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有关马克思的几篇短文  

2011-03-08 13:02: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关马克思的几篇短文

按语

因写了《当马克思遭遇网络管理员》一文,引起不少网友又提出了一些对马克思感兴趣的问题。前面关于“计划调节思想溯源”一文也是最近一个时期人们对马克思的误解。类似像这篇文章里介绍的情况那样,即使恩格斯把问题设计得很合理,人们还是容易引起误解。所以,与恩格斯不同的是,在马克思的浩瀚的著作里,就找不到为未来社会设计什么原则的论述。马克思只是批判地研究现实世界,至于未来怎样发展,那完全是未来的人们自己应该解决的问题。从这点来说,马克思说了什么或者没有说什么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客观存在的一种利益机制,社会总是在利益的追逐下不断提高劳动生产力而最终推动社会一切方面的进步的。所以,历史的发展既不是按照过去的某个神,也不会按照马克思的具体指令来发展。像远古时代那种祭祀是用人的生命来讨好神一样,要求实现马克思的所谓什么也都同样是要付出惨痛的教训的,从而也是荒唐的。这样说也并非说马克思不重要。马克思作为伟大的思想家,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如何分析世界的方法,如果愿意,也可以说是一种世界观。它取代不了我们的责任,现实的事情还需要我们来认识、来解决。这样,学习和参考马克思的方法就是重要的。这样,马克思就是马克思就不能把恩格斯当作马克思,更不能把别的人包括社会许多人对马克思的理解当作马克思。学习马克思,这就很重要。这些天围绕网友的留言和邮件中关于马克思的认识问题,又写了几段话,集中粘贴在这里,权当是“计划调节思想溯源”一段文字的附录。还需要说明的是,在粘贴的文字里,有一段曾经粘贴过了,但它是这几篇短文的开始,所以还是被编辑在这一组短文里。

                     

(一)致李建新先生

李建新先生:

谢谢您转发的文章。

这篇文章所描述的马克思大学期间参加撒旦教的事例,似乎未得到马克思传记作家们的认可。我不知道这样的事情是否确实。不过,即使是事实,也说明不了多少问题。马克思由中学到大学,处于青年成长期,和许多人的成长经历一样,有一个反叛期。其实,没有这一所谓的撒旦教事件以前有关马克思的传记材料里,已经真实地刻画了马克思在大学时代酗酒、斗殴等等“恶行”。在知识的信仰上,马克思这一阶段经历了由神学到哲学的学习和批判过程。这个过程是独特的,完全是马克思自己的。哲学上由古希腊的德谟克里特到德国近现代的康德、黑格尔和费尔巴哈,马克思自己迅速地经过了许多“主义”的跳跃和跨越,才成就了他自己。那是一个很特别的时代,人类还没有正式告别神,还没有完全进入无神的哲学时代。所以,作为一个对所有外部世界充满好奇的青年来说,对于一个还没有成熟从而还不具备批判精神的青年来说,即使真的有过那样的经历,也一点不奇怪。马克思是一个人,他不可能不接受他那个时代环境对他的影响。特别是一个正在成长期的年轻人,有这样的经历更不足为怪。事实上,马克思自己就常说过,“人所具有的我都具有”。这主要是说自己具有人性的一些缺点,“我随时准备承认自己的错误”。马克思的新的传记作家(其实也不很新了,是40年前的著作了)挖掘出马克思和他的仆人海伦有一个私生子,这也当是可信的事实。作为一个人,马克思不是完人。但他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我们只需要从他给人类提供的丰富的思想中吸取有用的营养。毫无疑问,即使在他的思想宝库中,也会有这样那样的无法结构在一起的东西,甚至于还会有一些荒诞的东西,这都没有什么奇怪。马克思没有有意为人类制造一个思想体系,他只是在那里探索。即使对于伟大的思想家来说,都只是整个人类对客观世界的探索的一个小部分,所以,在他们去世的时候,这个探索总是没有完成,总是一个“半拉子工程”,其中有自相矛盾的或者荒诞的成分,都不足为奇。研究这其中的有意义的成分,研究这其中的荒诞,都是可以的、合理的。只是,我们不要停留在那里,我们还需要前进。马克思年轻时荒诞过,年老时也难免还有过荒诞。如同我们谚语中有“瑕不掩瑜”一样,那些荒诞的东西在马克思上百卷的巨著中仅仅是极为微小和毫不足道的成分。这些荒诞成分并不影响他奉献给后人的那颗智慧之果的光辉和价值。

    再次感谢您转来的文章。

祝好。

梁中堂  2011年2月19日

 

(二)致李建新先生

李建新先生:

