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梁中堂:《新中国六十年的计划生育》自序  

2009-11-10 20:13: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序  言 

 

本文最初是应一家报纸的约请撰写的。基本完成后,自知这样的稿子不会采用,就改为给一个学术期刊主办的会议撰写提交的论文。然而会议主办方宁可要我在大会上报告去年已发表的一篇论文,也不希望我以这篇论文的内容在会上发言。那么,这篇文章就只好接受我的大多数关于人口和计划生育方面的文章的命运——自行印制了。

鉴于一些年来人口学界和有关部门提出的“计划生育以来我国少生4亿人”的语句的泛滥,本文有意回避了不同时期对我国人口数量问题的描述和讨论。因为,自从我提出了避孕和节制生育是工业革命创造的一种新生活的命题以后,越来越认识到生育率的下降本来是工业现代化的结果,而与政府控制人口的举措无关。也许就这个意义上来讨论导致生育率下降的原因是经济社会现代化还是现行的计划生育制度,有点像中世纪经院哲学家们争论了数百年的“把猪带到市场上的是绳子还是手?”,但更符合那个被冠名为狐假虎威的成语。有些人从人种学意义上把发达国家的妇女描述得生性就比发展中国家的妇女生育率低,但是,事实上西方民族的妇女不仅在历史上不比别的人种的妇女少生,即使今天也不乏一口气生育过10多个孩子仍不肯歇息的英雄母亲(我们暂且先不计那些人工授孕的)。远古的不说,我阅读达尔文的自传,从达尔文祖上到他那一代人,也就是18世纪后期到19世纪末大约100多年的样子,其祖父先后娶过两个妻子,前妻17岁结婚30岁死亡期间13年生育4子1女。后妻也属于第二次婚姻,以前的生育史已无法考证,仅1781年34岁时与达尔文祖父结婚至1792年期间12年就生育过4子3女。另外,可能是在两次婚姻之间的11年鳏居期间,达尔文的祖父还有2个无法考证其母的私生女。达尔文的母亲生育2子4女。达尔文的妻子则生育6子4女。但是,到上个世纪50年代,当现在世界上大多数育龄妇女都使用过的一天一粒的杰诺酮避孕药丸和男子使用的轻薄、舒适、安全的避孕套问世以前,欧美主要发达国家的生育率就已经降到比现在发展中国家还低的水平。究其原因,当然应该归结为工业现代化在那些国家出现得早。上个世纪50年代以后,几乎所有落后民族国家的政治家都把工业化道路当作本国迅速摆脱贫困的唯一选择,半个多世纪下来,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妇女生育率也都有了显著的下降。根据世界银行的资料,目前世界上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国家和地区的妇女生育率比我国低或者相当于我们的水平。最近30年来,在发展中国家的生育率持续下降的行列中,有不少比我们的速度还要快,譬如泰国的妇女总和生育率由1980年的3.5下降到2002年的1.8,同期我们由2.5降到1.9。必须说明的是,除了我们国家以外,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其他发展中国家,其生育率的下降都是在没有类似于我们的生育政策情况下得到的。是不是中国必须实行特殊的政策才会有别人的效果?也不是。正如本文的研究指出的那样,我国的现行的计划生育制度是1979年开始迅速建立起来的。但是,上个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末之间的10年里,我国的妇女生育率从6.0左右下降到3.0以下,其变化之快乃是古今中外历史上绝无仅有的。

100多年前,基督教在欧洲许多国家还有很强的影响力。一位长期在宗教信仰和科学研究结果的矛盾中饱受折磨的伟大科学家晚年时反思说:“……把信仰上帝的思想反复灌输到儿童的头脑中;这对于他们还没有发育健全的头脑会发生极其利害的、而且可能有遗传性的影响,致使他们再也无法排除信仰上帝的思想,正好像猿类难以放弃对蛇的恐惧和预防的本能一样。”几十年来听惯了控制人口增长的宣传,对于这样的观点已经不加任何怀疑地当作真理与常识接受下来了。其实,一个家庭自愿采取避孕措施和实行有计划地生育来规划自己的人生,与一个国家提出一个控制人口的目标而要求每个人只准许生育政府规定的孩子数量的生育制度是完全不一样的。不要说在生育问题上政府本来就不该推行强制性的政策,而且,在目前的发展水平上,是否应该提出控制人口这样的理念都是值得怀疑的。恩格斯不仅拒绝而且认为自己毫无义务回答讲坛社会主义者提出的无产阶级社会主义者有什么办法可以消除可能发生的人口过剩的威胁以及由此而来的新的社会的垮台的危险这样一类的问题。恩格斯认为,这一类问题是那些讲坛社会主义者们的自以为是的“超智慧所产生的疑问”,回答这一些人的“荒谬已极的胡言乱语”,“简直是浪费时间”。接着,恩格斯说:“人类数量增多到必须为其增长规定一个限度的这种抽象可能性当然是存在的。但是,如果说共产主义社会在将来某个时候不得不象已经对物的生产进行调整那样,同时也对人的生产进行调整,那么正是那个社会,而且只有那个社会才能毫无困难地作到这点。”过去的宣传把这段话当做恩格斯主张控制人口和实行计划生育的依据,其实相反,恩格斯对实行人口调整这一个问题是持排斥态度的。如果退一万步要接受它,恩格斯还设置了两道防火墙:抽象的可能性,以及实现了对物的生产进行调整以后。显然,我们还远没有达到可以对物的生产实行调整的时代,曾经以为已经实现计划经济和可以自觉作为的认识是多么的幼稚。有一位政治家说过:“我们政治人物,对人民要有责任感。政治人物所作的决定,影响到千千万万人民的前途和发展。一个错误的决定,可以导致千万的人离乡背井,家破人亡。一个好的决定,可以让多少人,让子孙好好地发展。”30年前,当现行的计划生育制度酝酿产生的时候,主要是以城里人的生活方式和社会条件为对象设计的,我们这个教授阶层当然可以不假思索地连同支撑这一政策的一大堆理论体系一并接受它。但是,同样是包括我们这个教授阶层在内的社会却很少愿意花费时间思索一下,那个无须证明而推行的政策却给无缘过城市生活的农民带来了多少实际的伤害。

为此,我还编辑了一个甚至于比我的正文还要长的附录。几十年来,每天每时发生在我们周围的事情却不准浮出水面。但是,只要有机会让光线照射到这块土地上,就会有人用写生的铅笔把它素描出来。那怕稍有平等意识和民主、法制观念的人,稍有博爱情怀的人,读了这样文章,了解了每天都有可能发生的故事,就会有一个自己的判断。辑录的5篇文章所记录的事实或者已经得到政府有关部门的印证,或者文章出自国内经严格管理的较大媒体机构的记者之手,即使在今天互联网等各类媒体都有了较大发展的时代来看,也属于难得冒出来的稀有作品,弥为珍贵。

                                                                                     梁中堂     2009年10月30日

 

 

 

 

 

  评论这张
 
阅读(13432)| 评论(1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