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计生政策是非三十年  

2010-05-26 16:01: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语:本文是《长城月报》(CCN)第5期刊登了该报记者徐秋颖对我的访谈。因为该报事前曾发给我一个很长的采访提纲,我对其作了书面的回答,内容较该报刊发的文字广泛。所以,将其粘贴在下面,以方便有兴致的网友接着浏览。文中的楷体字属于编者所加。另外,为便于阅读,我也加了一些当时想加上而最终发稿时未能加上的文字,凡是这种情况,我都以括号里的黑体字予以注明。)

 

计生政策是非三十年

 

计生政策实行至今,恰逢公共政策三十年一调整的节点,有人预测这是“放开二胎”的有利契机。然而计生委明确表示十二五期间“一胎化”政策不动摇的声音发出,让这一愿景再生变数。为此,CCN记者专访山西翼城“二胎试验”主持人梁中堂

 

未被推广的试验

确切地说,当时国家计生委不是不积极,而是抵制。

 

CCN:当年“晚婚晚育加间隔”的试验连胡耀邦、赵紫阳都已经批示了,但国家计生委却不是很积极。他们拖延的理由是什么?

梁中堂:确切地说,当时国家计生委不是不积极,而是抵制。在这个问题上,至今我也没有见到过他们有文字的意见和明确的说法。在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的领导看来,只有政策紧了,控制的效果才会好。另外,他们和宋健那些人一样认为1979年以来的“一胎化”政策是奏效的。

我国的妇女生育率,从来都不是政府的生育政策严紧了,它就低了,政策宽松了它就提高了。人口过程是一个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过程,同样不以政府的意志为转移。(例如上个世纪70年代政府没有强制时我国妇女生育率又5.8下降到2.4,1979年到80年代初实行严格的“一胎化”生育率却在2.5上下徘徊、多胎率还接近30%,90年代以来的政策生育率在1.5一下,而根据国家计生委的数据一直在接近2.0的水平上)

至于说胡耀邦、赵紫阳的明确批示未能得到主管部门的贯彻执行,还需要从整个1980年代的我国政治体制的特殊性方面来理解。其根源当然是和当时处于中央一线的领导人在许多重大问题上并没有实际决策权相关。

19822月,中共中央11号文件出台现行的生育政策,明确农村中生育了一个女孩的家庭可以再生育一个孩子,是中央和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达成共识的认识。但是,整个1980年代全国范围内基本上都没有执行现行生育政策。

 

CCN:翼城的经验最终没有在中国得到扩大和发展,你认为最主要的困难在哪里?

梁中堂:究其原因,调整政策遇到的阻力强大。一方面关于中国人口太多影响社会发展的单方面的宣传。另一方面来自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30多年来,他们的说法是,计划生育政策从来都是由中央来决定的,而计生委则不具备此权利。

这种说法并不确切。从原则上来说,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作为中央政府的一个组成单位,有对政策实施的效果和问题提出报告和建议的权利。岂止是权利,而且具有这一方面的职能。从实践上来说,“一胎化”生育政策就是由计生委的前身国务院计划生育领导小组提出并推行,而后才由中央认可的。

我一直强调,“一胎化”和现行生育政策属于很不合理的事物,“晚婚晚育加间隔”普遍允许农民生育两个孩子可以满足绝大多数群众的生育意愿,从而相对属于比较合理的政策。从不合理向合理的方向过渡和发展,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合适的;结束不合理状态,越快越好。问题是从来就没有启动过这一项工作。

 

控制和鼓励

 

“人类对于物质生产都还无法实行计划生产,对于涉及有思想和感情的人的生育如何能实行计划?”

 

CCN1960年代末到1970年代末之间的10年里,我国的妇女生育率从6.0左右下降到3.0以下。应该怎样估计1970年代末到1980年代初我国的人口形势,当时是否有必要强制性地推行计划生育?

梁中堂:无论对于人类社会发展的哪个阶段里,人口从来都不是问题,有问题的是制度和政府管理的政策。1980年中国社会呈现的人口现象和压力难道比1950年前后更严重?

 

CCN:计划生育制度的制定,在你看来,当时的学者担任了一个怎样的角色?

梁中堂:在我国现行政治体制下,政策决策是党和政府首长的职责,主流的理论和科学研究人员都是为政治服务的,为首长的路线、方针和政策做注释的。只是在计划生育政策决策方面,由于30多年来政府维持的这一工作的敏感性给其产生笼罩了一个神秘的光环,一些人有意制造了一个颠覆以上知识分子与决策者之间关系的假象,把自己打扮成了我国人口政策的建议者和提出者,这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

 

CCN :“计划生育以来我国少生4亿人”,你对这个说法始终持怀疑态度。你怎么看待计划生育的成效?你这么讲的理由是什么?

