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美国传统农业何以能现代化?  

2011-07-12 13:10: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传统农业何以能现代化?

 

上篇博文《美国何以用极少的人口维持农业大国的地位》张贴以后,有人立即诘难我说:

 

美国的经济伴随着人口的增长这是事实,但博主似乎搞错了一件事:美国的人口增长是建立在于中国类似的自然资源上却只有中国人口的1/5的基础上的增长,这种增长可以提供劳动力以及消费市场,而中国的人口增长则是在一个极为庞大的基础之上的增长,这种基础上的人口增长只能增加庞大的社会负担,岂能把这两种增长混为一谈呢?

 

其实,我们这位朋友如果稍稍愿意客观和公正一些就知道我的文章不是、也没有把两个国家的人口和人口增长并列比较和研究,我只是回答我的题目要说的问题,即美国为什么能够用占不到总人口3%的劳动力维持一个世界级的农业大国的地位?这其中的道理就是因为美国的农业已经是由原来的以手工为主的传统农业发展到现在的现代化农业。这个现代农业是以市场为纽带的现代科学技术和经济社会的充分发展为前提的,舍弃了占据总人口97%劳动力在第二、三产业的经济活动,就是说,如果没有强大的现代的工业制造,没有雄厚的现代科学技术、现代金融等等事业的发展,也就没有世界农产品出口大国的美国。所以,我们不只应该看在美国农业部门就业的少部分人,同时还需要看到站在美国现代农业背后的由200万增长到3亿人口的整个经济体。

 