谢谢您提的这个问题。      

关于马克思对共产主义问题的认识,在不同的时期,他的认识是不一样的。就是说,马克思也经历了一个不断深化和发展的过程。早期,即青年时期,他认为共产主义是经过简单的消灭私有制就可以实现的问题。1857-1859年的经济学文稿写作以后,他认为是一个历史发展阶段的问题,是需要经过较长时期的历史发展才可以实现的。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实际是他所说的“自由人的全面发展”。这不是经过“堂吉诃德”式的简单的对现实社会的破坏就可以得到的,而是需要经过资本主义社会的“自然地”成长才可以上升的人类历史阶段。关于马克思的这一思想,是在他的1857-1859 年经济学文稿里论述的,而这一文献是在20多年前才被翻译成中文的。最近2、30年以来的这个阶段,社会已经不重视对马克思的阅读了。而马克思的这个文稿即使在德文版、俄文版,亦都是不很长的时间,人们对马克思的这一思想的阅读和理解、宣传做得都很不够,了解的不够。

您所说的现在的领导都不会有这一方面的认识,他们也不关心这一点。即使您所说的那种共产主义,其实是列宁、斯大林所理解的共产主义,那是他们在根本不知道马克思还有“1857-1859”年经济学文稿(这一个概念是我提出来的,主要是指被称之为“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的部分)的情况下对马克思共产主义理论的理解。即使这样,您所说现在的领导,可能压根也没有这样的意识。好在社会的发展并不是人类已经知道了怎样发展才发展的,社会从来都是按照自己的规律发展的,而客观规律的发展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所以,领导们认识了什么并不重要。有的时候,他们所谓“认识了”反而会增加瞎折腾的几率。他们不相信共产主义是好事情。

祝好。

梁中堂  2011年2月24日

 

(三)致李建新先生

李建新先生:

您在我的博客上的留言,我已经做了回复。至于您这里所说的那种现象,即人们在一起闲聊的时候会对现行的制度表现出极大的不满,表明现制度已经达到衰败的阶段。当一种社会制度发展到在其中深受其惠的人们都已经对它表现出极大地不满意的时候,表明这一制度就已经走到尽头了。这也是我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呼吁改革为第一要务的理由。

您所说的马克思创造的共产主义是不确切的。马克思没有创造一种共产主义。人类历史从来也都不是在实现什么人创造的社会。社会发展是一种客观过程。马克思只是说将来的建立在资本主义社会发展基础上的、更高级的社会将是一种“自由人的全面发展的社会”。马克思是根据自己对资本主义社会的逻辑批判提出来的,但不是创造一种新的宗教。至于社会发展究竟是怎么回事,还需要后来的人根据客观发展的进程予以新的研究和认识。

您所关心的生育政策问题,我也说不准。不过,按照的我的理解,最近2、3年,国家在生育政策问题上可能不会有较大的改变。

谢谢您。

梁中堂  2011年2月25日

 

(四)致song.0592先生

 song.0592先生:      

情况不是这样。

关于马克思参加共济会的说法如同撒旦教一样,我都是第一次听说,也无考证的条件。但是,关于马克思的著作出版情况是这样。截止上个世纪30年代,可以搜集到的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作、信件、笔记、札记、手稿和读书的批注、注释等手迹,大约可以出版200卷的样子。当然,大多数还是马克思的东西。但是,这项工作一直拖到60年代才正式有苏联和德国的共产党的相当于马克思研究院整理出版。按照当时的编辑规划,共分四个部分即以马克思恩格斯出版的著作为主的著作部分,有关《资本论》及其手稿部分,通信集和其他手稿、笔记、札记等等,初步计划先出版130卷。因为在20年代曾经有一个梁赞诺夫主持的国际学术版,60年代后整理出版的通常就叫做国际学术第二版。大约出版了40卷的时候,发生苏联解体,经费等问题使其实际无法继续进行。90年代中后期逐步运行,现在大约出版了60卷的样子。因为学术考证和对马克思手稿的辨识是很不容易的,加上苏德两党已经成为非执政党从而无力支持这一工作,出版工作不无困难。您说的现在发行13卷不是事实。我们上个世纪80年代根据俄文第四版编译的第一个中文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还出版了50卷,90年代所谓独立编译的中文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已出版了50卷,全部出齐后至少要超过60卷。因为从60卷开始属于笔记,尚不知道计划出多少。因为中国没有马克思手稿和文本方面的专家,估计中文版主要要参考国际版的版本,等待国际版的出版才好编译出版自己的东西。

祝好。

梁中堂  2011年3月4日

 

  评论这张
 
阅读(3437)|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