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一部有违于我国宪法的法(一)  

2014-08-10 14:04: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部有违于我国宪法的法(一)

——三论计划生育法是恶法

 

宪法并不是政府的法令,而是人民组成政府的法令;政府如果没有宪法就成了一种无权利的权力。

                                  ——T.潘恩

 

上一篇论述计划生育违背人权是从人的自然权利方面来说的(http://liangzhongtang.blog.163.com/blog/static/10942650820145703534981/),自然权利属于最低限度的普遍的道德权利。本篇则要从政治权利方面来讨论这个问题。在现代国家,自然权利也是国民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按照政治法学来说,一切政治权利在本质上都属于资产阶级法权。而了解资产阶级法权就不能不涉及资产阶级国家和与资产阶级国家相关的一系列理论问题譬如有关国家的本质、现代国家的社会基础,以及现代国家和宪法问题,等等。如同上一篇将人权原则的相关问题弄清楚以后,就明白了计划生育法违背基本人权的道理一样,计划生育与现代国家宪法的矛盾和冲突也都属于国家问题中最基本的道理,只要了解了现代国家及其宪法的一些基本的知识,计划生育法违背宪法的道理也就自然清楚了。

一、马克思关于现代国家的共同特征

人是一种社会动物。无论传统社会还是现代社会,人们总是结成一定的社会形式,在一定的社会形态下生存。所以,一定的社会共同体或社会组织,似乎是永恒的。但是,作为国家却是历史的产物。历史上不仅有过不知道国家为何物的时代,而且将来还会走向消亡,人类进入到没有国家的时代。所以,恩格斯说:

 

国家决不是从外部强加于社会的一种力量。……国家是在一定发展阶段上的产物;国家是表示:这个社会陷入了不可解决的自我矛盾,分裂为不可调和的对立面而又无力摆脱这些对立面。而为了使这些对立面,这些经济利益互相冲突的阶级,不致在无谓的斗争中把自己和社会消灭,就需要有一种驾于社会之上的力量,这种力量应当缓和冲突,把冲突保持在秩序的范围以内。这种从社会中产生但又自居于社会之上并且日益同社会脱离的力量,就是国家。

 

国家产生以后,又经过了数千年的发展,才形成了现代世界各个不同民族的国家。按照国际法的理解,所谓民族国家需要符合诸如人民、领土、普通法律和习俗、组织成政府、保持外交关系的能力、不受外国统治等等的一些必要条件。这些方面都不是我们这篇文章关注的重点。因为宪法是现代资本主义国家的根本法典,所以,我们要理解宪法,就必须弄明白一些有关现代国家和宪法的问题。

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对建立在现代社会基础之上的现代国家分别作了解释。关于现代社会,马克思说:

 

“现代社会”就是存在于一切文明国度中的资本主义社会,它或多或少地摆脱了中世纪的杂质,或多或少地由于每个国度的特殊的历史发展而改变了形态,或多或少地发展了。

 

也就是说,现代社会是不同程度的资本主义社会。关于现代国家,马克思则说:

 

不同的文明国度中的不同的国家,不管它们的形式如何纷繁,却有一个共同点:它们都建筑在资本主义多少已经发展了的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的基础上。所以,它们具有某些极重要的共同特征。

 

现代国家则是建筑在资本主义多多少少已经发展了的社会基础上的国家。用马克思的原话来说,建立在现代资产阶级社会基础之上,是所有现代国家的共同特征。

二、斯大林建立的所谓社会主义国家,并不是马克思和列宁所设想的无产阶级专政

我们为什么要讨论这个问题?因为上面引述的马克思关于现代社会和现代国家的论述,都是140年以前的情况。将近100年前,俄国爆发了“十月革命”。再后来,斯大林建立了社会主义苏维埃共和国。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又产生了一系列的社会主义国家,出现了一个与资本主义国家相抗衡的社会主义阵营,这些国家也都制订了宪法。按照一些人的解释,历史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似乎人类社会已经跨过了或者正在跨国资本主义时代。那么,马克思所说的现代社会现代国家的理论是否还适用、这些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是否还具有资本主义国家性质呢?与以往的历史时代比较,从一代人或者几代人的切身感受来说,刚刚过去的100年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从马克思之后的100多年历史的发展来看,马克思所论述的资本主义是一个大历史时代,是需要在资本主义社会内部逐渐生长出足以完全取代资本主义的各种重要社会因素的历史时代,是要历经数百年甚至更长期才可完成的历史阶段。所以,过去的100年虽然有巨大的变化,但是,所有这些变化却还没有达到可以改变马克思所说或多或少地摆脱了中世纪的杂质,或多或少地由于每个国度的特殊的历史发展而改变了形态,或多或少地发展了资本主义,还没有发展到改变建筑在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的基础之上的现代国家共同特征的程度。要说明这个问题,就必须对斯大林的所谓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类型作点分析。

