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访谈录(三):2010年5月5日  

2010-11-28 11:33: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长城月报》记者徐秋颖的访谈(3)

 

 

徐秋颖:计划生育制度的制定,在您看来,当时的学者担任一个怎样的角色?

梁中堂:在我国现行政治体制下,政策决策是党和政府首长的职责。主流的理论和科学研究人员都只是为政治服务的,为首长制订的路线、方针和政策做注释的。这一关系本来是很明确的,不允许混乱的。只是在计划生育政策决策方面,由于30多年来政府维持的这一工作的敏感性给其初期的产生笼罩了一个神秘的光环,宋健田雪原就有意制造了一个颠覆以上知识分子与决策者之间关系的假象,把自己打扮成了我国人口政策的建议者和提出者。这既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也是违背我国政治原则的。

首先,从生育政策的产生和发展历史来考察。我国现行的计划生育政策的产生经历了两个发展阶段,第一阶段,1979年上半年,国务院计划生育领导小组就已经开始在全国推行了“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的政策。第二阶段,19819月,中央书记处会议提出现行生育政策的基本内容,到19822月党的11号文件正式颁布了现行生育政策。“一胎化”生育政策的提出者是国务院计划生育领导小组组长陈慕华,现行的计划生育政策的提出者是当时的国务院总理和胡耀邦。宋健田雪原等人只是在1980213日新华社的一篇报道以后才进入国务院分管计划生育工作的领导人的视野,参加了1980626日国务院计划生育领导小组给中央书记处汇报计划生育工作的一些会前准备工作和会后中共中央致党团员公开信的部分起草工作,怎么就变成生育政策的提出者和设计者了呢?

其次,在他们所说的19803-5月这一阶段,他们除了附和当时已经在全国广泛实行的“一胎化”生育政策,还不具备提出独到见解的能力。宋健等人当时在七机部第二设计院工作,该机构是研究火箭轨道的,宋健的本专业是控制论。当我国处于闭关锁国的期间,国外控制论有了较大的发展。宋健是在1978年后半年出国后才发现用控制论方法可以预测人口,归国后找到李广元等人开始收集数据学习人口预测。由于学科知识的限制,很长时间内很难说他们能够弄得懂一些人口学指标及其相关关系的含义。19802月,宋健等人拉上田雪原,从主观上来说就是为了弥补这一缺陷的。他们以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一定懂得人口学范畴和原理。但是,那时的中国社科院既没有人口学研究机构,也没有人专门从事人口学研究。田雪原在此之前也刚刚从教育部行政岗位调动到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同样没有过这方面的成果可以证实他足以胜任人口学分析工作。为给中央书记处汇报做准备,国务院计划生育办公室召开了几次座谈会,也就是田雪原多次所说的“中央召开了五次计划生育座谈会”。正是在国务院计划生育领导小组召开的座谈会上,一些人对正在推行的“一胎化”政策提出了疑问。面对行政级别都比自己高、资格都比自己老的领导干部的疑问,主持会议的国务院计划生育领导小组及其办公室的领导不好出面回答,以专家身份参加会议的宋健田雪原派上了用场。但是,从宋健田雪原当时发表的文章和最近几年田雪原追记的文章所叙述的情况来看,他们在会议上回答问题的内容和深度也都没有超过同期陈慕华回答我在成都会议上关于“一胎化”会迅速导致我国人口老化问题的几次讲话。

即使不这样认识问题,我们仅仅通过分析他们自身的一些行动也可以证据证明“一胎化”和现行生育政策都与他们没有关系。首先,宋健等人在1982 11号文件产生后,就一直耿耿于怀而攻击该政策离开了“一胎化”,这至少说明他们在人们现在所说的“现行的生育政策”的产生过程中没有起到过正相关的作用。其次,他们的一些文章隐隐约约地说他们参与了1980925日《中共中央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似乎这一文献中的“提倡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的生育政策就是中央采纳了他们的意见而产生的。但是,公开信的第一句话就说:“为了争取在本世纪末把我国人口总数控制在12亿以内,国务院已经向全国人民发出号召,提倡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完全说明,“提倡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作为一种政策在此之前早就由国务院提出并向全国推行了。它的产生,干卿何事?

其实,每个人都不难设想,宋健田雪原等人当年作为远离计划生育管理部门的一般知识分子,他们如何可能成为我国人口生育政策的制定者和决策者呢?

 

徐秋颖:您曾说,我不愿再重述八十年代初农民深受“一胎化”折磨的情景,但是我还是得问,您当年看到什么以及对您的触动?

