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斯大林的马克思主义为什么排斥人权(二)  

2016-02-12 21:21: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斯大林的马克思主义为什么排斥人权(二)

梁中堂

                                                  涅克拉索夫:

                             俄罗斯母亲啊,

              你又贫穷又富饶,

              你又强大又软弱!

                         ——《在俄罗斯谁能快乐而自由?

3.  1789年法国爆发大革命时,俄罗斯还处于农奴时代

按照马克思的认识,人权是一种社会经济范畴,是资本主义私有财产权即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的总和。一方面,人权作为资本主义历史阶段的客观范畴,是需要一定历史阶段才可以产生。另一方面,资本主义是商品经济的高级阶段,商品是劳动产品普遍的和一般的形式,当“人类平等概念已经成为国民的牢固的成见”的时候,人们对其才有可能认识。上个世纪80年代,著名经济学家马洪、孙尚清领衔组织研究“中国经济结构”,承担课题研究的作者大都是参加1979年夏天至1980年春中央财经委员会经济结构小组调研的中央各有关部委的经济工作者,或者中国社会科学院及中央有关研究单位的经济研究人员。但是,因为在计划经济体制下,最为强大的铁路独立分割被铁道部管理,其余公路、航空等又都分割按照行政分割被分别处在极难以发展的状态下,作为综合性的交通运输几乎没有人予以研究。所以,该从书中“中国交通运输结构研究”一直拖到1985年仍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负责这一项工作的张泽厚就几次动员要我来做。在做这项研究的过程中,我才接触到高速公路、高铁、“全封闭”这一类的概念。那个时代不仅没有互联网,连相关的研究资料都找不到,即使让自己的思想去“畅想”也想象不出那都是些什么?90年代以后,当我国先后出现了这些东西的时候,自然就都明白了。再往前说,70年代阅读翻译的文学作品,对于电视、冰箱、洗衣机,也是一点都不知为何物。我家是在80年代初中期才开始使用这几件电器的。1980年,为写作《人口学》搜集世界经济资料,很不理解日本的一个汽车制造公司的年产量竟然超过我们一个国家,美国等发达国家极少的人口但年消费的纸浆都是我们国家的许多倍,这些国家人均消费汽油、牛奶、肉类等商品都是我们国家的数10倍。80年代以后,可以看西方国家的电影了,就非常奇怪国外一个普通的女孩怎么可能开上比我们的地委书记、省委书记还要高级的轿车?

人权和上述那些工业产品一样,都属于资本主义工业生产方式的产物,对于我们这些来自于传统农业社会的人们来说,根本没有那样的生活体验,如何可以理解?所以,对于产生与落后的俄国基础上的列宁和斯大林的马克思主义来说,首先也存在这样的一个历史背景。为此,我将18世纪末至19世纪初期,“北美人和法国人”发现人权的时代、列宁为之奋斗时期的俄罗斯的经济社会发展状况,分别做一些介绍。当了解到西方国家的资产阶级已经在为人权事业奋斗的时候,俄国还处在几乎连资本主义都不知道为何物的时代,了解到列宁斯大林在从马克思的书本上学到要夺取政权的时候俄国的资本主义还很脆弱以至于资产阶级几乎都还没有革命愿望的时候,就知道他们的所谓马克思主义为什么不包含人权理论了。

俄罗斯地跨欧亚大陆,但从文化传统与历史渊源上来说,则一直属于欧洲。事实上,俄罗斯的祖先就是东欧平原上的东斯拉夫人向西游牧与迁徙而分散在乌拉尔山以西的西起德涅斯特河、东到第聂伯河以及黑海北岸的广袤的东欧平原的一个分支。在公元最初的1000多年里,当欧洲国家已经进入文明时代的时候,东斯拉夫人还停留在氏族社会,每个部落由几个氏族组成。他们砍伐森林,平整土地,从事耕作,集体饲养牲畜,狩猎和打鱼,一切问题由氏族大会决定。13世纪,莫斯科公国兴起。17世纪末至18世纪初,彼得大帝将俄罗斯带进了文明而辉煌的时代,俄国进入欧洲大国的行列。不过从地理区域来说,俄罗斯不仅不属于现在人们所形成的主要以西欧和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甚至比通常所说的东欧国家还要“东方”。

18世纪,西欧国家已经发展到黑格尔所说的市民社会即资本主义社会,人口主要集中在城市,譬如以英国为例,曼彻斯特、利物浦和伯明翰等少数几个地区的人口在1801年超过了全国其他地区的总和。在法国大革命前夕,巴黎已经达到60万人。另外,法国还有78个各拥有10000多人的城镇。城镇人口不仅包括从事工商业和自由劳动者的人口,也包括享有不缴纳税收等各方面特权的贵族。而在易北河以东的俄国的波罗的海各省的空旷区域,不仅城镇都很小,相互之间距离也都相当遥远。1796年,俄国农村人口占95.9%,城市则只有4.1%。并且,城镇似乎是这个国家的外来成分,主要限于日耳曼人,以及犹太人。

