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少生4亿人”的来龙去脉  

2010-05-22 16:10: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语

      前一篇粘贴了关于“计划生育少生4亿人”的3封信件,看不少的人对此很有兴趣。在此之前,笔者已经有一个回答《长城月报》记者徐秋颖关于这个问题的访谈。这个访谈可能回答得更全面一些,所以,将其抽取出来,放在一起。供有兴趣的读者阅读。

 

 

 徐颖秋:“计划生育以来我国少生4亿人”,您对这个说法始终持怀疑态度,您认为生育率的下降本来是工业现代化的结果,而与政府控制人口的举措无关。您怎么看待计划生育的成效?您这么讲的理由是什么?

 

梁中堂:必须指出,我对这一说法不是持怀疑态度,而是明确反对的。这一说法的发明权是属于宋健及其手下那一拨搞数字计算的工程师们的。19867月,他们在反对把计划生育政策由“一胎化”放宽到“现行生育政策”的一份报告中,就曾认为推行“一胎化”最有成效的几年里“计划生育工作取得了举世公认的成就”,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六年,全国少生了一亿多人口”。但是,就是这一帮在电脑上做计算的人,所说的也不是实际情况。19791985年期间的6年里,逐年进入20岁婚育年龄的妇女正好是1960年前后生育低谷期间出生的人口,每年平均仅800多万,每年处于2040岁的妇女也仅只有一亿多点,处于生育峰值年龄的人口仅只有7000万左右。按照1982年人口普查计算,1981年我国妇女总和生育率为2.6。一般的人可能不知道这个指标的含义,它相当于回答每千名妇女依次渡过生育年龄后平均生育孩子的数量。按此水平,1亿多妇女终其一生也生育不到3亿人口,期间6年,即使每一个妇女都生育一个孩子,也就只能生育一亿多人口,怎么就能少生育了一亿多呢?

 

最近一些年的说法很多。200578日,国务委员华建敏在世界人口日座谈会上说,“自20世纪70 年代开展计划生育以来……,累计少生了3亿多人口”。726日,中国政府门户网站上的一篇文章又说,“据估算,计划生育政策实施30多年来,全国少生4亿多人”。同年9月,北京市纪念中共中央“公开信”25周年会议上说,“我国自1980年实行计划生育以来,累计少生3.38亿人”。20065月,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张维庆在《求是》上撰文指出:“根据人口专家推算,到1998年底,中国少生了3亿多人,到2005年底,少生了4亿多人。”2007年1月11日,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发布“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研究报告”,“自1973年全面推行计划生育后,中国生育率迅速下降”,“少生了4亿多人”。鉴于国家人口发展战略课题组从2003年就开始启动和运作,其班底启用的主要人马还是宋健原来课题组的人,所以,以上所说的“专家”还都是他们,或者受其影响所使用方法也来源于他们。

 

我之所以追根溯源地介绍这一点,是要说这些人对于他们计算和研究的对象并不熟悉,他们把很复杂的社会问题当作简单的算术题来做了。而且做得很不严肃、很不认真,十分地草率和随意。他们认为,1968-1969年中国妇女生育率大约接近6.0,现在降到了他们的说法1.8,仅由于严紧的计划生育政策就少生了4亿多人口。社会问题怎么会是这么简单呢?1979年实行现在这种政府严格管制的计划生育的时候,妇女的生育率实际已经降到2.3左右了,按照他们的说法,1970-2005年少生4亿人口,其中19802005年少生了3.38亿,整个70年代由平均每个妇女生育6个孩子降了3个半孩子时也仅只占据少生育的4亿多人口中的6000多万,19992005年的7年中少生育了1亿多人口。这种计算法完全是为了给“一胎化”和现行的生育政策镀金,为张维庆自己任期涂脂抹粉的嘛!别的暂且不说,仅说1999-2005年这几年,每年进入婚育年龄的妇女人口都只有900万,该年2039岁的妇女总数也刚刚达到2亿,按照2000年人口普查计算的生育率仅只有1.2-1.3,这7年总共也只能生育1亿人口,如何就少生了1亿多?可见,人口数字在他们的手里就成了杂耍和魔术。