按照马克思、列宁、斯大林这样一脉相承的马克思主义的理解,斯大林所建立的社会主义国家即无产阶级革命专政的国家,是源于列宁,而列宁则源于马克思。马克思是在讨论德国工人党的纲领的时候,是在讨论党纲中关于未来社会即取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同时可能发生的国家形式问题时,提出过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的。马克思说:

 

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有一个从前者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上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

 

从逻辑上来说,马克思是推论横跨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的政治形式。但是,资本主义社会如何向共产主义社会过渡?19世纪40年代后期,马克思和恩格斯依据欧洲一些国家的革命形势判断,是要通过无产阶级革命完成的。他们认为,只要全世界所有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就可以推翻资本主义的统治,建立起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请读者记住,马克思的这一革命理论建立在这样两点上,一个是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无产阶级的暴力革命,一个是主要的资本主义国家同时爆发的革命即世界革命。列宁不仅接受了这一思想,而且还实际发动了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不过,列宁在领导俄国革命的时候,并不是以为一个国家的工人阶级可以实现胜利。按照列宁的帝国主义理论,资本主义已经发展到垄断的、腐朽的垂死的阶段。列宁把第一次世界大战当作是资本主义的最后的和最全面的危机。俄国革命仅仅是先走了一步,紧接着俄国革命,各个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都将很快利用帝国主义的世界大战发动起义,变世界战争为国内战争,分别夺取政权,完成无产阶级世界革命。一直到十月革命在全俄取得胜利之后,列宁还在等待欧洲发达国家的无产阶级革命。1918年,列宁参与制订的《俄罗斯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宪法(根本法)》中还特意提出:

 

第三次全俄工兵农代表苏维埃代表大会的基本任务是消灭任何人对人的剥削,完全消除社会之划分为各阶级的现象,无情镇压剥削者的反抗,建立社会主义社会组织,使社会主义在一切国家中获得胜利……

 

这就是说,列宁建立的国家是等待世界革命从而最后完成消灭阶级差别和国家。历史虽然没有按照马克思和列宁的预想发展,他们却为历史留下了丰富的有关建立无产阶级国家制度即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的丰富理论遗产。这些理论给当代人们带来不少的困惑。但是,他们关于国家消亡和消亡的具体方式的思考却是资本主义发展时期的政治哲学的不朽篇章。可以肯定地说,当历史走过这一个阶段以后,人们会发现马克思和列宁对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以及有关国家消亡问题的探索,都将是人类最优秀的思想财富之一。

因为列宁生命的最后几年病魔缠身,斯大林实际掌握了俄国的党和国家领导权。斯大林所建立的强大的社会主义苏维埃国家,其实是和列宁在“十月革命”前夕所撰述的《国家与革命》一书中所总结出来的无产阶级国家类型所不同的。特别是列宁应该知道马克思的社会主义革命是发生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而俄国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家。列宁坚持在俄国发动革命,一是因为俄国已经具有革命的形势和可能胜利的条件,二是预想德国、法国等发达国家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会利用帝国主义战争的机遇领导本国的无产阶级发动革命。我们知道,世界革命并没有发生。列宁逝世以后,斯大林不仅提出了一国可以建成社会主义的观点,而且宣布建立起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