但是,美国怎样就由传统的农业发展到今天?这当然是与社会其他各业一起相互作用,不断地更新换代,相继、轮回和反复地产业升级的结果。事实上,世界上相对发达的国家都经历了这样的历史过程。应该说,除了少部分由古老的城市发展起来的国家以外,现在的世界各个文明大国几乎都是从传统的农业走过来的。由传统到现代,有的国家由农业逐步转变为工业或者什么经济产业为支柱、为特征的国家,而包括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因自然资源丰富其农业生产还很强大,也都只是国家在实现产业升级换代、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因势利导,成功发展的结果。在这一发展过程中,发展农业或者发展工业、发展旅游业都不是本质问题,我也不是在宣传和赞美美国在实行以发展农业为基础的发展战略。事实上,美国农业产值在现在的美国已经占比例很小,如果按照三次产业的构成来划分,以农业为主的第一产业在美国国内生产总值中占不到2%,第二产业占到25%左右,被传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们认为不生产的第三产业占到了70%以上。所以,如果不是我那个题目仅仅是为了说明那篇文章所要说的内容,用“美国何以用极少的人口维持农业大国的地位”作为一个命题不仅是错误的,而且是犯了常识性的错误。因为,严格来讲,美国已经不是一个农业国家,那何来“美国是农业大国”的称谓?美国并没有刻意要走以农建国的道路,那又何以有“美国维持农业大国的地位”?我在这里并不是要讲这些道理,我只是说美国由传统的农业发展为仅仅用少数人口就可以获得世界上农业大国的地位,是以需要更多人口支撑的现代工业和现代服务业为前提条件的。传统农业发展为现代农业,本部门的劳动力相对减少了,而其他社会部门的劳动力却以更大规模的速度扩张和增长着。社会各个经济产业升级换代是一个人口和劳动力不断增长的历史,这是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发达国家所走过的历史,是全世界所有国家的近现代历史。截至目前在内,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产业升级是通过全社会的劳动力减少和总人口的萎缩实现的。美国能有今天的发达程度,从人口因素来考察,由其建国前后200多万人发展到现在接近3亿人口,200多年增长了100多倍,是同期我们国家增长速度的几十倍。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在美国200多年的发展过程中,仅仅依靠它自身的人口的自然增长还是远远无法满足其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需要的。是美国以其独特的优越的制度吸引了全世界许多国家的人民向往和憧憬,源源不断的移民保障了美国飞速发展所需要的人口。如果我们愿意再讨论深入一点,就会发现还不止这些,在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所需要的人口增长的过程中,劳动就业人口同期增长的比例会更高。以1980年到2002年的资料来说,期间美国总人口由2.27亿增加到2.88亿,年均增长率1.1%;劳动就业人口则由1.10亿增加到1.48亿,年均增长1.4%。社会的进步和发展就意味着总人口中越来越多比例的人参与到社会,成为经济活动人口。因为不止美国如此,而是一个规律性的现象。譬如1980-2002年期间,英国由5630万增加到5920万,年均增长率0.2%;劳动就业人口则由2690万增加到2960万,年均增长率0.4%。日本同期由1.17亿人口增加到1.27亿,年均增长率0.4%;劳动就业人口则由5720万增加到6800万,年均增长率0.8%。印度同期总人口由6.87亿增加到10.49亿,年均增长率1.9%;劳动力则由2.99亿增加到4.7亿,年均增长率2.0%。我说过,如果愿意,读者可以挑选目前世界上任何一个有影响的国家,不仅人口随着其经济社会的膨胀而增长,而且劳动力增长是以比人口更高的速度增长着。这其中的内在性的联系虽然我们还无法说得清楚,但说得清楚的一个问题是经济发展和产业升级需要伴随着人口和劳动力的增长。最近几十年来,国际社会的那些有教养的阶级仅仅抱怨和谴责“人口大爆炸”,却没有把近现代历史上的人口增长和同期的知识大爆炸、科学技术和经济社会的巨大发展联系在一起。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我的文章显然也不是要把中国和美国的人口加以比较研究。我基本上不做与别的国家进行比较研究的工作。因为,要进行国家与国家的比较研究,不仅要对自己而且必须对所要进行比较的国家有很深入的认识。深感自己这方面的功底浅薄,轻易不敢涉足。早年曾经有过一篇中印人口的比较研究,纯属应付一次国际会议。前几年参加一本书的编写,旧文新作,也都是一些皮毛的文章。所以,写文章免不了会涉及不同国家的道理,与其说是深入细致的比较研究的结果,不如说是逻辑推理的产物。记得前几年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官员在论及到我国出生人口的性别失衡问题时,转嫁说这是世界上许多国家比如南韩和印度都有的现象。我当时有一个回应。一个是南韩的性比例问题是一个暂时性和曾经发生的社会现象,等我们提及的时候已经得到了有效地解决,一个说有关印度因对女性的歧视而出现的性别失衡是一个根本不存在的问题。前面一个是引述事实说话的,后面一个就全靠逻辑推导了。重男轻女和对女性的歧视是一个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存在的社会现象,是一个大历史发展阶段上的问题。它的起源要归结到男性的雄激素导致的男性强悍的体格和与其他氏族因争夺土地等自然资源的厮杀、与野兽擒拿格斗和从事农业生产所需要的强壮体力。所以,对女性的歧视也是直到现在发达国家在内的这个历史时代的基本特征。否则,也就没有了西方发达国家的绅士风度和女权主义运动。但是,重男轻女和歧视女性是一回事,而由此导致性别失衡又是一回事。这个问题不需要过多的研究。印度作为一个传统色彩十分浓厚和社会发展相对落后的国家,性别歧视问题一定是存在的。不过是否由此导致了出生性别比问题,这就看这个古老的民族是以人丁兴旺地走向现代了,还是人口不断萎缩而毁灭了?一个民族能够生生不息,世代繁衍下来,即使有严重的重男轻女和性别歧视问题,那一定也会有相当重要的民族文化和社会机制解决它给生育问题带来的负面影响,否则,这个民族早就因为出生性别比失衡而走上自我毁灭的道路了。印度人口现在还在以比我们高的速度增长着,那一定不会有我们所臆想的性别比问题。

 

所以,我并不花费太多的精力去做与别的国家的人口的比较研究的。我总是想把自己有限的精力用在现时问题的研究上。自从1979年实行古今中外所有国家都没有过的现行的计划生育制度以来,违犯生育政策出生的人口少说也有23亿之多。这23亿人口如果涉及2亿个家庭,一个家庭平均4口人,少说也是78亿人啊!首先,涉及几亿人口的事情,总应该是反映了客观发展规律,说明是政府的政策有问题,而不该是几亿老百姓的过错吧?其次,想一想几亿违反政策出生的人口这一事实发生在各级政府坚决执行党的计划生育政策和绝大多数基层干部认真工作的状态下,它是通过多少个亿的“妊娠-流产”和“流产-再妊娠-生产”才得以实现?还有,几个亿的违反政策出生的人口成为事实后,基层干部需要多少亿次的登门收缴超生罚款?还有,在我们这个需要证件才能获得正常生活的国家里,那些违犯政策超生的几亿个孩子因为没有户口就得不到证件而他们的父母又必须获得包括户口在内的各种证件需要多少亿次地往返于我们政府各个相关的部门和掌管权利的干部们的门厅?还有……,我关心的是,我们不是要建设和谐社会吗,但这大量的人为社会摩擦每时每刻都在我们的周围发生,这个社会何以和谐?

                                                     

  评论这张
 
阅读(7674)| 评论(8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