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中堂的博客

 
 
 

日志

 
 

论改变和改革计划生育制度(二)  

2007-09-14 12:05: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改变和改革计划生育制度(二)

 

梁中堂

 

1  两种截然对立的人口理论

人口因素往往是研究一个国家或者民族经济的起点,所以,从威廉·配第开始的许多古典政治经济学家,就已经意识到了要寻找人口和经济之间的联系。但是,我们现在所讨论的各种人口问题,本质上都是近代工业社会才具有的社会现象。马尔萨斯把社会造成的人口问题简单归结为人口自然增长超过了粮食增长的速度,坚持认为人口问题与社会体制毫无关系。[4]

马尔萨斯人口论一发表就理所当然地受到一切正直人们的批判。在政治经济学领域,李嘉图、西斯蒙第等当时最具有影响的经济学家都曾以极大精力反驳马尔萨斯。而所有批判文章中,最有力的还是李嘉图揭露和批判马尔萨斯关于人需要食物及其两个级数的观点。马克思后来就评论说:“李嘉图当即正确地反驳他说,假如一个工人没有工作,现有的谷物数量就同他毫不相干,因而,决定是否把一个工人列入过剩人口范畴的,是雇佣资料,而不是生存资料。”[5]当然,对马尔萨斯的系统和科学批判当归马克思。马克思在通过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马尔萨斯的批判中建立了自己的人口论。马克思的人口论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社会学的重要组成部分。

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不仅与马尔萨斯从人需要吃饭这样的空泛的议论开始不同,而且和亚当·斯密、大卫·李嘉图等前辈也都不相同。马克思反对抽象地研究人口,强调人的生产的社会性。“这些个人的一定社会性质的生产,当然是出发点。”我们研究任何人口问题都是发生在特定的社会环境中的,所有的人口都是以在一定生产关系中进行生产为前提的。马克思认为,当我们从政治经济学方面考察或研究一个国家的时候,应该从该国的人口和其他经济社会因素开始,但是,不能离开具体的社会生产抽象地研究人口。“如果我抛开构成人口的阶级,人口就是一个抽象。如果我不知道这些阶级所依据的因素,如雇佣劳动、资本等等,阶级又是一句空话。”从人口出发,把人口放在具体的生产关系中考察,在获得生产过程中的许多具体的规定之后,“这回人口已不是一个浑沌的关于整体的表象,而是一个具有许多规定和关系的丰富的总体了。”[6]所以,人口既是一定社会生产行为的主体和基础,又是一定社会生产关系的总和。

马克思十分憎恶马尔萨斯把人口和其他社会因素割裂开来,将人口问题当作自然过程的观点,一生不断地对其进行批判和斗争。[7]马克思特别揭露和反驳了马尔萨斯臆造的两个级数的荒谬理论。马克思说:

“他把经济发展的不同历史阶段上的过剩人口看成是一样的,不了解它特有的差别,因而把这些极其复杂的和变化多端的关系愚蠢地归结为一种关系,归结为两种等式:一方面是人的自然繁殖,另一方面是植物(或生活资料)的自然繁殖,把它们作为两个自然级数互相对比,一个按几何级数增长,一个按算术级数增长。这样一来,马尔萨斯便把历史上不同的关系变成一种抽象的数字关系。这纯粹是凭空捏造,既没有自然规律作根据,也没有历史规律作根据。似乎在人的繁殖和例如谷物的繁殖之间应当存在着天然的差别。这个盲目模仿者同时还认为:人数增长是纯自然过程,它需要外部的限制,障碍,才不致按照几何级数发展下去。”[8]

马克思接着说,在历史上,“人口是按照极不相同的比例增加的,过剩人口同样是由一种历史决定的关系,它并不是由数字或由生活资料的生产性的绝对界限决定的,而是由一定生产条件规定的界限决定的。”马克思针对马尔萨斯把资本主义特定的过剩人口解释为绝对的超社会、超历史的自然人口理论,特别强调指出,资本主义的过剩人口的发展同剩余劳动的发展是相适应的,“不同的生产方式,有不同的人口增长规律和过剩人口增长规律”。剩余工人的出现,即从事劳动的没有财产的人的出现,是资本时代的现象。第二,人口发展的限制条件“同并不存在的生存资料绝对量根本没有关系,而是同再生产的条件,同这些生存资料的生产条件有关,……同生存资料的生产方式有关。”人口增长的发展规律不是纯自然过程,而是一种由历史决定的关系。所以,人口数量的限制条件是随生产的条件而变化的,是由一定生产基础决定的。[9]