当西欧国家工场手工业蓬勃发展的时候,俄国则是地主庄园的经济。历史学家们把在地主庄园里从事劳动的农民称之为农奴,而当时俄国社会的称呼则是“子民”,不是沙皇而是各个庄园地主的子民。农奴属于他的主子。国家与农奴没有关系,贵族直接决定农奴的命运。法国大革命时期,俄国3000多万人口中,农奴占有总人口的53%。当西欧所有人都成为市场的一部分,包括法国农民的生产都已经与市场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俄国的庄园地主仍以实物地租和劳役地租为生。农奴从事无偿的劳役。尽管沙皇由法律规定,每周不许超过3天,但实际上他们必须在庄园里为地主劳动6天。没有地主的许可,农奴不得离开庄园,即使婚配也不得离去。不准学习手艺,更谈不上现代意义的劳动力的流动。

由于受西欧国家的影响,这个时代的俄国也有一些工业,譬如黄铜和生铁等资源性商品的生产量甚至还处于欧洲领先的地位,帝俄时代为此还成立了矿业院(1802年改为矿业部)予以管理。其他少量的加工生产企业似乎也有一点。但是,这些与西欧相同的生产物的生产却不是资本主义的自由流动的资本与雇佣劳动的组合。俄国的企业一般是贵族所举办,有些则是国家工厂。无论国家或者贵族所办的工厂,做工的实际都是农民,其中在国有工厂做工的国有农民叫“领有农”。他们是工业农奴,属于工厂,不是自由人。所以,无论国家级皇室的工厂还是其他的贵族所办的企业,都还是奴隶劳动。

当西欧国家出现代议制等社会改革的时候,遥远的俄国也曾泛起些许的涟漪。但是,对于任何改变庄园农奴劳动的意见,贵族们都一致表达了强烈的反对。他们认为,俄罗斯远远还不到实行商品经济的时候。俄国的具体的特殊情况也决定了不能改变传统的农奴劳动的方式,让老百姓成为雇佣劳动者。那时的俄国贵族们的言论,与其他绝大多数不发达国家的统治者都有点雷同,无非是他们的老百姓素质不高,太幼稚,不成熟,金钱刺激不起作用;没有责任感,一旦付给工资,就会拿钱上酒店去挥霍;太懒惰,没有人监督和强制就不干活;没有文化、没有觉悟,还不具有实行民主的条件,千万不敢给他们选举权。

总之,人权理念是资本主义生产的产物,但俄国在18世纪还没有资本主义。人权是资产阶级革命的旗帜。资产阶级革命是由新兴的资产阶级领导的,其中有工人和农民两个劳动阶级参加的反对旧制度的大革命。但是,当美国人和法国人在争取人权的时候,俄国还是一个农奴时代,国家仅只是由贵族组成的政治体,占据人口一半以上的农民和农奴是不包括在其内的,新时期应该走上政治舞台扮演主角的新阶级还未曾产生,所以,俄国社会在这一个时期根本就没有革命的愿望,更无须说是否将人权写在自己的旗帜上。

4. 1917年十月革命前,俄罗斯刚开始农奴时代向资本主义转变

19世纪上半叶,西欧资本主义工业革命有了很大的发展,刺激俄罗斯经济与人口都有了较大的增长。1796年,俄罗斯总人口约3600万,1851年达到6700万,50年增长了将近一倍的人口,其中城镇人口由19世纪初期所占总人口的4.1%增长到1851年的7.8%。俄国农业生产以40年代、50年代为例,粮食的平均产量约2.5亿俄担(其中可以提供海外市场的粮食已经达到5000万俄担,占总产量的20%),土豆产量在40年代已经提高了4倍,葡萄酒生产量在30年代至50年代增长了2倍。面对俄国人口的增长和西方市场的刺激,俄国贵族和庄园地主越来越愿意将较多的产品销售到市场上。

以价值为手段的商品经济与自然经济最为明显的差别,就是再不以自然产品而是用价值手段衡量财富。以货币计量的新的经济形式极大地调动了人们的贪婪,沙皇和贵族面对永远也没有财富极限的最初反应就是力图在土地上取得更多的收获。在工业比较不发展的黑土地带的一些省份,一方面,地主依靠缩减农民份地,扩大耕地面积,增加经济收入。与以前比较,19 世纪上半叶,地主的土地平均扩大了23倍。与此相应,农民的份地相应缩减了1/3甚至2/3,按每人计算的7俄亩减至3.2俄亩。另一方面,随着地主耕地面积的扩大,劳役地租加强了。尽管沙皇颁布限制令,劳役日仍由每星期3天延至4天、5天,甚至6天。

