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致Truename的两封信  

2010-11-03 15:32: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truename先生,您好。

首先对您忧国忧民的心情表示极高的敬意。其次需要向您说明,我没有您所理解的那么高的地位和作用。我一直就在“江湖”上,但没有什么号召力,不会出现由我呼喊一声,学界的人群起而响应,其实我连三五个人都动员不起来;我个人给中央写的东西也起不到您想象的那种作用,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连我所写的东西都递交不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手里。最后,我想向您介绍我所理解的有关方面对这一问题的认识。他们认为现在的计划生育是正确的。计划生育对老百姓的伤害他们也了解,但认为这是中国发展中应该付出的代价。似乎中国要发展,就必须有一部分老百姓做出牺牲。相反,现在停止计划生育,可能有损害于现在的社会稳定,有损于政权的稳定。所以,计划生育政策至少现在不能变动。这就是现在我们国家的体制。我们生活在这一强大的国家机器下面,只有默默地、一点一点地、踏踏实实地做一些具体的事情。社会的进步有时可能慢一些,但进步趋势是不可阻挡的。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很不合理的事情就自然提交到人们面前,解决它也就不是什么问题了。从这一理解来说,我建议您不要焦躁,计划生育和人口问题从1979年“一胎化”开始就是极不合理的,那时由于处在基层干部与群众的磨合的初期阶段,受到伤害的人更多。这种本来就不应发生的事情,30年来的每一个时间点上都是应该立即停止的,由于经济社会的体制没有变化,就一直结束不了。您且莫急,越来越多的人已经在反对这一不合理的政策了,说明大环境已经有了大变化了。

继续努力吧。

                                             梁中堂    2010年2月8日

 

(二)

   truename先生,您好。

    首先向您致歉,这封信回复的晚了。3月20日您的邮件当时已经收到,原计划给您回写一封比较长的信件,但连续外出一直没有坐下来。

    根据您的来信,首先需要指出的一个问题是人口政策所导致现在出现或发生的问题不是人口方面的问题,而是社会问题。就是说,并不会有您所担心的人口危机,而是政治经济方面的问题。过去讨论生育问题比较多地从社会整体方面出发讲得多,比如因为人口生育而导致劳动力资源如何,以及对民族兴旺发达的影响,等等。至于降低到对个人的影响,则会笼统地说一说传宗接代。其实,人的生育是人生而具有的基本能力,也是上帝给予每一个人改变人生和追求美好未来的一条重要通道。一个人因为社会地位和其他的社会条件的限制可能很少具有改变命运的机会,但通过生育自己的后代可能使得自己后半辈子改变处境。至少,让那些很少具有社会条件的人可以有这样的憧憬和希望。对于那些满足现状的人来说,天伦之乐就可能是他(她)的理想人生,生育本身往往也是一种幸福和乐趣。所以,最近10多年来,我反对计划生育的理由就是因为生育政策剥夺了公民的基本权利,直接损害了以农民为主的社会群体的权益,堵塞和妨害了民众自由寻求幸福生活的一条基本道路。作为人口学家却很少再从人口方面入手谈人口生育政策,是因为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已经认识到人口过程作为一种客观物质运动,它具有自身的规律性,政府实际上是无法改变的,至少是无法从大势上对其改变的。但是,政府过于脱离客观实际的政策,会把一些客观必然发生的现象当作偶然性,人为地规定其违反法律,制造过多的对立面,与民为敌,增加社会摩擦。仅以2000年普查人口为例来分析,前面20年里至少发生了1.5到2亿属于非法出生的人口。任何一个学过辩证法的人,一个马克思的信徒,都应该意识到这个数据至少不该将其视之为偶然。而必然性的生育行为,却发生了由其从母亲怀孕动员其流产到生育后上门收缴罚款等等社会行为,30年来,这种基层干部和民众的人为的不和谐一共发生了多少起啊!

    实际上,有史以来从宏观层面来讲的人口问题即通过老百姓生育带来问题或者解决问题都属于一种子虚乌有的事情,是一个伪问题,是一种托辞。真正的人口问题是不存在的。您在给我的信中所讲的一些问题,比如说日本因为人口问题的拖累经济下滑,我以为都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经济问题一定是经济问题,是社会体制或制度的问题,如同30年前把中国的经济社会问题归结为人口问题而提出政府强制性的生育政策一样,是不正确的。另外,您说的光棍潮,我以为也不会发生。严厉的计划生育制度导致了一定程度的性比例问题,但您说的那个河北农村光棍问题一定是贫穷地区一直存在的现象,严厉的生育政策可能使得历史以来的这种情况雪上加霜。

    我以为,您提出的(夫妇年龄相加)62岁生育2胎的方案是不可能得到赞同的。生育问题是一个个人自由选择的问题,是不应该由哪个人的设想来决定的。我过去的“晚婚晚育加间隔”也是不正确的,它仅仅在那个时代针对“一胎化”生育政策才具有一定的时代意义。如果说现在它还有什么意义,那也仅仅是从历史角度证明了宽松的政策更好一些。如果现在让老百姓都实行这个办法,我也是会反对的。所以,您可以进一步发现,我也是一位主张自由生育的人。至于您的文章里提到的马力,她无论原来还是现在都是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的官员。全国人大和政协的名额都是由政府分配的,每一个政府部门都有一定的名额,每到换届的时候,政府都会把新的到龄的、会进一步推进自己意图的官员再送进人大和政协。所以,人大政协的官员有时可以起到在一线政府部门的官员所起不到的作用。

                                           梁中堂    2010年4月3日

  评论这张
 
阅读(135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