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八十年代临汾地委试图在全区扩大翼城县的试点  

2009-04-19 20:51: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讲生育政策不是一个试验或实践问题,是后来意识到翼城县的试点是在一种偶然的情况下实行的,这如同守株待兔那个寓言一样,幻想再会有这样的事情,就是对我们国家的体制完全不了解。1986年,翼城县所在的临汾地区曾经很认真地对待该县的实践经验,要求在全区推行。我与分管的副专员、地区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等一行带着地委和行署的报告进京,等待了5、6天,连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的面都见不上。下面是当时的两份文件,粘贴在这里,供有兴趣的朋友阅读,然后想一想着这事情的背后究竟为什么?

 

 

(一)临汾地委、临汾地区行署领导同志在听取

翼城县和地区计生委汇报“两晚一间隔”生育

办法试点工作时的讲话纪要

 

(根据记录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一九八六年五月二十四日上午,临汾地委书记杜五安,行署专员王民、地委副书记王耕溪、行署副专员樊玉龙等领导同志,专门在临汾宾馆西楼二层会议室召集“计划生育晚婚晚育加间隔”试点工作汇报座谈会。出席会议的有临汾地区计生委王伯甡、杨焕雄、张怀玉,翼城县委副书记杨俊莲等同志,省计生委顾问、省人口研究所所长梁中堂同志应邀到会。

会议首先由翼城县委和临汾地区计生委的同志汇报了翼城县试点工作和关于全区二○○○年总人口的测算情况,梁中堂同志就全国的计划生育工作形势和“两晚一间隔”生育办法的理论基础谈了自己的看法。

杜书记和其它几位领导同志在听取了汇报和发言后,对翼城县试点工作和全区计生工作做了讲话。

杜书记说:“翼城县的试点工作已经进行一年了。一年来,我们地委和行署多次交换过意见,认为这种办法是个好办法,符合我们国家的实际。今天听了同志们的汇报,我认为:翼城的工作是令人满意的,试点工作搞得不错,请你(对翼城杨)回去之后转达我及地委、行署对翼城县委、县政府同搞计生工作的同志们的谢意。感谢他们为我们提供了成功的经验。同时,也感谢梁中堂同志对我区工作的热情指导。”

“目前。在农村实行生一胎,农民接受不了。也有实际困难。如果这一个孩子造成农民家庭的困难,实际上也就成了社会和国家的包袱和负担。我们早就考虑在全区推广翼城县的办法,但不知是否会突破358万这个二○○○年的包干指标。刚才听了计生委同志的测算情况汇报,看来是不会超过的。因此,我个人认为,翼城县的办法,有在全区推广的价值和意义。”

“现在,因为实行一胎化,计生工作是硬着头皮去做的。如果推广县城县的办法。允许农村生二胎,多胎就好控制了。我们共产党人是为群众服务的。包括为群众的生育服务。可是,现行的生育政策,不合民情,不顺民意,群众抵触情绪大,我们硬着头皮去干怎么能为群众服务呢?目前,政治安定,经济繁荣,唯有计划生育不合群众的切身利益,群众意见大,影响了党群关系。我们党应该关心群众的切身利益,允许农民生二胎。即使让农民生的迟一些,拉长二胎的间隔,群众都好接受。”

王专员插话说:“农村生一胎不顺民心,是现行政策中存在的一个问题。”

杜书记接着说:“我们希望农村实行翼城的办法,并不仅仅是为了我们好做工作。这是个极为次要的问题。关键是党在群众中的威信和党群关系。我们这些干部很少能在一个地方干很多年。而党的三中全会以来的政治经济等政策更得民心。提高党的威信,改善党的关系,这才是我们这些党员应该考虑的大事情。”

“我们希望上级组织和领导。在我们地区的人口包干指标内,给我们计生工作的自主权,允许我们自行完善我区的计生政策,允许我们有步骤地推广翼城的办法,地委可以向上级立‘军令状’。如果因为实行‘两晚一间隔’的生育办法。突破了人口包干指标,那么可以处分我们。地委负责,首先处分我和王专员。”

“实行翼城县的办法。我们应该把每年、每个计划年度的人口增长搞清楚。有个计划,做到心中有数,各级党委要对计生工作负责,计生部门要加强,超生的人要罚。领导干部也要受罚。青年领结婚证的同时,就把计划生育准生证发下去,让她(他)们知道自己何时生第一个,何时生第二个。在计划外生育要受到什么处罚,这些要和本人订合同。总之,要有一套制度和具体规定”。

王专员说:“全区实晚婚晚育加间隔的生育办法,我的意见是,省里只要不追究不禁止就可以,我们要争取计生工作的自主权。”

樊副专员说:“全区实行晚婚晚育加间隔的生育办法。过去,我们和省计生委谈过,未给以答复,我们能不能把地委、行署的意见,直接向国家计生委汇报一下,争取得到支持。再向省委、省政府写出正式报告,同意后我们就搞。”

杜书记说:“可以这样办,如果同意,我们专门召开三级干部会议,解决实施步骤和有关规定,各级书记和行政主要负责人要抓这项工作。”

王副书记说:“把翼城县的试点工作总结一下,咱们写出个全面实行的方案。向国家计生委汇报一下。我们实行这种办法,有两个有利条件,一是地委、行署重视。二是计生委班子得力。”

杜书记补充说:“三是现在计生工作基础好,四是有翼城的经验。”

樊副专员最后说:“现在三中全会以来的方针、政策,群众是十分拥护的,就是对生一胎有意见,如果能采取这个办法,群众就更满意了。顺民心,合民意,党群关系可以大大改善。”

