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毛泽东人口思想研究(二)  

2008-06-05 16:47: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毛泽东人口思想研究(二)

 

 

二、工业现代化建设和人民的婚育自主权利

回应西方国家工业革命和现代化的挑战,改变旧中国落后的经济面貌、强国富民和赶上西方发达国家,是从晚清时期开始的几代有抱负的中国人的志愿。上个世纪40年代末,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即将在全国取得胜利的时候,像苏联那样走社会主义道路,包括实行计划经济,推进工业化和选择优先发展重工业的发展战略,都是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决心将中国这艘航船引向经济、文化和政治等社会全面现代化航程的早已确定了的路线和目标,也是毛泽东认为带领人口众多的中国人民走上富裕之路和实践自己历史唯物论的人口思想的必然选择。

新中国是在一个相当落后的基点上开始工业建设的。毛泽东曾经在一次会议上很形象地说:“现在我们能造什么?能造桌子椅子,能造茶碗茶壶,能种粮食,还能磨成面粉,还能造纸,但是,一辆汽车、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一辆拖拉机都不能制造。”[1]所以,从建国后恢复国民经济开始到制订经济发展计划,中央政府都把建设的重心放在建设一个比较独立的重工业体系方面。从1950年毛泽东访苏确定苏联援助建设东北50个工业项目开始,“一五”计划投资250亿元,确定和实施的工业建设项目总计达到1万多个,其中大中型项目921个。在大中型建设项目中,苏联援建156个,民主德国、捷克、匈牙利等东欧社会主义国家援建项目68个。一个拥有煤炭和电力及石油等能源工业、冶金工业、化学工业、机械制造工业、航空工业、电子工业、兵器工业、航天工业、船舶工业等现代工业体系的建设在全国大地上全面铺开。随着工业建设的发展,军人脱下军装转到了地方,年富力强的农民被招进了工厂。至于青年学生和稍有文化的知识分子,更是国家机关、企业和服务行业争聘的对象。大规模的工业化建设很快改变了旧中国那种毫无生气、没有活力的社会面貌。已经脱离传统农业的一代新人理所当然地要求和向往着与工业化相适应的新生活。中国农业社会创造的传统的生活方式已经动摇。经济变革和包括家庭传统婚姻制度及生育习俗在内的社会变革是这一时期新生政权必然遇到的重大课题。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十分自然地站在社会变革的前列,国家政权以鲜明的态度积极扶植新生事物,支持社会变革,使得一个在经济、文化和风俗习惯等各个方面都非常保守的国家,在一个较短的时间里就能以一种全新的面貌展现在世界面前。

废除旧的婚姻制度具有反封建的性质。所以,早在共产党领导的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就已经开始了。1931年12月,毛泽东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主席的名义签署的《婚姻条例》中提出,“确定婚姻以自由为原则,而废除一切封建的包办、强迫与买卖的婚姻制度”。[2]后来的各抗日根据地和解放区,也都有相类似的新婚姻法规定。1950年4月,毛泽东主持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通过并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彻底废除了旧的婚姻制度。这是新中国最早颁布的法律法规之一。1950-1953年,毛泽东直接领导党和政府在全国进行了一场深入持久地宣传、贯彻和执行新婚姻法的运动,对全民族的新的自由婚姻观的树立和形成,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通过新婚姻法的颁布和贯彻宣传,男女平等、婚姻自由,很快都成为我国社会的新风尚。

节制生育是工业现代化的一个必然结果。建国之初,国家有关政策和法律依据传统都是限制避孕和节育的。1950年4月由中央人民政府卫生部、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卫生部和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联合颁发的《机关部队妇女打胎限制办法》,1952年5月由中央人民政府卫生部制订的《限制节育堕胎暂行办法》和《婚前健康检查实施办法》,对堕胎和节育用具的使用、销售,都有严格的限制规定。这些规定首先与城市青年的生活发生冲突,给城市青年的学习和工作带来不便。所以,人民群众纷纷给党和政府机关反映这一问题。1954年,卫生部在《关于改进避孕及人工流产问题的通报》中就说:“本部对于节育问题,过去一直采取严格限制的方针,……自实施上项管制办法以来,各地机关干部、工厂工人以及城市市民因子女过多,影响到生活工作和学习,纷纷提出反对意见……”[3]1955年2月,卫生部党组在给中央的报告中也说: “几年来,我们曾接到许多人民来信,其中主要是机关干部、工矿企业的职工,他们对节育问题提出了迫切的要求,认为子女多,对工作、学习、生活以及第二代的教育均有很大困难……”[4]

