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我国已悄然进入超低生育国家行列  

2011-05-09 13:21: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语

第六次人口普查的详细资料还未曾发布,总体情况和质量也都无法判断。但是,从已经公布的少量信息也还是可以推断出一些情况。其中0-14、15-59、60及60岁以上人口的三段年龄结构的变化,就很发人深思。从1982年以来的4次普查看,0-14岁组人口在我国总人口持续增长的状态下,其占据总人口比例和绝对数都连续下跌。按照这个指标变化的趋势分析,我国生育率已经下降到1.3-1.5的水平。人口学将达到更替水平2.1-2.0以下的生育率称之为低生育,再低下去譬如1.5以下就可谓之为超低生育率了。显然,我们国家早已进入超低生育行列。可是,主管部门和社会仍然说我们的妇女生育率在1.8以上。无论高层还是社会,大家都不知道的一个情况是,从1990年普查以后,包括2000年普查在内的所有调查,90年代中后期以来我国生育率已经低到1.2-1.3的水平,但是,主管部门还是说1.8-1.9。近20年来,我们一直是在用一个没有调查支持的感觉数据决定我国的人口政策和发展。

从普查数据公布前一天新闻播报的内容看,有关部门给中央的决策还是稳定低生育率。中央和计划生育有关部门当然在此之前知道普查数据的。这个情况表明政府还将继续用1.8的生育率指导工作。不少的人口学家对此情况既愤慨又无奈。我上篇博客转帖的蔡泳先生的文章,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写出来的。因为根据普查推测生育率已经下到1.5以下,我们还要稳定低生育,那就只好动员人们生育二胎了。他的文章是反话正说,引来一些误解。我张贴那篇文章,也不是已经改变了自由生育的主张,提倡生育二胎。

下面这篇文章,是应《瞭望》周刊的约请写的,应该是正话正说。近20年来,在毫无根据的1.8-1.9生育率的误导下,我国生育率已悄然进到超低生育国家的行列。40多年来,在一种特别气氛下,我国妇女义无反顾地走向超低生育率阶段,即使现在政府鼓励多生育也已经没有人理睬了。这样说,也并不是主张政府由限制再转而鼓励老百姓的生育。生孩子是老百姓自己的事情,如果政府不想要社会混乱的话,无论限制和鼓励都属于自毁江山。

                                                                                                                           2011年5月9日

 

我国已悄然进入超低生育国家行列

  梁中堂

 

因为人总是处于生育、死亡和迁移的变动状态中,无论在一个地区或者国家范围内随时把握人口的变化都是很不容易的。这样,人口的实际状态往往和人们的感觉就存在很大的出入。以上海市为例,根据政府的以往的统计该市户籍人口大约1400万,外来居住半年以上的人口500多万,所以常住人口为1900多万。但是,这次人口普查登记的常住人口却是2300多万。一个城市的人口竟然比平时掌握的多出3、400万,可见人口实际过程往往会与我们的感觉有较大的差别。据上海市普查办的同志讲,去年普查登记结束后,他们每天都接收几十封领导批转或者市民直接反映自己和自己家庭没有参加普查登记的群众来信。有的时候,一天会有上百封这样的信件。上海市人口普查活动已经过去了半年多,我们每次谈起这件事,无论是会议期间或者饭后茶余,都会有在座的人提出自己的家庭就没有见过普查员。即使这样,上海市的人口竟然比政府平时掌握的多出3、400万,可见人口实际过程往往会与我们的感觉有较大的差别。

用这次普查公布的0-14岁人口占总人口比例所推算和分析出来的我国妇女生育率也和有关部门长期以来的感觉不一致。在上个世纪70年代以前,我国妇女生育率大约维持在6.0左右。1969-1970年,我国妇女从5.8的水平开始下降,到1979-1980年左右已经降到2.8左右。1990年普查前一年,我国妇女总和生育率为2.14。这个数据大致也与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于1992、1997和2001年的几次抽样调查相吻合。按照人口统计学上说法,如果能够维持两代人的简单再生产,女儿那一代就至少应该生育2个孩子。因为在这两个孩子成长到生育年龄以前会有一定的死亡,事实上需要生育2个以上的孩子。考虑到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程度,特别是农村的生活和医疗条件,2.14可能是相当于我国两代人的更替水平。低于更替水平,被称为低生育率。问题发生在1990年普查后,所有的人口调查都表明生育率急剧地下降到更替水平以下。上述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的3次调查和国家统计局1995年抽样调查、2000年人口普查,无一例外地表明1991年后,我国妇女生育率又从1.9迅速降到1.3左右,其中2000年普查前一年为1.22。从90年代初期以后,我国政府宣布我们已进入低生育率阶段,但管理部门却从不相信这样低的数据。按照他们的感觉,我国妇女生育率应该是1.9或1.8。进入新世纪以后,显然是因为每次调查的数据越来越低,有关部门也就不再发布调查后的生育率了。只是在必须出现生育率数据的场合,计划生育管理部门用1.8,国家统计局有时则用1.6。但是,无论1.9、1.8或者1.6,都不是调查的结果,都没有调查数据的支持。

