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关于康生批判马寅初问题的认识与检讨(一)  

2015-06-29 09:33: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康生批判马寅初问题的认识与检讨(一)

梁中堂

谨以此文献给穆光宗教授和马大成先生,完全是由于他们的缘故,让我有了全面检视马寅初研究的机会。

             ——作者

 

68日下午,北京大学穆光宗教授给我发来由马寅初侄孙马大成先生转发的两个影印件,一个是19591215日,北京大学党委书记陆平常委会传达康生关于批判马寅初指示记录的复印件,一个是同月24日于光远转给陆平的康生23日写给于光远、范若愚、杨述、陆平、穆欣等人信件的打印稿复印件。从这两个影印件分析,康生确曾插手批判过马寅初。两个文件的具体内容,过去在包括新华社记者杨建业、光明日报总编穆欣等许多人的文章和书里,都看到过。但因资料来源和出处都未能交代,我都予以否认了。这个影印件出自于浙江人民出版社《马寅初》画册,也未注释出处。因为两份资料都与陆平有关,初步推断它们都来自于北京大学。所以,我当天下午就委托北京大学李建新教授试查阅北京大学档案。为什么要说“试查阅”?因为许多年前我曾委托北京大学陆杰华教授、李建新教授和在读博士刘玉博到北京大学档案馆查阅过,不是回答说党委会议记录不开放(619日下午4点,李建新教授从广西防城港市给我的电话中说,16日下午,北京大学档案馆根据领导研究的决定,又不许可他查阅有关党委会议的历史记录了),就是那里没有康生批判马寅初的档案。所以,这次还是只能让北京大学的内部人再试一试。

昨天(615日)下午,李建新手持系里的介绍信和《马寅初》画册,到档案馆要求查找。工作人员接待说,解放后的党委档案不对外开放,但既然这两张页码已经出版了,不妨查对一下。昨天晚上,李建新电话通知我,他已经看到这两份文件的原始档案。表明康生确曾参与批判了马寅初。昨天晚上,我已经将情况通报给中国发展出版社,并致歉意。今天写这篇文章,一方面是根据新的资料对马寅初的问题做一个新的认识,另一方面公开发表声明,再向读者表示歉意和检讨。

一、遗漏《马寅初》画册是一个非常低级的错误

所谓低级错误,是就其性质来说是一个无条件的、绝对的错误。

这两份文件复印件来源于嵊州市人民政府编辑的《马寅初》。它是一本画册,由浙江人民出版社1999年出版发行。这是公开出版的一本书,自己在此以前却没有看到过。自己研究马寅初事件花费那么大功夫,拥有那么多资料,甚至于占有相当多的马寅初问题外围的资料,却没有看到过刊登在公开出版物上的核心资料,无论怎么说,都是一件无法向读者、向自己交代的错误。

说来都令人难以置信,此前自己并不是不知道有一本浙江人民出版社的有关马寅初的画册。知道有这本书为什么不买来研究?所以说低级错误,就是指这个。我在研究马寅初问题的过程中,逐渐确定了一些原则,其中就有一个“权威性原则”。马寅初问题发生在中央层面,所以注意中央层面的资料来源。包括浙江省的地方出版物在内都曾经搜集过一些,因为没有可用的资料,所以将其放过了。但是,这本画册中提供几帧有关马寅初被批判和平反的照片,还真是对自己研究很有的资。而且应该公正地评价说,它是目前自己所看到的唯一的一本提供了康生插手批判马寅初资料证据的公开出版物。

进一步检讨,把错误推脱在自己确定的那个权威性原则方面,其实也不是理由。权威性原则,是说来源的权威性,而不是出版者和提供者。做研究搜集资料,应该越广泛越好,包括地方的资料,都应在搜索的范围。资料分析整理是,才该取权威性原则。这本书是在没有见到的情况下,几次三番地在自己面前浮现过却都被武断地当作没有价值的出版物而忽略了。这该属于作风不严谨、不认真,无须寻找别理由。如果早先看到这个材料,奉献给读者的研究成果多少总有所不同了。所以,首先要给读者致以歉意!其次,穆光宗教授和马大成先生给我提供了这份资料,以及因为给北京天则研究所演讲马寅初问题,才有了纠正我的这一低级错误的机遇,也应向他们一并致以谢意!

二、如果没有北大档案馆的证实,我仍不会采信这两份资料

虽然15日我收到穆教授的邮件后第一时间就像他感谢并道歉,但在没有进一步对应找到历史档案以前,自己对它的真实性还是有保留的。

首先,康生、陆平都是党的高级干部。马寅初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北京大学校长,也是国家高级干部。陆平怎么能在19591215日常委会议上第一句话就说“马寅初最近很猖狂”,“搞右派进攻”?根据陆平女儿的叙述,“1998年,在父亲84岁高龄时,一部在某电视台播出的电视剧违背事实,把父亲说成与康生沆瀣一气,加害马寅初先生,这对父亲的沉默是一次极大的打击。因为是康生19665月派妻子曹轶欧率调查组……将父亲定为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这本应是众所周知、无可更改的事实,但是,如今父亲还活着,事实已经黑白颠倒了。”“…84岁经历了电视剧违背事实的事情后,父亲连连住院,身体明显地一年不如一年。”陆平的女儿的这篇文章最早发表在《纵横》杂志2003年第3期,2007年又收录在北京大学为纪念陆平出版的《陆平纪念文集》里。按照这个叙述,陆平不仅不认可自己遵照康生指示批判了马寅初,而且因为根本不能承受这一说法而生命受到打击最终离世。

