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关于制定计划生育法的几点意见  

2009-01-07 15:11: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制定计划生育法的几点意见 [1]

 

梁中堂

 

按语    最近翻检资料,发现10年前的这篇文章。这是一篇早已经遗忘的文章,否则,2003年印制《我国生育政策研究》时,一定会收入到那本书里去的。——2009年1月7日

 

 

    因为多年来我国具体的人口生育政策不合理,所以导致计划生育立法的条件不成熟。从我国计划生育工作和公民的实际生育状况来看,需要制定一个计划生育法。但从目前的计划生育状况看,还不具备立法的条件。不过,中国的许多问题说不准,偶然性很大,人际关系很重要,如果要通过这样一个模糊的计划生育法,也许可以办成。

    法规司的同志将计划生育法产生的背景做了较为详细的介绍。我再补充一点。我认为计划生育立法在过去近20年里几上几下,至今意见、分歧都很大,给人的感觉是条件不成熟却硬要去挤、去钻。我认为现在应从大背景上讲立法的理由,我们国家目前正处在由法制不健全向法制国家过渡,作为国家根本大法的宪法规定“公民有实行计划生育的义务”,政府亦把控制人口和计划生育作为基本国策,各级政府和计划生育部门把这一工作制定为目标,公民和家庭亦把计划生育当作自己行为规范,但我们缺少一个具体的计划生育法,这从全国的法制建设上来说就不完全,从我国的法制建设的总框架上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体系来说,需要制定一部计划生育法。就是说,计划生育法是从宪法派生出来的,我国的法制建设和以宪法为根本大法的法律体系需要这一具体法。全国人大作为立法机构,需要通过这样一部法,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需要一部人大通过的法律作为自己工作的法律依据,各级政府和每一个公民、每一个家庭来说也需要这样一部法以使宪法上赋予的计划生育权利义务更为直接和具体。我以为需要从这个角度来讲一讲计划生育立法的必要性。

    既然这个法是从宪法中有关计划生育派生的,所以,我以为这个法的名称就叫中华人民共和国计划生育法。考虑到有些同志讲的大人口观,希望执行人口委员会的职能,可以称“人口和计划生育法”,但该法的主要方面在计划生育,主要内容讲计划生育。

    即使这样讲,我们亦难以让人大通过。我赞成法规司难点问题予以回避的方法。计划生育法准备了20年得不到通过,主要问题发生在我们的具体生育政策同广大农民的矛盾,具体生育政策不合理,要把不合理的政策强行取得法的形式,这样就导致计划生育法得不到通过。乔晓春同志讲计划生育法的形象和面貌,我说这个问题像毛泽东讲的“既好看又好吃”这两个标准。毛泽东1949年底访苏,在苏联待了几十天,就等着要制定一个中苏友好和平条约,要有几个援助项目。“好看”是形式上的,“好吃”是实用的。现在我们法律体系从宪法到各级政府、公民、家庭的行为上缺少一个具体的计划生育法,出现一连串的缺环,我们先得到这样一部法,就是前进了一大步。我认为计划生育部门做点妥协,把具体的生育政策回避了,不去讲。不作具体的规定,准许生几个或不让生几个,这和世界各个国家的通常做法是一致的,每个国家都不规定生育数目,这样的法就好通过了。

    从这样的观点或指导思想出发,我提议计划生育法这样写法。第一,必须在总则中再设一条,专门从法学上定义“计划生育”,即进一步诠释宪法上讲的计划生育。第二,从结构上再做一些调整,即把现在讨论稿上的“计划生育”这一章分为两章,一章写公民和家庭依据宪法所赋予的计划生育相关的权利、义务,现在有关公民的权利有不少都写了,但分散在各章中,如第二章“人口发展规划和目标”里的第十条“国家尊重和保护人的全面发展的权利”,第四章“计划生育”里的第二十五条“公民有获得避孕节育知识和在计划生育专业人员指导下自由选择避孕节育方法的权利”,第五章“生殖健康服务”里的第二十八条“人人享有生殖健康的权利”等,就是讲公民和家庭的权利义务的。再分一章写计划生育部门和各级政府实行计划生育即对人口规划、人口计划的制定程序、管理,对公民和家庭实行计划生育提供服务等方面的规定。这两章是计划生育法的核心部分。

    田雪原同志提出克隆技术要不要写,主要是考虑克隆技术是人类科学技术的发展和应用,象这样的问题在法的讨论稿中还有婴儿性别鉴定和输卵管输精管复通的问题。这都是有关社会如何对待科学技术的发展问题,记得10年前我们专家委员会成立的第一次例会上,我曾经反对当时刚刚提出要发文反对性别鉴定,把反对性别鉴定写到一些文件及法律文本上去。我反对这样的意见。我曾说过,很难相信在我们专家委员会这样具有高深文化素养的专家层中,一致通过决议反对科学技术的推广和应用。利用B超等新技术鉴定受孕卵子的性别是人类科技进步,是人类认识自身客观性的新进展。这样的技术对社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我们讲的计划生育应该是数量和性别的统一。一个家庭不仅要选择孩子的数量,而且会选择孩子的性别。不让用B超等新技术鉴别既是拒绝科学,又会为家庭、社会带来较高的成本。因为不让他鉴别受孕细胞的性别,他会通过溺婴、弃婴、再生育的方式来追求孩子的品种(性别)。毫无疑问,性别方面的盲目性会导致多生育。从实践方面看,我们企图通过拒绝新技术的方式避免新生儿性别比例失调的问题,也是不切合实际的。科学技术在什么时候都是同人类进步同方向的。如果一个国家或一个政党对科学技术采取拒绝和反对的态度,害怕科学技术的应用,那一定是在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1]本文是1998年11月28日在国家计生委人口专家委员会(北京怀柔)讨论计划生育立法问题时的发言。

  评论这张
 
阅读(79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