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为《新中国六十年的计划生育》一文所加的补充语  

2009-12-30 19:59: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至少就目前来说,我的文章主要不是为博客所写。在所谓博客之前我就有了个人网页,那主要是觉得自己还有一些有用的资料,所以想把过去几十年的文章挂上去,供有兴趣的人查找。有比较熟悉的朋友希望我写博客,多次动员无效后,就帮我把博客先建起来,然后通知我。为不拂朋友的好意,就把自己的相关论文粘贴在上去。我知道这样的文章并不为人所爱,所以连我自己都很少看我的博客,更少看网友们对我的评语。偶尔翻前一段粘贴的《新中国六十年的计划生育:两种含义和两个三十年》,发现有读者读了该文的序言后,质问我在序言中所说的给农民的伤害是什么。我在自印本主要选录了5份有确凿证据、得到政府及有关方面证实的事件,其中附录一“黄陂事件”,引自360度网站,张维庆答记者问:“黄陂事件”,http://www.360doc.com/content/081027/06/78924_1831192.html;雁塔人口网,国家计生委主任张维庆“详解人口政策”,http://www.ytjsj.gov.cn/Index/Catalog63/1256.aspx;以及东湖社区网站,http://bbs.cnhubei.com/dispbbs.asp?boardid=26&id=1345618&star=1&page=1。附录二《中国计划生育第一案》,引自《财经》杂志2007年第15期(出版日期20070723日),查阅该报的电子版也可找到。附录三为《一本发黄病历牵出10年前一桩惊人秘密》,引自 《现代金报》2009814日刊登该报记者蒋振凤等人的一篇报道。读者也可以通过该报的电子板搜索到。附录五为《山东省临沂市计划生育暴力执法事件》,该文摘自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906598/。还可参看国家人口计生委新闻发言人、政法司司长于学军就山东临沂计划生育有关情况的初步调查结果发表谈话,2005919日(摘自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网站),http://hi.baidu.com/tim8498/blog/item/8ff6003864e127f0b311c72b.html;株洲市计划生育委员会网站,http://www.zzfpc.gov.cn/ReadNews.asp?NewsID=1937&BigClassID=17&SmallClassID=1&SpecialID=41。以上附件读者可以寻找相关的网页,就不再这里浪费空间了。只有附录四没有在网上出现过,该文转引自新华通讯社2000年《内参选编》第23期,全文如下。

 

利辛县孙庙乡计生办私设“土牢”关押农民

 

    新华社合肥讯  安徽省利辛县孙庙乡计划生育办公室一般计划生育学习班为名,私设“土牢”,近两年非法关押农民达数百人次。

    记者日前走进孙庙乡计生办,穿过三重院落、两道铁栅门、一条狭窄过道,终于找到这座“土牢”。里面有三间相通的房间,每间约14平米,左右厢房的窗户都以用砖块封死,只要中间厅堂的大门一关,里面就漆黑一团。一进门,一股恶臭扑鼻而来,蚊蝇轰然而起,地上是砖块、稻草、烂鞋子和已经干瘪的粪便。在这里,计生办拘禁关押的农民多时达七八十人,且男女老少混杂一起,许多被关押过的农民说起“土牢”里的日子仍然心有余悸。

    高唐集村农民李炳灿的老伴在这里被关押了一个多月。她说,在关押期间,每天除了三次吃饭的时候可以出来放放风,其余时间都关在黑屋里面。里面备有一两只木桶,供男女大小便使用。她被关押时正值麦收前,天气闷热,3间黑屋里始终关押着几十号人,人多的时候,连桶上都坐伤了人。早晨醒来,身上粘得又是屎又是尿,长尾巴蛆到处乱爬。后来是在熬不住,就托了个“人情”,才把睡觉的地方挪到门口。曾在19995月被关押了3天的夏营村原村长张仪告诉记者,有一天他一个早晨竟从墙缝、砖缝、被子和地铺的稻草里捉到40多条蛆。在这样的环境下,许多被关押的农民得了病。病情较轻的农民就吃点药打个针之后继续关押,是在撑不住地可以放出去,但必须找一个家里人来顶替。

