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由胡耀邦批示引出的一笔文债  

2010-10-17 10:37: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胡耀邦批示引出的一笔文债

 

梁中堂

 

昨天晚上从单位回家路过报亭,随手买了一份《南方周末》。进电梯看见报纸头版温家宝头像上美国时代周刊封面,紧接下方几个特大号字体映入眼帘:翼城人口特区。该报记者4天前从翼城县打过电话,采访我约一个小时。前一天晚上,他还问及与翼城县相同数10个试点,为什么后来都没有了踪影?我告诉他,这个问题我已有文章叙述,请他寻找阅读。想不到现在的媒体运作如此之快,广州的报纸今天已在上海上市。回家阅读后,约8点半向记者发短信:

“读到大作。文章架构和布局好,文笔精练。致谢。文中说胡耀邦对我报告批示不正确。可再看《我的自述》。”

他可能真的是在查找文章。9点46分,记者回复我的短信:

“时间太紧 出现错误 包括文中有一处西贺水村漏了水字 十分抱歉!感谢您的帮助 期待下次有机会向您见面讨教!”

晚间躺在床上,想着这次该还那笔已经拖欠了25年的文债了。

由于我向中央要求试点的目的是打消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怕实行“晚婚晚育加间隔”普遍允许生育二胎的政策回否定计划生育成绩、怕影响社会稳定等等,所以,1985年7月份正式实行试点政策以后,很快就有了这方面的效果。10月底,新华社记者杨玉良到翼城县采访后就写了《人口学家梁中堂在翼城县蹲点试行“晚婚晚育加间隔”的节育办法效果良好》的通讯报道。该文首先在送中央领导的“国内动态清样”上发表。我接到玉良兄送我的复印件后,发现编者按语中把赵紫阳胡耀邦的批语直接写成是给我的报告的批示。杨玉良是我很要好的朋友,他当然十分清楚胡耀邦赵紫阳批示的来龙去脉。但是,我不能批评玉良兄。因文末括号中有“本期发至山西省委李立功”,我及时给书记秘书去电话,要其将错误报告书记。

11月15日,新华社将“国内动态清样”的文章全文刊登在《内部参考》上。那时候国内的媒体很少,电视没有普及,报纸就那么几家,《内部参考》发至县团级,就是很有影响的刊物了。同期,中国人口学会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召开研讨会。17或者18日下午的一次小组会议上,河北省委党校的一位副校长,也是我们搞人口学的同行,拿了该期的内参发言。接着,时任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政策法规处处长李宏规发言,意按照中央7号文件精神,各地试行不同的生育政策,其中翼城县实行“两晚一间隔”办法,属万紫千红的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该实验刚刚开始,其效果若何,还有待实践的检验。最后,话锋一转,说总书记和总理是对我们委的两个干部的报告所做的批示,不知道内参怎么说成是对老梁的批示。“我想,这个问题只有梁中堂同志说得清楚。”我当然不能把事情推到杨玉良的头上,何况这也不是三言五语可以说得清楚的。所以,我选择了沉默。

从石家庄回来后,就遇到了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向省计生委追究这一事情的原委。期间,我曾将在翼城县实行试点时给环节干部的讲话时的铅印文章和翼城县委出具的证明寄给李宏规。12月,又遇到省计划生育委员会党组给山西省委书记、副书记和各常委反映我把批评我国计划生育政策的《论我国人口发展战略》一书送给美国人口学家田心源的事情,因为该报告同时附上李宏规遵照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王伟的指示评论的我的那本书的意见,其中有我的这本书公开出版可能被美国政府利用的话,等等。经我要求,省委书记李立功在约见我时向我谈及计划生育部门反映我把总书记和总理批示歪曲为对自己的批示,我向书记提及曾在第一时间向廉秘书报告的事情。

许多年来,我一直记着这事。有不少的事情,是需要时间来说话的。

20多年过去了,社会和媒体开始关注计划生育政策,关注翼城县的试点。但是,岁月却教会我许多道理。知道世界上的事都有自己的规律,一个人是没有多大的作用的。所以,许多年都已经不再主动与媒体交往。不过,出于两方面的考虑,我却不拒绝采访。一是基于这样的认识,即每个人对于世界的了解都是有限的,很难得的认识得不到向世界发布的机会无论对于个人或者社会都是浪费。至少我清楚地了解到,在这个世界上,30年来持续对我国计划生育政策予以关注和研究的,就我一个人。没有机会说话就罢了,有机会就不该拒绝。另一个原因是,一个非主流的知识分子在社会上的地位是很卑微的,本来就不拥有话语权,当有可能说话的时候还要捏拿一番,那是一种酸臭。所以,凡是找上门来采访我的专业的记者,最多发现因对我的情况还不了解要求其阅读我的文章并写出采访提纲,一般都不会回绝。另外,记者写出的稿件,我很少愿意接受他们的要求审阅或修改。我以为记者的文章就是他(她)眼目中的那个问题的描述。一件事物该做如何的认识,从极力拥护到极力反对,有无穷个不同的个体或差别。自己本来就没有能力左右他们,何必在乎人家的看法。所以,我常常对记者说,如果要我去读你们记者写我已经研究了几十年的问题,会感觉到文章一无是处,还是不看了吧。