由于资料的限制,我们无法确定毛泽东和中央政府最早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回应群众这一要求的。根据1957年3月24日人民日报刊登的袁安全杨振国的文章和1955年2月中央卫生部党组《关于节制生育问题向党中央的报告》,邓小平于1953年8月就曾指示有关部门改正禁止和限制海关进口避孕药具的做法,督促下发《避孕及人工流产办法》,放宽对避孕和堕胎的限制。1954年5月27日,全国妇联副主席邓颖超又给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副总理、中共中央秘书长邓小平写信,要求国家机关制定办法,帮助解决群众的避孕问题。第二天,邓小平即给分管卫生部的政务院秘书长兼中央人民政府文化教育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的习仲勋批示说:“我认为避孕是完全必要的和有益的,卫生部对此似乎是不很积极的,请文委同卫生部讨论一下,问问他们对此问题的意见,如他们同意,就应采取一些有效的措施。”[5] 这次批示很快就有了效果,7月20日,卫生部下发了经政务院批准的修订避孕及人工流产办法。[6]11月10日,卫生部又下达了《关于改进避孕及人工流产问题的通报》。该通报“拟订改进办法”,提出“避孕节育一律不加限制,……凡请求避孕者,医疗卫生机关应予以正确的节育指导。”“一切避孕用具和药品均可以在市场销售,不加限制。”[7]

1954年12月27日,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刘少奇召集国务院第二(文教)办公室、卫生部、轻工业部、商业部、中央宣传部、全国妇联等单位负责人座谈节制生育问题。刘少奇说:

 

“关于节育问题,我们党、我们的卫生机关和宣传机关,是提倡还是反对?有些人是反对的,有的人还写了反对文章。现在我们要肯定一点,党是赞成节育的。”“避孕药品与器具的供应,不要从商业问题上着眼,这是个人民需要的带政策性的问题。商业部门和生产部门都要努力供应,力求满足,尽可能做好。”[8]

 

刘少奇主持的这次座谈会,极大地推动了节制生育活动的在全国的开展。1955年2月,卫生部党组向中央递交了《关于节制生育问题向党中央的报告》。报告中检讨了卫生部以前对节制生育问题的消极态度,提出了整改的意见和办法。3月1日,中央对该报告作了重要批示。这是迄今发现的我们党和国家同意和提倡节制生育的第一份正式文件。中央在批示中说:

 

“节制生育是关系广大人民生活的一项重大政策性的问题。在当前的历史条件下,为了国家、家庭和新生一代的利益,我们党是赞成适当地节制生育的。各地党委应在干部和人民群众中(少数民族地区除外),适当地宣传党的这项政策,使人民群众对节制生育问题有一个正确的认识。”[9]

 

1956年8月,卫生部的《关于避孕工作的指示》不仅对于党和政府支持群众避孕和节育的目的讲得更为清楚,而且进一步指出“避孕是人民民主权利,应由人民自由使用”,并规定了政府在这一问题上的责任和义务。[10]

