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2010年11月14日  

2010-11-14 13:38: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育权属于基本人权是一系列国际公约早有的规定

 

从1978年进入人口和计划生育领域做研究开始,就不时听到政府抗议国外一些借人权问题攻击我们计划生育工作的人。实在是因为自己的封闭和学识浅陋,一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都以为我们实行强制的计划生育政策以后,国外的一些“敌对势力”才特意把生育和人权问题联系在一起,借以攻击我们。最近10多年寻求人口学领域以外的知识,才发现生育权属于人权是自从上个世纪40年代开始的联合国宪章以来的一系列国际公约中早就明文规定了的。不是有许多国家和国际组织故意要和我们作对制订一些条约来反对或约束我们,而是早先就有了那些人权公约,是我国1979年以来的计划生育政策和法律直接地与那些早就存在的国际公约发生冲突的。从事情发生的时间顺序来说,是先有了把夫妻的生育权归结为从联合国人权宪章出发要加以保护的基本人权的一系列国际公约,然后才有了我国强制实行的计划生育政策。我列举几项:

 

▲1948年12月10日联合国大会第217A(Ⅲ)号决议通过、后又经《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7条得到重申的《世界人权宣言》第12条规定:

不得对任何人的私生活、家庭、……任意干涉。人人有权享受法律保护,以免受这种干涉攻击……。

 

▲如果说上述的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和1966年的《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力国际公约》都属于基本人权公约,没有直接、明确引出计划生育权的话,1965年的世界卫生大会则开始把计划生育权提上了国际日程。在该次大会通过的《第1849(1965)号决议:人类生育》中规定:

一个家庭中人口的多少应该由每个家庭自由决定。

 

▲ 1966年12月17日,联合国大会通过的第2211(ⅩⅩⅰ)号决议规定:

……各国在行使制定和推行它们自己的人口政策的主权时[应当]充分考虑到家庭的大小应该由每个家庭自由地决定这一原则。

 

▲1968年5月13日,在德黑兰召开的世界人权会议通过的《德黑兰宣言》第16条规定:

父母有自由负责地决定子女人数及其出生时距的基本人权。

 

▲1969年12月11日,联合国大会通过的《世界进步和发展宣言》充分肯定了这一原则。该宣言第4条几乎重新叙述了这一条文:

父母有自由而负责地决定其子女的数目和出生间隔的专有权。

 

▲1974年8月19-30日在布加勒斯特召开的联合国世界人口大会通过的《世界人口行动计划》第14(f)段规定:

所有夫妻和个人都有自由而负责地决定其子女人数和生育间隔以及获得这种决定所需的信息、教育和方法的基本权利;夫妻和个人在行驶这一权利时应考虑到他们以及未来的孩子的生活需要以及他们对社会所应负有的责任。

 

▲1979年12月18日联合国大会34/180号决议通过、1981年9月3日生效的《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第16(1)、(e)条重申:

缔约国……应保障妇女在男女平等的基础上有相同的权利和自由负责地决定子女人数和生育间隔,并有机会获得行使这种权力的知识、教育和方法。”

 

上个世纪70年代以后,不少的国际文献和公约继续重申这样的观点。譬如:

 

▲1994年6月联合国召开的国际人口与发展大会通过的《关于国际与人口发展行动纲领》进一步明确把生殖权利列为一项基本人权:

“这些权利的基础在于承认所有夫妇和个人均享有自由、负责地决定生育次数、生育间隔和时间、并获得这样做的信息和方法的基本权利,以及实现性和生殖健康方面最高标准的权利。”

  

 ▲联合国人口基金在《2005年世界人口状况》一书中说:

生殖权利是人权,尤其是妇女人权的核心。生殖权利源自承认所有个人和夫妇的基本人权,即不受歧视、强迫或暴力作出关于生育的决定。这些包括最高标准的健康权利和决定孩子个数、生育时间和间隔的权利。它们还包括安全生育的权利,以及所有的人有保护自己不受艾滋病毒和其它性传播疾病感染的权利。

国际人权体系不断强调生殖权利的中心地位。生殖权利被认为不仅本身具有价值,而且对能否享有其他基本权利起到关键的作用。

国际社会把自由选择生育孩子的数量和时间看作是一项基本人权,包括自愿实行节制生育,被放在促进妇女人权的活动的核心位置。这是不同于早期只关注限制人口快速增长,有些时候以牺牲妇女权利为代价的一种全新模式。

 

当然,从国际法的原则来考虑,仅仅从以上的许多国际公约的签署也不能表明生育权属于人权是一项各个国家都认可的问题。因为,国际法是建立在一个国家不应受到不被它所接受的规范的约束的基础之上的。所以,我国政府不直接应对以上国际社会的共识,甚至于不承认以上的认识和解释,作为这么一个大国,国际社会也没有什么办法。事实上,因为我国日益发育的巨大市场潜力,许多国家出于要和我们做生意,在一些事情上不可能不迁就我们。而且,我国政府在遇到上述类似的国际公约需要签署的时候,往往宣布和表明只执行公约中不违背中国宪法中的有关规定,就把相应的问题转移到国内主权问题上了。对于相关国家和国际社会来说,即使从需要顺利签署相关公约的技术层面来考虑,一般也不会为此与我们这么一个强大的政府去计较。但是,暂时的应对不是解决而只是回避了问题。随着我国经济能力的提升必然会越来越多地发生国际往来和思想文化交流,价值体系和思想观念,以及法律体系上的冲突毕竟是绕不过去的。我们肯定做不到要求国际社会顺从我们而改变以人权为核心的价值观念从而修改与生育权属于人权的一系列相关的国际公约,这样,为了避免冲突必然要做的就是我们自己,随着经济社会的进步而获得更多现代价值观念和价值体系,承认生育权属于人权,取消和废除所有计划生育的法律法规,归还国民自由生育的权利。这,只是迟早的事情。

                                                                                                     (2010年11月14日星期日)

 

  评论这张
 
阅读(1394)|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