    在这座“土牢”里,高唐集村农民马引生下了她的第二个女儿。她199927日被带到计生办,经过一路折腾,已进入临产期的马引当晚就感到不适。好在被关押的三十多个男女农民中有位50多岁的老太太帮助接生,马引总算在次日凌晨产下一个女婴。但当马引的丈夫找到计生办负责人,提出可否找个人顶替马引,先让母女回家条例时,这个负责人却说,马上交1万元罚款,不用结扎也可以放人,否则马引必须关在计生办,直到结扎为止。计生办还把前来探望的马引父亲关了起来,到第二天才放回去。万般无奈之下,马引只好在产后第三天先把女婴送回家,自己随计生办人员到县城去做手术,但因血相太高被医生拒绝。马引在“土牢”了度过了1999年春节,在产后第11天到县城做完绝育手术,才被放回家。

    许多被关押的农民并非当事人,而是亲属,这就是当地群众所称的“株连九族”政策。汝寨村农民汝富彪的大儿子于1999年被认为违犯了计划生育政策,由于汝富彪当时正牵头给乡里装修房子没办法关押,计生办干脆把汝富彪的亲家翁关进了黑雾,直到一个多月以后交了5000元才放回家。

    这里罚款也极为混乱,一是大部分农民交钱以后没有拿到任何收据。二是除了按规定收取的计生罚款,每个被抓到计生办的农民还要额外支付交通费数10元到100元,每天的学习费20元。用农民的话说就是“人带到计生办,不管有没有违反计生政策,不交点钱就别想出来”。今年70岁的孙庙村农民罗芝合,由于拿不出二儿的计生罚款,竟被关押了六七个月。关押期间,罗芝合的老伴由于心急上火等原因,造成双目失明。为照顾老伴,罗芝合每天为计生办干一些清理厕所、打扫办公室卫生等杂活,以此作为每天回家做三顿饭的代价,饭后还要返回“土牢”。

    更离谱的是,计生办人员有时竟采取“放水养鱼”的政策。汝寨村农民马月荣说,她三儿媳妇怀第二胎时,计生办负责人告诉她,只要交3000元就可以对这事睁只眼闭只眼,不然就让她儿媳妇去流产。等到钱交了,小孩也生了,计生办却又把马月荣关进黑屋里,要求她必须再交8100元。拿不出钱的马月荣因此被关押了两次共达数月之久,最后看到实在榨不出油水,才把她放了回来。

    孙庙乡党委书记李保福告诉记者,计生办关押人的事情在1998年以前发生过,但自1999年以后绝对没有发生,计生干部都是在按照国家和省里的有关政策依法行政。但记者了解到,就在今年518日,并为超生的程新村农民程允、程西亭等6人仍被带到计生办,直到次日每人交了50元不明不白的费用之后,才被放回来。知情的农民告诉记者,这次受这么点钱、时间这么短就放人,据说是这几天上面要来人检查工作,不然,哪会这么“便宜”他们。(记者徐金平  白海星)

                   

    记得19842月底到3月初,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根据中央书记处108次会议的指示精神召开全国计划生育工作会议,研究改变作风,正确执行生育政策。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王伟曾在会上指出:“有的地方出现过用野蛮的办法,抄家、封门、砸锅、扒房子、毁坏庄稼、牵走牲畜,破坏群众的基本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甚至围村突击,拉人游街、变相监禁群众、株连亲属、乡邻等。”在中央党校的一次报告中,他还提到有的地方组织“夜袭队”,晚上去抓计划生育“超生户”或结扎对象。中共中央书记处联系计划生育工作的候补书记郝建秀自始至终参加了这次会议。郝建秀和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常务副总理万里都在会议上讲了话。两位党和国家的领导人的讲话中也都谈到王伟在报告中所列举的作风问题,说明计划生育工作造成的负面问题的严重性和普遍性。20多年过去了,这样的事情仍旧不断发生。一直以来,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有两个误区。一个是总把它当作个别地方的工作作风问题。其实,这是一个很具有普遍性的问题。只是长期以来不准报道、不准许揭露,把矛盾和问题捂起来,才导致偶然所闻、所见。在基层,在地平线以下,在我们的视野之外,这样的事情是不断发生的。另外一个是一味地责备基层干部,认为是个别地方的干部水平低,没有处理好问题所致。其实,这些地方的干部还是认真工作的,甚至于就是因为他们严格地和认真地执行政策才导致了干群关系紧张。如果那些地方的干部圆滑一些,善于通融,甚至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事情就不至于发展到与群众对立乃至强制和出现暴力。所以,不能把这一类问题仅仅推诿为作风问题。作风,乃是本质的反映。计划生育部门层出不穷的作风问题,正好反映出这一工作的极端不合理性。

 

 

  评论这张
 
阅读(4002)|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