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莫言的诺贝尔文学奖和他的《蛙》  

2012-10-12 12:29: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莫言的诺贝尔文学奖和他的《蛙》
梁中堂

按语

瑞典文学院将今年的奖项授予中国作家莫言,这既是对莫言文学成就的奖励,在一定程度上来说,也是世界对中国现实的一种认可。去年,莫言获得国内官方文学的最高奖项茅盾文学奖,今年再得世界民间最高奖项,当然不仅仅是一本作品的问题。应该说,莫言是靠他的人性的理念和几十年的不懈努力赢得了国内的读者,也赢得了世界。但是不得不说的是,还是有一本作品在其中起到了作用,这就是《蛙》。

《蛙》是写计划生育的。我曾经说过,这是莫言为向诺贝尔冲刺的一本书。莫言在文学界的地位,无论国内茅盾文学奖还是诺贝尔文学奖,都有了多年的呼声。对于茅盾文学奖来说,这是迟到的奖项。茅盾文学奖需要莫言,而不管他有什么书,都该上了。但按照茅盾文学奖的规则,莫言只能拿出《蛙》去参评。茅盾文学奖是奖莫言的,而不是奖《蛙》的。但是,因为奖项要授予莫言,不得不奖《蛙》。

同样,莫言在许多年里都属于候选诺贝尔文学奖的中文作家中呼声最高的一位。但是,诺贝尔似乎根本没有顾及到中文文学,其实是中文文学中所反映的理念还未能达到诺贝尔文学奖的水准。莫言在多次的受挫中悟出来了,赶写了一本。也是中国的发展,自觉不自觉地都在靠向世界。世界需要中国,诺贝尔文学奖需要中文作家。莫言因为《蛙》而勉强应试合格,所以得奖。但是,诺贝尔文学奖授奖词中却没有提到《蛙》。

这是大千世界的奥妙。

我很赞同莫言的这句话:普世价值没那么复杂。

为庆贺莫言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特将去年的一篇博文粘贴于后。

                                                                                                                               ——20121012日星期五

莫言小说《蛙》是一部纪实文学

 

 早在前篇博文写作之前,中国作协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评选的事已经闹得沸沸扬扬。自那篇《B超无力承受的重负》粘贴出去之后,莫言《蛙》已获奖,就想以此为题写篇文章。之所以迟迟没有动笔,是因为几位坚决反对我的读者一直没有出现。20多年前的人口专家委员会上,我没有想到有那么多的专家委员都同意政府把代表新科技成果的B超和人民隔离开来,不许可人们自由使用先进医学设备。经过20多年,我把那次会议的发言粘贴出来后,同样没有想到今天还有那么多的反对者。包括20年前的专家委员和现在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的官员在内,几乎都把 B超当作造成我国人口出生性别失衡的原因。所以,我再把1988年浙江省联合调查组对本省部分地区弃婴、溺婴调查报告张贴处来,说明导致性别失衡的原因在于现行的计划生育制度,如果不是B超,我们会有更恶劣的社会后果。因为希望看到一直反对我的几位网友的意见,所以就把上一篇文章在首篇的位置多放了几天。但是,该等的朋友还是未曾出现。史上有“退避三舍”之说,我已退“七舍”了。所以,就不再等了。

 

莫言《蛙》是以计划生育为背景题材的小说。蛙,取娃的谐音,意生娃。而且因医学形容男性精子有青蛙蝌蚪状,更喻人的繁衍如蛙一般即使生存环境倍生艰难,仍可做到生生不息。早在2009年该文在《收获》第6期上首次发表,我已阅读过,深为作者敢于触碰敏感题材而生敬意。在《蛙》一书中,农民因为超生和计划外怀孕,处罚、扒房,强制人流,因为生育而背乡离井、流离失所,以致不少人失去生命,令人须臾感叹。但是,我读这篇小说,因知其真而将其当作纪实文学来读的。而且,因为对这一领域比较熟悉,还能够读出作者在不少的故事情节上有意将其恶劣程度予以淡化。这次获奖,会有不少的新的读者,许多人会以为它是小说,由作者虚拟的。所以,我将一些资料转贴出来,以表明《蛙》所叙述的情节在生活中确实都存在。

 

1984227日到37日,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根据中央书记处108次会议决定,召开全国计划生育主任会议。新任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王伟在会上讲话说:

 

有的地方出现过用野蛮的办法,抄家、封门、砸锅、扒房子、毁坏庄稼、牵走牲畜,破坏群众的基本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甚至围村突击,拉人游街、变相监禁群众、株连亲属、乡邻等。

 

在同期的另外一次会议上,王伟还批评有的地方甚至组织“夜袭队”,晚上去抓计划生育“超生户”或结扎对象。也是在这次全国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会议上,联系计划生育工作的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郝建秀在讲话中说:

 

最近看到一份材料,有一个乡去年十月份扒掉一家计划外怀孕户的房子时,还召开了现场会。……可是这个乡在召开了扒房现场会之后不久,又出现了三十八名计划外怀孕妇女。这不是越闹越僵持了吗?这个地方的干群关系搞得非常紧张,有人骂计划生育干部断子绝孙,有人装疯卖傻打干部,有人放火烧干部家里的东西,有人砸干部家的玻璃窗。中央领导同志接到这样的群众来信不少,也有不少人为此上访。有些地方矛盾激化,出了人命。

 

    还是这次会议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万里在讲话中说:

 

因为工作难度大,你们在工作中,有一点这样那样的毛病,中央是谅解的。任务那么重,农村的面又大,旧的传统思想影响很深,经济、科学、技术又落后,在这种情况下,要完成这个任务,发生一些强迫命令,是可以理解的。但这绝不是支持你们去搞强迫命令,那个做法是不合适的。例如扒人家的房子,逼得妇女去逃难,搞得不能生活,这太过分了,太脱离群众了。即使是个别现象,也不能不引起重视。现在农民有了生产责任制,生活改善了,如果在过去饿着肚子的时候发生这样的事,他们非造反不可。在座的各位都要正视这个问题。我们不向外宣传,不告诉外国人,但在内部,你们自己的毛病自己检讨,中央不批评你们,也不责备下边,但要好好进行教育,总结经验教训,改进工作。我们批评的,主要是过去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不重视这个问题。我曾亲自批了一份反映河北省妇女因强迫结扎去五台山地区逃难的材料给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的领导同志,要他们赶快纠正一下子,加强群众工作。但他们根本不重视,当作耳旁风,连个回信都没有。强迫结扎,不能那么做。那个做法太脱离群众,是违犯党的政策的。

 

 从上述三位领导的讲话可以看到,莫言的《蛙》其实一点都没有虚构,只是把社会中实际发生的相关情节嫁接到了一起。所以,我建议读者把其当作报告文学来读,可能会更恰当些。

                                                                         201196


  评论这张
 
阅读(6595)| 评论(10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