梁中堂:必须指出,我对这一说法不是持怀疑态度,而是明确反对的。这一说法的发明权是属于个别决策者及其那一拨搞数字计算的工程师们的。

生育率下降是现代社会发展过程的一个结果,但是,它却不是社会发展的目标,甚至也不是节制生育或计划生育的目的,一个国家更不应把它列为追求的目标。由于越来越多的人们选择避孕和节育,与自然状态下的生育率比较其下降过程就是一种必然的结果。

除了中国在最近30年推行政府极为严格的强制性的生育政策以外,世界上其他国家和民族都没有这样做。

人类对于物质生产都还无法实行计划生产,对于涉及有思想和感情的人的生育如何能实行计划?所以,社会绝对不能把一定的人口数量或者生育率水平当作国家强制实现的目标,无论控制或者鼓励它都同样是荒谬的。

 

“杨支柱”们的结局

 

“我自认为自己终究还是披着一个“人口学家”的皮,比一个农民直接呼喊的声音要容易引起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注意。”

 

CCN :当年让你做人口学研究时,当时并不乐意。从起初的孤军奋战到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没转行,这其中想法是怎样改变的,支持你继续研究下去的动力是什么?

梁中堂:最初踏入人口和计划生育领域的时候,感觉到这方面特别没有文化,没有内涵,无法长久地吸引我。但那时没有离开,是由于感觉到“一胎化”和现行的计划生育政策不合理是如此的明白、浅显。所以,1985年以前,我自认为自己终究还是披着一个“人口学家”的皮,比一个农民直接呼喊的声音要容易引起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注意。

再后来,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已经明确有了改变它的意图,以为会很快有个结局,自己应该再做一些努力。

最近10年自己又投入较多的精力,一是认识到生育制度的改变和调整已不是人口和计划生育方面的问题,它促使我拓宽研究领域,从社会经济、政治许多方面寻求答案。

二是严重受到体制约束的人口学界一直落后于时代的发展,缺少一个先进的理论和理念,至今还是局限于计划经济的思维和站在计划生育制度框架里研究现行生育政策,几乎众口一词地仍然停留在政府强制性地计划生育条件下谈一胎、二胎的调整问题。所以,我还需要站在这个阵地上。

 

CCN:最近的杨支柱教授“二胎”事件受到行政处罚,你对此怎么看?

梁中堂:我对杨支柱先生的评价很高。他不仅有很深厚的专业知识,而且是一位富有社会责任感的知识分子。但是,即使我们批评现行生育政策和生育制度极端的不合理,它却是以国家的法律法规的形式出现的。它一直以这种方式强制干预和干涉人们的正常生活,所以,杨支柱可能会成为计划生育方面的“谭嗣同”。

 

人口普查的另一面

 

国家统计局实际上是用监测体系修正人口普查,用普查结果来证明他们多年来经营的那个监测体系是正确的。

 

CCN:你如何看待即将进行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

梁中堂:人口过程是不断变动和发展的。现代国家是通过一定时间点的普查来了解人口状况的。由于普查耗费的成本相当大,另外,社会也没必要不停地通过普查随时了解人口变动。现代国家都是每隔一定年份做一次新的人口普查。在进行普查时,由于技术或工作设计问题,会出现一定的重报漏报的方面的差错,)再加之我国有一个计划生育“一票否决”,这就直接导致地方瞒报。

现在问题不仅是这样。我国从2000年人口普查开始,已经暴露出国家统计局在人口统计和监测问题上使用平时的监测结果来纠正人口普查的颠倒主、客观关系的做法。

2000年人口普查开始后,国务院人口普查办公室因为临时汇总的数据少于1999年和1998年年底公布的数据,就立即改变普查程序,临时安排全国范围进行“补查漏报”。因为普查登记和补查漏报的数据仍然不符合1991年以来动态监测体系的数据,就在全国凭空又加了2000多万的人口。

这样一来,国家统计局实际上是用监测体系修正人口普查,用普查结果来证明他们多年来经营的那个监测体系是正确的。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即使不说由于现行生育政策必然出现瞒报漏报和普查方法上可能出现的技术错误,也不会有好的普查结果了。

 

CCN:能否对计划生育政策的改变的前景进行一下预测?

梁中堂:由于我国的决策体系还是长官负责制,这就是一个不可预测的问题。前一阵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官员传达国务院领导的讲话,说是现行生育政策在“十二五”之前不动,应该是反映了党和国家最高领导的思想认识。那么,至少在此期间,政策是不会有大的变化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373)| 评论(10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