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是 历 史 ,还 是 谎 言 ?(六)  

2013-11-13 11:07: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 历 史 ,还 是 谎 言 ?

梁中堂《鹿耶,马耶?田雪原“中央人口座谈会”》节选之六

按语

《鹿耶,马耶?田雪原的“中央人口座谈会”》所节选的前5部分,田雪原有意将19804月中共中央办公厅人口问题座谈会拔高为中央人口座谈会,把会议时间拉长,会议次数增多,减少参加会议的人数,捏造陈慕华参加会议从而提高会议的规格,将召开会议的会址说得神秘而神圣,以及把会议主持人说的提倡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这个大方针是定下来了”改变为“中央准备研究人口问题,……讨论今后20年和更长远一些时间的人口政策”,把座谈会歪曲成讨论会、决策会,等等,都只不过是为他后面闹剧做铺垫。田雪原的正戏还没有开场,被我回复一诺女士的两封信打断了。早本该接着连载,但因媒体说三中全会有关于调整政策的内容,就又等了几天,现发现大不了就是“单独生二”,充其量也就是个小题大做。所以,接着我们自己的工作。

                                                 梁中堂  20131113日星期三


⒒ 卫生部领导提出独生子女智力问题了吗?

关于独生子女智商是田雪原重点渲染的问题之一,每次必谈。不过有时说这是“讨论中提出的第一个问题”,[1]有时又说这是会议讨论的第二个问题。[2]我们暂且不去计较这些枝节问题(虽说是枝节问题,却并非意味着不重要,它往往反映出作者忠实于历史分析还是在臆造),先看田雪原是如何叙述的。他说:

 

座谈会上,卫生部的一位领导同志在发言中列举民间的一种说法,叫做老大憨、老二聪明,但是最聪明、最机灵的要数老三,俗话说“猴仨儿”“猴仨儿”的。那么,提倡一对夫妇生育一个孩子只留下老大,老二、老三都没有了,会不会引起儿童以至整个人口的智商下降呢?此话一出,语惊四座,一些同志交头接耳议论开来:是不是这样?如果真的是这样,就不能提倡生育一个,老二、老三都不可少。否则人口智商下降,谁能负得起这个责任!于是会议主持者赶紧组织力量查阅资料,进行分析和论证。经过一番努力,最后拿出两点结论性意见。

  第一,生育孩子次序同聪明不聪明没有必然的联系,无论是“老大憨”还是“老二聪明”、“猴仨儿”等说法,都拿不出有力的科学依据,最多只是有些地区群众中有这样的一些说法而已。群众的说法,同过去多生多育有很大的关系。因为生育的子女多,第一个孩子(老大)率先长大,自然担负着协助父母照料比其小的弟弟、妹妹的义务,往往表现出宽容大度,带有一些憨厚的劲头儿;后来出生的弟弟、妹妹常常围着大哥、大姐转,显得要更调皮、活泼一些,给人以“老二聪明”和“猴仨”更聪明的印象。记得当时有的同志列举美国飞行员的材料,美国空军飞行员中约有40%为第一个孩子(老大)。众所周知,空军飞行员对身体素质、科学教育素质以及反应能力要求很高,而所占比例高达40%的“老大”都能适应,说明“老大憨”不能成立。 座谈会还举出其他一些例子,证明生育胎次同智商不存在必然的联系。

第二,要放到商品经济中去分析。虽然1980年改革开放处在“摸着石头过河”的初期,但是经济学界已有一个共识,过去高度集中统一的计划经济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要走发展商品经济的路子。而要发展商品经济,交换价值升值势必冲击人们的传统观念,婚姻和生育观念将要随着发生某些改变。可以预料的是,诸如婚前性行为、未婚先孕、离婚率升高以及买卖婚姻增多等,发生的可能性将增加。婚姻和生育行为的这种变化,会改变怀孕和实际生育的孩次。作为留下来的“老大”,并不一定都是所怀的第一个孩子,聪明的老二甚至是“猴仨儿”所占的比例会增多。今天看来,当时这样的估计并不过分,实际情况有过之而无不及。一些调查表明,婚前性行为和未婚先孕、先育,远比人们估计的要严重得多。

综合以上两点认识,得出提倡一对夫妇生育一个孩子不会降低人口智商的结论,有力地支持了这一决策的出台。[3]

 

笔者本来把本文的基点设置在以对比的方式揭露田雪原严重脱离中央办公厅人口问题座谈会而肆意伪造历史的无耻伎俩方面,不准备对其观点做过多的评论和批判。但是,再次引述上面这段话的时候,不禁为这位曾经从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出来的既没有经济知识又没有历史观念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脸红和害臊。谁能帮我们解释一下“交换价值升值”是什么意思?我想,除了田雪原以外,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经济学家恐怕没有一个人会说出这样热昏的胡话。发展商品经济,就意味着“交换价值升值”?“交换价值升值”就必然冲击传统观念?这都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院士们可以推导的逻辑!