在工业较发达的非黑土地带的省份,地主则是喜欢把农民的劳役地租转变为代役租。因为使用货币计量,地主还不断提高代役租的数目。按照梁赞诺夫的《俄罗斯史》的材料,一个农民在1860年需要付给它的主人的代役租的价值相当于1800年的10倍。承受重压下的农民,开始离乡背井,到城市或遥远的地区受雇于手工工场或从事手工业和商业劳动,以筹措货币代役租。总之在商品经济的初级阶段,俄国农奴的负担变得更加沉重了,社会矛盾与纠纷增加了。按照官方的统计,改革前的农民暴乱发生了550起。有的学者的计算,曾经发生过1467起。在市场兴起的背景下,落后的农奴制再也维持不下去了。

1853年至1856年的克里米亚战争失败,是沙皇启动农奴制改革的契机。在向欧洲西部扩张欲望的驱使下,沙皇俄国发动了与奥斯曼帝国的战争。通过克里米亚战争,沙皇看到了体质孱弱而懒散的农奴组成的军队与英国、法国自由民组成的军队之间的差异,以及战争中英法联军使用的线膛枪、蒸汽船,大大提高了陆海军作战效能,铁路和电报也使军事行动的后勤指挥产生了革命性变革。列宁说:“克里米亚战争显示出农奴制俄国的腐败和无能。”俄国的失败促使沙皇实行农奴制改革。

1861年沙皇领导的改革,除了财政、司法等方面以外,其改革内容主要在于把农民从庄园地主的封建依附关系下解放出来,解放法令要求农民向地主交付一定的赎金,以使自己从地主那里获取土地的使用权,同时摆脱人身依附关系,获得自由权。

但是,按照沙皇签署的法令,农民获得解放的条件实际上是异常苛刻的。一方面,农民通常所获得的土地数量都要少于他们当农奴时候维持自身所需要的小块土地,大约平均3俄亩。另一方面,根据以前所交的租金计算出来的土地以及人身依附的赎金,则要昂贵得多,需要经过49年分期缴纳以后,土地才可以归他们所有。而在此之前,农民仅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如此苛刻的条件,许多农民实际并不愿意签订契约以获得自由。据统计,1881年,即颁布改革法令以后20年,还有15%的从前的私人农民,依旧是农奴。据剑桥历史学家的资料,大改革并没有改变俄国的社会和经济结构,大约30000名地主拥有将近7000万俄亩土地,1050万农民却只占有7500万俄亩,约有三分之一的农民完全没有土地。农业技术相当落后,1910年,全国正在使用的木犁或者比木犁还要简陋的索哈约1000个,木耙2500万,铁犁420万,铁耙不到50万。三分之一的农户完全没有农具,30%的农户没有牲畜。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俄国每英亩谷物产量只有德国的三分之一,法国的二分之一。

尽管由沙皇领导的这场解放农奴的改革具有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性质,而且在客观效果上确实促进了俄国的资本主义发展。但是,由于俄国资产阶级弱小,使得这场毕竟应该由俄国资产阶级担当的革命却由沙皇封建主来实行,以至于经过接近半个世纪的发展,直到1906年,沙皇仍是独揽国家大权的欧洲唯一的专制君主。他可以不经各部大臣的同意,随意制定或者废除法律,大臣只对他一人负责,蛮横地拒绝人民所提出的任何一点政治或经济要求。190519日,首都人民打着沙皇的肖像走上街头向沙皇请愿,吁请沙皇注意工人的疾苦,要求实行改革,竟遭到血腥镇压,大约有100多人被枪杀,数百人受伤。为了弹压骚乱,在斯托雷平执政期间,8个月内就处决了1700多人。此后10多年里,沙皇不仅屡屡否决资产阶级自由派提出的保持沙皇专制权利意义上的制宪会议,而且多次解散杜马。

不可否认,19世纪是俄国迅速发展的一个世纪,特别是废除农奴的改革对于解放占总人口大多数的农民,具有积极的社会意义。但是,资本主义在100多年的发展中还是没有成长到占据主导地位的新的生产方式。资产阶级革命需要一个坚强的资本家阶级领导社会各阶级向封建主作斗争,一直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这样的阶级在俄国仍未出现。相反,软弱的俄国资产阶级不仅没有能力向沙皇要求应有的权利,当革命形势发生后轻易地将国家政权递交到他们的手上,同样软弱地无力对付与其争夺权力的工人组织。

在俄国,一方面因为经济发展未能达到资本主义成为占统治地位的社会关系,另一方面,因为平等意识远远没有成为国民的牢固的成见,从而作为资产阶级革命旗帜与纲领的自由、平等与人权,也就几乎就没有成为国民的共识与财富被提到社会变革的日程上。

  评论这张
 
阅读(291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