我在上文说的权威性,实际也包括出版社与出版物的内容发布的权利与权威性。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嵊州市人民政府的编辑物,其中发布关于事涉中央层面和北京大学的档案资料,却不具体注明资料的来源与出处,更没有拥有资料的相关单位或者个人方面的授权,其权威性当然要打许多的折扣。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有北京大学党委书记和校长共同署名作序、由北京大学官方组织的《陆平纪念文集》编委会编辑的出版物,其价值和权威性应该不言而喻。

其次,根据这两份文件所涉事的5人,其中于光远1959年任中宣部科学处处长,范若愚为周恩来秘书,杨述为北京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兼北京市高校党委第二书记,陆平为北京大学党委第一书记,穆欣为光明日报党组书记、副总编辑,主持报社编务工作。这5人在文化大革命中处境都很不好,粉碎“四人帮”以后,于光远任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范若愚任中央党校教育长、副校长,杨述为中国社科院顾问,陆平为七机部副部长,穆欣为国家外文局副局长,兼任中国画报社社长、总编。应该说,打倒“四人帮”,他们都是受益者,应该站在党中央一边。特别是1979年党中央为马寅初平反的时候,也正是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根据中央的决定审查康生问题,这些高级干部当然有责任也有义务揭发和揭露康生的错误活动。也正是在这个时期,中央高调宣传马寅初因为《新人口论》受到康生的迫害。但是,他们中没有一个人回应这个问题,更不曾有人承认康生给他们写信批判马寅初。即使到了90年代中期,马寅初神话已经风行神州大地的时候,上述接受康生信件的穆欣在他的回忆光明日报的日子里,也仅以第三人称的身份叙述康生如何批判马寅初,一点都没有自己的亲身经历。特别耐人寻味的是,穆欣在回忆里提到了“1223日,康生个人署名给理论界和有关报刊负责人写了一封信”,却没有承认自己就是康生信件点名的接收人之一。

在这里有必要在叙述一下陆平的资料。这个可以看到的康生写给于光远等5人的信件,是由于光远转交给陆平的打印件(康生手写的原始信件应该在中宣部的档案里面)。根据陆平女儿的文章,陆平是在1998年看到电视剧说陆平伙同康生批判马寅初而受到了刺激,并且由此结束了36年的沉默,开始说话即先是口述录音,然后修改根据记录整理的文字,最终形成了一个《岁月钩沉——会议资料汇集》,发表在北京大学为纪念陆平而出版的《陆平纪念文集》,有关195710月进入北京大学担任党委第一书记至196666日被北京市委撤销职务,期间9年的回忆被冠在《七、北京大学几个历史问题的回顾》的题目里,其中包括“反右派与整风”、“关于《北京大学五年大跃进规划》问题”、“《高校六十条》与北大”、“关于《人大、北大人民公社调研组》问题”、“关于反右倾批判‘党内专家’问题”、“关于北大的社教运动和‘第一张大字报’是怎样出笼的问题,是北大历史上的重大事件”等6个问题,并没有马寅初问题。当然,对此可以有不同的解释,其中一个是陆平无法否认他曾伙同康生批判了马寅初,另一个是陆平否认曾经与康生批判马寅初。我在这里取一个中间的认识,即从陆平相关的资料里无法证实有关康生的这两份文献是真实的。

再其次,在当年批判马寅初的活动中,《新建设》甚至比《光明日报》过犹不及。陆平19591215日常委会传达康生当天布置批判马寅初的指示,“马寅初最近很猖狂,给新建设写了一个‘重申我的请求”,说明是《新建设》将马寅初的稿件呈报给康生的。而且,从马寅初的《重申我的请求》中写有光明日报1214日文章的话语分析,马寅初的稿件也是15日送到《新建设》编辑部,编辑部马上就送达到康生的手上。康生把马寅初当作右派和敌人予以批判,《新建设》该是深度参与的。但是,当时《新建设》的总编辑吉伟青在后来的回忆中,还特别介绍了当年杂志给了马寅初和批判马寅初的平等辩论的权利,很是以没有跟着康生走而为荣耀。

更重要的材料是北京大学。陆平19591215日常委会传达康生指示,说马寅初“很猖狂”、“搞右派进攻”。1979年中央批示北京大学为马寅初平反,以及北京大学的平反报告都明确说康生插手批判马寅初。但是,经原北京大学党委书记王学珍、副书记王效挺等主编的《北京大学纪事》,1998年第一版,2008年第二版,其中详细技术了1958年至1960年校园各次批判马寅初,以及中共中央批示北京大学为马寅初平反,以及北京大学为马寅初平反的各次活动,至少接近20条,根本没有康生曾经插手批判马寅初的文字。要知道,王学珍、王效挺,可都是发生批判马寅初和为马寅初平反时期的北京大学党委会常委,而中央定性康生插手北京大学党委批判了马寅初,北京大学的历史中如果确曾发生过康生指示批判马寅初的事件,北大党委领导下两度编撰出版的校史却不采信,信谁?

但是,昨天(615日)李建新教授在北京大学档案馆亲眼见证了这两份文献的原始档案,证明以上的材料都是不真实的。康生插手批判马寅初是历史事实,别人的材料如何错误,以及为什么错误,对我来说都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必须使用新的材料检视我的相关研究。

  评论这张
 
阅读(572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