关于胡耀邦赵紫阳批示问题我在上一篇文章《胡耀邦为纠正“一胎化”所做的巨大努力》已经做过交代。事实上,从1985年试点以来,我曾做过许多次的陈述。但是,像“国内动态清样”中的那种错误,还是常常出现。记者如何出错,不是我们要讨论的问题。我只要撇清记者把胡耀邦赵紫阳的批示写成直接是对我的报告的批示,不是我的问题。

2007年3月24日,阅读《中国新闻周刊》刊发的一组计划生育和生育政策的文章,其中《生育政策的非主流道路》的文章,立题别致,有一定的社会高度。读了一遍,从印象和感觉上认为把主题都论述清楚了,是近几年许多相近题材的报道里最有思想性和新闻价值的新闻稿件之一。所以,当时就给记者发了一个十分肯定的短讯,同时指出文中有一处是政治类杂志的记者不该犯的错误。她问是什么,我回复短信说,说胡耀邦对我的批示不正确。12点12分,她回复短信说: “啊,对不起。我那部分是从您的网站上摘取的。”

我回答:“您重新看一次。”

12点18分,回答说:“哦,好的。”

3月27日晚,我重新浏览记者邮寄的杂志后,感觉本期关于生育政策的一组文章策划从选题到板式,确实不错。所以,又给记者发去一个信息:“杂志收到。栏目办的很成功。特别是非主流那篇,立题很高,也叙述清楚了。”  

20点06分,记者立即回复说:“谢谢梁老师,那篇(文章)主要是从您的文章中摘录的,还是出了技术错误。真是抱歉。”

虽然记者把一个政治类杂志应该避免的错误称之为“技术”性的,但总是承认了是自己的错。

2009年2月,《中国新闻周刊》刊发该刊记者的文章《山西翼城试点二胎化20年》。说真的,我常常很佩服那些年龄很小的记者。他们不很长的时间就可以深入到一个领域,能够理解其中的基本关系,写出一篇很不错的文章。我在给记者的邮件中说:

 

读到别人发送到我的邮箱的大作,主题和文笔都不错。谢谢您对翼城县生育试点的采访。但是,文章中对于胡耀邦的批示的理解是不正确的。胡耀邦的评语不是直接针对我的报告。这一个问题某某(即他们上次文章的记者)的理解也同样是错误的。当时,我已经向她指出,不想您也在这个问题上产生了误解。如果有必要,请您再阅读一下我的相关文章。

 

11点51分,记者打来电话,说是来自于我的《我的自述》。我在电话里提醒她说,还记不记得向您介绍某部长的儿子?她恍然大悟。12点04分,记者发来短信:“梁老师,非常感谢!在消化您的文章和我自己写作过程当中,时刻感受到学者的良心和严谨,备受鼓舞,但是没想到还有误读的地方,非常惭愧!”

写以上文字不是要纠缠记者的错误,而是偿还25年前李宏规所说“只有梁中堂同志说得清楚”。那时没有说,是因为在那样的大气候下,无论你怎样解释,人家也不会相信。欲盖弥彰,也不是希望澄清事实的人心里都有鬼,是时间不够,可以廓清事实的条件还不充足。现在,记者和媒体仍然在重复那个错误。但是,这一切显然与我没有关系。胡耀邦赵紫阳的那个批示是由我给胡耀邦的报告引起的,胡耀邦赵紫阳批示中予以肯定和希望在全国实行的“晚婚晚育加间隔”生育办法是我早在1979年提出来的。这一学术思想有没有胡耀邦赵紫阳的批示我都应该将其深入和推进。但是,由于在1985年要以试点的方式推进工作,那就需要打着落实胡耀邦赵紫阳批示精神的旗号。因为,唯如此才灵验。这就是事实的全部。我是一个学者,有这么多的东西就够了。说实在的,我从来没有产生过要把胡耀邦赵紫阳的这个批示安插到我的头上的想法。做学问是一件需要经受历史检验和淘汰的事情,任何虚假的东西最终都会被剔除掉。人生苦短,能够做和可以做成的事很少。如果把有限的精力再投入到最终还要剔除的虚假事情上面去,绝对不是一个明智的人生。

25年前,李宏规同志就坐在我的对面。他说,这个问题只有梁中堂说得清楚。我不知道,这篇文章说清了还是没有。

 

                                                                                                                   (2010年10月15日)

 

  评论这张
 
阅读(1433)|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