 

我之所以反对这样算账,是由于生育率下降是现代社会发展过程的一个结果,但是,它却不是社会发展的目标,甚至也不是节制生育或计划生育的目的,一个国家根本就不应该把它列为追求的目标。资本主义工业化极大地推动了人类生产的社会化进程,建立在自然和个体经济基础上的家庭无论在生产或者生活方面的职能都越来越微弱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诞生以来的经济社会巨大发展使得世世代代以来的人的本能的和自发的生育显得没有必要了,社会化的发展凸显了个人在社会中的地位和作用,这些也往往与自然状态下的每一个人都会周而复始地处在生育周期中,特别是育龄妇女几十年一直处在周而复始地“妊娠—生育—哺乳—妊娠”之中,与自由发展的人性具有直接的冲突。这样,避免怀孕,防止妊娠和节制生育,就成为现代社会中人们的一种自发要求。与此同时,科学技术的发展和生产水平的提高,也为人类实行避孕和节育提供了技术上的保证,让人类可以过上一种有性但不要生育的生活。由于越来越多的人们选择避孕和节育,与自然状态下的生育率比较其下降过程就是一种必然的结果。但是,我们也仅仅知道生育率的下降是人类历史由传统向现代过渡的历史阶段中的一个必然结果,但很难区分我国的现行生育制度和政策究竟在其中起到了多大的作用。我们知道,除了我们国家在最近30年推行政府极为严格的强制性的生育政策以外,世界上其他国家和民族都没有这样做,但是,几乎所有的国家和民族都随着现代化的发展出现了生育率的下降过程。在全世界妇女生育率下降的过程中,不仅绝大多数发达国家比我们来得早,生育率水平比我们低,而且不少的发展中国家也比我们同期下降得幅度快、水平低。1980-2002年,泰国政府在没有对国民实行强制性的计划生育的情况下,妇女总和生育率由3.5下降到1.8,而我们同期由2.5下降到1.9。另外,如上所述,由于社会问题的复杂性,人们还远远没有认识清楚人口与经济等等社会各个方面的关系,尚无法解释人口数量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内在关系。除了几百年以来为了党争上的需要陷入意识形态的抽象争论以外,现代社会科学领域中还没有任何一门学科尝试解决人口数量和社会进步的关系。在政治经济学领域里,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没有做这方面的工作,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也没有尝试去做。需要指出的是,在现代西方经济学发展中很有影响的、十分推崇马尔萨斯的凯恩斯反而提示过生育率的上升可以刺激经济的增长。不过,他也仅限于提示,而没有进一步的论证。

 

这就是说,生育率的下降虽然是现代化发展的结果,但它却是一个可遇不可求得结果。因为人们的生育行为与社会、自然以及每个人、每个家庭的关系更为复杂,更为具体,而在其中发生作用的种种因素的不可知性和多变性,都决定了社会事实上无法在这方面将其确定为发展目标。具体说,就是社会不可能知道每一个时期有多少人因为何种目的究竟愿意实行避孕和节育,也无法知道有多少妇女和家庭在安排自己的生育,以及无法知道在此期间有多少妇女能够怀孕和顺利生产、生育。想一想人类对于物质生产都无还法实行计划生产,对于涉及有血有肉、有思想有感情的人的生育如何能实行计划?所以,社会绝对不能把一定的人口数量或者生育率水平当作国家需要强制实现的目标。在这一方面,无论控制或者鼓励它都同样是荒谬的。至此我们已经看到,那些还要进一步分辨出计划生育政策导致少生了多少人口,把此当作成就来宣传,就更属于荒唐与可笑了。总之,政府如果想在这方面做点事情,可以把避孕和节育当作一种符合人性的现代生活方式,为国民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务。越过这一条线,追求一定的生育率和人口目标,那就成为错误的了。

 

                                                                                                                      (  2010年4月28日)

  评论这张
 
阅读(15598)| 评论(10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