但是,如果仔细分析斯大林的苏联社会主义国家,它并不是马克思和列宁所设想的“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因为人们都很熟悉斯大林的苏联社会主义国家制度,为篇幅所限,我仅列举列宁在十月革命前夕从马克思恩格斯的相关论述中所总结出来的社会主义国家制度的几个特征,请读者自己判断其间的差别。列宁提炼出来的马克思有关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制度,是建立在这样的经济基础之上的,一是生产资料收归全社会所有,二是建立在已经消灭了商品货币和私有经济基础上,三是实行按劳分配即按照劳动卷领取生活消费品。读者可以发现,直至苏联解体的70年间,并没有实现这三个基本原则。

然后再说国家政治制度方面的基本特征,第一,用武装起来的工人阶级取代资产阶级国家的常备军和警察;第二,将国家职能简化为会计、统计等简单的几项工作,以使一般市民水平的人甚至全体居民都能办理、都能胜任,用一般居民取代资产阶级国家官吏的特殊“长官职能”;第三,用普选出来的、并且随时可以撤换的、薪金不超过一般工人的工人阶级代表取代资产阶级国家的官吏;第四,取消由国家任命的一切地方的和省的政权机关,县和市镇通过普选出来的官吏实行完全的自治。仅仅对比这几个方面,我们就该知道斯大林的政治制度也不是马克思和列宁所说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

三、马克思和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国家也属于资产阶级法权

不过,如果我们作进一步分析的话,正如马克思和列宁早都很明确地指出的那样,他们所预想建立的无产阶级专政国家其实也是没有资本家的资产阶级国家,而这样的国家仍然具有资产阶级法权性质,属于正在走向自行消亡的道路上的“半国家”。马克思说:

 

我们这里所说的是这样的共产主义社会,它不是在它自身基础上已经发展了的,恰好相反,是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出来的,因此它在各方面,在经济、道德和精神方面都还带着它脱胎出来的那个旧社会的痕迹。

 

马克思分析说,在所设定的条件下,生产资料归全社会所有了,社会全体成员都只能通过劳动获得自己需要的消费产品。就社会实现了按劳分配的原则来说,权利是平等的。但是,由于每一个人的情况不同,譬如有的人结了婚,有的人没有结婚;有的人孩子多,有的人孩子少,从而人们所领取的产品事实上也就是不平等的。

 

所以,在这里平等的权利按照原则仍然是资产阶级法权,虽然原则和实践在这里已不再互相矛盾,而在商品交换中,等价物的交换只存在于平均数中,并不是存在于每个个别场合。

虽然有这种进步,但这个平等的权利还仍然被限制在一个资产阶级的框框里。生产者的权利是和他们提供的劳动成比例的;平等就在于以同一的尺度——劳动——来计量。

 

列宁深刻地分析了马克思所估计到了在社会主义社会,仅仅把生产资料转归社会公有还不能消除分配方面的缺点和资产阶级法权的不平等,就产品按劳分配这一点来说,资产阶级法权还占统治地位。列宁继续分析说:

 

……如果不愿陷入空想,那就不能认为,在推翻资本主义之后,人们立即就能学会不需要任何法权规范而为社会劳动,况且资本主义的废除不能立即为这种变更创造经济前提。

可是,(在社会主义社会)除了“资产阶级法权”以外,没有其他规范。所以在这个范围内,还需要国家来保卫生产资料公有制,来保卫劳动的平等和产品分配的平等。

国家正在消亡,因为资本家已经没有了,阶级已经没有了,因而也就没有什么阶级可以镇压了。

但是,国家还没有完全消亡,因为还要保卫容许在事实上存在不平等的资产阶级法权。要使国家完全消亡,就必须有完全的共产主义。

 

可见,列宁在“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前夕所作的研究认为,即使在实现了生产资料公有制以后,在消灭了资本主义私人占有制以后,未来的社会仍然充满资产阶级法权规范,这个时期的国家“还要保卫容许在事实上存在不平等的‘资产阶级法权’”。保护和保卫资产阶级法权的国家,应该是什么国家?当然是资产阶级性质的国家。更何况,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东欧和苏联剧变以后,除了北朝鲜以外,包括原来的斯大林的苏联在内的所有社会主义国家,无论其是否还认为自己是不是社会主义,毫无例外地都公开转向市场经济,鼓励发展民间资本或私人资本,从而明显具有了马克思所说的建筑在资本主义多少已经发展了的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的基础上、具有资本主义共同特征的资产阶级国家。

 

  评论这张
 
阅读(15818)|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