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王文老逝世十四周年祭(附录二)  

2012-05-26 09:38: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王文《思索集》写给读者的几点说明

 梁中堂

编辑和印制这些遗文是我去年得知老人遇难的那天下午萌动的想法。关秀芳同志在电话中报了噩耗,我当即决定了两件事,一是把已经在我手头拖延了六、七年的《求索集》立即印出来,二是搜集、整理老人的其余稿件。和关秀芳同志通完电话,我即给王老的儿子小耿去电话,除了对王老的遇难表示悼念外,再就是叮嘱他在整理老人的遗物时,一片纸也不要随意丢弃。我记得曾在话里说,你们做子女的可能不很了解老人家极富有价值的一面。90年代初,老人家放下计划生育政策的调查研究工作之后,在承担撰写《刘仁传》的任务的同时,还做了一些有关社会主义经济和政治问题的研究。实际上,这是老人长期思索的问题。 80年代中我认识他时,他就曾不时地问我述说他的一些观点。据我知道,在此之前,他曾做过一些笔记,准备将来再进一步正式开始他庞大的研究计划。我还对小耿说,你们可能不会了解老人家这些文字的意义,所以,除了涉及个人隐私方面的一些信件外,待方便时,把老人家所有文字都交给我,由我处理。不过,那时我还不很清楚这些文字究竟有多大篇幅,能否再编辑成一本书。等大约3个多月后,小耿将家里所有文字的复印件寄过来的时候,我即决定把老人家所有包括能搜集到的老人家给友人或别人的书信,都编辑印制成册。在我所知道的圈子里,沈毅老人不仅和王文老的情谊深厚,而且思想认识还很相通。所以,我请沈毅老编辑这些遗稿。王老的生前友好和后人能看到这些文字,应感谢沈毅老所付出的辛苦劳作。

还需要说明的是,原准备把这些遗稿同王老的书信编辑在一起,后因这些文字不仅主题集中,而且篇幅已构成一册,所以,我又把书信抽取出来,准备另行印制。不过,在我目前所拿到的书信原件或影印件来看,是以10多年中给我及他的另一友人的为主。在有关我的信中有一、二封是我不愿过早公之与众的;而给另一友人的信中绝大部分属于二人私谊,我亦不愿过早将之传世。所以,连同王老离世后一些友人写的悼念文章、我托付智效民同志写的王老的传记,可能要过一个时期才能和大家见面。

和上一册《求索集》不同的是,那是一本耗费老人近10年心血,多方奔走呼号,期望求得农村生育政策合理的文章。而这里,文章是10多年(更确切些说是被划右派后约40年)里对我们这个民族、国家和他自己早已加人其中、并为之奋斗的政党的前途、命运的思考,所以,我将之定名为《思索集》。我在《求索集》的“给读者的几点说明”中曾说过,老人不是一名专业研究人员,但是,任何一位具有人口学专业知识的人读过那本书后,都会为老人家那种百折不回的精神所折服。在这里我还想说,老人不是一名哲学社会科学的专业研究人员,但是,我相信,任何一位这方面的专业人员读过这本书后都会认为这是一位具有较深忧患意识、有追求的人才有可能写出的文章。我写以上这些话不是说老人的研究、观点都十分正确,而是赞美他的精神,他的品格。这是一位普通的老人,是一位坎坷一生的老人,他没有为社会对他的不公有所愤懑、有所噘吁,相反,他却在为世界更为合理、完美而思索。正是这样一位普通的老人,用自己的言行向世人说明,怎样才算是一位高尚的人,纯粹的人。

                                                                                              1999719

  评论这张
 
阅读(125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