马克思认为,根本不存在独立于社会生产条件以外的人口问题。如果说人口需要有一个数量限制,那也是对于一定的社会条件来说的。马克思说:“社会的条件只能适应一定数量的人口。”[10]一定的社会制度、体制或者“社会条件”决定和限制了一定的人口数量。如果突破了社会条件的制约,看似饱和或者过剩的人口可能就不存在了。所以,人口问题,从来都是社会问题,并且只有通过社会的改革和发展才能得到解决。恩格斯曾经把讲坛社会主义者设想未来的新的社会可能出现人口过剩的问题称之为“混乱的超智慧”和“荒谬已极的胡言乱语”。恩格斯拒绝回答他们的问题,认为回答这一类问题“简直是浪费时间”。在同一封致卡尔·考茨基的信中,恩格斯还说:“人类数量增多到必须为其增长规定一个限度的这种抽象可能性当然是存在的。但是,如果说共产主义社会在将来某个时候不得不象已经对物的生产进行调整那样,同时也对人的生产进行调整,那么正是那个社会,而且只有那个社会才能毫无困难地作到这点。在这样的社会里,有计划地达到现在法国和下奥地利在自发的无计划的发展过程中产生的那种结果,在我看来,并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无论如何,共产主义社会中的人们自己会决定,是否应当为此采取某种措施,在什么时候,用什么办法,以及究竟是什么样的措施。我不认为自己有向他们提出这方面的建议和劝导的使命。那些人无论如何也不会比我和您笨。”[11]表明和马克思一样,恩格斯十分反感那种脱离社会具体规定谈论人口问题,和企图通过调整人口数量解决人口问题的倾向。遗憾的是,100多年来,绝大多数的人仍然是运用马尔萨斯的食物(或生活资料)与人口增长简单类比的方法,把社会体制限制生产力发展所造成的社会问题的根源归结到老百姓的生育问题方面。

 

( 作者通信地址:

上海市淮海中路622弄7号  上海社科院经济所

邮编: 200020

E-mail:  LiangZT@VIP.Sohu.com )

 

 



 

[2] 同上,第1516页。

[3] 毛泽东:《在接见全国学联委员时的谈话(1957年2月27日)》,《在南京部队、江苏安徽两省党员干部会议上的讲话(1957年3月20日)》,彭佩云《计划生育全书》,中国人口出版社1997年,第131页。

[4] 1798年,马尔萨斯《人口论》第一版匿名发表,书名为《论人口原理和它对于社会的将来改革的影响,附关于葛德文孔多塞及其他作者的臆测之评论》。马尔萨斯为了反对葛德文和孔多塞等社会学家主张通过社会变革解决失业和贫穷问题,在该书中杜撰了一个人口和生活资料分别按照几何级数和算术级数增长的理论,以说明贫穷人口与社会制度无关。那时还没有出现如今被称之为节制生育的一些做法。教会认为节育是违背自然和上帝意志的,所以对堕胎和避孕一直都是持反对态度的。马尔萨斯是一位刚刚从神学院毕业的年轻神父,他并不是要提倡节制生育,他只是要说,贫穷、疾病、瘟疫、战争,都是大自然平衡人口和生活资料不同增长速度的一些手段。一个贫穷的人,如果没有能力养活老婆和孩子,就不要去结婚。可见,马尔萨斯完全是在做一个牧师应做的事情。该书出版后引起社会强烈反响。1803年再版时,作者将原来反驳改革改良的题目改得婉转了些,形如科学研究,为《人口原理,或,人口在过去或现在对人类幸福的影响的理论;并探究消除或减轻因人口问题而产生的罪恶前景》。同时,反驳戈德文孔多塞的文字也改得缓和了许多,第一版计19章不到9万字,第六版为4编55章50万言。前面有关内容介绍根据郭大力按照第一版翻译的文本。马尔萨斯《人口论》,郭大力翻译,商务印书馆1955年。不过,即使该书一改再改,还是再鲜明不过地显示作者的本意并不在提倡节制生育和控制人口方面。譬如,在第六版的最后一章,马尔萨斯说:“本书的目的,与其说是在提出改进社会的新计划,不如说是在教育人们必须安于一部分早已按照自然之道在进行的改进方式,并且必须不去阻碍否则就要如此去做的进展。……具有最普通的理解力的人都能领会到由人口因素产生的下列真理:(一)贫困的主要和最难消除的原因是与政府的形式或财产的不平等分配没有多大关系或没有任何直接关系的;(二)因为有钱的人实在没有能力为穷人们找到工作并维持其生活,所以,照情理说,穷人们也就没有权利向富人们需索这些东西。十分明显,如果下层阶级的人都知道这些真理,那么他们就会以更大的耐心来忍受他们可能遭受到的困苦,就不会由于自己的贫困而对政府和上层社会感到那么不满和忿恨了,在一切场合里也不至于那么容易摆出反抗的姿态或发生骚乱了……”马尔萨斯:《人口原理》,商务印书馆1961年,第550-552页。引文中的着重号是原文就有的。

[5] 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1857-1858年草稿)》,《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下册,人民出版社1980年,第108页。

[6] 马克思:《经济学手稿》(1857-1858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册,人民出版社1980年,第18、38、37-38页。

[7] 一方面是由于马尔萨斯人口论表现的对全人类的仇视和对待穷人的残忍与冷漠,另一方面是它所表现的伪科学性,马克思终其一生几乎一有机会就对其进行无情的抨击。据笔者的不完全统计,仅在《资本论》中对其批判与揭露有12处,其中第1卷10处,第3卷2处;在《剩余价值理论》中,马克思专门把马尔萨斯列为一章用66个页码集中批判了其庸俗的政治经济学和人口论,除此之外,全书其他各节对马尔萨斯的批判还有44处,其中第1册4处,第2册29处,第3册11处。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中批判达到10处之多,有些地方的批判超过几个页码甚至于多达10多个页码。

[8] 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1857-1858年草稿)》,《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下册,人民出版社1980年,第106页。引文中的着重号是原文就有的。

[9] 同上,第106、104、105-106页。引文中的着重号是原文就有的。

[10] 同上,第105页。

 
  评论这张
 
阅读(5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