梁中堂:我必须承认,我是现行体制中的人,是现行体制的受益者。而且,我是现行体制中无需忧愁生活、没有受过苦难的那一批人。我虽然够不上现行体制的上层,但也不是下层。至少,由于拥有一份比较悠适和安逸的生活,几十年来缺少与下层民众的交流,远不敢说对他们的苦痛与欢乐有深刻的了解。事实上,在我的记忆中,我也没有说过我似乎了解而仅仅不愿重述那样的话。我只是多次说过,几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一胎化”和现行生育政策,但是,我却很少直接批评基层干部和计划生育管理人员的一些所谓作风问题。因为,所谓的作风问题都是由于政策的不合理造成的。另外,我虽然没有在现场直接目睹过群众被生育政策造成的伤害,但是,我们任何一个愿意站在民众一边的人都能够感受到这一政策对人民的伤害。特别是我国广大农民收入都还很低的情况下,他们因为生育了他们生命与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孩子,却要连续多年缴纳所谓的社会抚养费,其实就是从他们每年微薄的收入中再切出一块交给基层政府。这是一种对农民普遍的侵犯和伤害,只要愿意,谁都能够体会和感受得到。

 

徐秋颖:您还记得您写的关于计划生育的文章有多少没有发出来,最后自行印刷的,不能发表的主要障碍在哪?

    梁中堂:首先,我不是名人,更不是有社会地位的人。在现行的体制下,我的文章显然不合时宜,不属于主旋律。这样,我的文章既不可能给出版者创造经济效益,又不可能带来社会效益。出版者自然不会主动给我出书。我作为一个研究者,所做的也不可能是由政府给以丰厚的课题资助的研究。所以,我只能得到一份够自己生活的收入,没有钱给出版社来出我的书。多年来,我遵循一条原则,即我写文章或者出书可以要较低的稿酬甚至不要稿酬,但是,我不愿给出版社交钱出书。再加上让出版社的编辑以他们理解的主旋律为原则而要求我改变自己几十年来通过研究写下来的文字,我觉得那是一件荒唐的事情。所以,我宁愿将自己写出来的东西直接放在网上,而不大计较什么叫出版。

 

徐秋颖:最近的杨支柱教授“二胎”事件受到行政处罚,您对此怎么看?

梁中堂:我对杨支柱先生评价很高。他不仅有很深厚的专业知识,而且是一位富有社会责任感的知识分子。正直、光明磊落,有正义感,敢于以身试法,那都是只有那些具有浩然正气的勇士才做得到的。但是,即使我们批评现行生育政策和生育制度极端的不合理,它却是以国家的法律法规的形式出现的。它一直以这种方式强制干预和干涉千百万人民的正常生活,所以,它还会继续以这一方式伤害杨支柱。杨支柱可能会成为计划生育方面的谭嗣同。

 

徐秋颖:您如何看待即将进行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

梁中堂:人口过程是一个不断变动和发展的流。现代国家是通过一定时间点的普查来了解人口状况的。由于普查耗费的成本相当大,既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时时都去搞。所以,大多数国家都是每过一定的年限做一次普查,在不到普查的年份里做一些小样本的抽样调查,通过这样的动态监测对人口过程加以把握。普查和非普查年份的抽样调查之间的关系是,普查结果是权威的,是基础。由于用小样本的调查推算全国的方法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举措,不可长期以抽样调查替代普查,需要用及时的普查来纠正年度的抽样调查。我国是从1982年人口普查开始逐步建立起每10年一次普查,两次普查的中间年份一次较高样本和其他年份小样本调查构成的人口动态监测体系。但是,我国从2000年人口普查开始,已经暴露出国家统计局在人口统计和监测问题上使用平时的监测结果来纠正人口普查的颠倒主、客观关系的做法。2000年人口普查开始后,国务院人口普查办公室因为临时汇总的数据少于1999年和1998年年底公布的数据,就立即改变普查程序,临时安排全国范围进行“补查漏报”。因为普查登记和补查漏报的数据仍然不符合1991年以来建立的动态监测体系的数据,就在全国又加了2000多万的人口。这样一来,国家统计局实际上是用监测体系修正人口普查,用普查结果来证明他们多年来经营的那个监测体系是正确的。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即使不说由于现行生育政策必然出现瞒报漏报和普查方法上可能出现的技术错误,也不会有好的普查结果了。

 

徐秋颖:能否对计划生育政策的改变的前景进行一下预测?

梁中堂:由于我国的决策体系还是长官负责制,这就是一个不可预测的问题。前一阵子,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官员传达国务院领导的讲话,说是现行生育政策在“十二五”之前不动,应该是反映了党和国家最高领导的思想认识。那么,至少在此期间,政策是不会有大的变化了。

 

                                                                                                                                         201055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1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