在会议即将结束时,地委,行署的领导同志,向翼城县和地区计生委具体部署了下一段的工作,并要求有关人员尽快起草给国家计生委的汇报材料。同时,四位领导同志以地委和行署的名义聘任梁中堂同志为临汾地区计划生育工作的顾问,请他对全区的计生工作给予指导。

 

                                               山西省临汾地区行政公署计划生育委员会

 

 

(二)中共临汾地委、临汾地区行署

关于在全区进行晚婚晚育加间隔生育办法试点

工作的请示

 

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

    经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中共山西省委、省人民政府的批准,我区翼城县于1986年5月初开始,试行了梁中堂同志提出的“晚婚晚育加间隔”的生育办法。一年来,试点工作进展顺利,发展健康。实践证明,在农村实行“晚婚晚育加问隔”的生育办法,效果是很好的,主要表现有四个方面:

    第一,增强了群众遵守婚姻法的自觉性,提高了妇女平均初婚年龄。试行“晚婚晚育加间隔”生育办法前,翼城县农村妇女在20周岁前结婚的占5%左右,去年9月至今年4月份,全县共有新婚夫妇1262对,全部在法定结婚年龄以上结婚,其中妇女达晚婚年龄(23周岁)的达1060人,晚婚率达到83.99%。

  第二,已婚妇女普遍推迟了初育年龄。试点前,翼城县妇女初育年龄平均为24.36岁,比试点前提高了1.17岁。

 第三,计划外怀孕减少,人流数量下降。试点前,翼城县出生人数与人流比平均为1︰0.87,今年1至4月份,全县共出生956人,人流625例,比去年同期减少了250例,下降40%,出生与人流比为1︰0.64。

第四,符合实际,顺乎民意,减少了阻力,密切了党群关系。实行“晚婚晚育加间隔”的生育办法,允许生2胎,即能控制人口增长,不会突破计划生育指标,又符合广大群众的意愿,工作好做多了。过去少数地方为了实现一胎化,搞强迫命令,把干群关系弄得很紧张,乡镇干部反映:“上边压,群众骂,咱在中间受不下。”试点后,广大群众反映说:“党中央是咱的知心人,干部是咱的贴心人,咱一定要按国家政策办事。”今年1至4月份,翼城县共有新婚夫妇818对,晚育率达92%;计划外生育19个,比去年同期下降41%;多胎一个(属术外怀孕)。全县有89对夫妇表示终生只生一个孩子,并领取了独生子女证。

翼城县的试点工作,在全区引起根大反响,各县、市普遍认为,实行“晚婚晚育加间隔”的生育办法,既符合我们的国情,又符合民意,是行之有效的好办法,纷纷要求试行这一办法。为了使试点工作能够顺利进行,很快取得经验,而且不致使人口的增长失控,地委和行署一方面加强对翼城试点工作的领导,一方面将试点工作情况通报各级党委和政府,讲清翼城试点工作的意义,明确指出实行“晚婚晚育加间隔”的生育办法,必须具备以下四个条件:一,各级领导切实把计划生育工作放在非常重要的议事日程,坚持常抓不懈;二,各级计划生育机构健全,队伍坚强,服务设施完善,基础工作扎实;三,计划生育政策落实,奖励和限制都能兑现;四、杜绝或基本杜绝了多胎,保证不突破人口包干指标。同时又明确指出,一个新的生育办法的实行,要经过上级政府的批准,不得擅自决定。

经过将近一年的工作,翼城试点和全区面上的计划生育工作都取得了很大进展。根据各县、市要求和广大农民群众的呼声,以及我区计划生育工作的基础,经过对全区2000年内的人口发展的测算,我们认为,在我们地区全面开展“晚婚晚育加间隔”的生育办法试点工作,条件已经具备。

第一,我区现有人口315.6万。上级根据2000年将我国人口控制在12亿左右的战略目标,分配给我区的指标是358万。如果实行“晚婚晚育加间隔”的生育办法,即城市基本维持生一个不变,农村在继续提倡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的基础上,妇女平均23周岁初育,30周岁以上生第二个孩子,那么,2000年全区总人口将控制在351万左右。如果考虑到人口控制过程的复杂性,即使出现5—10%的多胎,总人口仍然可以控制在353—356万之间。

    第二,我区各级党委和政府对计划生育工作十分重视,几年来,都已取得了计划生育工作的一定经验。1986年全国计划生育双先会上,我们地委和行署还荣获了先进集体的奖状。

第三,建立了各级计划生育的专业队伍,并基本上形成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计划生育工作制度。

    第四,经过多年的工作,广大群众的生育观己有根大转变,到1985年,全区人口出生率由1979年的16.32‰下降到12.53‰,多胎率由28.48%控制到6.98%。

    第五,我们已经取得了翼城县试点的基本经验。

    在我们地区全面开展“晚婚晚育加间隔”生育办法的试点工作,既有现实可能性,又符合中共中央(1986)13号文件关于“对各种试点要加强领导,认真总结经验,积极加以推广”的精神,而且比一个县的试点更有说服力。我们拟请提出这种生育办法的省计生委顾问、省人口研究所所长梁中堂同志做我们的顾问,指导我们全区的试点工作。我们有信心、有决心搞好全区的试点工作,为探索具有中国特色的计划生育新路子做出贡献。

特此报告,请批准!

 

                                      中共临汾地委

                                      临汾地区行署

                                                   1986年6月3日

 

 



 

 

  评论这张
 
阅读(81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