我们还缺少1956年以前,毛泽东对待避孕和节育问题的具体意见。但是,据记载,早在1954年,邓小平就向卫生部党组书记、副部长贺诚和党组副书记、副部长徐运北传达过毛泽东有关节制生育的指示。[11]如果这一记载属实,熟悉毛泽东早期领导下的党和国家的工作规则的人都知道,没有毛泽东的同意,即使毛泽东对节育问题曾经有所表示,那也是不得随意向下传达与扩散的。邓小平的传达,表明毛泽东早在此之前已经对节育问题有了肯定和支持的明确意见。其次,从这一时期卫生部和其他国家机关对节育态度的转变以及相关活动的安排,可以推测毛泽东在这一问题上的态度和作用。按照党的纪律,凡属中央日常工作和一些重大问题的处理,都须经过毛泽东的批准同意。[12]所以,根据刘少奇在座谈会上说“现在我们要肯定一点,党是赞成节育的”判断,这一肯定性的意见应该是由毛泽东决定并代表毛泽东的。而且,这次涉及中央许多机关和部门参加的节制生育工作座谈会,很可能就是由毛泽东决定并委托刘少奇主持召开的。倘若再推而广之,如果不是得到毛泽东的意见,尚未担任中央政治局委员的邓小平也不会接二连三和如此执着地要求并不由他分管的中央人民政府卫生部改正原先对节育和避孕所作的限制规定。同样,按照这一逻辑推论,我们至少可以把中共中央1954年3月1日关于节制生育的批示,直接当作毛泽东的意见。

由于毛泽东领导下的党和政府的推动,那些在西方国家的民众需要经过长期斗争才能争取到的婚姻自主和有关避孕与节育自由的民主权利,新中国之后不久我们国家都顺利地实现了。从1954年开始,全国各大城市已经广泛开展了节制生育和避孕方法的宣传。1955年,卫生部在北京举办的一次关于避孕的宣传报告会,发出700张听讲票,竟有2000人到场。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的《避孕常识》,不到一年的时间,在北京、重庆9次印刷,销售102万册。[13]1956年10月,地处西部的西宁市举办过两次节育、避孕的知识展览,参观者27500人次,印发宣传材料5000多册。据青海省医药公司统计,该年全省出售避孕套76233个,避孕帽2141个,避孕拴2252盒,避孕膏3372支。[14]也是在这一年,江苏和广州、天津等地开始生产避孕药具。



[1] 毛泽东:《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草案》(1954年6月14日),《毛泽东文集》(下卷),人民出版社,1996年,第1590页。

[2] 逢先知主编:《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年,第361页。

[3] 中央人民政府卫生部:《关于改进避孕及人工流产问题的通报》[54]卫药字第579号。中华人民共和国计划生育委员会《计划生育文件汇编》(1950-1981.3),第108页。

[4] 《中共中央对卫生部党组关于节制生育问题的报告的批示》总号[55]054,同上,第2页。

[5] 《邓小平对邓颖超来信的批示(1954年5月28日)》,彭珮云主编《中国计划生育全书》,中国人口出版社1997年,第146页。

[6] 据《中共中央对卫生部党组关于节制生育问题的报告的批示》总号[55]045,彭珮云主编《中国计划生育全书》,中国人口出版社,1997年,第2页。

[7] 中央人民政府卫生部:《关于改进避孕及人工流产问题的通报》[54]卫药字第579号。中华人民共和国计划生育委员会《计划生育文件汇编》(1950-1981.3),第108页。

[8] 刘少奇:《提倡节育》,《刘少奇选集》(下),人民出版社1985年,第171-173页。

[9] 《中共中央对卫生部党组关于节制生育问题的报告的批示》总号[55]045。转引自彭珮云主编《计划生育全书》,中国人口出版社1997年,第1页。

[10] 卫生部《关于避孕工作的指示》[56]卫妇齐字第32号,彭珮云主编《计划生育全书》,中国人口出版社1997年,第891页。

[11]《中国计划生育纪事》,彭珮云主编《计划生育全书》,中国人口出版社,1997年,第1406页。

[12] 1953年5月19日,毛泽东曾就严格执行这一纪律两次写信和批示刘少奇、杨尚昆等人。“嗣后,凡用中央名义发出的文件、电报,均需经我看后方能发出,否则无效。请注意。”“过去数次中央会议决议不经我看,擅自发出,是错误的,是破坏纪律的”。毛泽东:《关于用中央名义发文件、电报问题的信和批语》(1953年5月19日),《建国以来毛泽东文选》第4册,第229、230页;《毛泽东选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第80页。原文“否则无效”4个字下用黑点标示。

[13] 健康报社论:《进行避孕知识的宣传和指导》,1956年6月15日。

[14] 《中国计划生育年鉴》(1986),人民卫生出版社,1987年,第112、250、257、183-184页。

 

  评论这张
 
阅读(3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