民代表管理的、没有官吏的国家制度。第三,这是一个极短的过渡时期。列宁给共青团演讲时说,像他这样50岁以上的人也许看不到了,但是,在座的共青团员们将要亲自建设共产主义。可见,在列宁看来,无产阶级专政时代最长不过是20年或者30年那么极短的一个历史阶段,接下来就俄国就该进入到共产主义第一阶段即社会主义社会。

不过,列宁以上所有的设想以及他和他的布尔什维克党的所有革命实践,都是建立在一个相当重要的假设的前提条件下,如果这个前提条件不存在,那么,再宏伟的、富丽堂皇的革命大厦也就都轰然崩塌。马克思认为,因为资本主义是世界性的,那么,无产阶级革命也必须是在全世界同时爆发,至少是在英国、法国、美国、德国等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同时爆发。列宁是信奉这一原理的。列宁至少在革命前和革命后的一段时间里认为,俄罗斯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家,必须与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一起取得革命成功,并得到发达国家的支持与援助。根据这样的认识,列宁只是把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看作是由于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性,致使俄国的革命早走了一步。列宁认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意味着资本主义的总危机,从而其他的国家特别是欧洲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政党很快也会发动革命。因为有这一信念,革命成功以后,列宁在俄国极端贫穷的情况下,还建立第三国际,用以支持和帮助世界各国的无产阶级。在列宁的许多文献里,我们都可以看到他在十月革命后还一直期待发达国家的革命。譬如在1918年的一篇文章里说:“要向德国人学习!……我们会等得到他们的,他们一定会来援助我们”。[2]但是,除了俄国以外,其他国家并没有发生革命。十月革命以后没有几年,从1922年开始,列宁就处在病患状态中。有不少的资料,

譬如对苏维埃国家政权中的官僚主义的认识,特别是192212月至19233月病榻上口授的文章,表明列宁对于他所建立的“政治制度”有所反省。

现在我们再回过头来讨论列宁的人权观念。

列宁的学说是在马克思的唯物历史观指导下形成的,所以,列宁并不否认资本主义阶段人权所具有的进步意义。我们已经有过引述,列宁认为资本主义比以往所有的社会在自由与民主的大道上所取得的进步都要大得多。其实,列宁还有许许多多的论述,比如说“现在资本主义大大提高了一般文化,其中也有群众的文化”。[3]列宁甚至相当赞同恩格斯对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的充分肯定,认为它甚至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特殊形式,是走向无产阶级专政的捷径。但是,列宁相当深刻地认识到“民主是一种国家形式,一种国家形态”,认为即使在资本主义条件下比较完全的民主共和制,那也只是少数有钱人的民主。对于绝大多数劳动者来说,因为贫困而“无暇过问民主”、“无暇过问政治”[4]。因为资本主义的自由、民主、人权,那都是少数有钱人才享有的,他要从马克思出发,建立一个多数人的民主政治。

读者都知道,马克思的唯物历史观把社会看作是不断变动和发展的。所以,列宁说:“民主决不是一种不可逾越的极限,它是从封建主义到资本主义和从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的道路上的一个阶段。”注意列宁的逻辑,它充分肯定资本主义民主,认为它是从封建主义到资本主义和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的一个阶段,也就是说,民主是夹在封建主义和共产主义之间的一个阶段。列宁正是要在从未经过这个民主阶段的俄国实现跨越,建设一个多数人可以享受的民主政权。经过100年的实践,历史已经证明那是一种空想。所以,我们完全可以批评列宁是一种理想化的马克思主义者,但是,却不能简单地把他当作没有民主思想的“暴君”。相反,列宁作为一个资产阶级化了的贵族家庭出身的、有着西方文化良好传承的知识分子,其思想和作风都渗透着自由与民主的原子。我们的问题是,列宁作为一个落后的俄国的激进的革命者,有一种救世主的豪迈情愫,要打破作为书生所获得的资产阶级民主理念,大步跨越资本主义的自由、民主与人权阶段,经过无产阶级专政给俄国的工农劳动阶级提供一个“人民享受的、大多数人享受的”和“高度的民主”社会[5]


[1] 凤凰卫视:《普京批评列宁行政区划:为国家埋下一枚定时炸弹》,http://news.ifeng.com/a/20160126/47233657_0.shtml

[2] 列宁:《当前的任务》,《列宁选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第492页。着重号是原文就有的。

[3] 同上,第491页。

[4] 列宁:《国家与革命》,《列宁选集》第三卷,第245页。

[5] 《列宁选集》第三卷,第248 257页。

  评论这张
 
阅读(276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