还有,1980年初春,经济学界就已经在改革计划经济体制方面取得“共识”了?1980年虽然已经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可那毕竟距离“文化大革命”还不很远,“极左”的意识形态还禁锢着人们思想的时代。那时的人们是感觉到了经济方面有问题,但并不认为计划经济有问题。计划经济是基本经济制度,是社会主义本质特征,人们还未曾怀疑过。那时的人们只是要在计划经济以外再增加一小块市场,而不是认为“高度集中统一的计划经济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相反,在反思计划经济体制以前,人们恰恰是不断地强调和要求计划必须实行“高度集中统一”。有计划、按比例发展,不仅是那时国民经济的灵魂,而且也是实践上党和国家领导人常抓不懈的大事。看来,田雪原对于改革历史一点都不清楚,我们还是给他来次启蒙吧。

19793月,以陈云为首提出“调整、改革、整顿、提高”的方针,其依据还是国民经济要有计划、按比例发展。

19801982年,陈云思考计划与市场的关系,提出“以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的原则,但特别强调国家计划。不要说计划体制内的计划原则不容置疑,在谈到计划与农村改革时,陈云还说:

 

“不能让农民自由选择只对他们自己一时有利的办法。”“不这样做,八亿农民的所谓自由,就会冲垮国家计划。说到底,农民只能在国家计划的范围内活动。”

 

邓小平在这一时期也很赞赏陈云的观点,在一次谈话中说:

 

最重要的,还是陈云同志说的,公有制基础上的计划经济,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全国一盘棋,主要经济活动要纳入国家计划轨道。

 

也就在这一时期,陈云提出有名的“鸟笼子”经济,核心还是不能动摇计划体制。[4]所以, 19829月党的十二大提出“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不仅没有市场经济、商品经济的概念(那个时代里,市场经济和商品经济的提法是有区别的。似乎市场经济更资本主义),还特别强调社会主义计划经济这一基本原则。

198410月,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前后,党和国家在计划经济和商品经济上才有了一点新认识,这就是不把坚持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和一定的商品经济当作完全对立的认识,不再把这样的认识当作“异端”。[5]党的这次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提出的“社会主义的有计划的商品经济”的时候,特别告诫全党:“同时还必须看到,即使社会主义的商品经济,它的广泛发展也会产生某种盲目性,必须有计划的指导、调节和行政的管理……”[6]仍然重申和强调高度的计划统一。

19851023日,邓小平对外宾的谈话,提出“靠过去的经济体制不能解决问题”,才标志着党和国家开始反思计划经济制度了。邓小平说:

 

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之间不存在根本矛盾。问题是用什么方法才能更有力地发展社会生产力。我们过去一直搞计划经济,但多年的实践证明,在某种意义上说,只搞计划经济会束缚生产力的发展。把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结合起来,就更能解放生产力,加速经济发展。

……三中全会以来,我们一直强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坚持社会主义制度。而要坚持社会主义制度,最根本的是要发展社会生产力,这个问题长期以来我们并没有解决好。社会主义优越性最终要体现在生产力能够更好地发展上。多年的经验表明,要发展生产力,靠过去的经济体制不能解决问题。[7]

 

邓小平一句“多年的经验表明,要发展生产力,靠过去的经济体制不能解决问题”,似乎才可以勉强达到田雪原所说“过去高度集中统一的计划经济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的认识。即使这样,要说对计划经济的认识,还是相当初步的。19872月,邓小平在同赵紫阳等中央领导同志谈十三大筹备工作和十三大报告的起草工作的时候提出,以后不要再讲计划经济为主了。他说:

 

为什么一谈市场就说是资本主义,只有计划才是社会主义呢?计划和市场都是方法嘛。只要对发展生产力有好处,就可以利用。它为社会主义服务,就是社会主义的;为资本主义服务,就是资本主义的。好像一谈计划就是社会主义,这也是不对的,日本就有一个企划厅嘛,美国也有计划嘛。我们以前是学苏联的,搞计划经济。后来又讲计划经济为主,现在不要再讲这个了。[8]

 

以后不要再讲计划经济为主了,这是认识上的一次飞跃,但还远谈不上根本性的认识。根本性认识是许多年以后,大约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和党的十四届三中全会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决定。所以,田雪原说1980年人们就对计划经济有了多么清晰的认识,那是他用魔法把人们移植到30年以后的社会背景下杜撰出来的。

至于说1980年人们就预料到婚前性行为、未婚先孕、离婚率升高以及买卖婚姻增多等,那更是胡扯。不要说上世纪890年代,就是现在的人们都一直把这类现象当作资本主义社会腐朽的表现予以批判和抨击,谁能在30年前就想到社会主义的中国也会这样呢!

我们还是回到主题吧。田雪原说这是“讨论中提出的第一个问题”,[9]而且是由“卫生部的一位领导同志在发言中”提出来的。从参会名单上知道,卫生部部长钱信忠、副部长胡昭衡两人参加了会议。但是,这两位部长都没有在会议上发言。特别是47日第一次会议上,除了冯文彬首先交代会议意图以外,大会共有8位同志发言,并没有卫生部的领导。我们倒是在第一天会议的简报上发现,冯文彬向会议讲述座谈会的意图和主旨时说,在贯彻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的过程中,干部群众有各种议论,提到“独生子女中低能儿的比例也较高”。即使这样,冯文彬也没有讲过“猴三儿”那类的话语。[10]看来,为了他的剧中角色的需要,田雪原不仅让冯文彬暂时担任卫生部的领导,而且根据剧情需要还设计了几句有渲染性的台词。


[1] 《我在现场——亲历改革开放30年》,第312页;《激辩“新人口策论”》,第39页。

[2] 《百年潮》2010年第10期,第16页。

[3] 《中国人口政策60年》,第138-139页;《我在现场——亲历改革开放30年》,第312313页;《激辩“新人口策论”》,第39页;《百年潮》2010年第10期,第1617页。本文引自《中国人口政策60年》,后3篇文章与最初的文字有所不同。

[4] 中央文献研究室:《陈云传》,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年,第163516391646页。

[5] 《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中共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年,第1008页。

[6] 《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重要文献选读》(上册),第776-777页。

[7] 邓小平:《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不存在根本矛盾》,《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第148-149页。

[8] 《邓小平年谱》(1975-1997),第1168页。

[9] 《激辩“新人口策论”》,第39页。

[10] 《人口问题座谈会情况简报》(一),第1页。


  评论这张
 
阅读(2095)|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