根据普查,1982年我国0-14岁人口3.4亿,占10亿总人口的33.6%;1990年普查期间,该年龄组人口3.1亿,占11.3亿总人口的27.7%;2000年2.9亿,占12.6亿总人口的22.9%;2010年2.2亿,占13.4亿总人口的16.60%。首先评价使用这一数据要比同一途经得到的生育率相对可靠一些,因为瞒报和遗漏主要发生在低年龄组特别是当年出生和接近出生年的人口群。我国还是一个需要证件才可以过正常生活的社会,随着孩子6、7岁上学就需要户口等证件,家长在这前后就会想尽各种办法申报正常的户口,再加上基层党政一把手往往2、3年就发生调任,“一票否决”已经不要现任领导为过去的计划外负责,原来隐匿的人口一般都会在10岁左右都得到申报和登记。由于用0-14岁共15个年龄组人口数,即使期间有2000万遗漏(根据对以往3次普查的直接比照,远远没有这么大的瞒报和遗漏),也只占总人口的一个百分点。其次,瞒报和遗漏是以上几次普查的共性,而我们主要是从变化的速度来比较和分析生育率应该发生的区间,避开了漏报对问题的影响。所以,用这一人口指标数量和比例变化来分析生育率水平,是一个比较理想的视角。

在1982-2010年期间28年里,0-14岁人口由3.4亿减到2.2亿,减少了1.2亿;在总人口中的比例由33.59%减到16.60%,减少了16.99个百分点。那么,生育率变化的情况呢?根据人口普查和国家计生委的几次调查,1982年的妇女总和生育率处在2.79-2.86之间。因为那时就已经发生了瞒报,我们取最高值2.86。期间,1982-1990年期间8年0-14岁人口在总人口中的比例下降了5.9个百分点,生育率由2.86下降到更替水平的2.14,下降了0.72。1990-2010年期间20年0-14岁人口在总人口中的比例下降了11.1个百分点,生育率也应该继续下降。如果生育率再下降一个0.72,那就是1.42;如果考虑到这20年该年龄组人口比例下降幅度大于80年代,则就应该取一个大与0.72的下降幅度,譬如1.0或者接近1.0,那就是1.2或者1.3了。由于相同程度的瞒报和遗漏在低生育率下所占的份额相对小,再增加0.1或者0.2的作为弥补瞒报和遗漏的幅度,我国现在的生育率大约处在1.3-1.5区间。

这样的年龄结构所应该有的生育率水平也可以得到世界人口资料的支持。根据世界银行编制的世界发展指标提供的资料,在全世界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0-14岁人口占52亿总人口的31%,其生育率平均2.8,这相当于我们国家1982年的年龄结构和生育率水平。在目前世界经济收入最高的欧洲经济与货币联盟的国家,其0-14岁人口占据3亿多总人口16%,其生育率为1.5。就是说,按照这样的年龄结构,我国妇女生育率也该是1.5。

细心的读者可能已经发现,近30年来,0-14岁组的人口不是一般的变动,而是在我国人口总量不断增长的情况下其所占份额和人口数量却都持续地在减少。这一方面表现了我国妇女生育率自上个世纪60年代末以来下降过程中的很少波动和义无反顾的特点,多生育早已不再是这个时代的特征。另一方面,我国将不得不面对劳动力日益减少的严重局面。过去总以为我国农业部门拥有充足的劳动力资源,其实存在两个认识上的误区。一是农业劳动力的释放是以农业和农村经济的发展为前提的,一个发展阶段上农业方面可以游离出多少剩余劳动力,有其客观的经济约束。二是劳动力资源的结构对于社会的需要和供应也会有很重要的限制,社会需要的劳动力往往是20岁左右新成长的劳动力,而我国劳动力资源中主要是50、60年代出生的大约4亿多高年龄人口。这样的劳动力资源对我国未来经济社会的发展必然产生负面的影响。此外,贸易顺差是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支柱,巨大的美元储备是我国在世界舞台发挥积极作用的强大后盾,而这些都是建立在30年来的丰富劳动力资源基础上的。我们不同于上个世纪6、70年代日本开始进入低生育率的时代,那时的日本已经形成汽车和家电等先进产业,靠自己品牌的工业产品进军国际市场,赢得充足的美元储备。我们这些年来是以“两头在外”的模式,依靠廉价劳动力为发达国家打工挣取外汇。当劳动力资源迅速萎缩,劳动价格必然攀升的时候,我国在世界市场上的优势也会逐渐消失。人的生育本质就是劳动力资源的生产和再生产。一个人口大国的劳动力供应出现困难的时候,它对于我们自己和世界市场都将是一个重大挑战。当然,问题主要还是在于我们社会反应迟钝。我国已经进入超低生育率国家行列,而因测量的偏差却使得社会茫然无知。这多少有点刻舟求剑的味道,人口变动之河已经不停顿地流淌了20年,主管部门的刻度却还在用当年曾经感觉的1.8。

  评论这张
 
阅读(5798)| 评论(1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